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星期日文章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台灣東岸 -陶傑

台灣東岸

0

中國不滿韓國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全力翻桌子,發出反韓令。以前的統戰笑容換成今日風橫雨狂的打擊報復。

面對此一正常的異象,台灣和日本應該慶幸:台灣若在馬英九時簽署了服務貿易協議,經濟被中國深度介入。馬英九國民黨有下台的一天,中方也有翻桌子變臉的一日,那時豈不是全島癱瘓?而日本則只限於旅遊。中國對韓國翻臉,但中國人卻仍要瘋狂購物,只記[……]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說劉夢熊 -陶傑

說劉夢熊

0

劉夢熊出獄,全城哄動,隨即到商業電台接受專訪,全球華人翹首以待,希望他「爆料」,像胡國興一樣,全力阻止梁振英的繼承人上台。

劉夢熊是香港自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後的一名傳奇人物。此君一九七三年從內地游水來香港,之前多次偷渡不成,曾遭共幹五花大綁公審。這樣的人,性格含鐵量極高,在香港即使遭冤獄,一年半載只當做上嶗山休養。相反,政府精英系統[……]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驗血點滴 -陶傑

驗血點滴

0

如果十九世紀的西方是發明創新和繁榮建設的世紀,因為工業革命的成果和民主人權思想的發揚,則二十世紀是破壞和浩劫的世紀,因為兩次世界大戰和列寧共產主義病毒的傳播。

二十一世紀正步向中葉,千禧年揭開序幕時,未來一百年,人類充滿樂觀。現在看清楚了,雖然有網絡高科技的迅速發展,本應是繼工業革命之後,人類生活幸福的另一飛躍,但二十一世紀的脈絡逐[……]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鍾馗打鬼? -陶傑

鍾馗打鬼?

0

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起訴「佔中毆打暴徒」的愛國七警,將刑責裁決大腳傳中,由英國白人法官杜大衞將所謂愛國七警通通判刑兩年。

根據「普通法」,裁決不受政治因素左右,杜大衞也對自所謂鴉片戰爭、火燒圓明園以來,滿肚子民族冤屈的中國人並無感情,加上援引前多宗警察毆打平民的案例將七警判處入獄,激起中國人情緒反彈,城市大學法律學院的一名中國學者顧[……]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大迷惘 -陶傑

大迷惘

0

香港特區二十年,舉目皆見經濟困頓停滯,政治則比起一九九七年的期許大幅倒退。

其中大量口號和學術詞彙充塞空間,但特區政府志大才疏,只懂得抄襲西方流行詞彙,實踐起來卻一籌莫展。

首先,還記得香港有議員另起爐灶提出所謂「第三條路」嗎?源自英國前首相貝理雅。當時他為工黨全面承繼戴卓爾主義的自由市場經濟、擁抱電子科技而尋找理論依[……]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半字之差 -陶傑

半字之差

0

香港特首「選舉」,即使一千二百名以親中愛國佔大多數的小圈子,加四名親中愛國、即「建制」候選人,中方也不放心,也要指定林鄭月娥必須當選。如同拆穿了當初即使「八三一」決議提名權須一半「門檻」,中方可以隨時將「門檻」以電話壓力的方式提高到三分二或四分三,確保只有一名「候選人」交給市民「投票」。

對於當日否決「八三一」之後又悻悻然有點後悔的[……]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共業災星 -陶傑

共業災星

0

狂人總統上台,先簽署行政令,坐言起行,令美國退出TPP,西方輿論大嘩,認為如同讓位給予中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出席瑞士經濟論壇,大力提倡「自由貿易」,反對保護主義。不在現場的人,不知冠蓋雲集的西方專家和記者有何反應。但西方與中國市場交手,經歷了三十年的所謂「中國特色的自由貿易」,我不知道在這位中國來賓誇誇其談反保護主義的時候,中[……]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大報應 -陶傑

大報應

0

狂人特朗普正式就任,中國緊張,認為美國會掀起貿易戰。奧巴馬被送走,左翼精英不服,狂人宣誓就職,華盛頓千人暴力示威。

罵狂人如何粗野無禮很容易,但特朗普是一個「結果」(Consequence),而不是原因(Cause)。二○○八年,有五成三的美國人認為自己的生活質素,屬於中產階級,但奧巴馬兩任期間,二○一四年,認為自己屬於中產階級的只有[……]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DNA -陶傑

DNA

0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公開反對司法獨立,聲稱必須警惕西方的所謂三權分立意識。幾日之後,中紀委副書記吳玉良在記者會宣稱:中共領導反貪,是十三億中國人的共識,在黨中央統一領導下進行。吳玉良聲稱:所謂獨立的監督機構絕不存在,也不會接受,因為「中國人民的DNA與外國人不一樣,提出三權分立,是沒有理解我們的傳統文化」。中共高官公開認可中國人的DNA不同,證[……]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諮詢」陷阱 -陶傑

「諮詢」陷阱

0

西九故宮危機,壞事變好事,小事化大事,形成一場大火,撲向香港親中小圈子盛傳習近平已經決定欽點的下屆女特首林鄭。

先不論幕後欽點之說真偽,單從香港前英治時代,政務官的考核試,判斷處理這件事的手法,就知道香港英治中環精英的思維局限。

三四十年前,香港大學畢業生考AO,筆試試卷也無非就是幾題「危機處理」:譬如市內發生足[……]

想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