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桃花源

陶傑文章

桃花源- 大學欺凌事件的改良提議 -陶傑

大學欺凌事件的改良提議

0

港大爆出欺凌醜聞,短片所見,「喪玩」手法含有色情成份,這算不算大學傳統?並非不值一提的問題。

英美一些名校,新生必須經受考驗甚至折磨,性質有如中國古代江湖的「投名狀」,關鍵是只限內部活動,不涉及外人,像加入會所,先要認同內部條約,牛津大學有一家臭名昭著的布靈頓會,會員都是家境優裕的公子哥,包括英國前首相卡梅倫、前財相歐思邦和現外交大臣鮑里斯莊遜。布靈頓會不是甚麼陰謀論所謂的神秘組織,背後沒有操控全球政治經濟命脈的長老,主要活動除了酗酒,便是破壞公物,打爛餐廳之後,通常「丟下幾個臭錢」揚長而去——像十九世紀現實主義小說寫的那樣。至於有沒有內部欺凌,由於是封閉的小圈子,外界不得而知;加上不屬牛津大學管轄,種種胡天胡地,一概無王管。

玩新生的本質與「鬧洞房」也沒有分別,甚麼酒後亂性,所謂青春癲狂,十之八九都離不開性,色情成份也不是關鍵,但前提是你情我願。性是開玩笑最主要的元素之一,人類天性對性的訊息特別敏感,沒有對和錯,只能說人類這個物種自進化以來,原始本能非科技所能改造,譬如魯迅嘲笑中國人「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唯一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此一劣根,並非中國人獨有。

青少年對性好奇,本來無可厚非,但這一代的青春期普遍延長到三十歲,三十之前依然可算青少年,大學新生的思維和情感,待人處世停留在中學時代,也不只是香港的現象,英國大學生也流行拍裸體日曆,名為籌款,也不能排除賣弄青春身材的動機,前提是要有牛津劍橋之金漆招牌,才有看頭。

問題是網絡時代色情資訊氾濫,性早已失去了神秘感,包括名校大學生的裸體照,也因為拍得太多,漸漸味同嚼蠟,已經無法「吸睛」。同時消失的還有私隱的概念,網絡上充斥販賣私隱賺大錢的「網紅」,必須各出奇謀才能殺出一條血路。同樣,色情、凌辱的短片,在每天泛濫的資訊當中到處傳播轉發,也已司空見慣,新一代學生喪玩,也必須尋求「突破」,才能製造話題。

0

只剩下一個問題了,既然人人都玩色情,比低俗,為甚麼不可以反其道而行?當全世界都爭相表現癲喪、惡劣,令人作嘔,如果只有你能玩得高超、獨特,甚至優美,這就是創意了,而大學生應該鼓勵創意。

陶傑《桃花源2017年04月0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66734&tm=73272.87

陶傑文章

桃花源- 戰場上的仁慈有違多元文化 -陶傑

戰場上的仁慈有違多元文化

0

英國海軍陸戰隊中士亞歷山大布萊曼案件判決,是最近難得一聞大快人心的消息。

布萊曼六年前在阿富汗戰場上射殺一個塔利班,當時他的部隊遭到塔利班突襲,幾名同袍及指揮官戰死,他和其他兩名士兵奉命搜索敵軍餘孽,結果發現一個重傷倒地的塔利班,布萊曼當場補槍,過程被頭盔上的攝錄機記下,以謀殺罪告上軍事法庭,布萊曼一度被判終身監禁。

布萊曼妻子為營救丈夫奔走呼籲,加上同袍響應,民意支持聲勢浩大,幾年來籌到近百萬英鎊的律師費,兩度上訴得直:先由終身監禁減為十年,又由謀殺改為誤殺,改判刑期七年,由於布萊曼已經服刑三年半,即將可獲假釋。

布萊曼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第一個被判在戰場上謀殺的軍人,最大的罪證是布萊曼開槍時,在錄影中自稱他違反了日內瓦公約,是明知故犯。

此案最大的爭議之處,在於布萊曼槍殺這個還剩最後一口氣的塔利班,為何一定是謀殺?坐在冷氣室內義正詞嚴指責這名中士,有辱英軍名聲的人,有沒有想過戰場如地獄,而不像辦公室之整潔條理?士兵即使身經百戰,受過嚴格訓練,畢竟都是血肉之軀,在極端情況下,譬如案中士兵剛剛經歷痛失同袍的創傷,出於保衞家園的激情驅使,也會受到刺激,令其判斷力產生偏差?既然許多兇手都能以一時衝動,或者另一個人格上身為辯護理由,為甚麼要一口咬定布萊曼中士有謀殺的動機?

在戰場上發現一個滿身炮彈碎片的敵軍,到底是眼睜睜看着他活活被折磨死,還是就地結果給對方來個痛快,還是盡可能使用英軍的醫療資源搶救,哪一個選擇才是最符合人性、道義,以及實際效益?而日內瓦公約的許多條文是超過八十年的古董,面世的時候歐洲各國軍隊還是貴族的天下,還沒有見識過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極端,以及日後各種游擊戰士之兇猛,何況,日內瓦公約是歐洲文化,不代表普世價值,為甚麼戰場上要恪守日內瓦公約,而不採納一些多元文化,譬如對敵格殺勿論?令一個飽受痛苦煎熬的靈魂早登西天,難道不可以也是出於人道主義的憐憫?

0

的確,善待戰俘可以彰顯西方文化的高尚,但是彰顯西方文化高尚,而英國士兵表現得比塔利班仁慈,而不是跟他們一樣兇殘,這會不會是對「塔利班文化」不敬?英國文化的高尚之處,譬如優雅從容,彬彬有禮,講究修養的紳士文化,也因為不免流露出優越傲慢,包括有性別主義之嫌,顯得不合時宜,在年輕一代愈來愈缺乏實踐,有很多寶貴的文化傳統已經失傳了,少一點戰場上的高尚仁慈,又算得甚麼?

陶傑《桃花源2017年03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330/19973976

陶傑文章

桃花源- 人間樂土榜 -陶傑

人間樂土榜

0

美國著名人力資源公司美世(Mercer)每年調查全球城市生活品質,今年的結果與往常一樣,前二十名幾乎由歐洲、澳紐包辦,再加上加拿大的多倫多。

歐洲城市只集中在中歐的德國、瑞士和奧地利,其他來自北歐。

好的生活品質,首要前提是政治環境優良:司法公正,政治清明,監管制度有效,貧富不懸殊,犯罪率自然偏低。還必須有文化,城市與鄉村的分別不僅是經濟地位,財富創造文化,也創造偉大的城市。中世紀的佛羅倫斯、威尼斯都很偉大,不光是因為有錢,而是因為孕育了文藝復興。文化先進的城市,除了有文藝創作蓬勃,還必須包括言論自由,任何人都可以發表言論而不會有殺身之禍,不必憂慮「白色恐怖」的威脅。

至於其他醫療、教育、交通和娛樂休閒等生活品質,在富裕的城市裏,分別其實不大,但為何生活水準依然有天壤之別?因為住房面積,日常服務,尤其是垃圾處理和環保等關鍵環節,足以拉開城市之間的距離,即使是紐約、倫敦之國際大都會,也擠不上前二十。城市與自然天生相剋,但最理想的城市生活,絕不可缺少自然環境的調劑,因此中國最富裕的城市譬如上海、北京等,都排名在一百名以外。

美世的有關報告,每年都做同樣的事,得出同樣的結論,不經調查也猜得到上榜名單,到底有甚麼意義?因為這才是一種不動聲色的實力較量。當全世界吹捧甚麼新興國家崛起,又目睹老牌「帝國主義」衰落,文明世界和理想生活到底在哪裏,人間還有多少淨土?美世的報告就是答案。

這份報告羅列實證和數據,並不高談闊論甚麼家國情懷或者文化傳統,現實是任何一個城市,如果生活品質像排名第一的維也納,無論這個城市是在歐洲還是亞洲,是信基督教還是佛教,都會令絕大多數人對之心生嚮往,因為這就是人性。但是世上太多政治謊言,加上蠢人的和應,令人面對真相而無膽承認。

為甚麼全世界最好的城市,理想家園只集中在特定地區,而並非遍佈五湖四海,平均分配?不是因為這些地方特別受上天眷顧。為甚麼有的地方戰亂無休?官員貪污腐敗,環境髒亂差?同一個地球上,有的地方接近天堂,有的地方慘如地獄,並非神靈的無心安排和有意捉弄,只不過在政治正確和愛國尊嚴的意識型態中,不允許講真話而已。

0

到底是好的生活,由好的人創造,還是倒過來?美世的城市排名明年還會繼續出爐,可以肯定,上榜名字不會有甚麼變化,甚至名次也不會有甚麼調動,其他地方是永遠也趕不上的。

陶傑《桃花源2017年03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64858&tm=72380.17

陶傑文章

桃花源- 辯論是英語特色文化 -陶傑

辯論是英語特色文化

0

香港特首選舉電視辯論是一種四不像的混雜產品:香港沒有民主普選,電視機前的觀眾沒有投票權;辯論從來都不是香港文化,辯論的結果也與特首誰屬毫無關係。

首先是限時發言的規則十分可笑,特首選舉辯論不是辯論比賽,只會令觀眾在潛意識中將特首候選人與中學辯論隊選手聯繫掛鈎,導致候選人形象的「矮化」。本來滔滔不絕橫遭打斷,破壞現場氣氛和發言人的思維脈絡,對候選人十分不公,即使生來有口若懸河之才,出口成文,也沒有發揮的空間。演講辯論講究的是氣勢,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被打斷得多,發言的人無癮,觀眾也會轉台。

辯論的性質本來與戲劇相通,辯論要像一台戲那樣精采,全無冷場,唇槍舌劍也像拳來腳往那樣虎虎生風,否則有甚麼好辯論?中國文化本來不完全排斥口才,春秋戰國時代的遊士說客,也要憑口才和見識去說服諸侯;諸葛亮出使東吳,可以一個人單挑全場,舌戰群儒。但是帝王統治愈極權,只要一言堂,愈來愈容不下辯論,道光皇帝的一個宰相曹振鏞說,官運亨通的秘訣,無非是多磕頭,少說話而已。

真正的辯論,不僅只限民主社會,甚至有可能是英國特有的文化,難以為其他文化模仿,即使傳播到美國、加拿大、澳洲,辯論的水準也大打折扣。英國的議會辯論一直富有戲劇感,尤其是每周三的首相答問,網絡收視也人氣十足,因為英國的議會辯論不但議員要比試口齒伶俐,才思敏捷,首相上陣更要有舞台主角的風範,面對兩邊議員的叫好或者喝倒采,必須顯出胸有成竹,氣定乾坤。首相見招拆招,由自己的黨員拱護,反對黨率眾極盡嘲笑之能,全場經常笑聲雷動,因為這是一個舞台。

實際執政運作並不需要辯才,也與辯論的結果無關,辯論的舞台是給政客展示自己的抱負和視野、邏輯思維及個人趣味,如果沒有內涵呼應,所謂「口才」無非是牙尖嘴利而已。所謂內涵,不一定要真善美,也不必學富五車,但必須成一家之言,對於時勢命運有自己的獨到看法,而不是一味背誦政綱。好像美國總統特朗普,此人演講也甚有魅力,不是因為像邱吉爾那樣飽學,也不是像列根那樣有幽默感,而是誓願為個人信念一戰,相信要有人站出來維護美國的本土價值,要美國人優先,而他就是這頭捍衞美國的猛虎,當仁不讓之選。

0

個人信念在當今的政客中十分罕有,這二十年來,西方民選政客流行誇誇其談,形象討好的一種風格,最典型的莫過於特朗普的前任奧巴馬,但奧巴馬這種政客關注的,到底是留下一個甚麼美國,還是留下一個甚麼個人名聲?答案顯而易見。戴卓爾夫人卸任之際,一度當場揮淚,但是她說,欣慰的是她離開時英國的狀況,比她剛接手的時候好得多,這才是政治家的境界。

陶傑《桃花源2017年03月1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63878&tm=72468.16

陶傑文章

桃花源- 奧斯卡也吹革命風 -陶傑

奧斯卡也吹革命風

0

奧斯卡近年的最佳電影的產生,不是就戲論戲的結果,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刺痛美國左傾的演藝界神經,本屆奧斯卡最佳電影之誕生,不能撇除如此背景。

就戲論戲,已經十分Out,拍電影到底有何藝術表達,或精神境界,已經無關宏旨,甚麼《沙漠梟雄》、《飛越瘋人院》、《月黑高飛》之類的電影已經不是主流,與今天的審美趣味距離甚遠,在社交網絡的時代,個人當下的感受至高無上。

過去的奧斯卡最佳電影,通常伴隨商業成功,大電影上畫,曾經是大城市的娛樂盛事。但今天網絡選擇繁多,電影的地位大大降低,商業片和文藝片的隔閡愈來愈深,去年奧斯卡主持黑人笑星在街上採訪觀眾,十之八九都沒有聽說過奧斯卡的候選作品,雖然是自嘲,但是說奧斯卡漸漸疏遠市場和觀眾,在象牙塔裏孤芳自賞,也並非誇張。

但是奧斯卡的虛偽愈來愈明目張膽,去年的奧斯卡頒獎禮,由於沒有一個黑人演員或導演獲提名,一度引起杯葛之議,主持當晚大搞種族笑話,並將三個亞裔小孩擺上枱,嘲諷亞裔只識計數,聘請童工,如果主持敢在台上講一個黑人,或同性戀、殘疾人、穆斯林的笑話,將是轟動全美的大新聞。但是,開玩笑離不開諷刺、犯禁,甚至挑釁,笑匠應該有敢於開任何人玩笑的創作空間,但在政治正確的大氣候之下,只剩下亞裔成為軟柿子,可以亂揑而不必承擔後果。

拍電影跟政治糾纏到一起,損失最大的當然是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中國電影界四十年代開始左傾,電影要為政治宣傳服務:關懷勞苦大眾,鼓吹階級鬥爭,如果不符合「主旋律」,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後果絕不僅是輿論批評這麼簡單。

同樣的趨勢,今天在美國荷里活也有,只不過主題不是為工農兵服務,而是要為「弱勢族群」發聲,如果反其道而行,也很有可能被安上「大白人主義」的罪名,譬如米路吉遜的《鋼鋸嶺》、奇連伊士活的《美國狙擊手》,或者將編劇導演一概以「白種老男人」而論,就像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傳媒也將特朗普的支持者一律標籤為「可悲」的低收入,低教育程度的白種中年男人一樣。只不過美國從來沒有經歷過極權的蹂躪,還有一半人口支持特朗普,電影文化大革命的爆發,機率甚微。

0

近年來奧斯卡經常遭到批評,指由一班「白種老男人」把持,「脫離群眾」,有份投票的美國電影學院會員,當然也不甘心被安上這種惡名,當然要向廣大弱勢族群和時代青年,交出自己的一片紅心,再談甚麼電影意境、美國精神,接近於緬懷萬惡的舊社會了。

陶傑《桃花源2017年03月0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62867&tm=81827.02

陶傑文章

桃花源- 歧視是人性的一部份 -陶傑

歧視是人性的一部份

0

奧斯卡堅持政治正確,何種角色,何類題材獲獎機會更高,明擺着有跡可循,政治已經綁架了電影。

種族歧視、人權不平等、新移民的艱難、單身母親的奮鬥、被邊緣化的癮君子,的確都需要重視,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人人都有自己的苦,無人例外。一九八九年奧斯卡最佳電影《山水喜相逢》(DrivingMissDaisy)也是一齣種族題材的電影,摩根費曼演司機,謝西嘉丹迪演猶太老寡婦,但是受歧視的不止是黑人,還有老人,甚至是猶太人,但是用今天政治正確的標準來衡量,這齣電影很有可能被指控為過份溫情脈脈,為現實塗脂抹粉,絕無可能獲獎。

《山水喜相逢》畢竟屬於老派的審美觀,舉重若輕,絕不自艾自憐。電影的兩個主角,都很平凡,老婦高傲、固執,有各種各樣先入為主的偏見。黑人司機是個文盲,但也有虛榮心,每天都假扮讀報紙。電影並無大起大落的情節,只寫兩個老人日常瑣事:開車接送、清潔家居、做早餐、去教堂,參加宴會或者葬禮。雖然各有缺陷,但老婦優雅莊嚴,厭惡炫富,情願吝嗇;黑人司機雖然不識字,但聰明機智,電影拍得高明,是可以撇除外表、財富、性別的區別,讓觀眾看到真實的人性,司機和老婦有社會等級的不公平,有文化差異,有種族之隔,但在人性的善良、有情有義,需要安慰和陪伴的角度,完全共通。

遭受歧視和不公的對待,幾乎人人皆有,除了種族和性別理由,還有年齡、財富、智力、學歷、工種,相貌身材,是不是全部應該立法禁止?人類可能天生有歧視的基因,在進化史中,每一個人都要尋求自己的優越感,才能保持生存意志。歧視的心態,還可以因為現實的突變而隨時逆轉:一個人表現高尚、友善,像《山水喜相逢》中的黑人司機,可以改變最頑固的頭腦;反過來,粗魯無禮,甚至時有兇殘野蠻之表現,如果以某些族群的人數比例為高,即使是同一個種族內部,也會引起歧視,曾幾何時,當香港人喊出「蝗蟲」口號的時候,西方傳媒為之驚駭,不知該如何評價香港人公然歧視的嘴臉。

0

只要不是動用制度強加迫害,譬如種族隔離政策,或者將同性戀定為刑事罪,對於所謂「小眾」的歧視和不公,在人心深處,管不到的。有些人生來像聖人一樣高尚,當然可以大愛包容;但是更多的人生來自私,只求自保,無法接受語言不通,行為準則有別,文化傳統大相逕庭,完全無法溝通的「異族」,也無可厚非。政治正確要求人人向佛祖、耶穌看齊,這難道不是有點違反人性,強人所難嗎?

陶傑《桃花源2017年03月0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61933&tm=73585.87

陶傑文章

桃花源- 人總要面對現實 -陶傑

人總要面對現實

0

英國傳媒發現,恐怖主義組織伊斯蘭國最近發動自殺式炸彈襲擊,其中一個已經炸死的恐怖份子是英國公民,二○○一年曾被捕,送進美國關塔那摩灣監獄。

當時他否認自己是恐怖份子,辯稱是在朝聖假期時被塔利班俘虜,貝里雅政府極力營救,他的內政大臣白文傑還聲稱,「沒有一個從關塔那摩灣回來的人,會威脅國家安全。」此人獲救後威脅狀告英國政府,獲賠償一百萬鎊。除他之外,還有十六個「疑似」恐怖份子的人從關塔那摩灣獲釋,有樣學樣,都威脅要打官司,英國政府為求息事寧人,避免機密情報外洩,主動賠償和解,一共花費將近兩千萬鎊。

不幸中的大幸,這個恐怖份子最後一擊,是在伊拉克發動,而不是在英國本土,死的是無辜的伊拉克人,貝里雅政府所稱的「不會威脅國家安全」總算說得過去。

真相大白之後,許多英國人為之震怒,痛斥貝里雅政府。但是,貝里雅當政的時候,為這些「無辜」的囚犯求情,也是合乎民意潮流的。關塔那摩灣在西方傳媒筆下,一直被形容為暗無天日的人間地獄,但凡入獄,不死也要脫層皮;要求關閉關塔那摩灣的訴求,最終還把奧巴馬送上了總統寶座,只不過,奧巴馬上台之後無法兌現而已。

英國政府向這批「疑犯」屈服,不敢公開打官司,怕他們向傳媒爆料,包括洩漏關塔那摩灣獄中的刑訊過程,不也因為怯於西方傳媒的口誅筆伐?政客懦弱,愛惜羽毛,不敢擔當這種罪名。西方以自由自居,民意認為,自己的政府不可以參與任何「侵害人權」之行為,否則就是違背西方文明的核心價值,是自甘墮落,和落後野蠻的國家一樣不堪。

這種邏輯,剛好可為貝里雅之類的政客開脫。貝里雅政府不但嘴裏說尊重人權,行動上也積極維護恐怖份子的人權,並且大解慳囊,向每一個「受到英美政府殘酷對待的受害者」賠償一百萬英鎊,完全合情合理,英國人今天才發現做了冤大頭,白白送錢給恐怖份子,表示震怒,是不是有點天真有點傻?

鬧出這等堪稱國恥的醜聞,暴露的不僅是政客的軟弱無能,還有民意的不切實際,在左膠思想洗腦多年之後,拒絕面對現實的陰暗,不敢承認人性的邪惡。關塔那摩灣的存在是現實,刑訊恐怖份子也是現實;同樣,有些移民享受福利依然會選擇叛國,參加恐怖組織,砍殺自己的同胞;假扮難民進入歐洲之後發動襲擊,屠殺無辜,而永遠不會知恩圖報,這都是現實。

0

特朗普上台,人總要學會面對現實,雖然一開始會有點不習慣。

陶傑《桃花源2017年02月2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61067&tm=80955.79

陶傑文章

桃花源- 莫白費老虎的犧牲 -陶傑

莫白費老虎的犧牲

0

中國寧波一家動物園老虎咬死人,死者據說是一個民工,為了節省門票,不惜鋌而走險,結果葬身虎口。

民工是中國的弱勢社群,受戶籍制度的限制,被迫離鄉打工,為東部富裕城市提供廉價勞力,一向受到歧視,悲劇的主角是民工,於是遭到加倍的嘲弄。

嘲笑一個蠢人很容易,但是民工也應該擁有度假的人權,這位不幸的民工趁過年放假,將妻小帶去寧波郊遊,享受天倫之樂,本來是一件好事,居然也釀成悲劇,愚蠢的可能不僅是民工一人。

眾所周知,排隊入場之苦,幾乎是所有中國遊客不能逃脫的磨難。中國人放假外出,先是路上塞車,然後是進園排隊,到處人滿為患,如果不使用一點小偷小摸,鑽空子、走後門的小聰明,而一味安分守己,循規蹈矩,勢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到底是這種獨特的環境,促使中國人喜歡打尖、逃票、攀爬擅闖,還是中國人天生富於「冒險精神」,以挑戰規矩和制度為樂?案中的死者,本意是為了省錢,或許因長期生活經驗教訓,早已養成不守規矩的習性,最終鑄成大錯,並不令人意外。

中國各地所謂的「園區」,包括香港的迪士尼和海洋公園,無處不排隊,姑勿論票價高低,僅排隊已經令樂趣即時大打折扣。不像美國黃石公園或大峽谷等國家公園佔地廣袤,加上收費優惠,一張門票可任遊客多次出入,已可避免人潮;但中國的土地要發展建設,遊客想看的只是動物的外表,而不是動物與自然環境融為一體的生態,動物園面積太小,人畜爭地,環境喧囂,人也不免精神崩潰,何況老虎?

死者到底是為了省錢,還是像傳聞所稱是為了在虎口撿回自己的手機,這個不幸的男人面對虎口,輕性命而重財物,以金錢物質為最優先的考慮,到底是基於怎樣的人生經歷,才有如此本末倒置的判斷?值得學者研究。

據聞老虎先是被訓養員呵斥,繼而因圍觀的人紛紛用手機拍照而受到刺激,才導致發狂,一發不可收拾。老虎這種猛獸,本來活得像隱士,行蹤神秘,動物學家跟蹤野外的老虎,曠日持久,耐心等待,也未必能看上一眼。被圈養在動物園裏的老虎,必須天天面對人聲鼎沸,是對其天性的重大挑戰,其蟄伏的獸性必伺機爆發。園中突然闖入陌生人,老虎已經大驚,但岸上圍觀的人群尖叫不斷,既不給這隻老虎一絲喘息的機會,結果也無法給死者多一線生機。

0

老虎最終死於槍下,最為無辜,但今天的中國網民同情老虎者大增,畢竟與過去以打虎為榮的時代有所分別。一部份人終於覺醒,對動物有所憐憫,這是中國社會最大的進步。如果同樣的憐憫能夠擴散,也分一點給貓狗豬牛穿山甲等其他,令生活在中國土地上的動物能少受一點苦,則善莫大焉。

陶傑《桃花源2017年02月0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59070&tm=71320.12

陶傑文章

桃花源- 嘲笑的勇氣和奢侈 -陶傑

嘲笑的勇氣和奢侈

0

英國廣播公司製作一條喜劇短片,諷刺投奔恐怖份子的英國婦女,是近來僅見的大膽作品。聯想到法國《查理周報》的慘案,創作人的勇氣令人敬佩,但英國人始終滑頭一點,這次打了一個擦邊球。即使如此,也不免遭人非議,認為以這些婦女的「不幸」為題材,是刻薄的惡搞。

但是喜劇精髓在於諷刺,英國歷來最好的喜劇作品,無不竭盡諷刺之能事:皇室、政客、官僚、傳媒、歐盟、娛樂明星、環保組織、刁蠻的主婦、無能的丈夫、嬌縱的孩童,笑盡人間一切可笑之事。但由於「政治正確」的文化革命,雷區遍佈,創作自由一再遭到閹割,近年英國喜劇作品已大有失色。

[AdSense-B]

諷刺和惡搞,不僅是為求一笑,也是普通人向權勢表達不滿的方式。」西方的君主有蓄養弄臣之風,弄臣常為侏儒,也穿金戴銀,跟君主一樣打扮,本身就是對君主的戲仿,像英國喜劇電影《凸務之王》裏的一個角色MiniMe。

諷刺和惡搞,有如偏要摸老虎的屁股,還要迫權威包容忍讓:「他們讓出一寸,我們就爭得一尺。」擁有權勢、名望、身家、地位的,才有遭惡搞的資格。當今全世界最流行的惡搞對象,非美國總統特朗普莫屬,其髮型、手勢、講話的腔調,為惡搞的人提供大量「創作」元素,有人在鼻子上畫上特朗普的模樣,每次皺起鼻子,「特朗普」之人像就為之一縮。但特朗普並沒有下令將所有惡搞的人抓起來。

英國的喜劇界以醜化權貴為能事,六十年代,首相麥美倫在位,聲望低落,造就政治諷刺劇大盛,演員模仿他講話的口音,連女皇也前往捧場,捧腹大樂。麥美倫親自買票入場,遭台上演員認出,成為當晚訕笑的對象,只得狼狽離席,這群喜劇演員紅了,劇場票房多了,但無一受到懲裁。

此所以人人以惡搞特朗普為樂,但特朗普在演說中模仿一個身有殘疾的記者,卻觸犯眾怒,他違反了根本原則:「惡搞」是平民向權勢開火的專權,是手無寸鐵的人洩憤的途徑,不是一條對等的雙行路。

因為權勢擁有足夠威力或者暴力,輕易就能擊垮任何人,甚至取人性命。BBC惡搞投奔恐怖份子的人,因為這些人有得到槍炮炸彈的途徑,可以發動恐怖襲擊。但BBC的編導和演員除了血肉之軀和幽默感,並無自保和還擊之力。法國《查理周報》用筆去嘲弄恐怖份子,結果犧牲了性命,但他們都知道,表達輕蔑是他們唯一的還擊方式。

[AdSense-B]

中國沒有諷刺權勢的傳統,喜劇創作的空間也很小。中國民間諷刺的對象往往向天秤的另一頭傾倒,專門取笑比自己更加弱勢的人:聾子、盲人,或者口吃,男人模仿女人扭扭捏捏之類,這些人通常無還手之力。在權勢面前,諷刺、嘲笑、惡搞,一律等同輕侮,絕對不允許。尤其是明清五百年統治,文字獄大興,甚麼話中有話,皮裏陽秋,都是掉腦袋的罪名,對於沒有惡意的「戲弄」,尚且無可容忍,哪裏有人敢「惡搞」?

0

諷刺和惡搞,不僅需要勇氣,也是一個真正自由的社會才能擁有的奢侈。但今天即使西方的諷刺作品,也懂得「柿子揀軟的捏」的道理,只有嘲笑特朗普最省時省力,也最安全,誰說這個時代更自由了?

陶傑《桃花源2017年01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57426&tm=76377

陶傑文章

桃花源- 女神也亂語 -陶傑

女神也亂語

0

影后梅莉史翠普在頒獎禮上致詞,除了大罵候任總統特朗普,指其反移民政策會製造文化沙漠:「如果荷里活沒有外來人的話,觀眾就只剩下美式足球和綜合格鬥(MMA),完全沒有藝術可言。」

梅莉史翠普是一個優秀的女演員,但被捧上神台的時間太久,或許真以為自己是女神,全能全知。果然言多必失,綜合格鬥團體即反唇相譏:一個八十歲的傲慢老婦顯然不能欣賞這門藝術。

[AdSense-B]

這番話恰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因為以梅莉史翠普為代表的演藝界左派,口口聲聲包容不同文化,譬如龐克的頹廢文化、吸毒的迷幻文化、土著的原始文化,包括紐約古根漢博物館收藏的甚麼後現代裝置等等,都能從中看出藝術的話,為甚麼不一視同仁,要排斥綜合格鬥的藝術資格?武術是不是藝術?看過李小龍作品的觀眾都不會置疑。綜合格鬥的高手都經過長期訓練,將個人體能推升到極致,上場各顯神通,但求娛樂大眾,這與專業演員的訓練和表演,又有甚麼分別?

按照左派的邏輯,各種表演藝術也應該是平等的,梅莉史翠普的作品,與綜合格鬥的表演,不應該有等級之分。

梅莉史翠普的演講漏洞百出,首先,甚麼叫「外來人」?特朗普反對的外來人,是針對非法移民、黑工、罪犯,何錯之有?梅莉史翠普所列舉的例子,都是外來人才,荷里活是不是歡迎所有外來人,包括外來的罪犯?或許梅莉史翠普是,但美國法律不允許,導演波蘭斯基性侵犯未成年少女,候審時逃離美國,至今不敢踏足美國。梅莉史翠普大罵特朗普,指他曾在演講中嘲笑殘疾人,人格卑劣;但是當波蘭斯基獲獎時,她卻起立鼓掌,波蘭斯基的人格又比特朗普高在哪裏?

特朗普針對一個得罪他的記者,模仿他的痙攣姿勢,當然也十分不高明,但波蘭斯基是美國政府通緝的罪犯,梅莉史翠普顯然不認為遭大導演性侵犯的女童是受害者,同樣兩個大男人,同樣的弱勢受害者,她有兩種不一樣的反應,這不是雙重標準是甚麼?

其次,梅莉史翠普所列舉的「外來」電影人才,包括來自「布魯克林」、「佛羅里達」、「俄亥俄」,這幾個地方居然被視為「境外」,令人十分詫異。

[AdSense-B]

特朗普的政策有沒有說要防止佛羅里達和俄亥俄的人進入美國?還是說在梅莉史翠普眼裏,荷里活所在的加州已經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而相對於紐約知識份子,布魯克林也等於外國?

0

不過,網民眼尖,發現梅莉史翠普舉出妮坦莉波曼也是外來人才,只說她出生於「耶路撒冷」,而非「以色列」,是她地理科沒學好,還是說為了跟奧巴馬對嘴型,迎合左傾的文藝界,在關鍵時刻,女神也是會自我審查的。

陶傑《桃花源2017年01月1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56385&tm=7730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