Browsing Tag

陶傑

有趣文章

陶 傑 專 欄 : 單 戀

單 戀

0

消 防 員 殉 職 , 他 生 前 單 戀 追 求 的 一 名 女 子 大 慟 。
 

然 而 , 即 使 他 復 生 , 難 道 她 真 的 會 回 心 轉 意 ? 當 女 人 說 不 喜 歡 你 , 再 追 纏 一 百 天 , 她 還 是 不 喜 歡 你 。
 

但 是 世 上 有 許 多 癡 人 , 誤 以 為 「 有 志 者 事 竟 成 」 , 覺 得 她 的 拒 絕 , 或 許 是 對 他 意 志 的 考 驗 。
 

女 人 要 考 驗 一 個 男 人 的 誠 意 , 是 不 會 浪 費 時 間 的 。 就 像 屠 格 夫 的 自 傳 小 說 《 初 戀》, 少 年 主 角 愛 上 一 個 比 自 己 大 幾 歲 的 少 女 。 她 看 不 上 眼 他 , 他 卻 以 為 只 要 狂 追 ,有一 天 能 把 她 感 動 。 漸 漸 她 覺 得 這 位 男 孩 子 很 忠 厚 , 叫 他 爬 到 穀 倉 頂 , 在 下 面 叫 喊:「 如 果 你 愛 我 , 你 就 跳 下 來 吧 。 」
 

另 一 個 辦 法 , 是 贈 送 珠 寶 和 金 錢 。 不 錯 , 一 直 餽 贈 下 去 , 她 會 回 心 轉 意 的 ,當 她 到了 三 十 歲 , 眼 看 還 沒 有 其 他 更 好 的 候 選 人 。 女 人 到 了 這 個 年 紀 , 再 浪 漫 也 會回 歸 現實 。 看 在 珠 寶 和 金 錢 份 上 , 她 會 嫁 給 你 , 但 她 並 不 愛 你 。
 

那 麼 婚 姻 如 何 維 繫 呢 ? 長 年 累 月 , 她 會 對 你 產 生 感 情 , 就 像 一 張 桌 子 , 用 了十 年 ,也 會 滋 生 感 情 的 。 你 病 了 , 她 也 會 很 焦 慮 , 你 在 上 彌 留 , 她 也 會 守 候 在 側 ,執 你 的手 , 她 會 為 你 默 默 地 拭 淚 , 奇 妙 的 是 , 她 也 開 始 搞 不 清 楚 , 自 己 到 底 是 不 是許 久 以前 真 的 愛 上 你 。
 

世 界 上 有 單 戀 , 有 珠 寶 金 錢 , 然 後 還 有 老 去 的 歲 月 , 這 三 大 組 件 , 一 旦 互 動 起 來 , 會 令 愛 情 最 終 蒙 上 一 層 面 紗 , 變 成 一 個 曖 昧 的 遊 戲 。
 

有 的 女 人 明 明 一 生 不 曾 愛 過 枕 邊 的 丈 夫 , 只 因 為 他 單 戀 追 求 的 誠 意 , 因 為 她 最終 等不 到 她 心 頭 巷 底 的 那 個 王 子 , 為 了 一 份 安 全 感 而 嫁 了 他 。 不 要 替 她 擔 心 , 女 人總 會在 餘 生 欺 騙 自 己 , 英 文 叫 做 Make believe , 老 去 時 , 她 會 喃 喃 對 自 己 說 : 不 ,原來 我 愛 的 是 我 的 丈 夫 。
 

真 的 嗎 ? 像 這 位 消 防 員 。 他 殉 職 在 火 場 , 令 一 個 女 人 產 生 他 甘 為 自 己 赴 湯 蹈火 的 浪 漫 幻 覺 。 火 燄 是 很 淒 美 的 意 境 , 她 覺 得 他 一 片 丹 心 , 一 條 英 偉 的 生 命 就 此 湮沒 了 , 他 曾 經 深 愛 過 自 己 。
 

最 後 , 她 失 聲 痛 哭 了 , 其 實 這 只 是 一 種 深 沉 的 憐 憫 和 感 慨 。

0

他 不 要 你 的 憐 憫 , 他 只 需 要 你 的 愛 。 但 在 這 個 關 頭 , 在 淚 眼 之 中 , 女 人 自 己 也搞 不清 楚 愛 和 憐 的 分 別 。 當 情 感 釀 變 到 如 此 抽 象 模 糊 的 境 地 , 再 理 性 的 人 也 會 迷 糊的 。是 的 , 許 久 以 前 的 一 段 激 情 歲 月 , 今 天 不 會 再 這 樣 做 了 , 只 是 那 時 , 我 什 麼 也不 知道 , 因 為 她 在 下 面 的 召 喚 和 凝 視 , 你 閉 上 眼 睛 , 縱 身 一 躍 , 天 旋 地 轉 的 就 那 麼跳 了下 來 。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kipposhi.blogspot.jp/2007/07/blog-post_5861.html

陶傑文章

陶傑 – 傳統文化

傳統文化

0

中國新任的共產黨總書記除了大力肅貪,抓「大老虎」,更大的野心,據說是想「恢復中國傳統文化」。

抓光大陸的貪官還容易,「恢復中國傳統文化」不可能。

首先,「中國傳統」裏的帝皇宦黨奴才太監的政治文化,完全不必恢復,因為從來沒有斷過,只是換了一面鐮刀鎯頭的旗徽,變本加厲進行。

中國傳統裏的飲食腸胃文化,如中國烹飪,也從來沒斷過,只是飯桌上的食物,打了激素,有工業污染而已。

此縱的帝皇統治主軸,加橫的民間口腔,從未中斷。還有地方農村零星賣給遊客的手工藝品,像蘇杭刺綉、石灣泥雕之類,尚未中斷(但這些配料,隨着商場房地產的城鎮建設,也快了),其他一切「傳統文化」,都沒有了。

因為沒有土壤,也沒有市場。如果傳統文化是一盤錦綉瓜果,第一要有水土,種得出來;第二,種出來,收割下,要有人買。

土壤和市場是什麼?譬如一九六一年十一月五日,大陸的「光明日報」,副刊會刊登這樣的長文:「『文選』的輯錄標準和它與『文心雕龍』的關係」。

這樣的標題,登在報紙上,今天八九十後的中國人,會不會看?「文選」指「昭明文選」,「文心雕龍」是中國文學批評集。這是一篇探析中國文學的學術論文,但是,卻刊登在那時的黨報。作者郭紹虞,是著名的中國文學鑑賞家。

0

報紙是面向「人民群眾」的。一九六一年的中國,「人民群眾」之中,三四十歲的讀者,出生北洋時代;六七十歲的讀者,出生清末。以當時的閱讀市場,「昭明文選」和「文心雕龍」,是很普及的知識。因為那一代的中國人,雖經中日戰亂,四九年解放,一九六一年,還在「反右」之後,舉國已經煎了一層皮,但當時的中國讀者,有大量有中國文化知識的人。即使黨報「光明日報」,登這種文章,那時有土壤,也有市場。

今日全世界的華文報紙,絕不會登這種文字。連月刊也不會。或許大學的中文系學報會有,但孤芳自賞,冷清寂寥。然而一九六一年,共產黨不妨批評,但這類文章,仍天天見諸大陸的報紙副刊。

就是土壤和市場兩不再。今日是網絡消費時代,這種「中國傳統文化」,好似古埃及象形文,不必再懂,也無從「恢復」。中國大學生學好英文,讀金融管理,而且用簡體字。富起來最重要,但中國傳統文化,只會令中國人更窮。

黑貓白貓悶長艱深又叫人窮的中國傳統文化,還是任其滅亡好。

 

陶傑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eureka.ykyuen.info/tag/%E9%99%B6%E5%82%91/

陶傑文章

陶傑:春風化雨

春風化雨

0

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世界上的大中華地區,越曾受過殖民地管治時間長的,越是文明。柯市長將中國人社會文明質素排名:第一新加坡,第二香港,台灣第三,中國大陸榜末。
 

柯市長又說:即使越南,雖然不幸淪為共產國家,但由於法國殖民地管治有基礎,今日越南人,還是很有禮貌,汽車在交通燈前會守規矩停車。
 

柯文哲說得不錯,不過可以補充一些:上海曾經為英法租界城市,因為英法殖民開化,加上柔軟江南之風,上海就是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先驅。青島曾經由德國管治,青島的歐洲舊房子和市容至今還有規模。
 

青島殖民時代由德國開創的青島嶗山啤酒,在中國各種啤酒牌子之中,是唯一勉強能出口的一家,因為德國殖民時留下的品質管理制度好。
 

柯文哲講的,是常識和事實,然而會令很多中國人情緒激動。然而,這個世界不是講情緒的,歷史由事實構成。事實不容歪曲,民族情緒和自卑感的發洩,卻大可自由。
 

越南曾經法國開化,越南人今日有色彩的品味。在河內西貢的街市,看見越南人將鮮花水果擺在一堆,越南少女穿湖水藍的窈窕長衫,襯托着雨後的老榕樹,陽光從深翠和天藍之間透灑了一地,她的淺笑上接法國文藝小說家瑪格麗杜赫的筆觸,便有東方婉約的一泓清秀。
 

去越南一遊,看見豐腴的花果,漠青的水田,蕉林椰樹之間,有一隻水牛很老莊地徜徉。你就會狐疑:大好江山,有法國這等優秀的文明來駕幸,東西合璧,簡直天作之合,上海人今日也在懷念法租界時的巡捕房和虞洽卿,好好的法屬殖民地時代,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選擇船民投奔怒海的地獄門,今日又想美帝的資金來開工廠,傻B加一點點犯賤,沒有得講。
 

但因為法國,越共經歷了三代,馴化有徵,越南今日似還有得救。單越南人好靜而不喧噪,便叫人欣喜,況且順化峴港,古老的文廟旁,叫人抬頭讀對聯之際,驚見一條小巷的半壁雨後清艷的杏花。 

 

陶傑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ktoyhk.blogspot.com/2015/02/20150202_31.html?m=0

陶傑文章

純理性汽車批判

香港才子陶傑:純理性汽車批判

0

高曾 經 聽 過 一 名 老 波 牛 講 , 在 球 場 上 , 踢 波 叻 的 人 都 只 穿 白 飯 魚 。 那 些 到 周 身 名 牌 波 衫 、 加 對 超 勁 波 boot 的 人 , 都 是 不 學 無 術 、 虛 張 聲 勢 , 用 架 生 來 掩 飾 自 己 冇 信 心 的 人 。 
 

眼 前 的 陶 傑 , 一 身 素 衣 , 爛 鬼 polo 恤 加 典 型 中 坑 黑 色 西 褲 , 手 戴 八 達 通 表 , 說 話 中 不 時 夾 雜 髒 話 , 不 知 者 還 以 為 他 是 維 園 阿 伯 … … 但 他 今 天 給 予 我 的 , 是 我 從 來 沒 有 聽 過 如 此 具 前 瞻 性 和 哲 學 性 , 同 時 間 亦 生 鬼 有 趣 的 車 經 。 原 來 老 波 牛 所 言 非 虛 。

香 港 滿 是 名 車 , 平 治 多 過 的 士 , 在 這 個 context 之 下 , 你 點 睇 汽 車 呢 樣 ? 

「 香 港 人 對 汽 車 觀 念 幾 扭 曲 , 很 多 名 車 其 實 不 應 該 在 香 港 開 , 如 林 寶 堅 尼 、 保 時 捷 、 甚 至 平 治 跑 車 , 把 這 種 車 放 在 這 個 小 小 的 地 方 , 就 有 如 把 一 頭 純 種 大 狗 huski 放 在 一 個 百 多 呎 的 寵 物 店 中 , 很 不 人 道 。 
 

0

「 這 類 車 其 實 應 該 放 進 廣 闊 的 大 型 公 路 之 中 , 比 方 說 由 瑞 典 開 到 上 去 芬 蘭 , 車 程 幾 個 鐘 頭 的 高 速 公 路 。 在 香 港 , 人 們 都 不 認 識 不 同 品 牌 背 後 的 意 義 , 在 德 國 , 平 治 、 寶 馬 和 福 士 各 有 不 同 象 徵 , 平 治 代 表 華 貴 ; 寶 馬 是 中 產 casual 型 ; 福 士 就 是 草 根 得 來 有 品 味 , 買 車 時 必 須 注 意 自 己 的 學 養 和 身 份 , 唔 係 凈 係 有 錢 就 得 。 
 

「 得 罪 講 句 , 一 個 長 沙 灣 屠 房 豬 肉 佬 , 中 了 六 合 彩 , 挑 ! 唔 通 佢 走 去 買 部 勞 斯 萊 斯 ? 有 錢 都 唔 好 制 啦 ! 汽 車 跟 人 的 衣 、 五 觀 分 布 、 氣 質 等 等 , 都 要 夾 先 得 。 等 於 你 拖 條 女 出 街 , 嘩 大 佬 , 條 女 都 高 過 你 , 平 底 鞋 都 高 過 你 3 吋 , 陳 寶 蓮 , 咁 你 自 己 又 矮 冬 瓜 咁 樣 … … , 你 係 有 消 費 力 , 你 係 有 包 條 女 能 力 , 但 係 行 落 街 就 被 人 笑 !

「 就 算 發 了 達 , 我 都 唔 會(揸)『 Ben 屎 』 , Volvo 最 愛 , 夠 低 調 , 靠 得 住 , 是 窮 人 『 Ben 屎 』 。(揸) 架 咁 靚 車 做 乜 叉 ? 俾 人 睇 ? 我 唔 需 要 人 睇 我 架 車 。 以 前 都 是 開 舊 車 , 冇 一 架 貴 過 3 皮 , 到 爛 先 換 , 這 架 是 我 咁 大 個 人 第 一 次 買 新 車 , 因 為 舊 年 沙 士 經 濟 差 , 16 萬 有 部 新 車 , 夠 抵 。 我 認 為 香 港 超 過 廿 萬 的 車 都 唔 值 , 我 寧 願 買 匯 豐 股 票 。 最 恰 當 的 就 是 買 架 新 Volvo 或 Toyota , anything above this , 就 係 戇 居 ! 金 庸 是 全 中 國 作 家 中 的 勞 斯 萊 斯 , 但 係 佢 唔 會 坐 勞 斯 萊 斯 , 用 的 只 是 一 架 舊 Benz , 呢 就 係 class 、 是 修 養 。 吳 宇 森 拍 戲 咁 勁 , 但 佢 唔 識(揸)車 , 佢 唔 話 仆 你 個 街 驚 俾 你 班 友 睇 衰 , 即 刻 學 車 整 番 部 林 寶 堅 尼 , 呢 咪 好 ! 」

0

別 扮 , 用 草 根 語 調 用 詞 , 講 最 critical 的 東 西 , 就 是 陶 傑 的 風 格 。 在 訪 問 中 , 才 子 每 每 炒 蝦 拆 蟹 , 加 上 妙 語 連 珠 , 作 為 現 場 聽 眾 的 我 和 攝 影 師 , 經 常 忍 不 住 大 笑 。 

「 挑 ! 我 最 Q 憎 人 坐 『 Ben 屎 』 ! 人 坐 你 又 坐 , 有 新 型 號 你 又 盲 目 跟 風 , 『 Ben 屎 』 根 本 就 係 掩 住 個 嘴 掠 你 水 , 一 般 人 根 本 唔 知 『 Ben 屎 』 這 個 符 號 代 表 甚 麼 , 『 Ben 屎 』 本 來 有 性 格 , 都 俾 你 班 仆 街 到 冇 性 格 , 因 為 人 人 都 是 那 部 車 、 那 種 款 ! 消 費 者 根 本 唔 會 去 study 『 Ben 屎 』 本 身 個 形 狀 、 隻 顏 色 、 個 style , 胡 亂 去 買 , 人 有 佢 又 有 。 
 

「 另 外 , 香 港 人 開 車 真 的 很 不 環 保 , 架 車 還 未 爛 , 就 走 去 買 部 新 車 , 就 似 換 手 機 一 樣 , 為 了 顯 示 自 己 轉 了 新 工 作 、 加 人 工 , 就 成 日 換 車 。 前 殖 民 地 政 府 就 叻 , 知 道 你 班 友 鍾 意 玩 呢 類 玩 具 、 玩 靚 車 , 所 以 就 將 import tax 設 定 於 100% ! 我 在 英 國 住 了 那 麼 久 , 在 那 邊 , 一 部 『 Ben 屎 』 貴 極 都 不 過 廿 幾 卅 萬 , 邊 有 話 過 百 萬 , 你 愈(揸)愈 貶 值 , 戇 居 ! 
 

「 人 德 國 是 全 民 皆 中 產 , 人 民 的 購 買 力 和 消 費 力 已 經 上 了 軌 道 , 最 重 要 是 , 德 國 是 一 個 好 proud 的 國 家 , 自 己 的 國 家 本 身 已 經 是 名 牌 , 有 音 樂 家 華 格 納 、 哲 學 家 康 德 、 希 特 拉 … … 出 過 很 多 猛 , 所 以 佢 開 這 些 名 牌 車 就 冇 問 題 。 換 言 之 , 汽 車 就 是 一 種 優 生 學 , 要 夾 人 的 質 素 , 甚 至 是 膚 色 , 不 配 就 是 不 配 , 你 睇 下 勞 斯 萊 斯 賣 廣 告 , 會 唔 會 搵 個 黑 人 賣 ? 永 遠 冇 得 傾 , 呢 樣 就 係 咁 現 實 ! 這 種 叫 『 齊 大 非 偶 』 , 意 即 從 前 的 人 嫁 娶 , 娶 一 個 齊 大 王 個 女 , 你 娶 得 起 咩 ? 齊 國 這 樣 大 、 這 麼 富 裕 , 你 那 些 細 國 家 如 趙 國 、 燕 國 , 你 咁 自 己 娶 你 自 己 第 三 世 界 女 ! 冇 所 謂 ! 做 人 做 事 , 最 緊 要 就 是 跟 身 份 相 符 。 
 

「 我 住 過 New York 同 倫 敦 , 有 錢 佬 好 多 , 邊 有 人 (揸)『 Ben 屎 』 ? 亦 非 個 個 開 勞 斯 萊 斯 , 很 多 人 有 錢 都 不 會 買 。 第 一 , 勞 斯 萊 斯 不 是 用 來 自 己 開 , 要 請 司 機 開 。 第 二 , 招 聘 司 機 都 好 有 學 問 , 你 估 在 地 盤 見 到 個 擔 泥 有 力 , 湖 南 走 落 新 移 民 , 然 後 用 三 千 蚊 請 佢 俾 套 靚 制 服 佢 就 得 咩 ? 個 司 機 都 要 有 6 呎 身 材 、 四 十 零 歲 , 把 口 又 要 密 , 開 口 講 英 文 隻 accent 要 正 , 就 算 你 真 係 請 到 呢 件 , 豈 不 是 個 司 機 的 質 素 還 高 過 自 己 ? 買 部 勞 斯 萊 斯 做 乜 ? 哈 哈 … … 」 

陶 傑 部 車 隨 時 都 有 幾 本 雜 誌 同 報 紙 standby , 等 人 的 時 候 就 會 睇 , 費 事 浪 費 時 間 。 

 

要 去 到 幾 時 , 香 港 汽 車 消 費 巿 場 才 可 以 像 歐 洲 般 真 正 成 熟 ? 
「 有 排 都 未 得 ! 一 個 成 熟 巿 場 要 多 元 化 。 在 歐 洲 有 一 種 汽 車 消 費 , 叫 做 舊 車 買 賣 , Collection Car , 有 很 大 market , 香 港 就 冇 這 個 巿 場 , 他 們 嫌 這 些 車 老 套 , 又 冇 得 維 修 , 在 英 國 你 就 可 以 隨 時 架 很 老 的 Bentley , 我 自 己 在 英 國 過 東 歐 車 , 很 老 套 , 但 很 便 宜 , 四 百 幾 鎊 ( 約 港 幣 六 千 ) 一 架 易 手 價 。 在 那 裡 , 車 是 出 個 性 格 出 來 , 我 唔 怕 被 人 知 道 我 窮 , 我 唔 怕 被 人 知 道 呢 架 是 窮 人 車 , 因 為 窮 人 車 都 有 品 味 。 香 港 又 有 多 元 化 , 架 mini 仔 都 俾 人 笑 , 俾 人 笑 笑 下 就 會 冇 自 信 , 冇 辦 法 確 立 自 己 的 Identity , 所 以 咪 一 窩 蜂 『 Ben 屎 』 , 完 全 不 是 成 熟 表 現 。 許 冠 傑 都 有 唱 : 「 你 要 『 Ben 屎 』 靠 自 己 個 腦 。 」 我 有 腦 自 己 就 唔 『 Ben 屎 』 。 哈 哈 … … 成 百 萬 咁 Q 貴 , 三 個 月 就 貶 值 , 我 不 如 成 百 粒 去 東 莞 買 兩 層 樓 , 包 條 奶 啦 , 哈 哈 , 自 己 又 得 益 , 係 唔 係 呀 ? 同 架 車 做 呀 ? 戇 居 ! 出 架 車 溝 女 ? 條 女 如 果 係 鍾 意 架 車 多 過 鍾 意 你 , 咁 你 不 如 去 叫 雞 , 慳 番 百 幾 皮 ! 去 深 水 就 夠 玩 幾 年 啦 , 人 條 數 都 唔 知 點 計 ! 哈 , 哈 。 」

早 在 上 年 的 《 Cup 》 雜 誌 , 你 已 經 講 過 「 中 國 發 展 汽 車 的 問 題 」 , 可 否 補 充 多 些 ? 
 

「 中 個 現 時 有 13 億 人 , 假 設 10 年 後 , 有 1 億 人 開 車 , 就 即 刻 死 ! 第 一 , 石 油 不 夠 。 現 時 每 年 石 油 的 需 求 量 為 230,000,000 噸 , 如 果 中 國 這 麼 多 人 開 車 , 就 起 碼 要 花 7-8 千 萬 噸 , 佔 了 全 世 界 三 分 之 一 。 未 來 , 北 京 、 青 島 、 上 海 和 大 連 , 這 些 所 謂 中 產 階 級 城 巿 , 又 要 學 西 方 國 家 人 人 車 , 浪 費 幾 多 汽 油 ? 另 外 , 城 巿 基 建 配 套 又 點 ? 你 有 冇 咁 多 車 位 ? 之 後 可 能 要 大 興 土 木 興 建 多 層 停 車 場 , 要 破 壞 幾 多 古 蹟 ? 拆 幾 多 舊 屋 ? 拆 幾 多 有 特 色 和 具 歷 史 性 的 building ? 街 邊 又 要 泊 表 位 呢 。 
 

「 還 有 , 驗 車 呢 ? 現 時 大 陸 的 汽 車 架 架 都 光 頭 胎 , 日 後 個 個 都 有 私 家 車 , 一 定 要 有 嚴 格 的 驗 車 標 準 。 中 國 咁 多 貪 污 , 到 時 求 其 塞 二 百 蚊 俾 佢 , 又 可 以 過 關 , 點 算 ? 還 有 考 牌 呢 ? 考 牌 最 容 易 『 濕 水 』 , 香 港 60 年 代 都 曾 經 出 現 這 些 情 況 , 學 神 一 上 車 就 俾 利 是 個 官 , 就 唔 會 『 肥 』 , 將 來 大 陸 一 定 會 重 蹈 覆 轍 , 到 時 個 個 未 考 到 牌 就 飛 車 , 請 不 要 忘 記 , 自 七 十 年 代 開 始 , 中 國 個 個 家 庭 都 實 行 『 一 胎 化 』 , 個 個 細 路 仔 都 在 寵 愛 中 長 大 , 因 為 受 到 溺 愛 , 他 們 的 性 格 多 是 天 不 怕 地 不 怕 , 一 有 錢 , 就 一 定 買 架 車 亂 咁 掟 , 到 時 意 外 率 數 字 一 定 好 高 。 
 

0

「 西 方 國 家 其 實 已 經 行 過 這 條 路 , 證 明 這 樣 對 環 境 對 生 態 都 冇 好 處 , 點 解 還 要 行 舊 路 ? 自 己 又 話 有 三 千 年 歷 史 文 化 、 又 話 有 儒 家 道 家 、 又 話 喜 歡 山 水 , 現 在 就 跟 美 國 佬 行 舊 路 , 就 算 幾 有 錢 都 被 別 人 看 扁 。 中 國 文 化 已 經 無 法 發 揮 出 一 個 與 眾 不 同 的 典 範 , 最 好 就 係 : 我 唔 需 要 開 你 那 些 名 牌 車 , 都 可 以 過 精 神 富 足 的 生 活 。 美 國 佬 只 得 三 億 人 , 但 佔 用 了 全 世 界 七 成 天 然 資 源 , 他 們 可 以 這 樣 , 你 唔 好 以 為 我 們 都 可 以 ! 因 為 他 們 付 出 極 大 代 價 , 人 家 好 多 發 明 、 好 多 人 材 , 他 們 在 二 戰 時 用 兩 粒 原 子 彈 為 日 本 佬 清 場 ; 越 戰 死 咁 多 人 、 韓 戰 死 咁 多 人 , 他 們 維 持 世 界 和 平 秩 序 , 所 以 他 們 有 資 格 享 用 資 源 , 中 國 就 唔 得 ! 所 以 唔 好 學 人 家 的 生 活 形 態 ! 」

 

你 曾 經 講 過 中 國 汽 車 發 展 冇 出 路 , 並 提 出 儒 、 道 、 佛 思 想 救 中 國 , 叫 人 重 新 過 簡 樸 生 活 , 似 是 流 於 吹 水 的 想 法 , 可 有 實 際 實 行 可 能 性 ? 

 

「 係 , 我 係 吹 水 , 不 過 , 假 如 中 國 有 一 個 好 有 智 慧 和 魅 力 的 領 袖 , 可 以 感 化 全 國 人 民 , 像 從 前 的 印 度 甘 地 , 他 教 印 度 人 用 手 織 布 , 棄 用 英 國 佬 發 明 的 機 器 , 不 要 經 過 英 國 加 工 的 貴 價 棉 花 , 有 個 這 樣 的 人 便 成 功 。 你 現 在 去 印 度 看 看 , 其 影 響 力 到 今 時 今 日 仍 在 , 他 們 所 消 耗 的 能 源 少 於 中 國 , 因 為 他 們 過 自 己 傳 統 ( 簡 樸 ) 生 活 , 印 度 好 多 有 錢 佬 , 但 唔 係 個 個 阿 差 開 車 。 總 之 , 國 家 要 建 立 自 己 的 philosophy , 一 種 對 生 活 的 態 度 , 唔 好 一 味 追 求 物 質 , 現 在 的 人 要 威 , 要 有 『 水 』 , 開 車 唔 係 為 自 己 comfort , 是 為 了 威 , 威 俾 以 前 老 細 睇 , 威 俾 仇 家 睇 , 威 俾 老 竇 老 母 睇 , 威 俾 舊 同 學 睇 , × ! 我 以 前 會 考 肥 佬 , 宜 家 開 靚 車 , 靚 過 哂 你 , 你 有 冇 ? 都 唔 知 做 乜 叉 ! 」

 

香 港 交 通 出 名 混 亂 , 在 香 港 開 車 開 了 這 麼 多 年 , 陶 傑 可 有 投 拆 ? 

 

「 × ! 有 ! 成 Q 日 整 路 , 睇 住 佢 衰 , 英 國 做 得 到 , 香 港 人 做 唔 到 , 就 是 在 整 路 方 面 。 冇 理 性 , 一 整 路 就 唔 理 ( 長 時 間 不 斷 整 ) 。 你 睇 雪 糕 筒 , 97 前 , 雪 糕 筒 擺 得 好 直 , 距 離 兩 百 米 前 你 已 經 知 道 前 面 停 車 , 俾 你 有 足 夠 時 間 轉 線 。 現 在 就 不 同 , 雪 糕 筒 都 慳 番 , 整 架 大 車 度 有 個 大 箭 嘴 就 算 , 你 一 睇 到 就 已 經 冇 位 走 , 試 過 幾 次 車 禍 就 是 因 為 這 樣 。
 

0

(窮人的ben屎)

英 國 佬 好 錫 身 , 唔 想 交 通 意 外 有 死 人 , 交 通 system 做 得 好 穩 陣 , 每 樣 設 計 得 好 完 善 。 香 港 人 車 品 好 差 , 唔 打 燈 、 唔 遞 手 , 冇 禮 貌 。 英 國 人 有 理 性 , 唔 會 胡 亂 響 按 , 中 國 人 就 好 躁 。 冇 架 車 時 都 似 番 個 人 樣 , 上 私 家 車 就 變 了 一 頭 畜 牲 , 哈 哈 … … 德 國 道 路 冇 車 速 上 限 , 人 人 靠 自 我 約 束 自 律 , 作 為 汽 車 工 業 大 國 有 它 的 原 因 。 慶 幸 地 , 香 港 現 在 仍 然 食 英 國 制 度 留 低 的 老 本 , 唔 係 太 夠 膽 衝 紅 燈 , 這 是 法 治 的 最 基 本 精 神 , 大 陸 就 唔 係 , 紅 燈 當 綠 燈 , 隨 時 u-turn … … 如 果 有 一 日 見 到 交 通 好 似 大 陸 咁 , 時 你 就 要 移 民 ! 

 

英 國 汽 車 工 業 曾 經 風 光 一 時 , 現 時 則 完 完 全 全 被 德 國 蓋 過 , 很 多 英 國 品 牌 已 被 外 人 收 購 ( 如 Jaguar 和 Land Rover 已 被 Ford 收 購 ) , 正 式 名 存 實 亡 , 為 甚 麼 ? 
 

「 六 十 年 代 , 全 香 港 滿 是 英 國 車 , Vauxhall 、 Morris … … 後 來 , 英 國 汽 車 工 業 都 轉 向 國 有 化 , 所 以 run 得 好 差 , 完 全 唔 注 重 design , 不 及 日 本 佬 進 取 , 整 下 整 下 就 在 國 際 巿 場 衰 落 。 英 國 車 有 個 好 處 就 是 很 穩 陣 、 好 實 凈 , 壞 處 就 是 外 形 好 叉 老 套 , 唔 能 夠 貼 住 巿 場 。 另 外 , 六 七 十 年 代 英 國 經 濟 唔 好 , 冇 一 班 年 輕 的 行 政 人 員 買 車 , 顧 客 愈 來 愈 老 化 , 加 上 經 營 不 善 蝕 大 本 , 好 像 積 架 這 些 老 牌 , 最 終 都 要 落 入 人 家 手 中 。 」

男 人 的 疤 痕

陶 傑 現 在 開 的 , 是 一 部 03 年 的 黑 色 富 豪 S40 。 只 得 一 年 的 新 車 , 卻 是 滿 身 傷 痕 , 不 但 泵 把 有 花 有 凹 , 而 且 車 側 沙 板 更 有 如 花 面 貓 , 滿 是 一 條 條 痕 。 原 來 , 陶 傑 對 用 車 有 又 有 一 套 獨 特 見 解 。 「 車 上 的 花 痕 , 就 有 如 男 人 面 上 的 疤 痕 , 條 條 都 充 滿 故 事 , 背 後 都 有 一 段 歷 史 , 女 人 就 是 喜 歡 問 這 些 , 太 perfect , 就 即 是 油 頭 粉 面 , 冇 意 思 , 車 是 買 來 用 的 ! 」

————
後記

其實,陶傑是我偶像,他身為城中才子,口舌出名辛辣,知識有如圖書館般豐富。做完訪問,陶傑問我:“你有沒有買車?”我答:“我有一點左派思想,有時想過簡樸生活,而且我上班也不遠,養車的費用比打車貴多了。所以我暫時不會買車。”陶傑說:“你這樣想就聰明了!年輕人做事要踏實!要炫耀,以後大把機會。如果你是勤奮上進,不斷學習,以後自然有炫耀的機會,不需要賺到些小錢就買台靚車,哈哈!”意外得到陶傑的指點迷津,弄得自己沾沾自喜了好幾天……

 

陶傑

来源:

http://forum.caranddriver.com.hk/archiver/?tid-15096.html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陶傑文章

陶傑:說仇恨

陶傑:說仇恨

0

真是一件世紀的慘案。聞者無不心酸。我指的是冰雪仙鄉的挪威槍擊案。這類屠殺,西方社會學早有精確的研究,叫做「仇恨罪」(Crime of Hate)。無端仇恨不相識的人,因為他們的日子過得比自己好;仇恨信仰和習俗與自己不同的人,因為他們是「異類」;仇恨一切美好的事物,因為自己天生是暴力和破壞的使者。仇恨與慈愛,是黑白對立的兩面,如地獄與天堂之不相容。

由拉登的「九一一」恐襲,到挪威白人極右激進分子的屠殺;由希特拉的滅猶,到遠東波爾布特在柬埔寨的殺戮戰場;由史達林的大清洗和古拉格勞改營,到中國毛澤東槍斃地主殘殺知識分子消滅一切他看 不順眼的階級,仇恨的哲學,在二十世紀初發芽——西方的「現代主義藝術」,達達主義和野獸派,已經在畫布上蠢蠢然顯露出偏激的孕育。第一次世界大戰,以梵爾賽和約收場,一個自稱受盡列強屈辱的德意志厲志要報復;然後是列寧共產邪教,蔓延成一場瘟疫。二十一世紀,這幾股仇恨的病毒,不斷變種:謾罵的歇斯底里,屠殺的狂躁錯亂,愚昧的小農賤民的逆來順受,卑劣的奴才幫兇自願的附和推送,二十一世紀必有人類毀滅的大浩劫,因為少數人仇恨的黑死病,與大多數人愚昧無知的反智豬流感天造地設結合了,而且以高科技的網絡,以人類六千年歷史上前所未見的速度蔓延。香港小特區即是一張愚昧的溫床。譬如,近年許多人在爭論「偏激」:在街上躺躺,有氣無力衝擊一下警方的封鎖線,即成的士司機大罵「阻住我做生意」的「偏激」行為。然而,挪威的那類殺人狂呢?坐井觀天,以為自己的肚臍眼就是宇宙的黑洞,是蠢人的特徵。愚昧與仇恨,一個是潘金蓮,一個是西門慶,加上推波助瀾的半桶水「知識分子」做淫媒王婆,終必血流遍地收場。

仇恨和慈愛的決鬥,從心理學和社會學都有解釋,都來自人性的缺陷和弱點。以中國人迷戀的毛澤東為例:此君早年是湖南的一名富農之子,看見他周圍有的「貧富懸殊」,社會無甚「公義」,乃生改變的思想。此一浪漫理想,本來沒有錯,但當毛澤東去北京大學考不進學堂,只當了一名圖書館雜工,看見其他大學生昂首上課,豪論天下,即產生了嫉恨之火。這把火在這個人心中,受撒旦的煽惑,越燒越烈,變成了滔天的仇恨。毛澤東初是恨地主、恨所謂「帝國主義」;繼而恨知識分子,尤其仇恨文史哲的通才和藝術家;繼而仇恨一切有錢的階級,仇恨整個文明世界。此一仇恨,一些人與生俱來,是魔鬼附體之後的一種媒介。還是英國的莎士比亞最有識見(對不起,又是「優越」的英國文化提供了答案)——在悲劇《奧賽羅》裡,黑將軍奧賽羅的副官伊亞高,挑撥造謠,造就了一場殺妻的慘劇。伊亞高害人,並無明確的理性動機,他只是看不過眼奧賽羅娶了一個美妻,看不過眼這個世界的和諧和秩序。最後,伊亞高被捕,給刺了一劍,執法者說了一句:「讓我看看你的腳有沒有分蹄?」分蹄的動物是山羊,而山羊正是撒旦的法相。莎士比亞提供了主題的暗示:世上一些充滿仇恨的人,人格之所以卑劣,手段之所以殘暴,心理之所以陰暗,沒有任何理性的解釋,他是撒旦派來破壞的使者。

0

毛澤東破壞一切美好的事物:書畫和古玩,他指使紅衞兵砸光;梁思成和林徽音之類的許多民國佳侶,一心以為「愛國」,盡知識分子的言責。毛澤東請君入甕,把他們一一折磨死。你叫他不要拆北京的古城牆,因為中國的舊建築藝術獨一無二,你倒提醒了他破壞的慾望,他偏要拆光。家庭倫理蕩然無存,子女鬥爭父母,學生把校長活活打死,毛澤東的仇恨原子彈在中國人的心靈深處引爆,引起連鎖的分裂反應,造成的破壞力的輻射負能量,為世間曠古所無,其仇恨的負能量,與中國人與生俱來的無知並存,輻射於今仍在散發,從一個距離之外觀賞,真令人拍案叫絕。科學、社會學、歷史人文,研究「仇恨」,一直研究下去,必觸及神學(Theology)的終極層面,因為仇恨無法解釋。挪威的狂魔,在小島上殺青少年,先挑美貌的少女下手,也是以褻瀆破壞世間美好的事物為樂。這是撒旦式大仇恨的特徵——有的人,天生不可見得人家比自己技藝好,不能容忍別人比自己幸福(不要誤會,不是「仇富」,是另一回事),他的嫉妒在心中發芽,時機環境一到,即演化為仇恨的沖天火災。

小時候看大陸樣板戲《紅燈記》,女主角李鐵梅有一唱段:「提起敵寇心肺炸,強忍仇恨咬碎牙。咬住仇,咬住恨,嚼碎仇恨強咽下,仇恨入心要發芽。」「仇恨」兩字,頻率超高,這種工農兵「革命文藝」的語言暴力,在一代中國人的心中早播,不只《紅燈記》,其他如《白毛女》也是宣播仇恨,如「記住仇,記住恨,要把黑地昏天來燒塌」之句,所謂「黑地昏天」,即是民國的世界:有地主,有南京政府,有燕京大學,有胡適和蔡元培,有旗袍、孔廟、城牆、景德鎮瓷器。毛澤東一人之仇恨,蔓延神速,變成舉國之瘋狂。一個民族,自願走向心靈和肌體的毀滅,把歐美文明國家,看得目瞪口呆。仇恨以不同的形式擴張,恐怖勢力也以不同的面貌滋長,時而極左,時而極右;許多時以「愛國民族主義」的旗號出現。拉登宣揚的是伊斯蘭民族主義,挪威槍手也信奉白人種族主義。一個民族的自戀到了極端,必然滋生對另一些異族異見的仇恨。基督教本來倡博愛,美國即有基督教民兵團策劃奧克拉荷馬恐襲案。在這個亂世,趨吉避凶之道,是要正視撒旦,認識仇恨,在神學的領土裡,站在上帝真善美的一邊,這是基本的是非觀。時逢亂世,天國近了,正邪的大對決已經開始,做一個清醒的人,不要被政治口號迷惑,選一邊,站穩吧。

陶傑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sparkpost.wordpress.com/2012/02/03/crime-of-hate/

陶傑文章

日本人搬屋 – 陶傑

 

日本人搬屋 – 陶傑

[fve]http://www.youtube.com/watch?v=WojPqn5zE10[/fve]

香港六十年代搬屋業興旺。一本電話簿,有許多搬屋公司:立誠、立信、人人。今日地產業興旺,搬家的人多,但似乎缺少了名牌。
從前的搬屋公司,名為立誠、立信,顯示搬家如所託非人,偷雞摸狗、抽水掉包,十分容易。搬屋的工人,教育水準低一些,卻講江湖品格。一個城市的商譽,不止靠生意人和富翁,小行業和工人,也一樣有貢獻。但是將一件卑微的行業,做成大事情,卻是國家民族層面的現象。
 

網上流傳一段短片介紹日本的搬屋公司,配上英文旁白,公告全天下,只有日本人做得到。搬家是公認最令人頭痛的事,首先一屋的細軟雜碎,鍋碗瓢盆、被鋪枕巾,尺寸懸殊,軟硬有分,其中或有積塵發霉之狀況,打包收拾是一大挑戰。加上全世界的搬屋公司,都不是省油的燈,搬運工人不會跟人客氣,甚至反口覆舌,隨意加價,亂丟傢俬,屬司空見慣。
 

但日本人的搬屋公司,首先會替客人裝箱收拾,家品逐件揩抹除塵,碗杯易碎,鞋子易變形,都用特製的箱子裝好。到達新居,搬運工人在門口集體套上新襪子——這一步,以免將塵土帶到新居,然後拆箱,照客人要求擺位安置,從頭到尾整齊潔淨,從舊居搬到新居,客人一根手指也不用動。日本人搬屋,細心、認真、恭敬、一絲不茍,服務堪稱頂級,只收兩萬日元,勞累、擔心,受氣全免,網民公論:收貴一倍,也心甘情願。
 

可惜這種服務,只限日本國內,不對外輸出,日本的搬屋公司只埋頭做小生意,沒有上市雄心,否則變身跨國公司,指日可待,但日本人不要GDP,只求把事情做好。這個世界天注定,有的民族做得到,不等於其他民族也做得到——這句話我老早講過,只是有人偏不信邪。
 

「為你自己爭自由,即是為國家爭自由。」做好小事,才可以做大事。香港流行說「接Job」,尤以藝人界。什麼是Job呢?很普通但又崇高的名詞,一個帝國,由工兵和水喉匠開始,到司令和首相,一件工作必人人致力做到最好,這才成為大國。

—————-
原文:http://goo.gl/4zZnk

視頻

[週日不講理] – 陶傑暗串689仲衰過只狗

周日不講理 – 2015.04.05


 愛寵物定愛人? – 根據政府於2011年統計,香港每十戶就有一戶養寵物,不少人更視寵物為家庭成員。同­年有志願機構,訪問500多名寵物主人,近半成沒有計劃生育,有寵萬事足!亦有人認為­過份溺愛寵物,便懶理人際關係,你又同意嗎? 


今集主持:梁淑儀、陶傑,及嘉賓:香港業主會會長佘慶雲、爭取動物權益人士陳慧敏,討­論「愛寵物定愛人?」。

想收睇足本視頻,click入: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12210728

新聞‧財經 i-cable.com 

視頻

[經典重溫] – 陶傑最經典的一場講座 -「世說新語」

今個週末,重溫翻陶傑最經典的一場講座 -「世說新語

香港著名作家、才子陶傑,于2011年4月26日出席樹仁大學新聞系週會,以南北朝一­本古書書名「世說新語」為題,希望在場的新聞系學生,能用新思維、新角度看世界、學問­和人生。他指學生要一邊吸取新知識,一邊融會貫通,才可有效刺激思考,要以這樣的思考­模式,仔細分析艾未未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