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黃金冒險號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漢奸大文豪 -陶傑

漢奸大文豪

0

中國的現代文人,一旦沾上了「諾貝爾」即變成民族詛咒。不但和平獎得獎人劉曉波是罪犯,連文學獎得獎人莫言,雖然已經抄錄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愛國表忠,因其作品被指描繪中國民族醜陋面,亦被定性為漢奸。
 

不過很奇怪,一百年來,「漢奸指數」越高的中國文人,其作品越為中國人熱愛,尤為文青追捧。張愛玲和胡蘭成的小說、散文、回憶錄,熱銷到今日,讀張胡,成為祖師奶奶和她的情人的書迷和專家,不但貌似有型,亦引證品味崇高。愛國的茅盾、丁玲、郭沫若,無人問津,看這幾個的書,在二十一世紀,你會受到生活品味人士的歧視。

其實另一位大作家魯迅,經有識之士考證,亦屬漢奸。不必細究其上海往來甚密的日本書店老闆友人內山完造是否間諜,魯迅為日軍鎮壓中國平民,提出另一解讀,如有中國青年參加過非正式的軍訓,領過一個徽章,後來退訓,徽章仍藏在衣袋沒有丟棄,給日軍搜出來,就殺掉了。
 

魯迅先生嚴正指出:日軍並非殘酷,只是生活太認真,而中國人粗枝大葉,明明不是抗日的國軍,你還將徽章帶在身上做什麼,日本人看見了,處事認真,搜出即刻殺掉,所以魯迅先生結論:「不認真的,同認真的碰在一起,倒霉是必然的。」
 

魯迅嚴正指出:嚴謹和認真,是日本的文化;粗陋差不多先生,則是中國的文化。日軍殺中國人,並非殘酷,往往只是「文化隔閡」。此一文化隔閡Cultural Studies,魯迅比西方的學院左翼學者早發現了半世紀,難怪也差點得了諾貝爾獎。
 

日軍佔領香港時,在西環海傍向平民派米,嚴令排隊,有打尖者,日軍捉出來,即刻用軍刀殺頭示眾,屍體一腳踢下海,可以引用魯迅權威解釋,日本人只是認真,不排隊,硬要打尖,只有軍法處置,也是「文化多元」之下的一種隔閡,不可偏激地視之為殘酷。

魯迅批判中國人民族性,其尖刻處近乎詛咒。毛澤東就是魯迅迷,難怪對中國人命如此賤視,餓死三千萬人不眨眼,還渴望早點核戰,死掉一半人口更好。這種革命思想,由心理學分析,即是魯迅中國民族觀的影響。

0

但魯迅的詩實在好。舊詩詞百年以來,魯迅、汪精衛、郁達夫,是頭三名。愛國的天地圖書公司曾出版汪氏的「雙照樓詩詞藁」,值得香港中學生閱讀,學優秀的中文。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7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701/2007441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特區的戀英和仇英 -陶傑

特區的戀英和仇英

0

香港特區二十年,年輕人民意一調查,發現自認為「中國人」者,竟然只有可憐的百分之三。
 

所謂「港英」領導香港的一百五十年,可以保證,不論任何時候,問一張問卷,上自混血的何東爵士,下至三角碼頭的轎夫;左從香港大學的火紅年代和新法書院的飛仔學生,右至調景嶺的中華民國忠貞人士,不論聽粵曲,還是愛哼英國樂隊「披頭士」,每一個中國血統的香港人,你問問他到底感覺像哪一國人,即使把他帶到流浮山去看五花大綁由西江沖下來的紅衛兵武鬥死掉的浮屍,他也說:我是中國人。

但是二十年了,為什麼香港人既「人心思英」(此「英」指英女皇),同時又「人心仇英」(此「英」指梁振英)的戀英仇英情結呢?用毛澤東主席的唯物辯證、用鄧小平的「黑貓白貓」、用胡耀邦同志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驗證,儍子都知道答案。
 

首先,中國人身份,在曾蔭權當特首時,也沒有動搖,不遲不早,在梁特率先喊出「港人港地」、「限奶令」(即不准中國內地同胞來香港掃買奶粉)這兩條之後,香港人如夢初醒,才被這一屆特區政府提醒:原來香港的土地,是屬於香港人的;奶粉,也不能由中國內地的人來買,不然大陸的嬰兒白胖胖,香港的嬰兒,就會奶水不足餓得皮包骨。
 

這樣一來,就形成所謂的「撕裂」和「仇恨」。加上中國五毛憤青,後面一股挖坑的洪荒力度,使出激將法,蓄意向香港人咆哮,就將年輕人的「中國心」,由英治時代百分之百,減縮為百分之三。

加上二十年來,能走得出去的中國暴發大叔和紅歌大媽,沒有幾個是劉曉波這樣充滿基督大愛氣質的,沒有幾個如莫言一樣有書生風尚的(雖然莫大叔後來也給定性為漢奸),能拖個行李箱出國的中國人,十之有九,是何德性,你看看中國國務院也忍無可忍發出「中國人出國旅遊文明行為守則」,也會知道。

0

梁振英和董建華這對「中國人身份代言人」,在香港拚命喊話,效果也喊成了霸王洗頭水。於是,正如毛主席說:外因要配合內因起作用,香港人心「去殖」不成,「去中」遙遙領先,就這樣,教一百五十年來反帝反殖的愛國先烈,在天之靈,也同聲一哭了。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30/2007310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小鮮肉,大明星 -陶傑

小鮮肉,大明星

0

今日的中國電影市場,只有小鮮肉,然後才是大明星,最不重要的,就是演員。
 

小鮮肉只是花美繽紛的嬌嫩少男,這股形象風氣始於日韓,中國抄襲,因為市場大,加上古代有秦鍾、柳湘蓮這類變態的小相公陰柔書僮型的孌童對象,這下子天雷勾動了地火,一拍即合,變成了自己的一股香粉撲鼻的雛雞型男色之風。

小鮮肉漸連電影也不好好演,只銀幕露露相,引起少女和一眾姨嬸喧噪,即刻下海接拍廣告,這就變成另一種畫皮類型的消費品。一下子連大明星如周迅、趙薇、章子怡、鞏俐,也給擠擁的金錢市場像上公車一樣擠到一邊。電影電視搞到這一步,像一盤糜爛的胭脂,如妲妃褒姒般聲色徵逐,實屬亡國之象。
 

一張臉孔,尚且需要氣質和演技,如牛劍出身的艾迪雷米、湯瑪士希度頓、曉格蘭,即使伊雲麥葵格、班尼迪康柏治,沒有那麼精英,也是性格角色兩相熔鑄的精品。
 

一比就有高下。看電影電視,在這個層次,不親英戀殖,還是個正常人嗎?英國影劇絕無小鮮肉這個畸形的品種,人家有莎劇的訓練,越老越焙烘出一股不朽的芳醇。
 

看「謎情日記」,海報上一對男女是老人,明星以夏綠蒂藍萍掛頭牌──她年逾七十,平時住法國,用法文寫自傳,一九六六年已經出名,中年尚有脫戲出籠。
 

她才是魅力壓場的真明星,電影過了一半才出場。前面的年輕人全為她一個開路,夏綠蒂藍萍的對白不多,而且化妝還刻意老幾年,眼皮都搭了下來,但天涯凝眺,半生的憂傷都昇華成化境。八十元一張戲票,就看她出場,就是等看她一個眼神。
 

她在歐洲長大,在直布羅陀和西班牙讀小學,中學回到英國讀寄宿學校。有一個妹妹曾一起登台,後來自殺。她的其中一任丈夫是法國音樂家尚米謝查爾。

平生獲獎無數,皆因見盡風雲千帆。由明星到演員,她的電影要內心很英國、血液也有點歐洲才能欣賞。在香港我即刻想到的是鄧達智,因為他時時說「回英國」,我想像的夏綠蒂藍萍必也在倫敦諾定咸的酒吧,點燃一根香煙,呷一口白酒,告訴朋友:下月我回法國。

0

不論英國還是法國,若這一個「回」字,能講得自然而瀟洒的,這一生都已經很Blessed,不必太有錢,已經是有福之人。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9/2007177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崇洋戀殖的解剖 -陶傑

崇洋戀殖的解剖

0

中香港人崇洋戀殖,特區政府也一樣。
 

譬如,西九文娛藝術區,必須由西方文明國家請一個白人坐行政總裁這個高位。為什麼?因為西方文明質素有保障,遠的不算,五百年文藝復興以來,由米開朗基羅到畢加索,由巴哈到莫利剛尼,西方白人文化那個基因明擺在那裏,跟你崇拜的那夥陳勝吳廣、朱元璋洪秀全下來的後代有本質之區別。

除了大法官須洋人不斷向你示範何謂邏輯思維,證監會也要洋人處理法律條文、嚴謹執法。三流的洋人不要緊,來到任何中國人社會,比起董伯梁特這一級,已經是第一流。問題是你要將你的民族自豪感,受到你的民族自卑感有效的約束,則香港就不會出大問題。
 

但是中國人今天到了「自豪感」與GDP一齊史無前例地爆迸的時刻,並記起所謂的「百年屈辱」時在外灘替洋人拉黃包車的地位,因此也急不及待想用高價僱幾個白人給自己抬轎以達光宗耀祖。
 

洋人也有貪財的,偶爾受僱於特區警方,做一名前線小頭目,接受中國人做的警務處處長指令,向一夥黃面孔的香港青年佔中份子扔催淚彈,沒有問題,更樂於送你一程。
 

然而,大法官、西九文娛藝術區總裁、香港大學校長,卻不是給中國人抬轎的腳夫下人,而是須使用西方理性思維來決策的總裁級人物。這樣就為中國人帶來困擾:他們不明白為何白人如前清禮聘的愛爾蘭海關關長赫德,到這個骨節眼上,白人不但不可能基因轉型為中國太監,而且必須號令和決策。
 

於是中國人忽然覺得不對勁:原來這層洋人一旦擁有決策權,行事竟然即刻受到大多數中國蟻民百姓的擁護和歡呼。中國人不會研究其中的人性因由,只即刻警覺:為何「人心還未回歸」、「主權」還未能「完整行使」,並即刻迸發出對他們所認知的所謂帝國主義的仇恨。

特區二十年一切爭議,都只是中國人沒完沒了的民族自豪和自卑兩種情緒的內戰,一切與世界其他人無尤,純是中國人自己的心理問題。這種喧吵,不會因特區成立幾多周年而有個了結,至少還會再折騰三百年。

0

這種喧吵,不少中國人在其間有銀子進袋,所以喜歡。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8/2007058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絕望說戀殖 -陶傑

絕望說戀殖

0

特區二十年,雖然中國維持了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沒有將地主資本家槍斃,也沒有如一九五○年一樣「鎮反」,處決「港英餘孽」官員,很令人遺憾地,香港人戀殖,還成為主流。
 

處理戀殖問題,確實令愛國人士感到懊惱,而且「去殖」也不知從何入手。因為根據「基本法」,香港人「原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原有生活方式」,即是英國殖民主義所賦予的一切:大由司法用洋人與西洋訓練的高等華人法官維持公正而不是農民鬥爭地主的公審大會、馬會運作之用董事局和電腦相互監督執行而不是接一個皇帝的電話說要內定哪一匹馬贏、官員不准貪污而個個有幾百億家財;小至不准吃狗肉因為以英殖標準這是未開化的野蠻部落習俗、廢除死刑因為斬首、槍斃或凌遲並非英國人認同的刑律懲罰方式。

凡所有擁護「基本法」的中國人,因此也必然擁護「香港實行不同於中國內地制度」、歡呼支持「香港原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在簡單的邏輯學上,這些中國人的每一個,不論嘴巴上如何宣示昨效忠於江澤民而今日改而效忠習近平,都是一名戀殖份子。
 

何況帶頭戀殖的是中方:非官殖出身的董建華和梁振英幹不到任滿,都被中國政府親手驅趕下台。反而只最「殖」的曾蔭權爵士,做到任滿。在梁特不獲續任之後,中國選擇了另一港英女餘孽繼位,而不是「內提質素、外強形象」的愛國民建聯。證明二十年實驗,根本沒有辦法,雖然由彭定康遺棄的港英餘孽階級,已經在拼命努力學做中國人,但很矛盾地,比來比去,越有價「殖」殘餘,質素和形象,還是越高。
 

香港每一個中國人都是程度不同的「戀殖」動物。當林鄭月娥「官到無求」時,表達對梁振英這個中國男子之厭煩,曾明確表示「會返英國與家人團聚」。「返英國」即「歸英」之意,如在中國陜北山區的白人英語女教師,對依依不捨的中國孩子說:兩年後我要回紐約了,不可以再教你們英語了,雖然我很想都將你們領養回美國,But sorry, I can't,我要回去了。

這是林鄭任內民望一定高於梁特的一個重大理由,且不說「林鄭」和「劍橋」(不是香港那家中國人開的護老院),如同Bruce Lee和Kung Fu一樣,已經成為網絡自然的連接詞組。

0

這樣一來,戀殖即成絕症,由這類港英餘孽來教香港下一代反殖,只會越反越戀。有何良方,我也不知道,只知中國人的心理殘疾症候太多,戀殖的香港人、以及欲或被殖而不得故轉為口頭反殖的大陸中國人之間的仇恨罵戰,只是其中一種,我恐怕會一直持續永遠。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6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7/2006935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昨天哭,今天卻笑了 -陶傑

昨天哭,今天卻笑了

0

中國導演馮小剛的:「有垃圾的觀眾,才有垃圾的電影。」在網絡引起愛國同胞指摘侮辱民族。
 

電影和觀眾如果將「垃圾」這類比較感性的詞彙拋開,確實只是赤裸裸的市場關係。就像一對夫妻的勾搭、倚賴、供求,好像前世註定,都像陰陽相配般的自然。所以老夫老妻連樣子都長得一樣,叫夫妻相。

中國話劇「雷雨」被譽為百年中國戲劇最完美的悲劇之作。「雷雨」之後並無劇本的悲劇精神可以超越。在「雷雨」面世後的幾十年,包括直到八十年代,中國人觀眾看「雷雨」帶着悲哀的心情。當劇中的周樸園與從前有一腿的魯媽相認,當觀眾知道魯媽的女兒四鳳與周樸園的兒子周萍是同母異父的兄妹,而兄妹又偏偏戀愛上了,要舉行婚禮。亂倫真相揭露,有如晴天霹靂,這是「雷雨」希臘悲劇精神爆發的一刻,歷代觀眾至此,無不垂淚。
 

但是當香港話劇「雷雨對日出」在香港演出時,台上演出這段折子選段,台下的觀眾並非年輕人,皆是五六十歲的成熟年紀,看到這一段卻發出笑聲。
 

「雷雨對日出」講曹禺台上台下的一生,暗諷中國「文革」之摧毀創作心靈。一齣戲連結曹禺兩大作品,本來是一部雙重的悲劇,結構很聰明。這齣戲,如果讓曹禺、巴金、傅雷、陳夢家、陳歌辛、上官雲珠、周瘦鵑,無數亡靈,回到新光戲院看了這台戲,他們會痛哭失聲。
 

但正如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說:「我在台上演的是悲劇,但得到的是台下的笑聲。」三島由紀夫痛感於戰後日本一代,忘記了過去,國魂淪落,憤而切腹殉國。戲和觀眾永遠有互動的關係。五十年後下一代的電影觀眾,可能已經是蘋果手機第二十代的消費者,那些他們回過頭看迪卡比奧的「鐵達尼號」,看到海上生離死別的一幕,那時的觀眾看到這類,也會響起笑聲。

為何發笑?由社會、文化、人性心理的綜合角度,這就說來話長。對於不同悲劇,不同世代的人,在不同的物質生活裏,有不同的感受。有的是因為「哀莫大於心死」,有的是出於麻木和冷漠,而更少數是出於昇華和超越,以前看了會哭的,今日不再流淚,反而到了明天,回頭再看,會笑出聲來。然而不管由哭變笑,背後是甚麼動機,寫戲的人必須留意:世界變了,人性也變了。

0

譬如拍一齣以「中國懲越戰」為背景的戲,一方是人民解放軍,另一方是越南「匪軍」。當年很著名的情節:一名解放軍受傷,女解放軍解衣給這個「男戰士」餵奶。一九七九年中國開動政治機器,如此場面也引起一片愛國的中國人感動而流淚。今日你再將這種場面搬上舞台或銀幕試試看?不要說越南觀眾和外國人嘲笑,連中國的小鮮肉觀眾也會響起一陣笑聲。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6/2006828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班子說新舊 -陶傑

班子說新舊

0

林鄭班子公佈,中環精英紛紛搖頭。「三司」全部舊人,但林鄭卻強調一個「新」字:「新風格、新思維、新哲學」、「新角度、新方式、新手法」,這等三字四字類的修辭,雖然企圖模仿主帝習近平的新風,苦心一片。但新呀新的,像五十年代敲鑼打鼓的歡呼「新社會」,意即還有一個「萬惡的舊社會」──「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潛藏的意思,當有香港過去五年、被梁特搞成了一片鬼域,現在新人奶媽上場,你們翻身得解放了。
 

「新」和「舊」這兩個中文字,一百五十年來,都代表了你死我活的鬥爭。百日維新,是光緒皇帝認為慈禧太后的舊勢力腐朽。新文學運動,意思是兩千年的文言文代表了帝制的反動。還有蔣中正先生發起的新生活運動──鑑於中國農民人口骯髒、貪食、紛亂、不懂處置垃圾、打尖喧鬧,那副德性,跟畜生無大分別,才要厲行整治。

還有「破四舊、立四新」,更是中國人民文化大革命的一闋相當輝煌的戰曲。香港出了一個女同志當了特首,本身就是毛主席在一九七五年左右高度肯定的「新生事物」,跟赤腳醫生、白卷英雄一樣,要高度肯定,重點保護,並要提防舊勢力不甘心退下歷史舞台,咬牙切齒地反撲。
 

但林鄭有敢教日月換新天之志,不幸卻掙脫不了爬在她身上的幾個舊男人。像北方人嘲諷兩名再婚的男女洞房:「一對新夫婦,兩個舊東西」,毛主席當年登上天安門,宣佈「新中國成立了」,如果身邊站着的國務院班子,仍是一干舊政權的李宗仁、孫科、白崇禧,財政部長還是宋子文,那麼新中國還新個屁呀?

新舊勢力,就是進步和反動的對決。當然,林鄭耗盡真氣,香汗淋漓,一蹬粉腿,總算將惡狠狠向她下令「人變,路線不變」的頭號梁參張志剛踢了下去(據說知識界和專業界對此均額手稱慶),但中國人畢竟是反動的男權、夫權、父權勢力盤根錯節五千年的民族,林鄭拚一口氣,使勁蹬掉一兩個,成績還是可以了,雖然中國老男人,還是像螞蟻一樣的一大片,婦女翻身作主人、不愛紅妝愛武裝,還有一段距離。

0

以上文字,含有大量中國文化詞彙典故,最宜中學生邊看邊點擊Google,不斷延伸閱讀,對於學做中國人,有很大的建設性。專欄文字不是學術論文,不該有大量註釋的,也就不嚕囌了。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4/2006644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有什麼觀眾 -陶傑

程有什麼觀眾

0

中國大導演馮小剛被問及華語電影為何質素每況愈下,馮導說:有垃圾的觀眾,才有垃圾的電影。
 

電影先要有市場,因此雞和雞蛋的關係很清楚。馮小剛認為:有垃圾的中國電影觀眾為因,在先,方有垃圾的中國電影在後,為果。
 

由於要佔領中國市場,荷李活電影業出現了一定份額的「市場中國化」,亦即為了迎合兒童、第三世界、中國觀眾的智商和品味,出現了某種比例的「荷李活垃圾化」,即「美國隊長」、「蝙蝠俠大戰超人」、「X戰警」、「功夫熊貓」之類。

不止電影市場。政權和人民,也有同一樣的因果邏輯關係。法國哲學家馬斯德最早論定:「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Every country has the government it deserves)。
 

馬斯特是十七世紀的哲學家。在啟蒙運動之後,美國民主政治家傑佛遜有進一步的論斷:「只有優秀的民族才有能力擁有自由。當民族腐爛而邪惡,只配擁有主人。」(Only a virtuous people are capable of freedom. As nations become vicious and corrupt, they have more need of masters)。
 

英國首相麥美倫,在退任首相之後,手持一把傘,在倫敦的巴士站排隊等公共汽車。不是麥美倫特別偉大,而是他所屬的那個民族優秀,政權的交替,以辯論和投票和平進行,沒有另一人「功高蓋主」而變成「九千歲」,以血腥政變的方式,並有一批前呼後擁的家丁奴僕在萬歲和九千歲之間押注,落敗的一方送命或送進監獄。

觀眾可鄙,電影也垃圾。人民質素越有問題,其政權越殘暴。這個世界上沒有「政權殘忍,但人民其實是善良的」的邏輯。絕不可能,因為電影是市場口味的聚焦,而政權也是一個民族文化質素的鏡映。

0

明白了此一邏輯哲理,看待這個世界的災難和紛亂,一切即平和而超然。二十一世紀,「民主」不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萬靈藥。集體墮落了,根本藥石無靈,無可救贖,其之自相殘殺,旁人無可干預,我只憐惜不幸降生在這些國家的動物,譬如在中東,每一場戰火轟炸,我只為在美機空襲下炸死的駱駝而垂淚,正如愚昧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共有六百萬戰馬嘶鳴而戰死,牠們才是最無辜和高貴的生靈。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5/2006742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幼兒中國課程 -陶傑

幼兒中國課程

0

在梁特宣佈,卸任後不會「閒下來」之後,林鄭月娥公佈的梁特班子,果然體現了「繼承梁振英施政理念」的信心,然後林鄭就黑着一張臉孔,嚴正宣佈:要反港獨,並將由幼兒園開始,教幼兒做一個中國人。
 

由一個錢字的經濟角度,不算壞消息:因為一方面,開幼兒園的老闆,眉開眼笑,這下子又有「政府資助」可拿。只須林鄭答應撥款,就可以增加人手,從北京上海,聘任幾個講普通話的大姐姐,進駐九龍塘的幼兒園,一板一眼的教三歲幼兒做中國人的尊嚴和道理。

另一方面,也有大批中產家長恐慌,要將小孩提早送去英美幼稚園留學。英美托兒、幼兒、幼稚園留學教育,中介輔導,旅行社發售機票,將會成為新的商機,會有一批香港人發達。
 

然而由人類學和遺傳學的角度,幼兒園落實做中國人的教育,由於是民族基因的自然承傳基礎,其實不必教。譬如,幼兒三兩歲,已經在酒店大堂、餐廳、商場等公眾場合,喧嘩追逐,父母在旁看得笑瞇瞇。此一DNA,生下來就已經Chinese得很根深蒂固,跟他們的父母一樣,在西方國家,引來外國人鄙夷的目光。這種幼兒的神奇天性,不必幼兒園問林鄭撥款來培訓,成本極為廉宜,不須幾多銀子,只需要父母的一顆精子配對一顆卵子,就夠了。
 

當然,我承認,只有基礎是不夠的。做一個中國人,不可以只會嗓門高尖喧噪,幼兒的大腦不夠發達,愛國概念又太過抽象,小兒只能強推背誦,在幼兒園裏教背以下經文:「天地炎黃,冠冕堂皇,我要發誓:讀書留港。英美加澳,虎豹豺狼,寧死不會,留學西方。移民加澳,終身不往。做中國人,美如朝陽。綠卡英籍,毒若砒霜。」

過了第一關,再由大姐姐老師用普通話問小朋友:「將來你們長大了,會不會去英國讀書呀?會不會用英語髒話在臉書上辱罵你們的同胞呀?會不會在蘭桂坊打你們的母親耳光呀?」當幼兒大聲用普通話說:「我們堅決不會數典忘祖」,這張Paper,又及格了。

0

遊戲課時間到了,幼兒園再張貼達賴喇嘛、蔡英文、黃之鋒的照片,教小孩在坐完滑梯之後,向三張肖像擲飛鏢,哪個小朋友連中紅心,哪個獎一張迪士尼園全日遊的門券。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6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3/2006521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揪出大漢奸 -陶傑

揪出大漢奸

0

阿根廷黑色喜劇「玩謝大作家」,講一名榮獲諾貝爾獎的作家,回鄉祭祖,以為衣錦榮歸,哪知道回到家鄉,都受到同胞辱罵唾棄,因為他的作品,為了「取悅諾貝爾西方評審」,將自己的祖國、家鄉,盡情醜化貶抑。
 

大作家以為鄉親同胞會夾道歡迎,哪知卻遇到一連串的奇聞異事。電影探討人性和文學,非常的有智慧。

看這齣戲的時候,我想:以中國觀眾在線下載外語片之速,此片靈感啟發,中國現代大文豪莫言,一樣也是諾貝爾得獎人,這一次,應該有難了。
 

果然網上即傳來一愛國論文,問:「為什麼諾貝爾文學獎不頒給金庸而是莫言?」答案是:莫言以向洋人評審羞辱中國人為樂,是當代文人之頭號漢奸。
 

原來莫言的「豐乳肥臀」,讚頌日中戰爭時的日軍紀律嚴明,為中國百姓做活菩薩治病救命,相反八路軍一名班長,則強姦花姑娘之餘,其他戰士則集體分姦其母。日軍救了的中國人,在一九四九年「解放」之後,過着「豬圈一樣的生活」。
 

「檀香刑」則以執行凌遲處死的劊子手,暗示「毛主席」給中國人民千刀萬剮。於是莫言定性為:「小人得志,侮辱國民,吃共產黨的飯,又砸共產黨的鍋;吃母親的奶,又姦母親的體」的大漢奸了。
 

但是莫言大師是出席過由習主席主持的「紀念延安文藝座談會」七十周年的文化精英。有面孔出席此一盛會者,如導演陳凱歌、張藝謀、馮小剛、畫家范曾、網紅作家周小平,都是全國有頭有臉的第一級藝術文化工作者,聽取習主席發言,抄錄講話,不是阿貓阿狗都有資格。
 

文章作者,自然也沒有忘記這一點,結論:「既然他是個漢奸,為什麼能成為全國政協委員?最佳答案便是:周們為什麼能成為正國、副國級領導?」這就劍指提拔欣賞漢奸的高層黑手了。

「文革」時期,劉少奇曾經對電影「清宮秘史」表示欣賞嘉許,「清宮」先被打成「大毒草」,繼而才展開正式批判。莫大師遭到批鬥,到底有什麼深層的含義,山雨欲來,這就不太好說了。

0

By the way,作者推崇應得諾貝爾的金庸,在一九六七年,也曾被香港愛國報紙大公文匯,列為香港四大漢奸之一。中國現代文學不知何故,凡漢奸文采越好:張愛玲、胡蘭成,都一一曾稱漢奸,暢銷至今日。丁玲巴金不漢奸,今日中國人不愛看。胡適也一度列為漢奸。余光中被左派的陳鼓應、唐文標,列為「文化買辦」。但鄧小平會見了金庸,溫家寶讀余買辦的詩,眾所周知,咄,也時時引用吟誦得含淚仰望星空呢。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1/20062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