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油尖多士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倫敦還安全否? -陶傑

倫敦還安全否?

0

倫敦又發生恐怖襲擊,倫敦市長發言,稱「倫敦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絕不向懦夫低頭」云云。

西方政客只尚空談,並無威信,所謂「絕不低頭」,即若無其事,而無任何「還以顏色」之行動,這種「絕不低頭」的傲骨,也可以和阿Q精神勝利法一起載入史冊。

此人之前還說過,恐怖襲擊是生活在倫敦大都會的風險之一,言下之意每個倫敦人外出都要有隨時被宗教極端份子殺害的心理準備,既然如此,倫敦又怎麼稱得上是「最安全的城市之一」,軍情五處為何將倫敦的恐襲風險調高到最高級別?只能說這位市長對於「安全」的定義別有高見,與眾不同。

人生在世就有風險,但不代表要承受恐怖襲擊的風險,倫敦為甚麼不再安全?因為在「多元文化」光環的遮蔽之下,倫敦已經被外來族群分割成「多國佔領區」:甚麼印度區、非洲區、加勒比海區,以及唐人街,狀如當初上海的租界。一切都以尊重外來文化為名,任各族移民在各自區內傳教、辦學、經商,有如國中之國,不懂英語也沒有生活障礙。

0

「多元文化」只是政客自欺欺人的妄語,「大都會」的文化繁榮,只能是外來移民融入主流文化。但英國自貝里雅上台以來,只知打開國門,絕不提「融入主流文化」的要求,知識份子甚至將西方主流文化視作「沙文主義」加以批判,這算甚麼多元文化?不是東風壓了西風,就是西風壓了東風而已。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6月0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5091&tm=78279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小惡也不容 -陶傑

小惡也不容

0

紐約曼克頓街頭一名九旬老人推着小車慢行,突然橫路殺出一個少男,全無理由,用手杖痛毆老人,打得對方滿頭是血,路人無不愕然,隔了好幾秒才有一個男人見義勇為,插手阻止暴徒。紐約警方隨後根據閉路電視捕獲暴徒,此人才十九歲,與老人非親非故,無冤無仇。

然而犯案動機是甚麼呢?閉路電視畫面顯示,行兇的少年戴着帽子和耳機,對周遭充耳不聞,只用眼角睥睨路人,突然向老人行兇,或許閒極無聊,心情煩悶,正隨機尋找下手目標,環顧四周,只有這個九十歲的老人必無還手之力。老人耳朵受傷,縫了數十針,幸而沒有大礙。在英美的許多欺凌案件中,老人常常受年輕暴徒的滋擾,和中國的老人常常訛稱遭年輕人推倒撞傷,恰好相反,間接反映兩種社會的強弱勢力分佈。

鏡頭顯示,好幾個路人起初都呆若木雞,不敢插手,更有人直行直過,視若無睹。不知近年恐怖襲擊頻增的副作用,也令美國公民勇武的精神遭到侵蝕,圍觀無視的人多,敢於伸張的人少,而一個少年無賴手無刀槍,也敢光天化日行兇,見微知著,此案與西方遇襲後而大多數政客麻木軟弱,無力還擊,只知乾瞪眼的現狀,竟也偶成呼應。

0

暴徒最後落網,還是要靠監控。曾經有人批評,紐約、倫敦等大城市的街頭監控如天眼密佈,是對公民的人權自由的侵犯,而令政府權力不斷擴張變成「警察國家」。如此推論,則銀行、學校、店舖、私人住宅的防盜鏡頭又該當何論?想要惡有惡報,令其罪有應得,只靠念經禱告沒有用的。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6月0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4877&tm=73743.06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警力的問題 -陶傑

警力的問題

0

恐怖襲擊過去兩年多來漸成「常態」,曼徹斯特遇襲的消息不再聳人聽聞,公眾聽了太多政客的「強烈譴責」,開始愈來愈多人問該怎麼辦。

英國傳媒披露,這次施襲的兇手過去五年來,因為言論,外表,性情的變化,引起其身邊周圍人群的警惕,包括他的家人,朋友和宗教首領,都曾向警方舉報,懷疑他跟恐怖主義活動有勾搭,但英國警方一直都未理會。

因為英國政府多年來大幅裁撤警力,削減警權,加上各種政治的條條框框,連面對移民幫派犯下的強姦案,警察也擔心沾上政治不正確和種族歧視的罪名,往往不敢插手,導致受害人申訴無門。

英國人聞「警察國家」而色變,將警察、情報、間諜等防衞機制視為極權政府的爪牙,其實是對東西方文化一知半解的結果:英國人從來沒有經歷過極權統治,頂多只是風聞蘇聯史太林的契卡之手段嚴酷,並不了解警察國家形成之水土環境。極權統治先天與英美文化不合,英美的民選政客不但不具備獨裁者的條件,也缺乏其個性氣質,即使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連續當選的羅斯福,和堪稱軍功「蓋世」的艾森豪,也都辦不到。

0

今天這一代政客為討好選民,不敢追求「威望」,唯恐落下「法西斯獨裁」的惡名,自然是樂做低眉菩薩多於怒目金剛,限制警力的人多,主張「強力」執法的人少,而普遍淪為軟腳蟹。警察不夠人手,執法無力,也變成無牙老虎,像保安多於執法部隊。反恐需要實施人盯人的防範和監視,屬「嚴重侵犯人權和私隱」,各種人權組織和律師的虎視眈眈,早已經把警察嚇得不敢動彈,如今指望這種警力去迎戰恐怖襲擊,如何能有勝算?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5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2255&tm=77836.1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推銷員之悲 -陶傑

推銷員之悲

0

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伊朗式遷居》,英文片名就叫《推銷員》,引自美國作家米勒的戲劇名作《推銷員之死》。
 

但劇中並無一個「推銷員」的角色,男主角是一位教師,夫妻倆都是文藝知識份子,下班後一起演舞台劇《推銷員之死》,這似是跟片名唯一的聯繫。

但是電影剛開場不久,即有一名女演員在排練舞台劇《推銷員之死》的時候,身穿整齊的衣服上場,嘴裏唸的台詞卻說自己沒穿衣服,旁邊的男配角受不了畫面和台詞格格不入的荒謬,不禁失笑,女演員認定因為自己演的是妓女,所以對方才如此不敬,於是羞憤離場。

這一幕看似跟劇情無關,其實卻是主題的其中一環。這個主題在其他細節裏也出現過,包括男主角上課放電影的時候睡着,被學生拍下照片,他也喝斥學生要對方交出手機;以及男主角跟其他乘客一起坐的士,旁邊的女人要求換座位,同車的學生也一度生疑,詢問老師是否曾經行為不檢。

直到戲肉上場,男主角順藤摸瓜,終於發現自己要找的人,解開謎團,但最終真相並沒有大白,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由於只有零星的線索,即使人贓俱獲,依然是不完整的拼圖,無法盡釋疑慮。

真相是否重要?做人很難刨根問底,誤以為拍檔嘲笑自己的女演員,誤以為老師行為不檢的學生,誤以為學生惡搞自己,包括妻子、鄰居,總是人云亦云,理所當然的居多。

0

為了繼續生活,維繫家庭,勉強維護自己的尊嚴,經常要犧牲一點真相。無論多卑微的人,都有自己的尊嚴,像「推銷員之死」之悲,再微不足道的人,也有自己的夢想,也想活得有尊嚴,每一個凡人,無論如何可厭,都有可憐之處。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5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2255&tm=77836.1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中和性別 -陶傑

中和性別

0

倫敦一所私校開始推行「中和性別校服」,因為愈來愈多學生入學之後都詢問自己的性別。

所謂中和性別,其實是盡量顛倒:本來校服的規定是女生穿裙子,男生穿褲子,現在可以倒過來,女生可以穿褲子打呔,男生也可以穿裙子,十六歲以上的男生還可以戴耳環。其他中和性別的新政還包括互換名字,男取女名,女取男名;以及不得使用「女孩子」或「男孩子」,一律統稱「學生」。

西方的新一代,開始質疑祖祖輩輩傳下來的「二元系統」:甚麼日月、天地、陰陽、乾坤、山水、男女、夫妻、雌雄等,認為都是強行加給人類的錯誤觀念。但是目前這種性別顛倒的方法,譬如男生不叫Peter,改叫Mary,既然約定俗成都認為Mary是一個女性的名字,對於他的性別認識,又有甚麽新的突破?

何況這一套,在中國文革的年代就已經試驗過,像毛澤東說的「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妝愛武裝」,並曾即場為一個紅小兵改名,由「彬彬」改為「要武」,但四十年來,中國女人並未因此對自己的性別產生顛覆觀念。

性別中和有無必要?在這套開天闢地的二元系統中,正如中國太極圖的智慧:是黑中有白,白中有黑,有人生來偏陽剛,有人偏陰柔,還有的雌雄莫辨,沒有至陽,也沒有至陰,特朗普粗中有細,文翠珊也很強硬豪邁,幾十億人內涵的性別氣質遠不止五十道灰,一定要將所有灰色地帶清清楚楚列明,這是性別解放還是反過頭來的刻板區分?

0

今天西方文化的焦點似乎旨在打破性別窠臼,但是他們的新世界也一樣有各種條條框框,按照新的多種性別,是不是應該相應設立各種性別廁所,並且隨時按照新的趨勢,予以改建或增刪?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5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2030&tm=73424.0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生存高於人性 -陶傑

生存高於人性

0

有調查披露香港外傭的居住環境,所謂的「私人房間」,有在浴室內加建,有設於廚櫃上格,有設於寫字枱底下,或者在露台搭建一個棚屋,與大型狗屋分別不大。

電影《哈利波特》一開幕,小男孩主角是孤兒,寄人籬下,姨母姨父一家生性刻薄,只在樓梯底給他設一個小房間,算是虐待。但是電影拍出來,這個樓梯底小房間不但缺乏霧都孤兒式的殘破骯髒,反而小巧溫馨,像一個夢幻屋——這是不是當代的英國人對於惡劣居住環境,缺乏足夠的想像力?

以這份調查來看,香港僱主對於外傭私人房間的種種設計,要比《哈利波特》的美術設計別出心裁得多,其實有深厚的傳統根據。這種剝奪人性的居住方式,在中國城市化過程中十分常見,尤其是上海和香港之人滿為患,生存需要必然優先於人性考慮。上海過去有所謂不滿百呎的亭子間,或者在家中搭建閣樓當作睡房,並沒有像香港這樣孕育過「籠屋」市場。

香港僱主未必是天性刻薄,畢竟香港沒有經歷過文革,不曾試過徹底釋放人性中的惡。只是因為香港的樓價突破天際,高居全球之冠,平均樓價消耗一個普通人近二十年的收入,樓價愈上升,愈促使香港夫婦必須雙雙外出工作,愈需要聘請大量外傭,愈導致生活空間縮小,屋內的戾氣上升,形成一個不破的惡性循環。

0

香港人直到今天,依然無法擺脫「生存高於人性」的思維局限,狹小的居住環境,高昂的生活代價,雙管齊下,已經消耗掉了香港人的寬厚和慷慨,才變得如此冷酷刻薄,也能算其情可憫?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5月1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1260&tm=78466.84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不如推倒重來 -陶傑

不如推倒重來

0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快人快語,指高鐵西九龍站如果不能一地兩檢,無異白費,不如「炸咗佢」,既然過關時要先下車再上車,何不直接到深圳乘高鐵?

說的全對,兩地兩檢,失事費時,有違高鐵的本意,如此簡單的道理,為何不早說?偏要在豪花八百億之後的今天,梁愛詩才發出不惜炸毀西九龍站的吼聲?

梁愛詩每次發言都令人印象深刻,因為敢於說真話。在知識份子定義的「後真相時代」,有一說一,敢於一語道破真相的言論自由,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上位,終於喜見有所抬頭。當然,香港並不是美國,沒有知識份子把持話語權,或政治正確的審查,特權階層不必向民意負責,其「言論自由」從來不受威脅,而令梁愛詩得以一貫保持暢所欲言的風格,羨煞今天的西方政客。

不過梁愛詩的話只說對了一半,既然整個工程白費工夫,炸掉西九龍站之後,剩下一截區區二十來公里的高鐵,又有何保存意義?不如一併炸掉,大家落得乾淨。

中國官員一向有不惜推倒重來的氣魄,因為不必自己掏腰包承受代價。晚清兩江總督沈葆楨,架不住民意反對松滬鐵路,終於花八十萬兩銀子的天價贖回鐵路拆卸,將路軌器械當廢鐵送到台灣,放在海灘上生鏽,畢竟是順應民意,而消息傳出之後,西洋各國無不恥笑。

0

香港的高鐵,以區區二十多公里已經創下高鐵造價的全球紀錄,不必拆毀,也已經是國際笑話,如果真的不惜炸掉,不妨請電影高手用高清攝錄機拍攝畫面,日後想辦法賣給荷里活或中國的科幻電影,當作災難片或恐怖襲擊的畫面,或許可賺回一點零花。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5月1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1118&tm=72409.5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胡言亂語的歡樂 -陶傑

胡言亂語的歡樂

0

英國王夫菲臘親王以九十六歲高齡退休,評價與維多利亞女皇的阿伯特親王齊名。王夫的角色不像女皇那樣肅穆莊嚴,經常口無遮攔,甚至像個老傻瓜,但在言論嚴格受限制的今天,有太多的一本正經,菲臘親王的胡言亂語,令人甚為懷念。

親王的各種插科打諢,經常從偏見入題,因為偏見是自古開玩笑以來的主要素材。譬如向蘇格蘭的駕駛教官說「你有何妙法能讓學生保持清醒,直至他們通過考試?」看見一座舊工廠的電箱,他問「這是不是印度人裝的?」在匈牙利遇見英國遊客,他又說「你肯定剛來不久,你連啤酒肚也沒長出來。」

當然也沒有漏掉中國人,一九八六年他在北京見到一群英國交流生,便說「你們要是在這裏再住一段時間就會變單眼皮了。」但當年中國人尚無今日之「大國氣勢」,未曾釀成外交風波。

過去英國人也喜歡開錫克教徒包頭的玩笑,見面就問「你是不是頭痛?」但並非所有錫克教徒聽了都立即變臉,深覺受傷,有的人只說「謝謝你關心,我頭痛好多了。」

菲臘親王嘲弄的人並不限於種族階級國界,包括自己的兒女也不放過。他形容愛馬成癮的安妮公主「只對吃了草會放屁的動物感興趣」;形容兒子安德魯王子家中裝修的品味「像一個蕩婦的臥室」;包括定義自己是「全球揭幕儀式專家」。

0

幽默是英國傳統文化,英式幽默有含蓄的傲慢,像邱吉爾對政敵的諷刺,也有粗俗放肆像電影「非常凸務」,既嘲弄別人,也喜歡自嘲,因為人類普遍愚昧,人生普遍坎坷。連開個玩笑也不許,是嫌活得不夠累嗎?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5月0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0335&tm=73918.16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納米樓的需要 -陶傑

納米樓的需要

0

市建局提倡興建「納米樓」,因為香港近年家庭結構改變,一人或二人家庭增多,形成「市場需要」。

此話有十分嚴重的邏輯漏洞,就是一人或二人的小家庭,也不一定「需要」納米屋,而是想住大屋而不得。

美國和加拿大的單身漢,也照樣住大屋,絕不會因為家庭人口稀少,而甘願選擇住不足百呎的小屋。香港過去的窮人住籠屋,也是單身獨居的人居多,如果按照「籠民」只需要一個籠屋的市場需要,市建局為甚麼不倡導重新興建籠屋?

近年香港「興起」小家庭,如果是出於個人自由意志而要求興建納米樓,好像選擇環保、素食、「斷捨離」那樣,主張人類不應該過多佔用地球資源,因而提出住房面積不超過人均幾十呎的時代創新,特區政府高官又會不會帶頭響應?

還是說因為樓價一直高居不下,已經超出普通打工族收入,導致適婚年齡的港男港女,因為居住成本太高,必須雙雙工作才能買樓供樓,也被迫犧牲了生兒育女的權利,以及對於大家庭的嚮往?

市建局還提議未來興建共用設施,譬如在平台或地牢設立公共儲存空間,包括洗衣房,不但可以騰出住宅空間,還可以省卻租用迷你倉的開支。

0

聽來甚為符合今天西方的時代潮流,或許還可以為同一幢大樓的單身男女製造偶遇的機會,誕生類似九十年代美國「老友記」之浪漫風格,並為日後港產愛情片提供靈感。但細思之下不容樂觀,香港的住宅動輒數十層樓,住戶多達數百,屆時為了洗衣而排隊,佔用時間之長短有別,不大打出手就阿彌陀佛了。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5月0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69593&tm=76875.35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王子和傳統 -陶傑

王子和傳統

0

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真情流露,表示在喪母之後承受漫長的抑鬱,贏得許多人的熱淚。但也有少數人不以為然,認為新一代的皇室背離了英國傳統,即「繃緊上嘴唇」(stiffupperlip)之堅忍克制。

英國人一貫以堅忍克制自傲,避免自艾自憐,講究潛藏不露,若像南歐人之大呼小叫,或者像德國人直腸直肚,都為英國人所恥笑。

英國的學童受教育要學會古希臘人的堅毅、疏離,情感上要保持克制。這種克制有點像中國士大夫說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要坦然接受命運順逆。

英國人過去奉行輕描淡寫(understatement),即使天掉下來,也不許自己驚慌失態,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英國護士伊狄卡維爾遭德軍槍決時,臨終遺言只說:「為國赴死我很樂意。」英女皇即此中典範,從無所謂「真情流露」,從來沒有跟大眾「分享」過個人感受,母親和妹妹去世,兒孫的醜聞和鬧劇,女皇一句心裏話字也沒有公開說過。直至戴妃之死,全民搶天呼地,女皇照樣面不改容,結果觸犯眾怒,新一代紛紛指責女皇不近人情,電影「英女皇」拍的就是這一段。

0

女皇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新的一代在社交網絡長大,已經不習慣自我克制的文化傳統,兩位王子當眾打開心扉,刻意表現「平民化」的一面,或許有利於皇室贏得人心,但時代沉浮,女皇始終鎮定從容,保持國家象徵不變,才是凝聚人心的關鍵。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4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68958&tm=7371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