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李光耀

陶傑文章

[微傳記] – 李光耀故事

李光耀故事

來源:陶傑 Channel

lky_headerv3

如果不知道新加坡如何成立,以及對李光耀其人之性格,則一切「評李」,七嘴八舌,在聲聲講要有「話語權」的華文世界,皆屬指手劃腳之瞎子摸象。

李光耀歷史故事之全局,中國不想讓其統治的蟻民知道,香港人不讀歷史兼失憶,也不知道。為什麼香港不可能有李光耀?一切要細說從頭。

李光耀是客家移民馬來的第四代,個性獨立,對中國沒有感情,他爸爸很傾慕英國,自小讓他讀殖民地的英校萊佛士書院,相當於香港的聖保羅。

李光耀昇學英國的大計,為太平洋戰爭中斷,一九四一年日軍進襲星洲,李光耀才十八歲,日軍知道,星馬華人強烈反日,所以搜捕抗日分子殘殺華人,絕不留手。

許多華人青年看了巴金、魯迅之類,除了反日,思想也跟着民國時代上海的潮流而左傾。李光耀因為不懂華文,不看中文書,年輕時沒有上這條船。

有一天,日軍將許多年輕的華人,趕上卡車,準備開到彰義的海灘鎗斃。李光耀從家裏叫出來,看見勢色不對,告訴一個日軍:可不可以回家拿件外衣?日軍說可以。李光耀回屋,從後窗溜走。

不是這個日軍大意而高抬貴手,就沒有了李光耀和後來的新加坡,這就是戰爭。

但是李光耀並不仇日。日本佔領星洲,開辦電台向華人廣播,需要翻譯,李光耀去投考,獲得取錄,在工作期間,李光耀勤習日語,據他自己說,他的工作只是將為路透社的電訊翻譯。但是,李光耀的中文程度,夠不夠只當翻譯呢?這就是一個謎了。

講到這裏,開一個岔: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個 William Joyce 的英國人,到柏林為納粹工作,對英國廣播,勸喻英國投降。戰後,他以叛國罪,判處了死刑。William Joyce 有一個外號,叫做「呵呵勳爵」(Lord Haw Haw),這是題外話。

戰後李光耀昇讀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讀經濟系,一年後轉往劍橋大學,三四十年代的劍橋,許多學生左傾,崇拜蘇聯。劍橋經濟系受經濟學家凱恩斯的影響,一主張均富,二主張政府干預。李光耀在劍橋,沾染了社會主義思想,而且看見華人不論成績多好,還是二等公民。

在亞洲,能與李光耀成就相比者只有李登輝。兩人都是開創歷史的大勇之士。只是李登輝被中國人的儒家帝皇政治壓抑大半生,成就在六十歲之後。李光耀却可以在英治時代早露頭角。

同是華人,兩人皆與中國保持距離。李登輝推許日本,如李光耀推崇英國。但李登輝親日之感性,卻又為李光耀所無,李光耀完全實用主義,左右逢源,對於李登輝,應該是缺乏原則。

李登輝經濟成就不如李光耀,但是,李登輝不囚禁政敵,他不記仇,讓罵他的人繼續罵。李登輝身後,全民擁有自由的台灣的民主制度會留下來,李光耀卻可能人亡政息,奇蹟難過三代。

有一點可以肯定:台星雙李,在中國大陸絕對不可能出現。亞洲此雙李相比,哪一個更出色?不要被洗腦,不要偏見,真是可以爭議一百年的話題。

11080966_848754118530446_6433982581407010847_n

10176116_848754131863778_3410941066048343772_n

————————————————-

李光耀歸國後

年輕的李光耀,戰後劍橋畢業,一九五○年歸國。

一九四八年,緬甸脫離英治獨立,由仰光大學一個左傾學生會領袖昂山出任總理。印巴各已分別獨立,民族獨立運動盛行,因為蘇聯史太林到處煽動。李光耀回到英治的馬來亞,發現馬來亞獨立,也勢不可免。

大戰結束,日治時代在華人之中的馬共,像一九四五年之後的中共一樣,利用戰後破敗的經濟奪權。馬共滲透華人的勞工基層,成立大小工會,煽動反英活動。

英國殖民地政府清剿馬共,這時候,英國工黨的艾德禮上台。工黨政府沒有管治經驗,也不知道如何處理殖民地反英的顛覆活動,由邱吉爾卸任後,暗自操縱的軍方,保守黨議員和情報部門,在前線來掌權。

比時遠東局勢,微妙而複雜。蘇聯煽動,戰後中共開始對南洋的共黨組織建立關係。南洋華人眾多,華人頭腦簡單,一講「愛國」,紛紛熱血街頭。要「愛國」,在這個時候,就要反英了。你反英,英國人自然要嚴正處理了。

李光耀回到馬來,見到華人為馬共操控,他以英文律師的專業,義務替工會打官司,訂契約。

那時的馬共,除了進森林與英軍開戰的陳平,在城市裏發動罷工文鬥的,有一個年輕的頭目,叫林清祥,還有一個,叫方壯璧。
華人工會很喜歡這個熱情的年輕人,跟李光耀打成一片。馬共操控的工會,成立馬華聯盟,不止罷工了,還要脫英獨立,李光耀也磨拳擦掌參加,告訴在碼頭當苦力的華工兄弟:我在劍橋,看見英國人把我們華人當三等人,英國人真壞,我們要當家作主呀,對不對?林清祥和方壯璧等,與華人一起大喊:對!

看到這裏,你一定覺得這樣的情節有點面善了,像在哪裏見過?

對,在金庸「鹿鼎記」裏見過:韋小寶投靠陳近南,加入了「天地會」,李光耀靠攏了馬共,英國人看在眼裏,默不作聲。

11065906_849236498482208_5654682251854933600_n

11081046_849236501815541_1493055039278238021_n

————————————————-

踏着龜背過河

五十年代初期,對於放棄馬來半島,英國另有盤算。殖民主義的雄才偉略,有遠大的眼光:馬來半島和印度相似:印度有印度教和伊斯蘭教兩派,而馬來亞的土著是回教教民,但是因為英國的優良貿易和法律管治,一百多年吸引大量閩粵華人離開中國,來南洋投靠英國人建立的制度社會而謀生,其中一些為英國人做買辦發了財,更多都在基層當苦力、做工人。

一九五一年,馬共刺殺了馬來英國總督葛尼(Henry Gurney),英軍加強清剿。同時李光耀都與馬共操控的馬華社區打得火熱,成為親共份子,走上街頭反對英治。

大馬來亞包括馬來半島,半島南端的星洲,沙勞越,婆羅洲,作一個大半月形,星洲這個小島,在大馬半月鍊的正中。華人勤於生育,一九五九年,華人人口佔大馬的百分之四十七,馬來人佔百分之四十五。整個大馬一旦獨立,華人的人口多,華人操控了貿易,華人會漸漸支配馬來亞的前途,馬來的巫人土著,不會答應。這時,馬來人也有一個民族獨立領袖,也受英國教育,叫做東姑拉曼。

英國人當然看出此一危機。一海之隔的印巴已經分治,英國人暗中欣賞李光耀的才華,讓新加坡先成為馬來的一個「自治區」,讓李光耀當了「新加坡自治邦總理」,讓東姑拉曼獨立,英治馬來亞結束,成為馬來西亞。

李光耀卻認為:新加坡不可能自成一角,因為貿易資源出口,必須與馬來西亞融為一體。東姑拉曼是個老實人,在李光耀的游說下,一九六三年,讓新加坡加入馬來西亞。

但這樣一來,華人的數量,在整個大馬地區,超過了馬來巫人。李光耀魅力縱橫,備受華人擁戴,未來的大選,豈不是讓李光耀當了馬來西亞王?

新加坡的原馬共工會組織,早已另名為「新共」,也反對合併。他們看到李光耀踏着馬共的烏龜背過了河,做了新加坡自治邦總理,國防外交,還由英國管,原來李光耀不但不是共黨,還是資本主義代理人,兼倒過來與英國合作剿共。

馬共新共恨死了李光耀,也不想見到過橋抽板的李光耀再上層樓。

然而,在李光耀的街頭演說下,馬來華人支持合併……這是早年李光耀春風得意的日子。

(圖:李光耀與東姑拉曼;一九五九年,新加坡首次大選,人民行動黨大勝。六月三日,新加坡自治邦成立,李光耀出任政府總理。)

10403622_849773721761819_2283708472482787148_n

11102644_849773715095153_7001924793587434346_n

————————————————-

大滿貫

李光耀的「新加坡自治邦」,一九五九年成立,英國在幕後促成。「自治邦」的國防外交歸倫敦,其他一切自治。這樣一來,雖然馬來亞獨立了,但柔佛的一峽淺海之隔,新加坡「自治邦」之外,沙朥越、婆羅洲、東馬,還是英國屬土,李光耀變成英國在馬來半島南端的一座橋頭堡。

但是李光耀另有算盤,一九六三年,當英國也撤出東馬,馬來西亞聯邦成立,李光耀一看,左右都是馬來的伊斯蘭領土,新加坡不可能獨立生存,於是放棄英國人留給他的「自治邦總理」,新加坡全民投票,加入大馬。

然而,由馬共操縱的新共,都反對合併,他們要以馬列毛澤東思想「解放馬來亞」,而不是要由英國促成樂見的「馬來西亞聯邦」。李光耀成立的人民行動黨,本來有幾個前工會共黨領袖,這時一齊退黨,另立政黨。

新馬合併之後,馬來西亞後悔了,原來華人在李光耀統領下勢力大增。東姑拉曼要馬來人當家作主,於是一九六五年,李光耀被逐出大馬,領導人民行動黨,宣佈新加坡獨立。

新加坡獨立後,英軍還一直駐守,最高法院設倫敦樞密院,推行英語。李光耀是個百分之百的現實主義者,他知道新加坡的安全,繫於英美的嘉佑,但又不可以與馬來西亞翻臉。

然而,這時英國已經完全撤出了。共黨勢力在印支瘋狂擴張,印尼政變,蘇哈圖剿共、殺了五十萬人。越南、寮國、高棉相繼陷落,馬共電台還在向華人政治宣傳,李光耀知道華人頭腦簡單,思鄉情切,大力壓抑華語,監控文化教育。

在這個時刻,李光耀如果不獨裁,又能做什麼?開放「自由選舉」?當然是笑話。

七十年代末期,毛澤東四人幫覆滅了,中國「改革」、李光耀召來鄧小平訪問新加坡,近距離考察,覺得鄧小平的走資修正,可以往來做生意,鄧小平不再支持馬共,宣稱中共以前走的是一條錯路。

李光耀是勝利者,但是,禦敵久了,不會再放開,他認為,憑華人在戰後那種頭腦簡單、情緒濃烈而讓共產黨洗腦而操控,實行議會民主,很難不葬送新加坡,除非由他自己來操控。李國父冷靜、理性、直覺敏銳,除了對新加坡,對一切皆不講感情。這個奇人,沒有人學得了,也不要痴想模仿。

(圖:一九六五年八月九日,馬來西亞國會以 126 比 0 票數決議將新加坡逐出聯邦。李光耀同日召開記者會,宣佈新加坡獨立。)

11073550_850350115037513_8543957443172705403_n

10314751_850350118370846_7368332333245037437_n

——————————————————————

總結

李光耀逝世。當然,他的一生很獨裁。

但在六十年代,如果李光耀不獨裁,新加坡早就淪為越南和赤柬的高棉。

李光耀的「獨裁」,只要能壓抑左膠和赤化,美國和西方,不會太介意。所以,戴卓爾夫人最坦率,極為欣賞李光耀。

今日華文傳媒,自我審查,不敢提李國父高智商精英式的反共。

李光耀不是一個人人能接受的大家長,他不給予創作和言論自由。然而,以新加坡六七十年代的處境,He has a point。

今日新加坡華人,在寧靜不喧嘩、排隊、講法治,而且李光耀第一個主張奧巴馬應該帶美國重返亞太,足證明此君之眼光遠大。如果不是他五六十年代與英國合作,為美國守衛遠東,嚴防滲透,今日馬來半島的總書記兼國家主席,將會是陳平或陳平的兒子。

因此,評論李光耀先生功過,十分不容易。這幾天,在華人社會,甚而世界,會湧現大量瞎子摸象式、愚民式、選擇性失憶屏蔽式的「李光耀評論」,所以,說李光耀功過,更要記得歷史、地理、冷戰的全盤通識,綜覽李光耀一生的全局。

沒有真正的民主,但國家繁榮、人民安居樂業,可以不可以呢?當然可以,譬如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

但是李光耀是全球獨一無二的產物。李光耀是一杯歷史運勢調校出來只此一家的雞尾酒。李光耀集兩千年前中國的儒家和法家、維多利亞時代以後英國的法治理性、德國的優生學和紀律於一身,而且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東西方冷戰、共產赤化亞洲的洗淬精煉,李光耀可以不給新加坡人民主,但能保持公正,李光耀的新加坡不止是一個獨特的國家,而且是一件作品。

李光耀做得到的,其他華人國家和地區,不要做夢,絕不可能做到。首先,李光耀是客家人,也是華裔,但絕對不是中國人。李光耀是劍橋出來的律師和經濟學家。劍橋也是凱恩斯的思想故鄉,因此李光耀相信政府權威的干預,但由於劍橋是一所鼓勵叛逆的學堂,李光耀天不怕地不怕,七十年代,可以在東南亞的赤禍和伊斯蘭國家的團團包圍下,像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紅海,將新加坡建成自己的理想國。

新加坡既有西方,也有東方;有法治,也有人治;有理性的制度,其中又有家長的獨裁。新加坡的淡馬錫,由李氏家族掌控,國家就是他的資產,但李光耀一家從來不滿身穿名牌,他的孫子不會在烏節路百哩時速開法拉利,而且從來不將國家資產,化為個人在加州的房地產。

這是西方文明國家的領袖可以容忍、甚至推崇,李光耀的儒家資本主義模式之處。資本主義到了東亞,如果與西方的原型不符,只有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沒有其他的模式。李光耀熟知華人的 DNA,也深諳西方的價值,他一拍桌子,告訴華人:什麼你可以擁有,什麼不可以,新加坡人個個服貼,西方也沒有話講。像齊白石的名言:「學我者死」。新加坡是別人學不了的,那些說想學李光耀的,個個皆不自量。

10460348_848192778586580_4657481603974881379_n

=======================

全文源於:陶傑 Channel

陶傑文章

[新角度] – 爭氣大宗師李光耀

爭氣大宗師李光耀

/新報 新角度 2015-03-23/

滿城爭說李光耀。幾十年來,中港台都有政治領袖表示對所謂「新加坡模式」的極度羨慕,也以李光耀為偶像,但從來沒一個人學得了李光耀,正如李小龍之後,龍虎武師有很多,武功再高強,也沒有另一個李小龍。

李光耀之不可學,不能學,學不成,因為他是一個獨特的時代的奇葩型產物。李氏從小讀英文精英中學,去倫敦先讀著名的政治經濟學院,再升讀劍橋,青年時受社會主義思想影響,加上戰後殖民地解體,有強烈的民族主義色彩。

建星洲為遠東以色列

1948年印度獨立,緬甸仰光的青年學運領袖昂山也成功建國。馬來亞也有自己的民族領袖東姑拉曼,但馬來的人口構成複雜:馬來土著佔大多數,但橡膠、砂糖等貿易就造成印度人為勞工階層,華人做了買辦。馬來亞1959年獨立,民族利益衝突極為激烈,英國人匆匆撤出,臨走又忙於剿共,將華人隔離,令馬來人對由共產黨滲透的華人社區懷有戒心。李光耀年輕時即強烈反共,又受英國教育,在夾縫之間時時左右做人難,卻又在各種挑戰中練就左右逢源、各取所需的現實利益主義政府手腕。

李光耀是一杯雞尾酒,以英語文化中理性思維為宗,又加添了華人的儒家精神,對馬來印度文化也深切了解。李光耀幾十年生存之道,有鹿鼎記韋小寶的特徵:對英國人、馬來人、還有後來毛澤東的中國,李光耀都理性冷靜,謀略計算,絕不對任何一方動以感情,這樣的政治家在20世紀可謂極為難得。

與李光耀的政治權謀能相恰比的,大概只有蔣介石和半個李登輝。但蔣介石中華情懷太濃,李登輝又以日本人自居,感情過份親日。只有李光耀身為客家人,四海為家的傳統基因,對華夏祖家能保持情感的距離之外,又不會徹底的數典忘祖。李光耀信奉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但同時也厲行儒家文化的家長式管理。陰柔相制,東西兼善,沒有人像李光耀一樣,兼能修練各家各派,融匯三教九流之長於一身。李光耀為新加坡打拼爭氣,不屈不撓,有清晰的視野和強頑的意志,將新加坡建為遠東的以色列。

惜成功心法藏珍於己

李光耀確實是20世紀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其謀略堪與羅斯福和邱吉爾一級媲美。但李光耀為人高傲,精英意識極重,除了親兒子,又鮮有對外人傳授政治管理藝術。

因此幾十年來,外人霧裏看花,個個都說崇拜李光耀,李光耀是何等樣人,又無人說出一個所以然。正如香港影視大亨邵逸夫,也縱橫七八十年,從來沒有留下一套成功的心法秘笈,藏珍於己,未有將智慧公開濟世,在這方面,未夠博愛,未免是美中不足了。

陶傑

 

來源:偽・陶傑Channel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 大宗師

大宗師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2015-03-23/

11081257_466664826828761_673879720231985398_n

李光耀是史詩級的國際政治家,人生歷盡二十世紀的激進和凶險。今日許多人,跟在另一些人的後面,稱頌李光耀治下的「經濟成就」,皆瞎子摸象。首先,他們不敢講新加坡的經濟成就從何而來。
李光耀為什麼「專制」?因為戰後殖民地紛紛獨立,在南洋,殖民地民族獨立運動的主要動力是共產黨。
李光耀是華人世界中最早認識到殖民地獨立,絕不可以由共產黨來支配的第一人。李光耀的「專制」,有強烈的道德原因:如果不「專制」,新加坡在五六十年代,早已赤化。馬來西亞、泰國、印尼,在冷戰時代,都一樣「專制」,不然,就淪為越南、寮國、赤柬高棉的悲慘命運。
李光耀戰後在劍橋讀經濟。劍橋是凱恩斯左翼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發源地。凱恩斯主張政府干預經濟,李光耀也認同,新加坡的家長式干預型,你認為是「專制」,但源起卻是社會主義的均富主張,李光耀的「專制」,其實很左;他一生堅定的反共,卻又相當的「右」。
李光耀又崇尚資本主義,他不反對馬克思主義的平等理想,他說過:「我只是厭惡列寧主義的共產暴力。」李光耀是一個理性、冷靜、清晰的人。
越南和柬埔寨的過來人,只要經歷過,都但願六十年代的阮文紹政府有李光耀之「專制」,施漢諾親王有李光耀的高智商。李光耀受英國教育,但又是一個優生主義者。他對中西文化的差異甚為了解,他知道華人只追求溫飽衣食之富裕,不需要其他──李光耀確實有遠見,年輕一代的香港人,只要環顧四周,看看一眾領取「蛇齋餅糉」的中年中國人,聽聽他們不離飲食、購物、炒股的談話內容,就知道為何李光耀認為:中華民族不須要像法蘭西人一樣擁有真正的「投票權」。
英美對於李光耀,感性甚為複雜,他們驚訝於李光耀對人類學之精通,又感激李光耀為西方文明社會守護着馬六甲海峽。今日伊斯蘭國勢力囂張,英國和歐洲的左膠猖獗,你可以想像李光耀對西方戰後出生一代幼稚的政客心中的蔑視,也可以明白,為何戴卓爾夫人對李光耀惺惺相惜。
李光耀是一部百科全書,博大精深,他的反共,反得連鄧小平及其繼任人也個個俯首認臣。這就是李光耀最不凡之處。
李光耀是馬基艾維里「君王論」的最佳典範,只是世界很不明白這個人,所以他的一生都寂寞。

陶傑

來源:偽・陶傑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