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黃金冒險號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西方的致命錯誤 -陶傑

西方的致命錯誤

0

西方的重大錯誤,是由一九九八年開始的。
 

這一年,英國工黨首相貝理雅聯同美國總統克林頓,轟炸巴爾幹半島的前南斯拉夫軍事強人米洛舍維奇的軍隊,因為米氏在巴爾幹對穆斯林少數族裔大清洗。
 

本來這場戰爭,是西方左翼政府針對斯拉夫的天主教極右種族主義勢力的義戰。但英美在巴爾幹贏得太容易,沒有犧牲過一兵卒。
 

從此貝理雅滿懷信心,覺得可以由新一代自由主義的西方領袖重寫文明史。克林頓本來是最佳配搭,但好景不常,兩年之後飲恨下台。
 

小布殊上任,宣布北韓為邪惡軸心。本來克林頓對北韓懷柔政策,拖延北韓發展核武。然而小布殊一強硬,金正日覺得非要玩核彈不可。
 

哪知道小布殊只是嘴砲。因為很快紐約就遭到911恐襲。拉登是列根時代援助伊斯蘭聖戰組織抗戰蘇聯侵略阿富汗、蘇聯垮台之後留下的手尾。聖戰組織拿了美國的武器,沒有了蘇聯,將美國列為敵對目標。
 

這時小布殊只有騰出手來對付伊斯蘭世界。但焦點卻錯調,對準了與拉登並無關係、也沒有計劃恐襲西方的侯賽因。
 

侯賽因只想維持殘酷的獨裁,在國內殘殺什葉派。本來這種殺戮,是伊斯蘭世界千年不斷的現象,與西方無關。但小布殊卻出兵推翻侯賽因,以為可以扶植伊拉克推行議會民主,成為中東的民主櫥窗。
 

當侯賽因的銅像在巴格達被美軍推倒之日,四方輿論不分左右,將此一場景等同推倒柏林圍牆,從此以為伊拉克模式,可以在中東推廣。
 

其後貝理雅和小布殊雙雙下台,繼任的首相白高敦比較聰明,當務覺得卡達菲已經向西方輸誠,雖然仍在國內屠殺異己,但這個狂人留下來,對西方有利。但是奧巴馬卻理想主義沖昏頭,認為卡達菲、穆巴拉克,都是侯賽因一樣的暴君,都應該倒台,讓「阿拉伯之春」在中東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世界。
 

但伊斯蘭民族不可能實踐西方的普選。在這個問題上,持有一點人類學、甚或種族主義的觀點,就可以避免一場重大的錯誤。中東需要對西方無惡意、但關起門來繼續屠殺的強人,將一塊塊青石板,壓着底下的毒蛇、蜈蚣、蜘蛛一類的恐怖主義。讓恐怖主義在年輕一代容易滋生。
 

大石頭一塊塊搬掉,得到的是今日難民四散、恐怖襲擊跟着蔓延的惡果。

0

國際政治,不可以講理想。現在,西方對中國不講理想、開始講利益了,但如果二十年前,懂得將此一原則針對整個中東,即可免去一場浩劫。現在才知道,太遲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20/2018811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香港法官要轉基因 -陶傑

香港法官要轉基因

0

一名操普通話的中國男子,持刀闖入香港的高等法院,企圖劈向一名華裔的高等法院法官。
 

幸好天佑香港,該漢遭到制服,但獲得一名民主派議員親切關懷,並可在警察總部門口,高調召開記者招待會,聲稱制裁法官的理由,當然,也向法官表示歉意。
 

香港在一九六七年五月反英抗暴時期,上千名愛國的中國同胞因反抗英國殖民統治,遭到香港殖民被法官判處入獄,可能因為那時中國不夠強大,港英法官雖然被定性為法西斯帝國主義鷹犬,但沒有一名法官受到刀劈的民族紀律制裁。五十年後形勢不同了,中國人民有了底氣,況且幾年來耳濡目染,都知道香港的法官不夠愛國,有許多洋人和港英潛伏的人,一有機會就亂判一通,迫害愛國勢力,所以這次終於出現一名勇士,給一點顏色看看,也不足為奇。
 

加上香港特區政府也不把香港的法官放在眼內,衛生署就嚴正下令:一名雇員即使當了陪審員,星期六也要上班,行政壓倒司法,此事並非偶然,而是一面里程碑。
 

衛生署長竟然也很有強勢行政主導的中華民族底氣,嚴正駁斥:你們港英留下來的所謂法律,只規定星期一到五雇員做了陪審員則不必上班,但法律沒有說星期六也不許。但法官說:星期一到星期五,指整個星期的工作天,法律沒有說星期五晚上十一點也不准開工,我一宗案子,若要陪審團連夜開會審議,那麼星期五近午夜時,你是不是要押送陪審員離開法庭去你那個破衙門加班呢?
 

此一爭論,與那一刀劈法官事件,都是英式邏輯法治思維和中國民族底氣之間的一場文化大衝突。在全國人民喜迎十九大召開的時候,如果你愛國,應該站在民族底氣這一邊。
 

在第三世界,做法官是隨時沒有命的營生。巴西有一個法官叫奧利維拉(Odilon De Oliveira),六十八歲,因多次「依法」判處多名毒販入獄,多次遭到暗殺,有人懸紅三十萬美元要他的命。他天天上法庭,有一隊保鑣護送,他對巴西的報紙說:若沒有保鏢,他要馬上逃亡。
 

不只巴西,墨西哥、烏拉圭、委內瑞拉這種國家,法官做到人身威脅的多達幾十人。南美洲民族有瑪雅祭神放血崇拜太陽的文化傳統,加上激情澎湃,民族性格衝動,組織起打鼓跳舞的嘉年華大巡遊,民族集體亢奮,與許多人看遊街槍斃反革命的狂歡無甚分別。有歷史學家說,當年英國擊敗西班牙艦隊,雖然殖民了北美,但若非海軍南下,也殖民南美,一切會不同。但是,民族基因這回事,不是那麼容易為英國殖民地主義開化的。

0

文化多元,此所以妙趣無窮。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9/2018694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商場廁所誰來清潔 -陶傑

商場廁所誰來清潔

0

奧地利選出年輕有型的新總理,立場歐洲本位,主張限制移民。
 

奧地利的人口只有八百萬,從前是奧匈帝國的總部,創造過很輝煌的文明。維也納不僅是音樂之都,還風光如畫。若是緊隨鄰國的德國女總理麥克萊夫人,收容穆斯林難民,大愛無上限,奧地利一定亡國。選民作出了正確的選擇,可喜可賀。
 

歐洲是歐洲人的歐洲,不是穆斯林的歐洲。阿拉伯世界才是穆斯林的阿拉伯,同樣也不應該是歐洲人或中國人的阿拉伯。這個世界,你有你的家,我有我的房子,偶爾我邀請你來小住作客,沒有問題。不請自來,佔了我家白吃喝而不走,就是強盜。
 

歐洲的左翼說,歐洲白人不肯生養孩子,基層勞工職位沒有人做,所以接受移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歐洲一體化之後,東歐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波蘭,與英法德同一宗教文化根源,不是有大量可以自由遷移的勞工嗎?為什麼還需要地中海彼岸的阿拉伯裔?歐洲白人不想生孩子,都知勞工短缺,正確的解決辦法,是研究白人到底是不想生小孩,還是不能生小孩。
 

在倫敦和巴黎,就因為外來移民人口太多,難民一登陸就伸手領取社會福利,公共房屋短缺。全球資金如大陸熱錢湧入,房地產價格高漲,導致本地中產階級不想生育,因為養孩子成本越來越貴。
歐洲若要維持白人人口為多數,歐盟有專家計算出來,每一對白人夫婦,要緊急生育至少需要2.1個子女。但現在德國、法國、英國、葡萄牙,本土白人夫婦的子女生育率遠在2.1之下。

 

勞工短缺,因為大學教育普及。中產階級的父母沒有一個想自己的子女,長大之後在商場當廁所清潔工。這樣的職位,包括香港,當然由新移民來出任。當你看見廁所的清潔大嬸不是自己的子女時,就會覺得一陣短視的寬心。沒有人想出長遠的辦法:最終是一個國家的清潔和侍應工作,應該由這個國家的本土人來出任。
 

因為新移民也會老,老了也擁有領取福利的權利。而且你只看見一名新移民在做清潔工,在歐洲,你看不見的是另外有九名新移民在無所事事、遊蕩領綜援。另外有六七個,則結成匪幫,綁架擄劫白人少女,或在網絡參與伊斯蘭國的恐怖組織,認同那一個才是真正的祖國。

0

不,這不是半隻空杯子和半杯水的分別,而是大半隻空杯子。奧地利的選民覺醒了,希望歐盟其他國家的傻人,也跟着會醒過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8/20185858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戲院散場之後 -陶傑

戲院散場之後

0

製片人維恩斯坦被指性騷擾、猥褻女星、強姦,鬧成大西洋風暴,一窩男女明星雞飛狗跳,仿效中國人「劃清界線」兼開批鬥會,煞是好笑。
 

但是幾十歲名成利就的巨星,這一生投胎好,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孩子氣?電影製片家要女明星付出一點點代價,自從世界上有戲劇和電影這兩大行業,一直是天公地道的事。
 

說是天公地道,因為這是交易。交易,英文叫Trading,製片人不是你爸爸,世界上美女奇多,不要這個演,叫另一個,捧紅誰的權力在他手上。
 

如果認為這位製片家是淫棍,可以另找一位柳下惠加一位得道高僧般的製片家來投資,如果找得到的話。
 

只要不是強姦──這位叫維恩斯坦的老男人,肥胖而其貌不揚,我相信他在春情勃發,在酒店總統套房披一件浴袍,手持雪茄,語言挑逗之外,復又動手動腳的那副儀態,絕對不是佐治古尼或祖迪羅的那樣令女人心跳,而更是相當猥瑣,會令一個女人即刻想嘔吐,但肥、老、醜不是罪──若是強姦,可以事後即刻報警。在美國強姦罪可判終身,以常理推論,維恩斯坦不必。
 

本來,如果荷里活的道德標準一視同仁,那麼這個製片人還罪有應得,應予懲罰。
 

但是不。大導演波蘭斯基強姦十三歲女童,由美國下令通緝。二○○三年,波蘭斯基獲獎,梅麗史翠普站立鼓掌恭賀。二○○九年,梅麗史翠普大讚波蘭斯基,為他辯護。
 

同一個梅麗姨姨,卻厲聲斥罵維恩斯坦。此一偽善,比起製片人恃權淫褻更令人作嘔。都是弄權的人,維恩斯坦弄權,私下為了他自己的下身;梅麗史翠普雙重標準而弄權,則是煽惑世人。
 

演戲太久了,夢裏不知身是客,做明星是一晌貪歡的掌聲行業,說話時分不清在唸台詞還是讀講稿。演藝人多有心理障礙,或者另一種抑鬱。這一行不是為清教徒而設的,觀眾買票進場,只關心銀幕上的故事,銀幕下的爭風呷醋、性交易換取角色,一概不管。維恩斯坦出品過大量將留名影史的好戲,包括莎士比亞情史的「寫我深情」。不要將觀眾當做愚民,名成利就而住比華利山,個個都是雷鋒叔叔或德蘭修女?Give me a break。偽善的人,比壞人更可惡,而蠢人,則比偽君子和壞人更可惡。面對這三種人,只須冷眼旁觀。

0

光收影散、走出戲院之後,不要再受到銀幕上的幾個明星的偽道德洗腦。不錯,你們都是偶像,但支配我的理智和情感,No,每次只限於戲院熄了燈、我手持爆米花咀嚼的兩小時。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6/2018388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影藝界多淫獸 -陶傑

影藝界多淫獸

0

荷李活頭一百部票房累積收入最高的電影,導演百份之九十六是男性。
 

而電影攝影師百份之九十七是男性。如此的「性別歧視」,所以才有製片家維恩斯坦「淫魔」醜聞。
 

為什麼沒有辦法「性別平權」?因為女人要照顧家庭,包括帶孩子,所以導演這個行業,不是太適合女性。
 

由於男性壓倒一切,所以電影這個行業百年來都以「男性眼光」(Male gaze)來審視女明星,其次才是劇本。電影「金剛」拍來拍去,巨型黑猩猩與美女的配搭不變,而那個美女的衣服穿得奇少、身材也很惹火,戰前戰後也不變。
 

當然,美國的自由知識份子可以強行改造此一男性霸權方程式,包括推行一場文化大革命,但美國電影在世界有票房,世界觀眾不喜歡白左的政治正確,看電影仍要暴力,譬如「變形金剛」和「蝙蝠俠」,都是男人戲;「蜘蛛俠」也是男性電影;而「哈利波特」三名童角,為什麼是兩男一女,而不是兩女一男,第一位主角是戴眼鏡的哈利波特,而不是妙麗?因為全世界的觀眾,包括兒童,喜歡。
 

像新亞書院創辦人錢穆說的:喜歡就是喜歡,沒有得解釋,也不可以用理智來改變。若要用「政治正確」強行矯正充滿政治不正確的人性,拍出來的電影就是小眾戲,而電影的投資越大,越不可以小眾,越要面向大眾,而全球的大眾,包括中國人、阿拉伯穆斯林、黑人、拉丁裔,全部都重男輕女。
 

這就是維恩斯坦「醜聞」的深層原因。美國政府FBI可以將這個胖子抓起來投入監獄,但還會有維恩斯坦第二號、第三號、第九百九十九號。除非將這種行業廢掉,否則人類有電影一日,銀幕上是La La Land的夢境,頒獎禮時是關心弱勢族群黑人同性戀的偽善騷,在辦公室和酒店,就是藏污納垢的維恩斯坦式男性霸權色情樂園。
 

因為這個行業不是開辦小學,製片人也不是一家小學的男校長,不是維恩斯坦,就是波蘭斯基,男色和女色可以因時交換,一個「色」字卻是永恆。權、色、財、名,這四大「罪」在花無百日紅的水銀燈工業很正常。
 

女性遭到男權欺侮侵犯,有許多更值得西方傳媒花大篇幅報導的事。譬如單荷蘭鹿特丹一地,在一九九七至二〇一四年,十七年之間,當地巴基斯坦裔穆斯林的青少年匪幫,擄劫了超過一千四百名白人少女綁架輪姦,長期禁錮為性奴,最低年齡為十一歲。匪徒威脅如不就犯,即縱火燒死,如印巴懲罰嫁妝不夠的新娘的「文化」一樣。

0

此所以對於荷李活淫魔和白人富貴明星的抗議,大可當做喜劇,冷笑旁觀。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7/2018488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熱烈支持「黃金周」 -陶傑

熱烈支持「黃金周」

0

大陸「黃金周」造成交通堵塞、空氣污染、「景點」遭到螞蟻一樣的中國人口踐踏,大陸終於有專家顧問,嚴正建議,「黃金周」應予取消,更有漢奸專家膽大包天,向中央建議,索性模仿日本明治維新後廢除中國民族身份最大本位的所謂「春節」假期。
 

「黃金周」其實很符合中國國情。大陸是廉價勞力資本密集的市場,替全球做紡織、裝嵌電子器具、造玩具和家庭日用品,自己也承認是「血汗工廠」。「血汗工廠」的奴工像坐牢,坐牢也可以保釋,「黃金周」變成了廉價勞工一年幾度的保釋。
 

漸漸外人都慣了。遇上季節性的「黃金周」,應該退避,寧願八月去肯雅看動物大遷徙。
 

中國與西方不同,不要輸入西方的價值觀。譬如德國,除了一星期五天工作,德國的工會要求立法,將工人每周法定工作時間減至二十八小時。即一天才開工五小時半左右。
 

德國是優柔文明,與荷蘭一樣,因為國民有尊嚴,民族質素高,全世界的工時最少,因為人均的GDP生產值最高。
 

經濟學家凱恩斯一九三○年早已預測:一個世紀之後,由於科技生產力的進步,人每周只需工作十五小時。當然,凱恩斯指的是歐洲和美國,第三世界不在理會之列。
 

西方文明國家已經將廉價的製造業排洩去中國,二十年來,產業大升級。平治汽車只要多幾個機械人,德國的經濟只會更好,工人更嘆世界,工時更縮短。所以,顧全球大局的有識之士,都不希望中國打什麼貪污,因為中國是平治汽車的貪官大市場。
 

英國人每周工時為四十小時,看見德國人如此風流快活,急了,要求跟上德國。這個時候,左膠又發明新名詞,指出人類有所謂「工作相關受壓症」(Work-related Stress),由頭昏、心跳、傷風、抑鬱,到糖尿病和癌症,總之種種的「不開心」,都與工作有關。
 

人無論怎樣「大愛包容」,西方的「種族歧視」都根深蒂固:第三世界不貪污而狂買平治寶馬、中國的富士康工人不連續迫得跳樓、血汗工廠的奴隸不日夜趕訂單上船,德國荷蘭和英法的公民會如此快活呀?

0

所謂種族歧視啦、機會平等啦,咄,不全是租用五星酒店或大學口水論壇的廢話?當川普說,我們不要剝削中國人了,將製造業搬回來,「自由知識份子」又在嚎吵什麼?川普明明想停止中國血汗勞工的痛苦,是一個解放者,為何是「法西斯」?My ass。世界有歧視就好,支持黃金周。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4/2018217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施政報告」少了什麼 -陶傑

「施政報告」少了什麼

0

林鄭施政報告,提到「一帶一路」共二十六處,「大灣區」二十五次,有人指出,此是中國式表忠文化程度,中方可以「收貨」。
 

但是「一帶一路」在林鄭施政報告提點次數過多,以中國人政治,卻另有一層「深意」。因為眾所周知,前特首梁振英只做了一屆特首,遭中方迫退後,曾明確指出以後「不會閒下來」,會繼續督導「一帶一路」和「大灣區」香港的「機遇發展」部份。
 

換言之,今後「一帶一路」和「大灣區」而涉及香港施政和香港財政者,如果你是一名完整的中國人,或在大陸的中國政治氣氛中生活和呼吸,都會明白從此「一帶一路」和「大灣區」,將會由中國政協副主席兼「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香港中心有限公司」及「大灣區香港中心有限公司」領導人梁振英來籌劃、督導,或「提供意見」。
 

然而很奇怪的是,林鄭「施政報告」內「雙一」和「大灣」提了二十多次,「梁振英」的姓名卻一次也沒有。
 

香港的劏房居民、年輕人、小巴和的士司機抓緊「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的「發展機遇」,往哪裏緊抓?想中六合彩多寶獎,一夜之間,做億萬富豪,總也會叫「升斗市民」去就近深水埗黃大仙的馬會投注站花五元來下注吧。
 

在香港,雙一、大灣、反港獨,我們前梁特是「三個代表」。如果「一帶一路」是可蘭經,那麼梁振英便是「一帶一路」香港發展區的穆罕默德。如果「大灣區」是舊約聖經,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是梵蒂岡主教本篤十六世,那麼香港特區的梁振英就是「港區天主教樞機主教」湯漢,香港升斗市民和年輕人不懂規矩,兼為天主教徒和中國人的林鄭特首,應該是懂得的。
 

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會研究細節。例如某某「革命家」死了,追悼會上有總書記和總理常委的花圈,卻沒有了誰誰的花圈。

0

孔子儒家學說三綱五常,講妻為夫綱,飲水思源,林鄭說過以後「施政」要以梁振英理念為本。在她的「施政報告」裏,竟然一個「梁」字也沒有,這到底是中國人的所謂「母儀天下」,還是孔子說的帶法西斯味的「唯女子與小人」,就要由中國人自己來解釋了。當然,裝做不知道,含混過去亦可,但這樣一來,身為中國人的你,嘿嘿,嘿,也「你懂的」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5/2018314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真中產階級 -陶傑

真中產階級

0

在華文社會,其中一個濫用得最嚴重的名詞,叫做「中產」。
 

什麼是中產?對於一個崇尚數字的民族,只以「平均收入」為主。「中產」階級具有若干的購物力、飲食消費力,將子女送英國寄宿學校的財力,別無其他。
 

二○一七年是前蘇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英國一份歷史雜誌,與旅行社合辦旅行團,看見廣告,令人心動。
 

講明是為了Discerning Travellers而設計。Discerning的華文是什麼?就是「格物致知」的意思:
「我們循走那改變二十世紀歷史的十天足跡,由聖彼得堡的冬宮古廣場出發,尋訪妖僧拉斯普丁被了斷的尤蘇波夫宮。我們還去列寧由瑞士德國流亡回國的芬蘭火車站,以及阿羅拉號,這艘船的炮聲象徵了十月革命的爆發。然後我們取道莫斯科,參觀克里姆林宮、列寧墓,以及展示蘇維埃銅像雕塑的穆思恩公園。」

 

全程八日,收費約三千鎊,包機票、聖彼得堡去莫斯科的火車、酒店。酒店連早餐、一頓午飯、四夕晚餐,所有的遊覽入場券、小費。
 

這個團沒有說明「五星豪華酒店」,也沒有講「品嚐魚子醬伏特加美食」,也沒有註明「團友有一日購物時間」。我認為,這就是真正的中產。
 

「中產」不是收入比以前高了幾倍的穿西裝的農民,「中產」也不是一生圍着年薪、花紅、股市指數、GDP增長的數字瞪着眼轉的經濟動物。
 

英國管治香港時,扶植了一批華人政務官,英國人為他們安排了護照和長俸。本來這些福利為英國白人殖民官而設,讓他們離開殖民地,勿跟土著廝混在一起,勿跟他們一起飲食、唱K、喧嘩和貪污,很低調地退休,利用長俸,報名參加這一類旅行團,過着有品味而充實的隱退生活。
 

因為人的一生很短,魚翅和鵝肝吃不完,人要為見識而活,不要放棄書本。真正的中產階級,與有道之士為友。在一個橫越北海的旅行船上相逢,衝飛甲板的海鷗,冰海泛光的夕陽,一個倫敦大學歷史系的退休教授隨團導賞,像喬叟的長詩「坎特伯雷故事集」的那個旅行團,一路上說軼事,不講政治,偶爾爭論國家為何要退出歐洲?當一邊說:我們從來不屬於那片大陸,才幸好沒有沾上列寧的污染;另外兩位說:但是歐洲還要我們領導和拯救。
 

分別之後你接到三兩位的聖誕卡,回味那一次奇趣之旅,說:We enjoyed your company,並相詢明年復活節另有團去地中海探找隱蔽的羅馬,有興趣嗎?

0

到許多年後,你還記起在聖彼得堡登岸時的一行旅人,以及隨船飛送到岸的那幾片蒼茫的海鷗。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愚昧自有因果 -陶傑

愚昧自有因果

0

朴槿惠入獄,台灣的蔡英文也沒有什麼能耐,英國女首相文翠珊相位不穩,德國女總理麥克萊夫人也只慘勝。
 

所謂「女人做領袖更好」、「女總統可以倡導女權」的神話,自從希拉莉慘敗,逐漸沒有人相信。
 

此一神話,只可以騙騙沒有邏輯的蠢人。一個有能力的領袖,只有兩個基本條件:首先要是一個人,然後就是有領導才能的人。至於是男是女,毫無關係。
 

伊利沙白一世、戴卓爾夫人,都是一時的英主。女人也有很出色的領袖,但是將「性別」(Gender)割裂出來,凌駕一切,認為性別和種族膚色是第一標準,就會製造出大量的笑話,或者一兩場浩劫。
 

中國人沒有邏輯思維,不足為奇,中國人一度迷信「工農」,所以在「文革」時期,「階級成份」先行,有一個頭上包着白巾的農民陳永貴做了副總理,紡織勞動模範吳桂賢也做了副總理和「外交家」,還有一位賣菜的女小販李素文做「人大副委員長」,「協助管理」財經貿易。
 

這伙無產階級共產政治正確的混入,聽命於江青,當權之後當然不會做事,即刻向知識份子出身的周恩來,男人鄧小平等鬥爭開刀,終於激發中國封建的男權仇婦(Misogyny)意識大爆發,四人幫覆沒,江青為首,她的性別(Gender),成為中國人唾罵羞辱的主題:妖婆啦、白骨精啦、江青啦,三歲小孩也個個會罵。
 

選一個領袖,不可以將性別和種族當Quota。六十年代,美國的激進黑人領袖Malcolm X來英國煽動黑人暴動,當局抓了三名黑人暴亂首領,控以煽動種族仇恨罪。
 

在選陪審團時,三名黑人犯指陪審團不可以白人為主,因為「白人有種族偏見」,堅持要有「黑人代表」。
 

意思是:白人陪審員會偏見於黑人,而黑人陪審員,才會偏袒黑人。無論偏見,還是偏袒,一樣是「偏」,結果三名黑人暴動犯莫理時(Morris)、嚎爾(Howe)、馬根托(Macintosh)無罪釋放。

0

偏袒不可以矯正偏見,因為兩者都不講邏輯。西方如果衰落,原因之一,就是被非西方的反邏輯思維蒙蔽了蘇格拉底傳下來的智慧,有一天,不理其他,一定要造出一個非洲裔、穆斯林、變性、三代領綜援的物體做了美國總統。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2/2017958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怎樣才算有底氣 -陶傑

怎樣才算有底氣

0

一名中國大媽帶小兒進香港藥房購物,藥房裏有一隻小貓,名叫「波子」。不知何故,購物過程,突迸發一陣喧鬧,原來大媽發現「波子」對她的寶貝兒子抓了一下,抓出一條小小的傷痕。
 

大媽堅持要報案,不要藥房消毒救護,即時召喚了林鄭特府名下的警察,如臨大敵來抓人。還叫了救護車、漁護署人員、房屋署,動靜之盛,甚於奧巴馬的海軍陸戰隊抓捕拉登。
 

房署官僚下令不准養貓。當然激發了「中港兩地文化差異」,三萬人簽名聯署──有沒有引用新亞書院創辦人錢穆,聲稱兩署人員迫害小貓,違反孔子的仁愛精神,因此這些低等前線官僚「不是中國人」,則不得而知──小貓「波子」則被此一中國式的大龍鳳嚇傻,患上抑鬱症,不食不飲,三五天之後,恐怕牠會跳樓。
 

屁般小事越鬧越大。那個大陸阿媽有沒有錯?由西方文明的理性邏輯來看:愛貓的人都知道,貓很善良,一隻小貓,不是戰狼,你不主動攻擊挑釁,動物本能,覺得威脅,小貓不會反抗,然而藥房裏沒有天眼攝錄機,也不能排除「波子」是一隻靈貓,有人性,種族歧視,仇視水貨客以至中國人。
 

大媽高調護囝,原因不外有三:第一是最偉大的冰心式母愛。母愛是神聖的,沒有邏輯的,有一天你做了母親,你也會體諒。
 

第二是這位大媽剛看了「戰狼2」,覺得兒子受到野貓欺凌,如同大國崛起,受到外部勢力的阻撓和挑戰,想到背後有一本強大的護照,就有了底氣,即刻揮手召來小媳婦林鄭特區政府名下三大部門,速來實現此一底氣。
 

第三,什麼也不是,為一個「錢」字,香港行英式法治,有各完善的制衡部門,像美國一樣。「苦主」一投訴,證據確鑿,即可得巨額賠償。

0

以民族性而論,我大膽假設第三原因機會最高。中國幼兒是一胎化的產物,嬌生慣養,亦早為民間詬病。紅色經典小說「歐陽海之歌」,裏面的主角歐陽海,小時向地主討飯,遭地主放出來一隻狗,叫「來喜」,往我們的小英雄腿上咬了一口。據小說記載:歐陽海沒有投訴,也沒有找媽媽,而是拾起石頭,向地主的惡狗狠狠擲過去。我認為這才是中華男兒的真底氣。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1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11/20178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