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油尖多士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看不慣就請滾蛋 -陶傑

看不慣就請滾蛋

0

電影《戰狼2》最後一個鏡頭在中國護照的封底加了一行字,稱每一個中國國民若在海外遇險,不要放棄,要記住「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結果遭到質疑和批評,導演聽了怒斥,「若是不喜歡中國強大的,請移民」。

這位電影人捍衞血汗之作,可以理解。但創作和批評是一體孿生,即使天才如莎士比亞和莫札特,也不可能讓全天下都滿意。從古到今,只讚無彈的作品,只有一種可能,即東方紅樣辦戲之類,因為沒有人敢批評。

[sc name=”AdWordMid”]

觀眾批評這個鏡頭,不一定是質疑中國護照的實力,也可以是從電影藝術角度就事論事:既然整齣戲前文已有幾千個槍林彈雨,拳來腳往的鏡頭鋪陳演繹,最終再用文字點題,太嫌畫公仔畫出腸。

有趣的是,但凡不認同「我」的觀點就應該移民的邏輯,在香港也常有所聞,香港某些陣營也聽不得進半句批評,也最喜歡反駁「不喜歡香港,移民好了」。一言不合就叫人滾蛋,是一種權力的傲慢,意思是這個地方是他們的,但凡「你」不喜歡房價太高、國民教育,反對甚麼東北發展和高鐵,就應該滾蛋,因為「你」無足輕重,「你」的利益是可以犧牲的。

0

問題是,但凡敢批評問題的人都移民了,這個地方的問題永遠也不會得到解決,環境髒亂、空氣污染、搵食艱難,沒有公民的選舉,沒有生活的尊嚴,永遠如此,真是萬歲萬萬歲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9356&tm=74384.8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有文化的建築 -陶傑

有文化的建築

0

中國建築師王灝以建造「鄉村民居」享譽:認為現代建築乾枯粗糙,缺乏溫柔和詩意,城市化的樓盤千篇一律,缺乏空間佈局,和綠色景觀的滋潤,但是中國傳統的木材及磚瓦,配以鄉間的泥土和流水,產生幽靜質樸的美感,「潤物細無聲」,才是符合人性的居住環境。

在今天中國城市遍地港式樓盤,或洋人建築師號稱前衞的奇特設計中,這位建築師心懷中國文化,令人起敬。

[sc name=”AdWordMid”]

西方時尚偶爾興起「中國風」,無非是濫用甚麼紅燈籠、紅肚兜、青花瓷、佛像頭、兵馬俑、金釵銅鎖等雜七雜八之符號,眼光與十八世紀中國皇帝看西方的奇技淫巧一樣,極為膚淺狹隘。加上中國一貫以來對外輸出的文化產品,離不開古裝、宮鬥、皇權和農民,而令洋人對中國文化的認知從未有所提升;近年中國遊客暴買興起,為迎合中國客人的品味,洋人往往將這些七零八碎的素材包裝之後,再反過來輸回中國,令許多失了憶的中國人也信以為真,形成惡性循環。

0

中國文化唯獨失傳的是士大夫的精神,農民的粗野和皇帝的威權,則一直得到完好保存,因此中國社會滿目醜陋,充滿戾氣,極度缺乏美感,毫不令人意外。這位建築師提倡使用自然素材,譬如木頭、竹子、卵石等,可以為精神上帶來舒適和安慰,此言不虛,因為日本的許多寺廟、庭院,甚至酒店的建築保持這種傳統,尤其賞心悅目。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2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9180&tm=72135.05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老人與傳統 -陶傑

老人與傳統

0

英國東部城市諾維奇發生一宗謀殺案,八十三歲退休多年的老翁早晨外出遛狗,在樹林裏被人用刀刺死。由於兇案發生在一向公認治安良好的古城諾維奇,格外牽動人心,許多人都因此質疑,自己的國家是不是已經面目全非。

老翁是典型老派的英國男人:溫和有禮,生活低調,在同一間公司勤懇工作大半生,與世無爭,退休後打理花園,遛狗散步,享受周圍一片綠野之優美景色,如此歲月靜好,本來是許多英國人的日常。

[sc name=”AdWordMid”]

但如今世道,一個老好人只是外出遛狗,也有性命不保的風險。當地民情洶湧,都主動聯繫警方提供線索,警察也鍥而不捨,詢問當地七百多個市民,像拼圖一樣終於得出眉目,拘捕一個二十出頭的嫌犯。許多人難以置信,如果不是精神變態,何以會有這種毫無理性,毫無克制的暴力?人心要爛到甚麼程度,竟然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

英國文化曾經是以含蓄克制,着重教養為榮,無論甚麼等級都強調做人的尊嚴和禮儀。但如今年輕一代所受的教育,只鼓吹個人自由,價值觀幾乎顛倒,老的一套被視為帝國主義的餘孽,而冒出外國留學生要求大學拆除歷史人物雕像,極端份子受邀演講煽動仇恨之怪現象。英國本國文化也像老人一樣,得不到應有的尊重。

0

此案雖只是偶然,但像英劇「王冠」聲稱的那樣:一切的崩壞都從小處開頭,個人自由的一再放任,唾棄傳統文化,必然是道德淪喪,整個社會是要付出代價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1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7855&tm=73884.2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僱傭和主僕 -陶傑

僱傭和主僕

0

香港一僱主因外傭未經許可,擅自開啟自己房間裏的冷氣,怒斥其膽大包天,極為激憤,其批判外傭之留言在網上瘋傳。

該僱主有此等心理,並不罕見,因為僱傭關係為資本主義商業社會的概念,屬於外來文化,並非中國文化原生。中國文化則是等級觀念根深蒂固。

[sc name=”AdWordMid”]

中國文化是家國、家天下,將家庭私人關係擴大為社會倫理,而中國的家庭,自古以來就由父子、長幼、嫡庶、男尊女卑等綱常構成,都是不平等的。中國的皇權也和家庭一樣,權力自上而下,像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的經典台詞:「朕賜給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給,你不能搶。」

當然,中國的皇權本來也沒有這樣獨裁,唐宋兩朝也有過君臣共治的局面,但從明朝起,五百年皇權唯我獨尊,權力集中到頂點,而令這句台詞深入人心,並在中國家庭日常生活中得到實踐,《金瓶梅》,《紅樓夢》不但沒有僱傭關係,其中的主僕關係更貼切來說是主奴:僕人並沒有別的去路,只能任由主人發落,正如他們的主人在朝廷上也任由皇帝要打要殺,被貶流放一樣。

0

香港被英國殖民一百五十多年,本來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民主薰陶,但二十年來,骨子裏對中國權力傳統的共鳴已經回魂,包括向北京叩稱「阿爺」,特府未經阿爺許可,絕不敢擅自行動。因此,在這名香港僱主看來,家中外傭竟然擅自開冷氣睡過夜,比一眾高官還有個人意志,豈非膽大包天麼?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1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8046&tm=73018.5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叛逆的一代 -陶傑

叛逆的一代

0

一個十六歲德國少女過去三年參加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現於摩蘇爾被俘,德國政府正與伊拉克外交斡旋,想將她引渡回國,以免在當地判決而被處死。

德國傳媒說,這個少女在組織內擔任「道德警察」的職務,主要監督女性衣着,如有違者,即處以鞭刑。至於她有無親自行刑,嚴格鞭打違法的女性,則未有證據顯示。

少女被捕之際,現場圍觀人等甚眾,幾個押送她的伊拉克士兵命令路人讓開,口稱「她是德國人,她是基督徒,」但問題是,她之所以勇闖伊拉克,為伊斯蘭國效命,應該是已經皈依了伊斯蘭教,又怎麼會是基督徒?

[sc name=”AdWordMid”]

德國少女如今聲稱厭倦了戰爭和煩囂,祈禱回家。十六歲的年紀,本來可以留在德國升學,甚至選修哲學、音樂、建築、設計等,以德國的教育水準和知識基礎,像香港媽咪常說的「贏在起跑線」,已經比世上絕大多數人都幸運了;而不必跑到硝煙瀰漫的戰區,以監管其他女性同胞的衣着並對之施以鞭刑——選擇後者到底是實現了甚麼人生價值呢?

為何會有這種「天堂有路不走,地獄無門自闖」的選擇?因為左翼思想氾濫,年輕人盲目崇拜「左」的潮流,甚至視本國傳統文化、宗教信仰等,為落後反動之「右」,誤信全球大同,全不知「現代文明」得來不易。

0

叛國投敵,如果換在七十多年前,絕無後悔的選擇,今天的西方文明雖然軟弱,但畢竟仁慈多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0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6767&tm=73278.2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罪過罪過 -陶傑

罪過罪過

0

中國遊客在柏林行納粹禮被捕,自以為有型,結果傳為笑料,無知當有趣,付出代價,給所有不尊重歷史的人立了教訓,很好。

但想深一層,令人不無憂慮。中國遊客這等醜行,深深刺痛德國人的神經:德國在戰後極力懺悔,總理施羅德甚至下跪謝罪;如今不惜廣收難民,也是為免予人任何「納粹排外」之口實,一片苦心居然被兩個中國人胡亂糟蹋,真是孰不可忍。

[sc name=”AdWordMid”]

但這兩個中國人如想脫罪,不妨如此辯解:他們並無羞辱德國之心,也不是受到新納粹光頭黨的感召,他們只是中國教育的受害者:因為中國的歷史課本慣於避重就輕,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價值觀問題避而不談,尤其是中華民國參加埃及會議,最終與英美一起「反法西斯」而成戰勝國,獲得聯合國五常的席位,這一切來龍去脈,中國官方歷史都故意含混了事。

此外還可以解釋,中國人傳統有崇拜強人和大一統的心結,不是很介意希特拉的獨裁極權;對於納粹一度橫掃千軍,佔領歐洲大半江山,容易心生嚮往;並由於中國歷史上頻繁出現大規模屠殺和反人類罪行,因此對於納粹殘酷屠猶的事實,中國人恐怕沒有洋人那樣震駭。

0

但是,如果由此案進一步引發德國人對於中國遊客平時其他醜態的聯想,而導致其內心再度萌生對希特拉「種族優劣論」的認同,日後倘若百般刁難中國遊客的簽證,這兩個「中國好漢」就罪過大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0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6584&tm=73748.17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奢侈品變了質 -陶傑

奢侈品變了質

0

多家全球奢侈品牌因為服裝生意不景氣,將賺錢的生意眼移向周邊產品,除鞋子和手袋之外,現在最賺錢的據說是運動鞋、網球拍、寵物碗、蠟燭、玩具,甚至鑰匙扣,通通索價不菲。能隨心所欲一擲千金,固然天生好命,一個鑰匙扣賣幾千塊也是兩廂情願的交易,與人無尤。但今天的奢侈品到了一個地步,已經和奢華無關。

[sc name=”AdWordMid”]

過去的奢侈品,講究工藝、品味、傳統,百年老店,還有皇室貴族加持,令人覺得是上乘品質的象徵,在戰前的歐洲尤其如此。老派的淑女教育女兒從好品味開始,如何選擇體面優雅的衣裝、手袋,甚至一管唇膏和香水,都值得投資。英國的老牌訂製西裝、皮鞋和雨傘,如得精心保養,可以沿用終身,更是紳士身份的象徵;名牌瑞士手錶更可以代代相傳,因為珍貴,才稱得上令人稱羨嚮往的奢侈品。

今天新的消費潮流興起,加上全球化,廉價勞工源源不絕,懂得欣賞手工、傳統,珍惜價值的人愈來愈少,甚至「珍貴」的概念也變得不合時宜:因為財富不必等於好的品味和教養,而只以競相炫耀為榮。

0

由於這類顧客沒有審美和價值的判斷,品質、工藝和美學,以及精心保養的工序都變得多餘,只要迎合其任性變幻的口味就可,無論多醜,只要標價奇特,必有捧場客;恰如有的電影市場只求大製作,無論內容多爛,票房也能過億,有錢就是任性。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0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5534&tm=77143.9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美中一體化 -陶傑

美中一體化

0

美國佛羅里達一個年輕黑人溺水致死,但受害者在水中掙扎的時候,岸上有幾個青少年圍觀嘻笑,加以嘲弄,只僱用手機拍片全程直播,始終沒有伸出援手,甚至沒有報警。事後這幾個青少年被警方帶走問話,但是美國尚無法律制裁見死不救的人。

美國有「好人法」,為見義勇為的人免除後顧之憂,以鼓勵公民發揮人性的勇氣和仁義,而不會出現類似中國的情況,即好人反遭倒打一耙,被罰承擔醫療賠款,而令中國人只能選擇冷漠無情。

[sc name=”AdWordMid”]

但美國的「好人法」並無立法以義務去約束其他不太義勇熱血的人,不知是否和美國基督徒立國的傳統有關,預先假設每個人都人格健全,都有「惻隱之心」,沒可能見死不救,有關立法只要相信人性的善就可。

但今天美國的價值觀再也不是幾十年前,以格利高力柏之君子形象為典範的那一套,相反還視之為過時。外來移民「文化」對清教徒傳統的稀釋,加上六十年代掀起的叛逆,青少年品味主宰的流行文化大行其道,鼓吹壞才是有型,做一個善良、正直的好人,尤其在年輕一代愈來愈沒有市場。

0

這幾個青少年的反應,並不令人意外,卻幾乎沒有引起美國左派傳媒的注意,因為這幾個見死不救的青少年和死者同一種族,無法提升到種族歧視的層次。眼見美國也發生類似中國的事情,雖然令人驚駭,但是美中一體化,難道不是好事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7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4393&tm=76021.85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中國式刁民 -陶傑

中國式刁民

0

中國大連一個大媽在地鐵上搶座位不得,直接坐到年輕女子大腿上,遭一名男乘客斥責之後,並不敢直接挑釁男人,反向女子吐口水,又搶過其手機摔倒地下,並揚言警告「我孫子是法院的。」
 

雖然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對於抽樣分析中國人的心態,則堪稱一個完好樣本。為何柏楊有關「醜陋的中國人」的權威批判多年來顛之不破,在於每日都有這般活教材的示範。

[sc name=”AdWordMid”]

中國人心裏首先想的是搶佔資源。因為中國是一個幾千年來的特權社會,資源分配嚴重失衡,而令中國人對於資源的渴求幾近病態,「執輸行頭慘過敗家」並不一定是出於貪婪,而是因為有餓死的風險。尤其是公共資源一向緊絀,因此但凡看見地鐵空位,公園長櫈等「福利」,皆想盡辦法霸佔,不但無視其他人的需要,甚至視之為搶奪資源的敵人,因而產生「公路暴走」之極端潮流。

其次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大媽看準年輕女子面皮薄,絕不會放下身段當眾扭打,斷定自己在氣勢上先勝一籌,像中國作家王朔的名言「我是流氓我怕誰」。

0

最核心的當然是對於權力的迷戀。大媽這句「我孫子是法院的」,與多年前的「我爸是李剛」如出一轍。這些間接依附特權的族群,是導致中國狗仗人勢,小鬼難纏者眾多,令特權更為鞏固強大的因素之一。中國只能盛產刁民,因為只有人人都有權的才叫公民。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7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4181&tm=76218.55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總統也當鍵盤俠 -陶傑

總統也當鍵盤俠

0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轉發一段惡搞短片,短片中特朗普現身擂台,突如其來一招「猛虎落地」,將一名男子擊倒在地,不幸中拳的男子面部被CNN標誌遮蓋,繼而連出多拳痛毆,最後揚長而去。

該片段的源頭其實出自特朗普十年前出席大型摔角賽,和主辦方總裁聯手演出的一場花絮,網民將之惡搞,或許純粹為了看笑話,未必和政治立場有關,特朗普轉發短片,以「假摔角」諷刺CNN的「假新聞」,自以為很貼切。

[sc name=”AdWordMid”]

但是在全世界看來,身為總統,雖然「緊貼民意」是好事,但像「鍵盤俠」一樣加入網絡罵戰而樂此不疲,如果轉發惡搞短片只為搞笑,即顯得輕浮幼稚,不識大體;如果是藉機一吐胸中惡氣,繼續對CNN窮追猛打,除了暴露自己心胸狹隘,並無任何實際得益。

0

以美國總統之實力,當然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但怒揮鐵拳只是為打倒CNN,難道不嫌浪費?即使美國的主流傳媒確實由左傾的知識份子甚至左膠把持,也不等於傳媒應該向白宮叩頭,為總統之命是從。全世界有太多為政府服務的傳媒,美國傳媒有幸不必畏懼總統的威權,而以監督政府為天職,是美國的幸運並且值得維護的傳統。但監督和針對也只是一線之差,同樣的過失,在甘迺迪和尼克遜身上,傳媒的容忍程度有所不同,這的確是偏見,但也是人性。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7月0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0285&tm=7865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