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黃金冒險號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蒙娜麗莎有點淫 -陶傑

蒙娜麗莎有點淫

0

西方「文革」,開始失控。一個激進的女權團體,走進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指一張八十年前的油畫「德蕾莎夢寐」的少女,擺出「不雅姿態」,令人想入非非,喝令大都會美術館將畫移除。
 

大都會拒絕移除。本來,少數失意的「政治正確」文革份子發瘋,可一概當如犬吠,但這伙人將對這張畫的衝擊,與Me Too連線,呼籲「如果你曾簽署Me Too,也應該向大都會美術館簽署抗議」。
 

果然那麼快就由惡勢力騎劫,這就變成妖言惑眾,向文明基石發動進攻。這張畫的少女,獨自一人,豎起一條腿,自在入寐,裙底露出一截白色的內褲,有自然之美。多年前我在紐約記得見過,只知此畫有捕捉了青春唯美的瞬間天工之妙,完美不覺半絲性意味。
 

但是經這伙美左八婆單方面「詮釋」,而且一錘定論,他媽的,我再看,倒真覺得有幾分是男畫家的裙底意淫。
 

然而昔日的我,看此畫時本來很純潔,經這伙女左膠一講,我的意識受到這幫動機淫邪的壞女人玷污,這幫「大愛包容」,性侵犯了我的意識,並無包容,而是看見一隻包子,就想到乳房之「色淫」,認定只有她們的解釋才正確。
 

一旦正畫歪看,則張張都是淫畫。譬如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兩個衣冠楚楚的男人,夾着一個全裸的女人,坐在草地上。用二十一世紀珠三角的廠佬眼光,這個裸女像夜總會貴賓房裏的脫衣三陪。用西方女權的學術角度,這個莫名其妙一絲不掛的女角,是男畫家將女人的軀體「物化」,當做偷窺對象的消費品,踐踏婦女尊嚴,罪證確鑿。
 

「政治正確」的左匪,能下令移除這一幅,將來也會下令焚燒千百幅畫。最後連「蒙娜麗莎」,用這種人「大愛包容」的「平權目光」來審核,也犯了天條:蒙娜麗莎首先是達文西的模特兒,她面露的微笑,看來有幾分畫成如向達文西暗示:你想跟我上床嗎?如果想,我可以告訴你一夜要幾多錢。

0

蒙娜麗莎到底在微笑什麼,五百年來是一個謎。沒有左膠、極端女權和失意文人的博出位時,蒙娜麗莎的笑容聖潔、純真,可以是母性的漣漪展現,可以是女性的嬌甜欣喜,如天光雲彩,如嶺岫清溪,經過孤獨而充滿仇恨的極左勢力一「解讀」,只要左膠及其極少數喧嘩的啦啦隊覺得「受傷害」,「受冒犯」,蒙娜麗莎也可以是一個男畫家在描繪女性如何取悅、挑逗、媚乞「男性霸權」的潘金蓮,而達文西就變成了達文西門慶。真是笑死。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2月1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211/2024054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低端人口,高清真相 -陶傑

低端人口,高清真相

0

低端人口風暴,引起大陸知識分子聯名上書抗議,帶領網民輿論造反。
 

這樣就如同「○八憲章」復活,如果政府讓步,知識分子和民間輿論贏一仗,以後就會繼續「監察」統治階級。但「十九大」剛開完,總書記個人權威崇拜前所未有的強大,如果向輿論讓步,就很沒有面子。然而一旦讓步,則這個「新時代」就變質了,知識分子和民間就會硬生生開拓出一個言論自由的「小陽春」來。
 

香港人最好不要跟車太貼,在外面胡亂吶喊,為大陸的知識分子助威,反而應該從國家的反低端人口政策,取得靈感,配合中國,處理香港自己的低端人口問題。
 

在這方面,大陸網絡已經有輿論開始「懷英戀殖」,引殖民地時代香港石硤尾木屋大火為例,嚴正指出:當大陸的難民大批湧入香港,成為低段端人口,木屋火災之後,英國人沒有把低端人口的木屋災民驅趕回大陸,或掃進大海,而是建立廉租屋邨,人道安排居所。
 

這樣的論述,顯然打了香港親中愛國的左仔一巴掌──香港親中派一向控訴「港英」殖民地壓迫「中國同胞」,將香港中國人當做低端人口,令中國人的日子過得很苦,所以愛國同胞捱到一九六七年五月,忍無可忍,在毛主席的號召下終於爆發反英抗暴的起義。
 

但現在北京的一把火,原來還燒出了一點點歷史真相。英國的殖民地政府,處理湧進殖民地的低端人口,六十年前就已經比你什麼當家作主的「先進」。大量的低端人口,在英女皇政府的安排下,住進公屋,奮勇拼搏,以後出了許多企業家、明星、成功人士。
 

香港殖民地時代,英國人默默人道管治香港,當中國內戰、大躍進饑荒,向香港不斷排洩低端難民,英國人不斷建公屋,然後是居屋,並且開展了一個龐大的「垃圾人口隔濾分流」。在中國難民之中,小心將逃來投奔殖民地的上海工業家過濾出來,在清水灣和荃灣給他們土地,讓他們開工廠、開電影片場,另謀事業。又將錢穆牟宗三等少數有知識的高端人物隔濾出來,給他們一個山頭,建立新亞書院和中文大學。

0

其他低端人口,「港英」給他們一片「大笪地」,讓他們做小販。英國人有羅馬帝國的氣派,證明了帝國主義的優越性。這一切,本來是很簡單的事實,大陸一場火,燒出點歷史真相,大陸網民終認為香港人曾經做過狗,卻是有尊嚴的狗了。壞事變好事,有災難,人就老實一點,也不錯。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2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201/2023066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在低端人口的海洋裏 -陶傑

在低端人口的海洋裏

0

北京驅趕低端人口,遭到公共知識份子抗議請命,認為「新時代」原來是這樣對待城市勞動人口的,形同納粹。
 

然而以中國國情,改朝換代,許多時候就靠所謂的低端人口,以及管理低端人口的下層人。陳勝吳廣是強行徵兵的奴隸,朱元璋是乞丐。李自成是一名驛卒,即快遞員;劉邦是亭長,即類似大陸城市的區委書記,天天都跟低端人口打交道。張獻忠做捕快出身,這種人就像「城管」,天天要吆喝跑腿,自己也「低端化」。
 

中國是世界工廠,大量由農村湧入城市的廉價民工。有幾多個精英馬雲馬化騰、張藝謀郎朗?低端人口佔十四億之中至少八九成。既實施一黨專政的中央集權,思維能力長期五毛化而民智偏低,為中國創造了GDP,但經濟形勢一改變,亦可消耗巨大的地球資源、製造污染。
 

這樣的國家必然一切爭先恐後競相踐踏地實行「社會達爾文主義」。社會達爾文主義就是中國國情,你可以不喜歡,但這是中國人必須接受的現實。因為這種低端人口,不會為自己的人權奮起爭取,平時也跟着國家口徑反美、反民主普選、反西方普世價值、反達賴喇嘛、反台獨港獨──當然,如果美國宣布無限派發綠卡,低端人口會擠爆一千家美國領事館,這一點,無論高端低端皆同一一,中國人每一個都在森林裏維持達爾文主義的共業均衡。
 

大陸的「公共知識份子」又按捺不住「憂國憂民」的基因,竟然又藉維護低端人口之「人權」發動聯署反中。但中國已經在二十一世紀,低端人口自己是受害人,如果受不了,他們自己會、也自己應該,自行組織維權,不必極小撮知識份子在旁為他們吶喊着急。
 

但如果低端人口沉默,接受國家機器驅趕,毫不反抗,則事實證明他們確實是達爾文主義中與豬牛羊雞鴨一類森林食物鏈之中低端的社會生物。當然,以中國歷史規律,當低端人囗遭到超越底線的生存滅絕時,他們極有可能真的反抗。但達爾文主義的此一臨界點在何處,由他們自行把握,不由中國知識份子決定。

0

但覆巢之下,當然無完卵,又一場殺劫不免,其中「公共知識份子」為人作嫁衣裳,又傻傻的做下一個中國低端稱王的朱元璋的犧牲品。「公知」可能書讀得不少,其實見識和智慧也不太高端,他們完全不懂中國歷史,也不懂中國人。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29/2022843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明治三部曲 -陶傑

明治三部曲

0

日本明治維新指出的宗旨是「殖產興業,文明開化,富國強兵」三大方針。
 

其中「富國強兵」置於最後,而「文明開化」屈居第二,第一是「殖產興業」。
 

「殖產興業」,是以拼搏經濟為優先,亦「吃飯權是最大的人權」之說。百姓貧窮沒有飯吃,則再「先進」也是枉然。但政府的財力和行政力有限,令全民均富,必須依靠自由經濟的產業商貿。這一點與西方海耶克崇尚的主張相同。
 

但當「殖產興業」卓有所成,緊跟的必須是「文明開化」。因此萬元現鈔的頭像人物福澤諭吉,多次訪問英國和歐洲,寫下「西洋事情」。知識份子主張日本向法國學藝術品味,英國學君主立憲,荷蘭學郵政保險,德國學工程技術。在GDP有保證之後,提升全國文明開化,培養成全民為愛好和平、彬彬有禮的精神,到最後才是「富國強兵」。
 

至於後來軍國亂政,第三條的步伐推前,或未等待「文明開化」完成,為了貨殖資源,就先行對外擴張侵略。
 

日本是島國,對於「殖產興業」,以「殖產」為先。沒有銅、鐵、石油,只有打鄰國的主意。對外侵略,掠奪又非要強兵不可。
 

就這樣,這三條共十二字宗旨,本來先後有序,卻發展為三騎並駕,最後三匹互相踐踏,令國家亂了套。
 

但「文明開化」一環,日本政府嚴令各地長官籌集教育經費,否則受到懲罰。許多地方官員,因籌集不到足夠的經費,恥而自殺。日本辦教育,不靠「中央撥款」而靠地方官。地方沒有貪污腐敗的傳統,因為有一個「恥」字。因此有人說,明治教育史是一部血的歷史,而不是將教育經費貪飽私囊的「小錢櫃史」,也不是將子女爭相送去西方讀書、自己的地方官僚則從教育經費中大撈好處的腐敗史。

0

這三步終於走對了,尤其第二步完成了,前人種樹,東亞和世界庇蔭,所以,今天的日本文學電影,就有了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2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22/2022130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風雲突變 -陶傑

風雲突變

0

前董班子特區愛國高官何志平局長,被美國指稱行賄非洲乍得和烏干達政府外長兼洗黑錢,在紐約被抓捕。
 

真相如何不得而知,但同犯一名黑人,獲得美方准許以一百萬美金保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何局長卻須羈柙有「美國關塔那麼」之稱的紐約都會監獄,這一點,到底是中國人的國際地位,即使李小龍、葉問加吳京,在大中華的銀幕上打鬼佬和黑鬼,打翻了半天,原來還不及一名非洲人呢;還是何局長無力付保釋金,但其他中國同胞包括他的前老闆董伯卻不肯幫忙?二者必居其一。
 

何局長早就為一帶一路打拚在先,或因中西文化衝突,或因美國眼紅中國強大,搞此小動作;或因多年以來中國海外石油利益都歸石油幫主周永康門下而周已經被習總打為「野心家」故此何永平局長慘遭遺棄,事到如今,萬事最重要是把人保釋出來。
 

美國要做世界警察,橫行霸道,中國人即使向非洲佬行賄,洗洗錢,世界不應該由美國來壟斷法規話語權。
 

一個太平洋,容得下中美兩個大國,如果你看華文傳媒,就知道美國總統訪問北京之後已經向中國全面伏降,其孫女也用中國話來吟唐詩,以示萬邦來朝。川普總統一回國又翻臉,發什麼神經?其中原由,自然不為香港中環金融精英以及他們在美容診所接受激光去皺紋或在敷着面膜的阿太們,一時所能了解想像。
 

But anyway,我們知識份子在何局長主管香港文化政策時,時與局長見面,局長和靄可親,聆聽文化建設意見。局長雖然退休後為國家奔走國際能源貿易事務,在參與下一盤很大的棋時,口口聲聲「一帶一路」的梁特還不知道在哪裏。局長雖雲天遙隔,卻心繫香港,百忙中偶爾還發聲,批評香港的年輕人不愛國。這一點,也很令人感動。現在美帝又欺凌上門,黑犯准保釋,中國人不許。

最令人痛心的是其所屬中華單位和中國外交部即刻劃清界線,這樣一來,香港愛國組織即使想發動花園道反美示威抗議,或在網上發動愛國籌款捐集保釋金,又變得無所適從,硬生生勒住。

0

我們林鄭大姐也不表態。一時萬馬齊喑,一個喧嘩的環境,忽然非常的沉靜。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23/2022239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幼稚園哲學課 -陶傑

幼稚園哲學課

0

在幼稚園教哲學可不可以?強國小孩天份高,沒有什麼不可能。
 

幼稚園小孩要有很早慧的觸覺,才在四五歲的年齡出現「哲學」的萌芽。
 

荷蘭作家房龍,小時候在意大利,他爸爸帶他遊歷一家中世紀的修道院,房龍那時四五歲,父親牽着他的手登上一幢鐘樓。他用手觸摸斑蝕的牆壁,聞到木樓梯五百年的濕霉味,摸到石牆外的青苔,幼小的房龍,隱隱感覺到什麼叫「永恆」。
 

哲學的第一課是思考生死,短小的生命如一座孤島,而包繞着這座小島的無盡黑暗,又是什麼。童年有此一遊,他父親沒有變成哲學家,房龍長大後卻用淺白的語文寫出了「論寬容」和「人類故事」,深受少年兒童歡迎。
 

房龍主張的寬容,是在參照過中世紀教廷專權、鎮壓伽利略、哥白尼,以及一切無神論的慘史之後的主張,不是今日是非美醜不分的「大愛包容」。相對於中世紀教廷的思想壓制,「寬容」才有文藝復興,「寬容」才有牛頓的物理學。寬容(Tolerance)結果只能是心靈的釋放,而不是反過來對主張鎮壓、壓制婦女受教育的權利、篡改歷史和謊言的放縱。
 

房龍後來移民美國。他的書用對小孩講話的筆觸,向小孩解說時間的意義。他叫小孩不要過早懷舊:「當你今日看見中世紀留下的舊教堂,你會覺得很美,而厭惡現代城市高樓大廈的交通噪音。但不要忘記在中世紀,與這些教堂同在的還有豬糞的臭味。中世紀的人不常洗澡,他們身上的衣服往往由祖父那一代傳下來,穿了許久也不洗,因為那時肥皂這種工業品還沒有發明。那時還有鼠疫和天花。」
 

房龍提醒下一代:人類的遠祖,學會站立行走,要一百萬年。但自從一八八七年第一輛四輪汽車發明,到人類可以遠征太空登月,卻只用了八十五年。

0

幼稚園不需要哲學,只須教師講故事,講好聽的故事,以生動的方式講故事。讓小孩感受嗅覺、視覺、觸覺,有如花園裏盛放的花草。失敗的幼兒教育,令小孩七歲就向父母留下遺書說他期待在天國見面,那麼早就知道生死?而這方面的「哲學」,香港有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2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21/2022035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Eureka! -陶傑

Eureka!

0

川普亞洲行,到中國北京故宮正式接受招安,強國正式降生。一切都不是開玩笑的:偉人馬雲推出自任主角的功夫電影「攻守道」,而大陸有幼稚園也設立了哲學課,贏在起跑線,讓三四歲的幼兒讀哲學。
 

必有反中的專家說,幼稚園就催谷哲學,是對幼兒身心的摧殘。哲學是抽象的空談,在幼稚園教哲學,有點本末倒置。我認為不如先教習主席的十九大報告全文。
 

「十九大報告」開創二十一世紀的一個中國新哲學時代。幼稚園讀哲學,以「十九大報告」為起點,紮下此一基礎,讀上去,到了小學,依次為毛澤東思想、馬克思主義,然後才入黑格爾、康德,漸漸學會批判思維,批判英國的穆爾、邊沁、法國的盧騷和伏爾泰。逆向一條龍,繼而向笛卡兒、柏拉圖、蘇格拉底的西方「文明」刨根,繞一個圈,到了高中畢業前,回到習近平思想,這樣就驗證中國哲學的優越性,兼創闢中華文化的復興。
 

本來此一課程,完全可行,尤其西方哲學批判,由英美以高薪聘用白人來北大復旦教,有錢使得鬼推磨,西方的白人哲學教授來定西方哲學,特別有說服力。不足之處是中國本身這一代沒有了哲人(Man of Letters)。郭沫若、馮友蘭、南懷瑾、錢鍾書這一級大師,均全部凋零,全國只見馬雲示範太極,中國只有這一位大師,我揣摩,馬雲雖然無敵,但馬大師的內心,是寂寞的。
 

但「攻守道」是截拳道之後最高的中國功夫寶典。「攻守道」以形象語言,講述了太極剛柔互濟的最高哲學,其中不但有做人智慧、營商之道,還有今後中國在世界當如何經營的藍圖。如果李小龍是還珠樓主,馬雲就是金庸;如果李小龍是米開朗基羅,馬雲就是達文西;如果李小龍是施洗者約翰,馬雲就是耶穌。
「十九大報告」為文,「攻守道」為武,文武之道,經緯張弛,這就合成了中國二十一世紀哲學的新座標、新課程、新時代。

 

想到這裏,一道電光,開啟了我的心靈。我熱淚盈眶,不禁高呼──不是什麼「身體健康、永遠健康」──像阿基米德三千年來震盪人類的一個字:Eureka!

0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2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20/2021934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生存在瘟疫蔓延時 -陶傑

生存在瘟疫蔓延時

0

主張自由市場經濟的右翼,反對奴役,提倡自由,尤其是市場要有選擇。
 

主張社會主義經濟的左翼,反對壟斷,反對寡頭壟斷,也維護自由,特別是人權和民主。
 

二十一世紀到了這一章,網絡世界卻在形成橫掃左右翼的霸權,並逐漸形成極權──右翼如海耶克的反奴役,倡選擇,事與願違,電子商貿和支付,漸漸剝奪了消費者的選擇。列根和戴卓爾夫人倡導小企業,現在是全球金融跨國企業壟斷,小企業難以生存。
 

而世界一旦淘寶化、面書化,左翼維護的私隱首當淪陷,「一九八四」提早降臨。不必中情局來偷看監視美國公民的電郵。史諾登這個名字,已經過時。現在是面書的老闆朱克博格,加上蘋果手機的董事局,已經掌控了你的個人隱私,知悉每一個人的一切。
 

左翼一度瘋狂支持後來投奔俄國普京的史諾登,卻一樣仇恨據悉「通俄」的川普,雖然史諾登和川普,一樣的通俄,左翼仇恨中情局,卻不恨朱克博格,也不恨谷歌和蘋果手機,而且奉喬布斯為神明。
 

朱克博格長期穿一件灰T恤,娶華裔老婆,形象與川普金碧輝煌的酒店商廈相比,十分的「貼地」,扮成「我是年輕人大家的一份子」。但如果朱克博格的面書,接受俄國入股,此一龐大的私隱數據機器,就可以出賣給俄中。那時美國總統通不通俄,根本無關宏旨。外國資金,包括伊斯蘭國改頭換面離岸跳線的中東阿拉伯資金,都可以「自由市場經濟」的名義,成為掌控全球人口私隱和個人自由的超級天眼的股東。
 

左翼的知識份子,包括什麼新自由主義,面對此一境地,只有天天喋喋不休的政治正確、反歧視、大愛包容的口號和廢話。而右翼當然訴諸人民力量,即所謂民粹,正面還擊。
 

然而當西方虛耗在兩個陣營的搏擊之時,金錢的勢力,通過「全球化」,已經完成了權力多元化的過程。十九世紀之前,金錢在英帝國的東印度公司之手;二十世紀,金錢在美帝國的石油和華爾街大亨之手。二十一世紀,金錢漸轉移到西方文明以外的另類政治勢力之手,而西方在將科技連同話語權,一塊塊賣出去。

0

金權的結構,產生自西班牙、荷蘭、英國相繼支配世界五百年以來從未發生過的質變,「自由」與「奴役」的界線日漸模糊。美國出現一個短視的商人總統,四年一任期,流行短視的民主和網絡瞬息的暴怒和亢奮。在這個時代,如何在愚昧的大多數中保持一點點清醒,是一個受過教育的人最大的挑戰。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1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14/20213270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中國夢即馬雲夢 -陶傑

中國夢即馬雲夢

0

支付寶可以「叫雞」,淘寶可以代替商店零售,此一「消費孖寶」的「中國模式」,忽然變成香特政府國民教育手冊的「進步文明」,可以向世界輸出。
 

但所謂叫雞,畢竟與一般購物不同。不錯,可以在「淘寶」上先行尋雞覓價,但看準之下,卻必須嚐味光顧完畢,才可以「刷」支付寶。亦即:A選貨、B送貨、C用貨、D付款,始終需要遵從ABCD的「傳統程序」。
 

然而在淘寶上看中一條褲子,卻可以ADBC,將付款步驟推前。淘寶雖多有假冒,但看見價格特別低,消費者不是白痴,哪裏有三百元一個愛瑪士包包,只要肯刷,一定送到。信任的只是馬雲及其送貨團隊,不可以相信的是妓女。
 

如果淘寶尋雞認雞步驟完成,即行支付寶轉賬,貨物上門,又完全對辦,性工作者和恩客兩雙歡喜,甚至因為妓女的美貌、誠信、招呼水準,令恩客愛上了她,即ADBC的程序鏈在中國男人嫖妓的消費關係之上成功確立,而且每年促成中國光棍迎娶妓女並結為夫妻的數字大幅增加,成功減低光棍比率,並帶動生育率,那麼「孖寶」的中國模式就完美了,向世界輸出,就更有底氣。
 

但是ADBC在性工作消費業中,還不容易攻關下來。若做得到,不但是中國人和中國貨誠信的重大飛躍,哪位學者,能設計出「叫雞ADBC」孖寶消費的實踐,可以競逐諾貝爾經濟學獎。
 

You see what I mean? Anyway,學術討論完畢。現在轉談中國偉大的新時代。
 

網購網付的中國消費孖寶,十四億人瘋狂自我試驗,世界其他人口在觀察。早有人指出:營業員、經紀、售貨員最先失業,商場服裝店關門大吉。「淘寶」變成了中國人在荷蘭的水道放下的大閘蟹,讓此怪蟹破壞了人家歐洲河流生態鏈,魚蝦都給吃光,一蟹獨大,成為水產大災難。
 

網購銷售半天幾十萬的訂單,順豐速遞積如山的貨件,最終是利潤向金字塔尖頂的幾家集中。貨品越廉價,「孖寶」越走紅,中國人彼此鬥Cheap、鬥快、鬥掙得多,「三鬥」之下,「中國製造」你認為真的可以「上一台階」,造得出德法日等的名牌?
 

馬雲為中國的商業未來發出豪氣的預言:「將來要嘛就是電子商務,要嘛就是無商可務。」

0

在此一意義之上,習近平主席的「中國夢」就不再空泛了,很具體地,「中國夢」至少有八成就是「馬雲夢」。而香港愛國經濟學教授,只不過用了中國人的生活語言,為「中國夢」中的「馬雲夢」比例,作出通俗的「低端詮釋」(Low-end Interpretation),我不明白為何會引起如此廣大的抗議。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1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13/2021218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只要不討厭就非常好 -陶傑

只要不討厭就非常好

0

全世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中國人又進入了講大話的一個全新時代。
 

講大話不一定是撒謊,而是英文說的Talk Big。本來,Think big,Talk big,都不是問題。一九六二年甘迺迪說:「我們選擇到月球去。」(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就是Talk big,但是去月球是由許多個科技和管理的小環節做成而做好的,Talk big,須由Do small做起。
 

中國人二十年來當然也做成了不少大事,做成這些大事主要靠前所未有的大財力,譬如用大把大把現鈔,往美國人的臉上砸過去,就可以收購美國戲院線和麥當勞。用大把大把錢砸英國人的臉,也可以買下曼城足球隊。
 

但是有許多許多小事,中國人似乎還是做不來。譬如「中國夢」是個很大很大的Talk,very very very big talk,但是對於來中國旅遊或短居的外國人來說,只要中國人將廁所經營得清潔一些:包括人人記得用完廁沖水以及停止偷廁紙,就已經是全世界共同認可的一個中國夢。
 

又例如中國人在外的「旅遊文明」:「文明」(Civilisation)也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名詞,有如「公民精神」(Citizenship)也很大,但西方的文明、西方的公民精神,不需要中國人任何的添加,也不要你貢獻,只要中國人外出到這個世界,不令人討厭:不要在飛機頭等艙辱罵空姐、不要在巴黎羅浮宮外的噴泉集體洗腳、不要到處大聲喧嘩、留學生不要抄襲和請槍、人家的地鐵火車不設售票機請你也自動買票,西方的鄰居、管理員勸你守規矩時不要召喚多十倍的五毛辱罵對方「種族歧視」(你的人口最多,繁殖力極強,人人都承認),不要捕光人家海域裏的魚,不要收買非洲黑人獵殺人家的大象犀牛做藥材;總之,中國人在外國做到令人不討厭,就是為全人類造就一個真正的中國夢。
 

令人不討厭,就是不必要你做大事,只需做好小事。被中國人定性為洋奴的胡適,苦口婆心,規勸這個民族的小孩:「不要偷懶,不要苟且,用江浙話來說,就是不要拆爛污。不要以為這是小事情,做好小事,關係天下的大事。」
 

中國人喜歡由皇帝來統治,厭惡民主自由,不要緊的,這一點三十年來世界看得很清楚,而且漸無異議。但是既然你這個中國夢現在要垂範世界、向全球推廣,世界有權要求這些小事細節,因為地球只有一個,不但你要活,人人都要活。

0

一切都簡單而基本,Hey, you big big big talker,對嗎?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1月0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103/20202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