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桃花源

陶傑文章

桃花源- 「鐵漢柔情」談人性常識 -陶傑

「鐵漢柔情」談人性常識

0

一名地盤工人在商場彈鋼琴,獲網民激讚為「鐵漢柔情」。

建築工向來被視為最Man的工作之一,不僅是由於這個行業對體力的挑戰,還有一點歷史文化背景。早從十九世紀末美國大城市興起開始,摩天大樓象徵財富和力量,以及洛克菲勒等一代富豪的開創精神。

那是西方文明強勢的年代,建築行業之男性壟斷,要求嚴格,形象強悍,工作危險艱難,勇於在江湖打拼的精神,也甚合時代潮流。地盤工人在紐約帝國大廈高空工作的照片,是攝影界津津樂道的經典之作,就是所謂的Man了。

在那個年代,「勞工」以清一色養家活兒的「大男人」為主,是地地道道的左翼,但是地盤工不會因為「全男班」而被指責為「性別歧視」,還可以大方開玩笑說,一個女人是否美麗動人,標準是看她走過地盤時會不會引起口哨聲;類似情節在荷里活電影裏常見,無非是為了表現男性的粗獷豪爽,亦即香港網民所稱賞的「鐵漢」。「鐵漢」雖然外表硬朗,甚至言行粗魯,但是不等於無情,也能洞察美好,這種反差,最為觀眾喜聞樂見。

本來這種玩笑也無傷大雅,並非所有吹口哨的男人就等於色魔,也只是出於對美女的欣賞,好像電影《月黑高飛》裏一群囚犯看電影一見女明星出場,也個個拍手吹口哨,純粹是人性的表達而已,只要稍有常識,並不難理解。但這一切,今天都因為政治正確變成了罪過,在昧於人性的左膠眼中,「鐵漢」已經是明顯的性別主義,是一面倒鼓吹男性陽剛的歪風,限制了男性性格多元的發展,還有機會導致他們情感壓抑,不解溫柔,甚至造就家庭裏的暴君,可以無限上綱上線。問題是,鐵漢是不是等於大男人,而大男人又是不是等於父權的「專制和暴政」?

幸而香港人普遍還沒有染上政治正確的瘟疫,「鐵漢柔情」之說,尚未惹來七嘴八舌的非議。香港人盛讚這名工人,首先是羨慕其突破世俗的偏見印象,所謂「地盤佬」也有陶冶性情的志趣,僅這一點,已經勝過許多身心困乏,精神空虛的人。

0

還可以深入一層推論,但凡精神上有所追求,懂得欣賞的人,即是有判別力和鑑賞力,即網民所稱的「有心」,亦即人格的保證,這種人做其他事情也會盡心盡力,不會拆爛污,如果這等有心的人為數普遍,則不會存在黑心食品、大頭奶粉,甚至豆腐渣工程,因為這種人知道除了生理需求,還有所謂生活和人性。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8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90927&tm=78931.57

陶傑文章

桃花源- 與李將軍重名 -陶傑

與李將軍重名

0

美國大牌體育電視台ESPN有一名華裔主播,正好和南軍領袖李將軍重名,眼見維珍尼亞州事件之風頭火勢,電視台將其調離原本職位,避免出鏡。

與李將軍重名者,除了這位華裔主播,必然大有人在,甚至護照上印有相同名字的香港人,日後在美國過關,是不是也要先向尊貴的海關職員澄清:本人在香港受教育,對美國歷史一無所知,才能獲准入境?

[sc name=”AdWordUp”]

「李」(Lee)這個姓氏,為安格魯撒克遜人所固有,像英國著名演員基斯杜化李,但正好嵌合中國人李姓的讀音,因而為許多華人在拼寫姓名時選用,譬如新加坡國父李光耀,以及香港人引以為傲的武術大師李小龍。華裔移民使用英文既有的Lee,而非中國漢語拼音的Li,是一種歷史特色,也是主動融入英美主流社會的一種方式:好在移民局或醫院等處登記的時候,便於有關職員的拼寫。

與人方便,難道一定是出於崇洋媚外之心,而不可以是出於一點善意?正如香港的寫字樓白領,多年來普遍喜歡取洋名,也只是便於在職場上溝通,省卻外籍同事不諳中文之不便,未必盡是黃皮白心之流露。彼此只是在職場上交手,強硬要求對方學習中文的單字單音節,以及方塊字的博大精深,何嘗不是強人所難?

同樣道理,過去西洋傳教士或英國殖民者來到中國,也為當地不通西文的華人設想,紛紛另改中文名字,方便彼此,直至前任英國駐港領事吳若蘭依然保持此一傳統,即使香港年輕一代普遍通英文,如果不是出於對香港華文傳統的尊重,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sc name=”AdWordDown”]

但是在政治正確統治的今天,僅僅是為對方設想,與人方便,也可以上升到出賣民族文化尊嚴的地步。今天西方外來移民堅持原籍姓名者甚眾,已經極少採用基督教傳統的洋名,因為西方的左派一味疾呼他們要堅持各自傳統文化,卻忽視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種族之間也有日常交往的需要,認得對方名字,簡化使用中的困難,方便大家,難道不是更有利於甚麼種族融合?連名字也叫不上來,還談甚麼溝通?在倫敦,紐約等移民大都會裏,哪裏有甚麼文化融合?無非是各族移民割據,老死不相往來而已。

0

當今西方左膠泛濫,已經由觀點立場之爭,上升到意識形態鬥爭,但在長期把持文化話語權的大勢之下,他們也和所有極權一樣,動輒上綱上線,不許任何反對聲音存在,令人驚奇發現,這宗由名字惹出是非的案例,並非中國皇權極盛的明清兩朝,或者偉大領袖的文革時代所專有。雖然這位主播未遭炒魷,但因電視台自我審查,工作無端受阻,如若風勢升級,要求他改名才能復工,也不是沒有可能。左膠的文化大革命開始進入高潮階段,杜克大學的李將軍雕像已遭破壞及拆除,幾時會輪到華盛頓的國會山莊,以及林肯紀念堂,是這場革命能否取勝的關鍵。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8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89644&tm=73065.01

陶傑文章

桃花源- 富豪開跑車也屬文化衝突 -陶傑

富豪開跑車也屬文化衝突

0

倫敦有錢人雲集的「騎士橋」地區,雖然是第一流富貴繁華之所在,但近年多了住客投訴,因為富二代花花公子的名牌跑車聲震天響,擾人清淨。

騎士橋即香港人最喜歡購物的哈羅德百貨公司所在,一向是英國有錢人在倫敦出沒的集中地,為甚麼過去沒有跑車擾民的問題,現在卻日漸嚴重?

[sc name=”AdWordUp”]

最簡單的解釋,可以辯稱倫敦過去的人口遠沒有今天這樣龐大,有錢人也不如今天之繁多。想深一層,若以英國文化的傳統標準而言,駕駛名牌跑車在城市裏製造巨響,引人圍觀,未免粗野庸俗,一九○六年勞斯萊斯著名的「銀魂」面世,即以安靜平穩著稱,遠勝同時代的其他汽車。英國傳統的上流社會,即所謂的Oldmoney,講究「大財隱於野」,以鄉村大宅、莊園和馬匹為勝,衣着服飾崇尚「半舊」而非簇新,身在倫敦之際,又以私人俱樂部之隱密專屬為高貴。

兩次世界大戰貴族凋零,這種傳統自然也日漸消亡,但從戰後起,至移民尚未大規模湧入的年代,本國中產階級對於傳統價值觀依然心有嚮往,或極力模仿,力求將兒女送入老牌寄宿學校,令其向上流社會靠攏。英國人以勢利著稱,但「英式勢利」和其他國家只向權力和金錢低頭有一丁點不同,其中包含了對身份榮譽之嚮往,而身份榮譽必來自傳統,絕非暴發戶所能求,這種勢利若放到最大,即表現為對本國文化傳統的維護。英國貴族即使潦倒落魄,並沒有像法國、俄國那樣,為革命所打倒「永世不得翻身」。

今天的倫敦已獲俗稱為「倫敦尼斯坦」,外來人口比例超過本土,哈羅德這樣的百年老店已經轉手賣給卡塔爾,騎士橋一帶有錢人的構成,已經由中東、俄羅斯、中國等外來人口稀釋,其中的豪奢標準,自然改由這些「新富豪」來定義。

[sc name=”AdWordDown”]

問題是,這些外國富豪出身的文化背景,與英國文化大相徑庭,在他們的國家,其統治階級不論是貴族還是所謂的「無產階級」,皆擁有絕對的權力和資源,從來不必顧及其他人等,「老子天下第一」,習慣了窮奢極侈。這些人寄居倫敦,是信任英國的金融和司法制度,乃至整個政體對於私有財產的保障,但不會費力想多一層,到底是甚麼令倫敦比他們的家鄉更為安全?倫敦地產的昂貴,難道只是因為有哈羅德之流的豪華百貨公司?

0

倫敦可以給這些外國富豪安全感,最主要的原因,是在騎士橋不遠處的國會大廈誕生了最早的民主,是白金漢宮裏並無作威作福,魚肉國民的暴君,是英國的貴族懂得至少在表面上要維持體面和榮譽。但是這一切,為所有寄居倫敦的富二代,官二代所極為陌生,他們只在乎享受英國制度所提供的好處,但不會尋根問底,更不願他們的國民也跟自己一樣享受到這等好處。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8月1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88268&tm=74868.2

陶傑文章

桃花源- 孟子的預言 -陶傑

孟子的預言

0

最近中國網絡流行讀孟子,當然,此一網絡風氣可能局限於有知識喜文藝的人群。他們留意到孟子開卷的梁惠王篇,其中有一個詞彙「罔民」。

「罔」的意思是羅網,當動詞用,南宋的大儒朱熹解釋,「罔民」就是把國民圈在羅網中,令他們無知,隨便宰割,「欺其不見而取之也」,是一種欺騙和陷害。

東周是中國少有的自由時代,也即西方學者定義的「軸心世紀」,指公元前的幾百年內東西方恰好都有偉大的哲學思想興起,有如形成軸心,影響後世千年的人類文明。

[sc name=”AdWordUp”]

孔孟雖然並稱,但孟子比孔子激進得多,風格有點像今天的辯論,不像孔子那樣只是陳述事實,譬如孔子說「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但是義和利怎樣界定,是不是非黑即白之簡單劃分?如果君子的使命是報國,但報國的目標是甚麼?為國家謀得更好的利益,這算是義,還是利呢?好像明朝的海瑞,只顧保持自我清官的名聲,不做實事,又能不能算「義」?讀孔子都是沒有解釋的。

孟子往往有更進一步的解釋,梁惠王問孟子治國,孟子有各種詳細解釋,其中有一句名言叫做「因無恒產,則無恒心」,如果老百姓沒有固定的財產收入,就不會有道德觀念,然後為非作歹,政府卻治他們的罪,就叫做「罔民」,因為這種人受現實局限,無法自足自立,也想像不到何謂有品質的生活、做人如何要有道德、尊嚴等等。

中國的網民讀到這句話,聯想到自身處境,認為孟子所言,依然適用於今:因為中國人沒有公民權,即使有財產也可以隨時蒸發,總是遑遑不可終日,只知逐利而沒有其他目標,導致道德崩壞,全民皆罪人。

[sc name=”AdWordDown”]

孟子生得太早,幾乎沒有可能興起私有產權的概念,很可惜。但在戰國時代,中國的貴族和士人依然相信「父子主恩,君臣主敬」,絕對不是權力一面倒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孟子還提出「君臣對等三原則」:「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雖然並非現代意義的「平等」,但已經超越中國後世的一千年了。但就是這些觀點,在中國政治中很難容得下,孟子從來都不是中國政治思想的主流,尤其是乞丐出身的明朝皇帝朱元璋,乾脆認為孟子大逆不道,一度廢除孟子配享文廟的資格,又親自刪節孟子的文字,如果孟子落在他手裏,就死得很難看了。

0

當然,朱元璋的王朝也不可能造就孟子,孟子生活在類似歐洲封建的分裂時代,並沒有大一統的君主集權。孟子去見貴族,大家平起平坐,其中那個梁惠王似乎與孟子熟不拘禮,有時直呼「老嘢」,有時又敬稱「夫子」,還罵自己昏庸「不敏」,但這個似乎並無建功立業的梁惠王,因其罕有的謙卑氣度,加上沾了孟子的光,也從此不朽。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8月1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86990&tm=70498.8

陶傑文章

桃花源- 一百年後還在留學 -陶傑

一百年後還在留學

0

中國網絡流傳一封聲稱是由美國名牌大學的導師開除中國留學生的長信,斥責中國留學生習於抄襲,缺乏做人的基本原則譬如誠信、踏實,也不懂做學問要追求真理的精神。

一個專門關注中國留學生的私人教育機構,曾於二○一五年發佈「留美中國學生現狀白皮書」報告,稱中國留學生遭到開除,最主要的原因是學術表現差,有的甚至連英文也不過關;其次是不誠實,造假成風:入學申請就偽造資料、竄改成績,上課代出席,功課找代筆,甚至由人代考,各種交易在中國留學生圈子內已形成穩定市場,讀大學儼然變成做生意。

[sc name=”AdWordUp”]

今年則有四個中國學生被指入學的托福考試作弊,被揭發後遭聯邦警察拘捕起訴,案發的波士頓地區檢察官發言直斥中國學生不但「危害學術誠信」,「欺騙美國政府」發給國際學生的簽證計劃,還侵佔了原本屬於其他人入讀美國大學的名額。現在美國大學入學試還多了一重手續,考試之前學生要簽「保證書」,表明確知考試作弊的法律後果,不能以無知當藉口,蒙混過關。

中國留學生的目標不是做學問,而是「混文憑」,因為學問要求知、求真,尋根問底,獨立思考,一旦回到中國國土,這一切都無法繼續生存,又何必在美國留學期間浪費精力去求學問,然後半途而廢?知識份子在中國一向是不受歡迎也不受重視的人群,今天的留學生絕無興趣像清末民初的留學生,還胸懷引入西方文化去救國救民的理想,他們只是為了回國後以「海歸」的身份加入央企、國企,升上「高管」,可以用美國大學的證書來嚇唬周圍不曾有機會留洋的「土鱉」。

為甚麼中國留學生對於抄襲作弊普遍不以為然,其實已是老生常談,只是美國文化無法理解而已。中國人在西方,無論是移民、旅行還是留學,往往視人家的誠信制度為笑話,愚蠢可欺,譬如自覺購票乘車、購物免費退換、餐廳免費試吃、報紙放在店外任取後付款等,西方民主社會的寬疏,處處不設防,卻成為中國人眼中的漏洞,不鑽白不鑽,而有將政府派發的救濟物資囤積倒賣牟利之醜聞。

[sc name=”AdWordDown”]

中國留學生的不誠信,後果嚴重,將直接影響到香港、台灣或者東南亞地區其他華人學生的形象,令他們日後升學美國也要負上額外的心理負擔,被美國大學一概正如中國遊客走向全球的過程中,以喧嘩、哄搶、無禮,蠻不講理,趾高氣揚,尤其是大叔大媽為形象代表的同時,也影響到其他東亞地區,有不同文化的遊客,甚至包括一部份品行端方,潔身自好的中國人,都不得不因此受累,而遭受側目或者怠慢。

0

唯一有趣的問題是,一百多年前中國落後於「列強」,人才競相湧往西方留學,奮起直追;今天中國已經大國崛起,應該是列強學生紛紛來華,學習先進文化,包括香港高官的兒女,都應該去北大、清華深造,為甚麼人才流動的方向沒有變,難道這一百多年都白過了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7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84598&tm=74282.08

陶傑文章

桃花源- 拍馬屁要下真工夫 -陶傑

拍馬屁要下真工夫

0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一連三天的特區慶祝活動,其參觀少年警訊中心的過程,成為民間熱議焦點。

當然,只嘲笑其中某一名年輕警員是不公平的,參觀全程所暴露出氣氛尷尬、生硬、枯燥及不協調,尤其令人惋惜今天善於言辭的高手之稀缺。

雖然言辭高雅、製造融合氣氛為西方社交場所最為重視,但在中國傳統文化裏,陪伴大人物而逢迎拍馬,也需要有基本的文化修養,否則場面難看,主子懷恨在心或者看不順眼,在明清兩朝,分分鐘有掉腦袋的風險。

[sc name=”AdWordUp”]

《紅樓夢》有許多精采的社交場面,可以教人學辭令,製造融洽氣氛,以免全程尷尬。首屈一指要屬王熙鳳,王熙鳳雖然沒有讀過甚麼書,不像林黛玉薛寶釵等滿腹詩書,但討賈母歡心,如何察言觀色,拿揑分寸,避免生搬硬套,其水到渠成的工夫,為其他姐妹所不及。譬如林黛玉初進賈府,王熙鳳看出賈母疼愛外孫女,於是拉着黛玉的手說,「況且這通身的氣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孫女,竟是個嫡親的孫女。」這話明讚的是黛玉,暗裏又誇了賈母,還將賈母的三個孫女:迎春、探春、惜春全部包括在內,一個不漏。

會說話,即使是拍馬屁,對於緩解社交氣氛極為重要。賈母最得寵的大丫環鴛鴦誓死不從大老爺賈赦作妾,賈母則因長子之卑劣氣得渾身發抖,一眾人等都不敢開口,場面極為尷尬,王熙鳳又出來打圓場,嗔怪賈母將鴛鴦調教得太好,聰明美貌,人人覬覦,最後大力自嘲,終於將賈母說得轉怒為笑,氣氛才緩和過來。

當然,王熙鳳能言善道,主要是仗着得寵,否則也不敢在賈母面前造次。但即使沒有得寵的資本,所謂的「奴才」也必須具備基本修養,才稱得上合格,譬如賈政特意領賈寶玉遊大觀園,要考他的詩才,賈政身邊的一眾清客即表現出優秀的社交修養,互相配合,知所進退。首先是拋磚引玉,「原來眾客心中早知賈政要試寶玉的功業進益如何,只將些俗套來敷衍。寶玉亦料定此意。」這一回「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極為精采,除了賈政口是心非,賈寶玉恃才生傲之外,一眾清客如何捧場都是學問。

[sc name=”AdWordDown”]

賈寶玉一顯身手,賈政心裏暗喜,嘴上依然批評兒子:「無知的業障!你能知道幾個古人,能記得幾首熟詩,也敢在老先生前賣弄!你方才那些胡說的,不過是試你的清濁,取笑而已,你就認真了。」顯然,賈政並非不知道手下的清客故意放低身段,給賈寶玉面子,賈政這句話也說得很有水平。

0

習主席參觀少年警訊中心,一干高級官員都只乾巴巴陪笑,待命的小職員也個個背台詞,全程冷場,令其主人幾乎呵欠連天,無論從西方的社交,還是中國的傳統來考核,都是不合格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7月0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80507&tm=75406.58

陶傑文章

桃花源- 防人之心是自保還是偏見 -陶傑

防人之心是自保還是偏見

0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六國旅行禁令,大部份內容都獲美國最高法院以九比零的投票一致通過,修改其中部份條款,與美國「已有關聯者」,如就讀、受僱,或有親屬在美居住等人,可獲豁免。

特朗普的勝利,毫無疑問,也是美國「左派」再度哀號的慘痛時刻,民主黨國家委員會立即批評特朗普此令違憲,是違背美國宗教自由的基礎;又指美國的優勝處在於「多元」,絕不允許偏見阻礙多元的進步,民主黨將盡全力與這股仇恨抗爭云云。

[sc name=”AdWordUp”]

此言半通不通,明顯是為反而反。美國立國的基本原則,就是保障國民的生命、自由、幸福,而不論其信仰為何。美國國父不但沒有主張宗教自由,還反對宗教主義,傑佛遜說過,宗教總是和專制連在一起,總是和自由為敵。

美國是基督徒立國,而不是基督教立國,其中的分別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華盛頓等人皆是虔誠基督徒,畢生遵循的是基督的信念,而反對宗教壓迫,在他們眼裏,宗教和自由是對立的。美國沒有國教,但國民奉行基督徒的原則,美國的主流價值觀就是基督徒的價值觀,而不必由宗教形式限定,凡是相信做人要正直善良、所有人生來平等,擺脫人性罪惡嚮往自由,便符合基督徒的價值觀。

兩百多年來,美國也沒有鼓吹「多元」,而是全世界有此信念的人會主動受到吸引,自覺投靠,多元的只是不同種族膚色、不同口音的人,男尊女卑、女人裹小腳及不上學,「榮譽謀殺」,小偷要剁手,通姦處石刑,或美洲原住民將死者頭皮剝下製成縮小的頭顱等所謂的「文化」,或許都是由不同宗教信仰所衍生,但美國是不包容的。

由這個角度來看,特朗普的禁令,不但不違憲,還立於立國原則的道德高地,即政府的首要責任在於保護國民的生命、自由和幸福。無論禁令的實效到底如何,是不是依然有漏網之魚,都是後話,特朗普身為總統,以保障國民為己任,至少在帳面上,實踐了競選承諾,這在政客當中是很少見的。

特朗普禁令針對六國,到底算不算仇恨和偏見?星級餐廳規定衣着不體面者或小童不許入內,是不是出於對衣着暴露人士以及兒童的仇恨?民主黨高層口口聲聲斥責特朗普政府偏見,但他們自己會不會悄不作聲獨自到這六個國家「自由行」,會不會送兒女到當地參加暑期班交流營?則是一個更為有趣的問題。

[sc name=”AdWordDown”]

許多左派呼籲打開國門,無任歡迎,更將背景審查當成種族仇恨和文化偏見,但他們自己的家不會不裝鎖,不設防。如果防人之心叫做偏見,則沒有必要自保。

0

中國杭州保母縱火案發生之後,民意洶湧,紛紛指責僱傭公司沒有對保母背景審查,僱主始終蒙在鼓裏,不知兇徒有嗜賭惡習,有如引狼入室。最終妻兒慘死,家破人亡,四條人命能起死回生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6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79182&tm=78947.34

陶傑文章

桃花源- 面子外交的結束 -陶傑

面子外交的結束

0

台灣失去巴拿馬的邦交,台灣外交受到重創,但是這畢竟不是一九七一年台灣退出聯合國的年代,二十一世紀的國際外交,難道還像近一百年前的巴黎和會那樣,只由國力強弱來主宰?

雖然蔡英文總統說台灣「拒絕走金錢外交路線」,但眾所周知,過去數十年台灣為了維護外交關係和「中華民國」的面子,到處派錢,花費鉅資:譬如九十年代期間,和岡比亞建交花三千五百萬美元,和中非的聖多美普林西比建交花三千萬美元,向哥斯達黎加提供六千五百萬美元貸款,給巴拿馬七千萬美元建設貨櫃港口,一九九九年還曾經承諾十年內給馬其頓十六億美元的援助投資,但是兩年後馬其頓卻宣佈斷交。

[sc name=”AdWordUp”]

但花錢買外交已經十分過時,網絡令全球「扁平化」,全球關係遠比過去緊密,甚至達到消除邊界的地步,經濟合作關係變化多端,大國向小國提供援助投資,收買攏絡,是十分陳舊的思維。正式外交的衰退,以英國為最明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殖民地紛紛獨立,英國外交部本來一向自視為「天之驕子」,從此由雲端跌入人間,尤其是戴卓爾夫人不理會外交部建議,斷然與阿根廷開戰而告大捷,外交部地位一落千丈;再經過貝里雅出兵伊拉克的摧殘,更加跌到谷底。今天英國脫歐,和歐盟勢如水火,首相顏面掃地,受盡委屈,外交人才又極度短缺,只能騎虎難下。台灣失去歷史最悠久的邦交,當然很遺憾,但看看英國的苦況,就沒有甚麼嚥不下的氣,放不下的尊嚴。

何況,國際政治已經不像過去那樣由大國及其精英壟斷,外交也不例外。四十多年前,中華民國憤怒離開聯合國,台灣人出現身份危機,而有「亞細亞的孤兒」之悲情,再看看聯合國的墮落,何必在乎一個會員資格的名份?二十多年前,許多人也為歐盟的誕生歡呼,許多人千方百計想加入歐盟,誰會料到今天一個接一個的成員國居然想脫離?

[sc name=”AdWordDown”]

身處今天的世界,只要你不自閉,應無孤立的可能:北歐的冰島孤懸北半球天盡頭,人口只有三十來萬,不及香港一個區,旅遊業是第三大經濟支柱,帶動冰島經濟由二○○八年金融海嘯之後迅速復甦,連自由行的中國遊客也競相以去冰島為時尚。英國外交部失去昔日光環,但英國的文化實力有目共睹,甚至不必政府出手宣傳,自有各國無數的留學生自告奮勇。俄國、阿拉伯和中國的富豪,依然拼命將財產遷往英國,將下一代送去英國受教育,教育出口已經是英國的經濟支柱之一。

0

擺脫金錢外交,放下歷史包袱,不如將全副精力還歸內政,連美國也想擺脫世界警察的義務,專心重振本國經濟和就業,少在外面充「大佬」,在浮誇的潮流之中,認清現實,也不失為一種美德。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6月1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76576&tm=75989.88

陶傑文章

桃花源- 投訴何用? -陶傑

投訴何用?

0

有人投訴鷺鳥林附近路面有鳥糞,康文署即派人剪樹,覆巢之下,雛鳥屍骸遍地。

事件新奇之處,是特府部門回應民意,竟然如此迅速及時,有違其一向之辦事效率。家居附近有鳥糞,舉手之勞就可以清理掉,何必勞師動眾?香港街頭佈滿紙巾、膠袋,各種垃圾,也沒有因為食環署大規模投入清潔人力就消失,變得一塵不染。也從來沒有人去投訴為甚麼有些人毫無公德,要求政府「嚴打」亂拋垃圾的人,將其拘捕判處社會服務令,何以單單鳥糞就看不過眼,非得去之而後快?

[sc name=”AdWordUp”]

特府官員辦事,有沒有換位思考的靈活應變?「林子大了,甚麼鳥都有」,七百萬香港人當中,或許有人生有潔癖,會因為鳥糞而勃然憤怒;但也有觀鳥會這樣不在乎鳥糞骯髒,喜歡鳥類的市民,砍樹殺鳥,滿足了潔癖市民的需求,但也侵犯了其他愛鳥人士的利益?幾年前有人投訴木棉樹飄絮,政府也隨即「為民請命」斬樹為快,而罔顧其他沒有出聲投訴,懂得欣賞木棉之美,更有品味的市民,萬一其中有像鄭國江那樣的藝術家正以木棉為題材創作,眼見窗前木棉被鋸斷,為之心痛,而令其創作的「紅棉」夭折,導致香港文化的損失,這筆帳又該怎麼算?

在美國開車,天上群鳥飛過,時時鳥糞如雨,無論甚麼幾百萬元的名車,擋風玻璃都一片狼藉,美國人有沒有呼籲各州縣政府像中國政府大躍進時代那樣傾全國之力去打麻雀?

此類雞毛蒜皮小事,只要在加油站各處擺一桶水,放一把刷子,停車入油同時,就能清洗乾淨。美國人是一個樂於主動解決問題的民族,法國大革命之後托克維爾到美國遊歷,發現美國人自主意識強烈,凡能自己解決的事,絕不依賴政府,包括武裝自衞,而為之驚詫欽佩,美國政府管轄民生之事極為有限,市長經常是兼職,既無官威,也無厚祿,美國的民主黨,只幾千黨員在政府辦事,就能管治一個國土廣袤的國家,共和黨更無從計算人數,因為從來沒有中央集權的傳統。

[sc name=”AdWordDown”]

中國文化缺乏公民自主的心態,從投訴鳥糞或木棉就可見一斑。所謂「自己當家作主」,只知叫喊口號,缺乏實際行動,清理鳥糞或棉絮,一概最好都由政府包辦。不知是因為中國皇權專制得太久,而令普通人沒有自己解決問題的意志,還是因為天性冷漠,闊佬懶理,「各人自掃門前雪」,一再拱手相讓,有朝一日至政府權力無孔不入,悔之已晚。

0

香港人投訴成性,甚麼鳥糞、哇叫、花草過敏、交通延誤、無人讓座之類,來來去去都是婆婆媽媽的小事,但是對於高樓價的年年剝削,退休金的長期苛扣,政府萬般浪費公帑,巨額現金源源不斷湧入,令一生積蓄不斷貶值,站出來投訴又有何用,還不是啞忍算數?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6月0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75314&tm=79200.41

陶傑文章

桃花源- 極右的污名 -陶傑

極右的污名

0

被標籤為「極右」的瑪麗勒龐競選法國總統落敗,許多人額手稱慶,證明「極右」始終成不了氣候。

但除了法國,歐洲多國的「極右」都開始抬頭,今屆歐洲議會中大多數成員國都有極右政黨代表當選,已經佔議員總數的四分之一。匈牙利和波蘭的極右政黨都分別上台執政,英國「極右」的獨立黨鼓吹脫歐也獲得成功。

[sc name=”AdWordUp”]

但勒龐得以參選,顯示「極右」的污名開始有所清洗。「極右」在西方的妖魔化,當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造的孽。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於重新塑造歐洲的文化至為關鍵,戰後西方的政治、歷史、哲學、心理學、社會學都以反省極右為主。「寧左勿右」在歐洲也適用,尤其是歐盟的核心法德兩國,而「極左」遺禍的地方,譬如史太林的肅反、中國的文革、柬埔寨的紅色高棉,都跟西方無關,一向不為人在意。

經過戰後七十多年的極力防範,極右依然破土而出,因為全球一體化,左派已經徹底變異,由代表基層勞工,改為維護全球化的跨國公司和官僚機構,變成精英政黨,喪失了草根的選票;反而由極右的政黨代表草根發聲,反建制,反多元文化和個人主義,才會有富豪特朗普代表草根當選總統的奇葩結果。

西方警惕極右,以第二次世界大戰法西斯因為經濟危機而上台的前車之鑑,害怕歷史重演,有一種杯弓蛇影的心理:納粹排外是種族主義,今天的極右是以「文化」排外。瑪麗勒龐就在二○一五年將自己的父親開除出黨,因為他開口種族歧視。所謂文化「排外」,換一個角度來看,也可以是文化「認同」:中國文化強盛時期,輻射所及人人「漢化」,日本的明治維新主張脫亞入歐,中國的新文化運動鼓吹「西化」,難道不是「文化認同」?今天西方極右也呼籲外來移民與主流文化「同化」,又錯在哪裏?如果美國的主流文化是古巴卡斯特羅的共產主義或者中國的儒家思想,還會不會吸引全世界這麼多移民?

[sc name=”AdWordDown”]

七十多年前,法西斯推崇軍事和暴力,在今天的歐洲也已經沒有市場,沒有一個極右政黨膽敢鼓吹武力,今天的極右不但無法向外擴張,反而只能向內收縮,處於防衞而無力進攻,歐洲的極右政黨重提「民族主義」,也是因為本國國民的利益在全球化中被淘汰,被侵奪。今天的極右反的是全球化,而不是特定的種族。全球化消除國家的分界,崇尚個人主義,摒棄家庭、婚姻甚至性別等傳統,價值觀的激變引起許多人的不適,極右政黨的冒起,就是這些不適的釋放,但是捍衞全球化得益者的左派,主流傳媒鋪天蓋地的批判,一味打壓異己聲音,動輒將之標籤為法西斯,才將愈來愈多原本沒有立場的選民,向「極右」那一頭驅趕。

0

左派知識份子常常為極端主義辯護,聲稱他們是西方干涉主義壓迫之下的產物,既然如此,為何又將西方的極右政黨和選民視為洪水猛獸,難道他們不是被逼出來的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6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73785&tm=762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