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摩星嶺上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中華民族遠航夢 -陶傑

中華民族遠航夢

0

馬來西亞雲頂一口氣購入德國三座船廠,聘用德國的工程師,繼續使用德國工業技術製造郵輪,並剛有一艘「雲頂夢號」下水,專走中國航線。

郵輪要面對中國市場,只是時間問題,其中有文化隔閡需要磨合。據說要中國人民學會正確的禮儀,又從頭開始,需要時間──這種說法,由一九七九年開始就不斷聽到了,但人生的時間實在有限,你可以蹉跎,世界不會、也不[……]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精英的謝幕時間 -陶傑

精英的謝幕時間

0

伊頓公學幾個中學生,與校內一名東正教牧師聯絡,搭通了莫斯科普京的總統府,往來一千個電郵,溝通對話,結果獲得普京總統邀請,飛往莫斯科與普京一齊喝下午茶,理性對話。

換了在香港,如果精英中學生能去北京,會見習近平,一定必恭必敬,好似臣民參見皇上。不要說去北京,如果榮獲特首梁振英在特首府接見,也會正襟危坐,聽取訓示,以示長幼尊卑。[……]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報紙頭版的戰爭 -陶傑

報紙頭版的戰爭

0

《成報》忽然用頭版連續多日指名道姓,抨擊特首和中聯辦主任。一份中資報紙藉此政治敏感時刻,與香港兩份傳統中國喉舌線爆發內戰,全港嘩然。

另外兩份老牌「文大」左報,在回轟一兩天之後,卻又暫黯然收兵。相反《成報》卻得勢不饒人,大有「不獲全勝,決不收兵」氣概。這一點更不尋常。論牌面,「文大」立足香港宣傳愛國超過六十年,《成報》落入中資[……]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年輕人不玩,就穩定了 -陶傑

年輕人不玩,就穩定了

0

香港立法會選舉,應該到了改變版圖的時候。年輕人口主導世界潮流,不論你喜歡與否,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英國退出歐盟之爭、希拉里和特朗普的左右對決,在IT世代席捲消費市場之下,無人否認,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政治的分裂和鬥爭,都是年輕人和老人之戰。

本來這樣的年齡劃分,不是太公平。年輕人也不一定都「激情」,而老人也不一定都保[……]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治亂世,抗布堅尼 -陶傑

治亂世,抗布堅尼

0

法國警方開始在尼斯海灘掃蕩穿罩袍、戴圍巾的伊斯蘭婦女。雖然法國法庭聲稱此一禁牴觸人權,宣布無效,但警方不理,繼續重防,只是不即刻罰款或拘捕,而是請在海灘上裹衣出現的伊斯蘭婦女立刻離開,以免引起恐慌。

此事在法國引起爭論。人權左派分子認為:婦女有權選擇自己的衣裝。但常識人士反駁:伊斯蘭世界的人無資格說這句話,因為他們自己在阿拉[……]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差在那一點點吃相 -陶傑

差在那一點點吃相

0

資深民運反共人士吳弘達在南美洲海灘遇溺,離奇死亡。美國圖書館開了一個追悼會,有國會議員悼祭。

然而紐約時報刊出內幕:吳弘達生前涉嫌侵吞雅虎提供、因曝光大陸異見者累得人家坐牢的上億港元賠償。

本來這筆錢歸納在吳先生名下,但泰半被這位「反共鬥士」私下獨吞,只剩三兩百萬接濟大陸的異見人士,數目寒酸。這筆帳也因七十八[……]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Yes和No -陶傑

Yes和No

0

英國新任女首相文翠珊上任不足一月,展現強硬作風。面對工黨極左領袖質疑:如果發生戰爭,明知敵國有大量平民會傷亡,你會不會首先使用核武器?文翠珊想也不想,答了一個字Yes。

這個英文字令我如釋重負,覺得國家有得救。戰爭當然要不擇手段,目的只為勝利,並無其他。文翠珊沒有囉唆附加許多按掣發射核彈的「前題」:例如,「當沒有其他選擇的時候」[……]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大西洋佛緣 -陶傑

大西洋佛緣

0

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何東家族淡出香港。主要的後人何鴻毅先生雖隱居北美,但名下的家族基金會一直倡導文化事業,尤其在西方國家推廣古老的中國佛教藝術。

這次在加州洛杉磯世界聞名的蓋堤博物館,何先生有面子,協調各方,展出由大英博物館和圖書館、法國國家圖書館借出的許多價值連城的畫作和手稿,呈現古代敦煌石窟寺的藝術風格和佛教形象。

[……]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李小龍不可以做總統 -陶傑

李小龍不可以做總統

0

今年美國大選是開國史上最古怪的一年。本來一個金髮的大亨,帶有三分喜劇演員的魅力,出來搞局,挑戰白宮精英,舉世都鼓掌,覺得很好看。

但特朗普過關斬將,取得提名權之後,一些言論卻引起正常人不安。例如攻擊對手希拉里,本來沒有問題;人身攻擊在西方選舉中,亦不屬少見。然而特朗普的團隊宣布要「槍斃希拉里」則是超過了美國文明的底線,帶有[……]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帶着種族主義去旅行 -陶傑

帶着種族主義去旅行

0

香港人一家五口遊德國,哪知道在火車遇到難民恐怖分子。一聲「真主偉大」,即刻血光四濺。五人中有四人遭斬傷,送到醫院,德國女總理親自慰問,強烈「譴責」恐怖罪行。最冤枉的是,這家人沒有參加早晨四點半起牀、在酒店大堂集合的「趕鴨仔式」香港旅行團,而是自費旅行。旅行團坐巴士,反而不會遇上這等天字第一號的霉頭。德國又不是台灣,德國的旅遊巴是不會火的[……]

想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