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黃金冒險號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鄧爵士有多「中國人」? -陶傑

鄧爵士有多「中國人」?

0

鄧永鏘爵士逝世。對於當代的愛國的中國人,這位人物,是一個問題(Problem),因為不知如何將鄧爵士「定性」,或者「定位」。
 

鄧爵士的言行,比英國人更英國,而且英國得很出類拔萃,以當下中國人情緒激烈的心理境況,鄧爵士是一位親英人物,是篤定的。至於是否「洋奴」,則視乎中國人血管內澎湃沸騰的五毛激素發作有幾多。
 

當然,中國人之中的「開明人士」,會對鄧永鏘的定性和定位,採取比較「寬鬆」的框架(鄧爵士應該感謝他們的器量)認為:這個人雖然親英,畢竟半生都向西方推銷中國文化,而且時時唐裝打扮,還是有一顆中國心的。
 

但是,至此必引起中國人內部的爭議。另一股較為崇拜毛主席,所以更愛國的中國人會反擊:雖然他推銷唐裝,但他是一名香港殖民地買辦的後代,販賣的是封建主義的中國,雖然早就將個人的生意「一帶一路」,但鄧永鏘的產品並無一絲「中國夢」的氣味。其個人發了點財,但「上海灘」是地主階級的服裝,與「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沾不上邊,所以這個人還是要由十四億人民批判一下的。
 

一說到批判,另一小撮感染了西方「政治正確」的學院左翼大愛中國人,忽然也想到了一個Point:鄧永鏘這個品牌的文化符號,將「中國」變成迎合帝國主義者的一種想像,亦即薩伊德的「東方主義」(Orientalism)的代理人,鄧永鏘這個符號,因此,在骨子裏,屬於極右,其人往來英國皇室人員,更證明他是西方右翼後殖民霸權的一部份。
 

中國人會繞着「鄧永鏘」這個名字,在不同的層次,喧嘩地論述着、爭吵着,最後他們自己,情緒失控,在指控鄧爵士這樣不正確、那點不愛國的同時,互相詛咒,然後打了起來。
 

由於「中國人」是一個很Hit的話題,鄧爵士這杯中西文化加殖民地的雞尾酒,更可以假座港大,開一個學術研討會,題名:「鄧永鏘爵士在多大程度上是一個真正的中國人?」(How authentically Chinese was Sir David Tang?──A Discourse in the Age of Neo-Colonialism and Neo-Liberalism),全球學者,從英國到非洲,當然還有中國北大,就鄧爵士「作為一個東西方現象」宣讀論文。

0

這可熱鬧了。但可惜主角忽然仙遊,所謂中國人身份,塌陷了一塊人跡罕至而十分有趣的學術疆域( Academic Territory)。此時,東京市區一名中國男人忽在光天化日強行脫下一名中國女人的褲子,意圖強姦,不,想脅迫對方進行慰安。四周日本人見狀大驚,警察走過來,很聰明地問:「你是中國人嗎?」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01/2013850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開學了 -陶傑

開學了

0

放完暑假,開學了。
 

還有得開學,是幸福的。
 

離開了學校,在社會工作,有許多開工、開業、開幕禮,但無論如何順境和成功,即使重拾書本,三十歲讀一個學位來補課,終有一天,你會遺憾人生永遠沒有得再開學。
 

開學的一天,像小小的年紀體驗了一種青澀的輪迴。上一學年過去了,經過暑假的玩樂,九月的新學年像又重生。一樣的學校,不一樣的課室,另一位班主任,環顧四周,有幾位插班新生,也有一些去年的舊面孔,仍在同行,有幾個好朋友不在了,轉學別校,或者出國讀書移民。
 

開學令一個小孩經歷什麼叫離別,何謂重聚,許多的期望,滲着一絲落寞。一起升一級的是皆泛泛之交,偏偏不在了那幾個才是好朋友:一個去了多倫多,另一個去了英國的寄宿學校,一個去了更荒遠的關島。
 

簇新的課本散發着油印味。新班主任在喋喋說着今年的計劃。當暑氣漸消,秋意漸起,據說九月是收拾心情整裝再上路的季節,在課室裏你不知何故,心不在焉,像一枝過早踏入初冬的臘梅,凝視自己的疏影。四周是翻書和收閱新學年時間表的紙頁聲音,抄錄老師在黑板寫下要點。你怔怔看着窗外,今年是F3,你想起太平洋彼岸的浪花,南國的一個漁港的點點𥻘光,窗外有一棟大廈在施工,馬路上有鑽土機的噪音。你覺得數理化很沉廢,文學和美術很渺茫,而哲學──在一個暑假裏你多愁善感地讀完了一冊歌德和一本盧梭──似懂非懂,覺得哲學竟也很渺小。在不識滋味的新愁之中,猛然回頭,看見坐在課室一角的新生,像你一樣孤獨,四目交投,他對你腼腆一笑。
 

開學了,小小的一場投胎,有許多莫名的思緒,藕斷絲連的那麼牽引着。什麼是舊,什麼是新,青春發育着的小樹,你隱隱感到身體裏多增了一圈年輪。鮮血和荷爾蒙像根莖裏流沁着汁液,在壓抑中激揚着。不是黎明旭日新昇,倒像是子夜、瓶塞子剛拔開,一瓶甘冽剛倒出來,杯緣都是鮮白的泡沫,而四周依然漆黑。
 

開學的一天,如許鴻濛的感覺,由子宮滑落前的片刻猶當如此,開學一年復一年,像遊樂場最初滑落一次次的滑梯。直到走出校門之後你回顧,才知道沒有得再開學了,方識人生幾許風雨,一頭的天梯化成了一道彩虹。

0

而日方烈午,日將昏暮,你才想起許久許久以前,在幾個舊同學最早消失的地平線,開學之後從黑夜過渡到拂曉時的那一抹輕柔如紗的曙色。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0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02/2013973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二十年後的你 -陶傑

二十年後的你

0

戴安娜王妃橫死二十周年,傳媒排山倒海回顧。
 

除非有驚天內幕,二十年前的事情,無論當天舉國何等哀慟,今天冷卻了許多。
 

因為莎士比亞說:時間是最好的癒傷之藥。不一定因為時間會沖走激情,而是二十年,人會變,年輕人步入中年,中年人變成長者。不同年齡階段,對事物和人生有很不同的看法。譬如,十五歲的時候,當我看見中國的紅衞兵拆毀許多舊建築和古蹟,覺得很傷痛,但現在的我,看見中國的舊建築都沒有了,完全沒有感覺,因為以後成長,見識增廣了,一來歐洲和世界美好的舊建築見到許多,二來對世上一些民族的本質有了透澈的經驗。
 

戴安娜之死,舉世是過譽了。只是一個任性的小女子,嫁進了宏大的森宮古堡。皇室並無強搶,一切是她自願,想清楚:做了王妃,許多事情要捨棄,捨不得的話,不要做。
 

正如一名華人,欲取得美國國籍,必須全心全意遵擁憲法,崇尚民主自由。美國政府批准達賴喇嘛入境,有人派給你一百幾十美金,就拿着標語去喧嘩抗議,做出很憤怒的樣子,應該交還美國護照,回去自己的原居地。
 

戴安娜生前的表現,與許多移居西方的中國人那副德性,本質上並無二致。倒是一個玉人,為何這等見識,硬要兩頭舔。
 

前首相貝理雅授與「人民王妃」這個稱號,今日看來左膠得可笑。從來沒有進過工廠與工人排隊輪食堂,也沒有去過農村鋤地三個月。「人民」(People)一詞屬於中國、前蘇聯、北韓、紅色高棉那個地區,如此包裝謬誤,幸今日無人再提。
 

哈利王子憶述最後一天下午,戴安娜與情夫從遊艇到了巴黎,剛在酒店Check in,思子心切,打了個電話回皇宮找兒子。兩個小兒跟表親在玩耍,一個沒心聽電話,哈利勉強跑去接了,搭理兩句,母親還沒囑咐完,哈利就匆匆收了線。
 

二十年後憶述:那時年紀小,既然媽媽明天就回家了,還在電話嚕囌什麼。
 

結果這通短短的電話一掛上,從此即永遠斷線。二十年來,哈利懊悔不已,早知如此,為何當初不多說一分鐘、半分鐘,或者多一句?

0

這件遺憾,才是二十年間最牽人情動之處。當時剎那,以為尋常,輕率的錯過了,回頭已經隔了一個宇宙的荒茫。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9月0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903/2014067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太多「傷口」,太少鹽 -陶傑

太多「傷口」,太少鹽

0

網絡通行,在那些資訊和言論自由半開化的地區,暴民橫行,罵來罵去,不是左膠投訴法西斯,就是太多的弱者聲稱遭到侮辱,「傷口撒鹽」,或開不得玩笑,或缺乏常識,一點雞毛蒜皮的事就人來瘋集體嚎叫。
 

英國喜劇家、演Mr. Bean的路雲艾堅遜,為第三世界和許多中國觀眾追捧。二〇一二年,這位牛津畢業的豆先生在報紙刊文,認為自由世界,最應該包容的,是「互相侮辱的權利」(We must be allowed to insult each other)。
 

艾堅遜此說,是針對英國的「公安法」之第五條,此法禁止對宗教、文化、族裔一切被視為「侮辱」的言行,但何謂「侮辱」,艾堅遜說,定義越來越空泛,警方據「投訴」而辦事,也越來越頻繁。這樣下去,英國不再有喜劇,因為連差利的流浪漢形象,走路八字腳,形相詼諧,以今天板起面孔的文革左膠標準,一樣可以是對貧民階層的嘲笑,往他們的困境傷口上撒鹽,所以是「侮辱」。
 

艾堅遜嚴正指出:「批評、嘲笑、諷刺,或只提供與主流正統不同的見解,可以被視為侮辱。」( Criticism, ridicule, sarcasm, merely stating an alternative point of view to the orthodoxy, can be interpreted as insult.)
 

有時警察不知是你侮辱了我,還是我侮辱了你。譬如曾經有一個同性戀組織,抗議阿拉伯裔的伊斯蘭團體壓迫同志、婦女、猶太人,英國警方拘捕了同性戀組織的抗議者。
 

越弱小的民族,覺得受「侮辱」的死穴越多、神經越脆弱。越強大而高貴的民族,越不怕嘲諷、笑罵,甚或歇斯底里的詛咒。李小龍的電影「精武門」,充滿對日本侵略者的民族仇恨,其中的日本軍閥形象猥瑣可笑,但日本沒有禁映,還很賣座。
 

一九六七年香港共產文革暴動,針對英國管治者及政務官和警察,愛國的中國人大罵「紅燒白皮豬,生劏黃皮狗」,極盡種族仇恨。英國人和「港英餘孽」不答理半句,因為一答理,你的身份便下降到跟這種人一樣層次。
 

五十年後,白皮豬走了,特首換來換去,中國最終覺得,還是白皮豬教養出來的黃皮狗比較可靠。一場颱風,更證明白皮豬領導的黃皮狗們留下的基建工程更堅固。倚賴這群豬狗留下的城市建設,打十號風球時,風景這邊獨好,反而一個當家作主吐氣揚眉的中國人也沒有死掉。

0

自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文藝復興、工業革命、登陸月球到科技網絡革命,哪一方是勝利者,看看全球移民潮的方向,就很清楚。網絡世界越來越喧嘩,因為世上平庸和失敗的人總是多數,而我同意他們的主人,他們沒有資格享有西方人的投票權。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31/2013742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印度人為何戀殖 -陶傑

印度人為何戀殖

0

一場颱風,引起英治時代基建良固的戀殖風。
 

英國管治印度,正式共一百九十一年,兩個世紀不到,在印度建了十三萬六千座橋,沒有一座是豆腐渣。印度獨立七十年,有許多撞火車的意外,不是英國人留下的鐵路網有問題,而是一九四八年獨立時,印度人口三億,今日十二億,鐵路不勝負荷。
 

十九世紀初,東印度公司壟斷了印度的出口,包括茶葉和鴉片,由於東印度公司管理完善,於產品質檢嚴格,在印度種植的鴉片,東印度公司主持提煉,比中國人在雲南種植,或由阿拉伯以海上絲綢之路輸入的鴉片土炮為佳,市場口碑好,補足了英國長期向大清國買入的瓷器茶葉的順差,才爆發貿易戰爭。
 

英國在印度投下基建之前,展開了一個很偉大的全國繪製地圖的工程,連綿長達六十年,史稱Trigonometrical Survey of India,無數地理學家、地質學家、植物學家和工程師,將全國山嶺、洞穴、森林、河谷的繁複地貌紀錄下來,了解三百多種方言,最終僅以六千政務官,到獨立時,將一個五千年歷史國家交給了甘地。
 

殖民地政府廢除了許多印度部族殘酷的所謂「文化」,包括丈夫先死,遺體在柴堆上焚化、遺孀須亦自焚以殉夫。英國人一來,即刻立法禁止。還有各地翦徑的盜匪,印度人叫做Thuggee(而Thug這個字,指最下流的惡棍),也被殖民地政府鏟除。
 

英國人眼見印巴兩大主要民族,因宗教不同,互相仇視,末代總督蒙巴頓,奉工黨首相艾德禮之政,主持印巴分治。英國撤出印度,是繼地圖測劃之後第二卷史詩。印巴自己互為踐踏,分治遷徙,竟然死了一百萬人。左翼知識份子將這筆帳算在英國人頭上,轉移仇恨,對於有識之士,只淡然一笑。
 

因為尼赫魯上台,當家作主,以為印度可以做得比宗主出色,又受到馬克思主義毒素誘惑,借鏡中蘇兩大共產國家,推動社會主義,結果錯過戰後全球復興的時機,越窮越見鬼。

0

但英國殖民時代培訓的大學精英教育,因語文之便,為印度製造了全球數一數二的工程師和醫生。時至今日,美國IT界在矽谷,印度的電子科學家雄霸一方,皆英國殖民地政府隔代造成。
可是今天,甘地被政治正確份子定性為種族主義份子呢。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30/2013636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一鼓戀殖歪風 -陶傑

一鼓戀殖歪風

0

一場颱風,各方總結經驗,前天文台長林超英先生大讚「港英」時代基建做得好,填海懂得填高一兩吋,地庫也須有蓄水池。
 

英國人擴展版圖,一直到印度,本來都不知道颱風是什麼。後來佔領了新加坡馬來香港,才到了南中國海,見識到什麼是颱風。
 

一百年來一直有颱風,都沒有事,直到五十年代大量難民由大陸湧入,人口猛增,在沿海和山坡蓋了大量的寮屋和木屋,「港英」才顧不過來。一九六二年「溫黛」浩劫,才第一次發現人口增長與本來百年的基建不相稱。那一年死了一百多人,確實是「人禍」。如果大陸沒有大躍進之類的苛政,五十年代因何那麼多難民住木屋?
 

英國人管理殖民地,師承羅馬。羅馬人在公元前二百年已經建設了排水系統,最初在地面挖渠,繼而深入地下。地下引水道不斷改良,羅馬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懂得用混凝土來造喉管的文明,直到東羅馬在君士坦丁堡,今日仍存一個地下排水道城,成為旅遊點,不止科學,還是藝術。
 

管理一個城市,英國人重「裏」而輕「表」。外面很簡樸,裏面很精緻。唐寧街十號只是一座小房子,曾經是領導地球四分一土地的大腦中樞。這就是落花生的精神,實而不華,不追求十幾家豪華賭場酒店照耀半邊天的GDP。畢竟層次和見識不一樣。
 

中國的地方「領導」,着重地面建幾多房地產商場,也很難怪。中國領導人巡視各地,幾時見過進地下看看下水道,看看排污系統?很臭的對不對?皇帝即使想看看,周圍的臣侍都叫不可,催促上車。

0

林超英大讚「港英」,甘冒「戀殖」的民族罪行,非常的大膽。因為在一個非常激進躁動的時世,誇讚香港基建如何良好,尤其「港英」怎樣高明,如同向鄰埠「傷口撒鹽」,會令許多人哇哇叫。雖然十個颱風的危害,不如一鼓戀殖歪風,我希望林超英先生不會遭到太多中國人的臭罵,因為我認為林先生是有愛國基因的──林爸爸有子,當年取名「超英」,而不是「振英」,就是一心想我們超過英國,雖然一場風暴,證明不但「超英」無望,連「平英」也無。不過不要緊啦,要給予時間,再過十年八載一定超英的。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29/2013532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只暗中舒了口氣 -陶傑

只暗中舒了口氣

0

中央台夜夜七點鐘的全國新聞聯播,大陸人民從小到老看慣了:中央領導人在講話,下面幾十名地方領導人全神貫注在抄筆記,或者用心閱讀領導人講話的文稿,在要點下面用紅筆劃線,以示要記牢。
 

胡錦濤做總書記十年,提出治國治黨主體思想,叫做「科學發展觀」,這個學術詞彙十分的博大精深,講足十年,濃縮地說,簡要地講,「科學發展觀」即是:「堅持以人為本,全面、協調及可持續發展」。
 

胡總書記的「科學發展觀」,全國傳達,香港和澳門兩地的三名退任特首,除了一位,都是政協副主席之「國家領導人」。胡總書記講話時,這些「國家領導人」都有列席勤奮抄錄或劃紅線的份。
 

香港的鄰埠,近二十年,雖以賭業為主,據說「發展勢頭」很好,抓住機遇,建設速度超過香港,而且沒有反對派事事拉布阻撓,發展速度快,一下碼頭,夜間海邊金碧輝煌,全部是六七十層高的豪華酒店賭場,高樓大廈,炫耀之燦,明如白畫,眼都睜不開。
 

但是一場颱風,斷水停電,大廈玻璃震碎,地庫往深處挖,許多停車場,排水系統落後,水浸幾及額頭和耳朵,垃圾飄浮,還死了至少十人。
 

很明顯,一場颱風考驗,原來總書記的「科學發展觀」講了十年,在珠江口岸外這一塊,變成白講。賭場高消費市場經濟,只以海岸線上貴賓廳的豪客和掃名牌的闊太為本,沒有以內埠的平民為本。水電玻璃和排水道,沒有「協調」。搞得要解放軍出動來收拾爛攤,當然,最後以軍民魚水情的民族感情戲收場,也很賺人熱淚,亦終必大團圓收場,但終究令看過中央台新聞的局外人想起,聽領導人講話,抄筆記,一臉嚴肅的樣子,是一種中國文化。而台上講話的那個,難怪下台後被指,政令不出京門,你講你的,沒有真正權力。
 

這樣一來,攝影機天天掃過來、掃過去,人人右上角一杯茶,右面一條白色濕毛巾,怪不得「老百姓」漸漸只看沖茶的女侍應幾時換成了小鮮肉。
 

兩地的特首都是上京述職有份抄筆記的,退了任的,都要學習最新中央精神。「科學發展觀」今日去了何處?難怪繼任的強人,忍無可忍,終於雷霆管治,時時發威抓人,最近在重慶出事這位,頭一條罪名就是「陽奉陰違」。

0

香港人一直以為鄰埠,是一個典範。阿哥成績那麼好,年年考第一,總不爭氣做弟弟的難免長期自卑。現在拆穿了,哦,原來不是這樣啊,不,絕不是幸災樂禍,我們也很悲傷的,只是暗中舒了一口氣。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28/2013438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談公說乸論變性 -陶傑

談公說乸論變性

0

川普禁止變性人(即旅行團去泰國慣叫的「人妖」)參軍,又引起軒然大波,被指「性別歧視」。
 

然而,有如禁煙一樣,據說如果不硬繃繃的說「禁止吸煙」(No Smoking),而改稱委婉的「謝謝你不吸煙」(Thank you for not smoking),少一點對抗,多一分溫馨,「受眾」就會心裏舒服,覺得受尊重,而不是受斥責,甚而侮辱。
 

所以不應該明言「禁止變性人參軍」,因為他們,不,她們,不,它們(不要忘記連牛津也快將廢除He和She,不分男女,皆以It來統一)不適合從軍,而且共寢一鋪或同處一廁時會引起同袍不安,影響士氣,導致在戰場大敗。
 

不,應該Positive一點,聲稱:變性人數量少,彌足珍貴,此一獨特的血𦚯,理應受保護。不讓它們參軍,是防止在男女等非變性人口不幸在戰場死光之後,變性人士還可以繼承美國憲法精神和美國人的血脈,請它們不要參軍,絕對不是歧視,而是禮遇。
 

川普如果溫言細語,這樣說,凡事講點公關,他的Message,就可以滲着大愛包容,很準確地傳達給他的受眾,而不是兇巴巴的,端起一副法西斯官員的臉孔,不許你這樣,不准他那般,這樣必引起反彈。
 

「不接受變性人參軍」,正如禁止吸煙、不准吐痰、不准醉駕開快車,就是公關災難了。
 

政治正確時代,許多歷史要改寫,許多石像銅像要推倒,許多詞彙要改革,正如香港,沒有「親中派」和「民主派」,傳媒乖乖的,已經改稱「建制派」和「非建制派」,因為「民主」的光環不可以由所謂民主派壟斷。以後美國人口三億,只分兩大類:變性人(Transgender),以及非變性人(Non-transgender),而你和我,以及周圍大多數,是非變性人。

0

非變性人再分兩類:據說不可以稱帝國主義貴族色彩的Ladies和Gentlemen,而Man和Woman也各有歧視的意思,一律平等中性,應稱Male和Female,亦即粵語的「公」和「乸」──「公」不應該對「母」,「父」才對「母」,因此,台灣有了一個乸總統(Female President),香港也有了一個「特乸」。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27/2013351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如果總統是生意人 -陶傑

如果總統是生意人

0

一碟好菜,講色香味俱全,也就是說,進食不只要講口感和營養,一碟菜的賣相更要好。
 

川普執政,意識形態正確,勇於撥亂反左,重新肯定美國的白人傳統價值觀,強調常識邏輯,拒絕學院派故作虛幻高深的假道學和偽理論,這個方向,十分好。
[sc name=”AdWordUp”]

第二就是政策。這方面有點混亂。川普是個生意人,一切以成本利潤為先,所以競選時誓言不做世界警察,將伊斯蘭民族的自相殘殺,不論婦孺,不再出兵拯救,留給他們自己解決。
 

這一點無可厚非。即使一九八九年六月北京的長安街,中國解放軍出坦克平暴,街道的美國麥當勞家鄉雞,只需遵守戒嚴令而關門,不必由經理下令員工跑到街上攔截坦克、為傷者包紮。
 

但身為美國總統,畢竟不是一家大企業的CEO,雖以捍衛人類文明為己任。因為現代文明是英語世界三百年來為人類鑄就而定義的,美國必須干涉,名正言順做世界警察。正如香港的油尖旺,若是沒有了旺角警署,會成何世界?
 

何況太平洋戰爭和越南戰爭,死了多少美軍?這就叫做成本。諾滿第戰役解放歐洲,中途島、硫磺島、沖繩光復東亞(嚴格來說太平洋戰爭本來可以避免,本來只是東西方一場文明衝突,只因為其中一方發瘋失常),以後應該由美國收割紅利,然後與歐洲分享五百年。但現在七十年左右,美國就要退卻,這是一盤什麼生意經?川普這個大亨太小家子氣。
 

因為「六四」時鄧小平說過:共產黨政權是用無數「革命家」的人命建成的,若想推翻,用二十萬條人命來交換好了。若有其他國家想取代美國的霸權,一樣的道理,用兩億條人命交換好了。有點殘酷,卻與股場的收購完全一樣。
 

然後就是管治的方法,亦即一碟菜的賣相。總統手上有權,不必與一些低級的人,整天嘮嘮叨叨用推特來鬥嘴。
[sc name=”AdWordDown”]

總統的情緒過High,時時忍不住回嘴。因為太有錢而成功,不屑聽意見。這種作風與非洲的阿敏差不多,叫做Unpresidential,與美國總統傳統體面形象不符,這是自凱撒大帝以來見慣君王的西方人不可以接受的。

0

現在只憑制度來制衡,最終,或許二百年前的國父華盛頓就想到了人性的弱點,另外還加上上帝。局面很困難,願天佑世界。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25/2013143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不如拆掉金字塔 -陶傑

不如拆掉金字塔

0

美國「文化大革命」,病毒傳來英國。英國天空電視台一個非洲裔黑人女主持,叫做赫思(Afua Hirsch),公開呼籲拆除倫敦德拉法加廣場的尼爾遜上將圓柱,因為這個戰敗拿破崙的海軍上將,活着的時候,維護奴隸制度,以今日的左膠標準,是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
 

每日郵報很聰明,在文字中不提及這位紅衛兵的膚色,但登出了一張她意氣風發的照片。英國人一看就知道:這個黑人電視台女記者,不是源遠流長的英國白人,三代之內,必定是一名新移民。
[sc name=”AdWordUp”]

移民來英國或西方國家,必須認同本國的歷史文化價值觀。英國歷史上有過畜養奴隸,但後來立法廢除。尼爾遜的石像圓柱,不是為了紀念他身為「維護奴隸制」的成就,而是紀念他擊敗拿破崙。
 

這個黑人女記者離開了非洲大陸,做了英國公民,卻以她的無知對收容她和她父母的國家的文化遺產不但指手劃腳,而且還要毀壞。一個姓名還是非洲土話的拼音,英國人不知怎樣唸,那張尊容照片一登出來,每日郵報不需加一字,英國人看見了,心裏就會厭惡。
 

當然,並不是每個移民英國的黑人都像她那麼笨,但可以肯定,每一個英國白人,即使再左翼,口頭再聲稱反對種族主義,心裡都對有色人種,必有不同程度、層次、下意識的種族歧視、種族偏見,或種族主義的看法。這一點,只要讀過「種族主義學」這一課,都知道。
 

這個黑人女記者出了一次鋒頭,卻被每日郵報裝設陷阱──你喜歡出鋒頭,可以,讓你求仁得仁,登出照片,讓英國的主流白人讀者,看看這些少數族裔如何惡紫奪朱,企圖毀滅英國的傳統。
 

這個笨黑妹不知道,她這樣「登高一呼」,令與她同一族裔的人,以後更難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例如英航的機師,或晉身柏克萊銀行的董事局。
[sc name=”AdWordDown”]

就像一群中國留學生在澳洲的大學作弊,遭到處分,又喧指受到「種族歧視」,然後不知在哪個網頁發現一面青天白日旗,向大學當局交涉。做這幾件事的是同一批人,一切都很嘈吵,他們以為這樣可以贏得尊重,以及申述其「強大」,只會加深澳洲人對中國人的厭惡。 

0

英國天空電視台這個政治正確鬥士也一樣。她不知道中文有一成語:一顆老鼠屎壞了一窩粥,或者英文說的:A single one of your pubic hairs can close down a restaurant──一根陰毛,足以令一家餐廳關門。如果要拆毀,請她回非洲發起拆毀金字塔,因為金字塔是法老王驅使一百萬黑奴建成的。但是如果有這一天,我支持白人帝國主義列強,以川普為總司令,出兵保護金字塔,剿滅非洲紅衛兵,因為這個建築奇蹟,今日已經屬於全球化之下文明世界的共同遺產。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24/2013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