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摩星嶺上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人類學的禁忌 -陶傑

人類學的禁忌

0

非洲盧旺達是一個遙遠的地方。一九九四年發生過種族滅絕大屠殺,死亡八十萬人。那時的盧旺達發生了什麼事?答案是歷史遺留的問題。盧旺達人口兩千萬,本來三個種族:佔八成半的是胡圖族,一成半人口少數是圖西族。此外還有不到百分之一,身形比較矮小,叫做塔瓦(Twa)。

本來三族共和,太平無事。但十九世紀末,德國開始向非洲佔據殖民地,看見英法兩[……]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歐盟借刀殺人 -陶傑

歐盟借刀殺人

0

英國終於拍板決定明年三月開啟退出歐盟談判。許多左派選民仍然拒絕相信是事實。

確實,對於許多英國公民,公投退歐的結果,有如由醫生口中聽聞患了癌症。首先是「不相信發生在自己身上」(Disbelief),然後是詛咒命運、埋怨上天,然後是百般尋求仙丹企圖續命,最後才是接受命運。

我認識的許多英國本地人,已經到了「接受」的[……]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王萊和那時的慈母 -陶傑

王萊和那時的慈母

0

老牌國語片女演員王萊逝世,娛樂版的新聞篇幅很小。二三十歲的人只知黃曉明范冰冰,不再知道有王萊。

王萊是將國語說得最動聽、碩果僅存的上一代民國演藝女性之一(另一個只能是盧燕了),王萊不在了,最後一縷民國形象也氣若游絲。

當然,演員畢竟是演員,代表銀幕的角色,盲目歌頌懷念一個演員,帶有太多氾濫的情感。然而王萊女士[……]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西湖夢憶 -陶傑

西湖夢憶

0

中國政府在杭州召開G20,封鎖一座西湖。杭州市民通統趕出城,每人派三千元人民幣叫他們外遊。硬生生將一座西湖挖出來,讓外國賓客欣賞。

不如此,不讓西湖這個地理名詞,重新在中外傳媒出鋒頭。確實,過去二十年來,西湖已經在「經濟發展」中隱沒,如果不是淪陷。對上一次去西湖約在十年前,看見四周巍峨的大廈,一晚即倒胃口,還以為是北角的賽西湖。[……]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中華民族遠航夢 -陶傑

中華民族遠航夢

0

馬來西亞雲頂一口氣購入德國三座船廠,聘用德國的工程師,繼續使用德國工業技術製造郵輪,並剛有一艘「雲頂夢號」下水,專走中國航線。

郵輪要面對中國市場,只是時間問題,其中有文化隔閡需要磨合。據說要中國人民學會正確的禮儀,又從頭開始,需要時間──這種說法,由一九七九年開始就不斷聽到了,但人生的時間實在有限,你可以蹉跎,世界不會、也不[……]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精英的謝幕時間 -陶傑

精英的謝幕時間

0

伊頓公學幾個中學生,與校內一名東正教牧師聯絡,搭通了莫斯科普京的總統府,往來一千個電郵,溝通對話,結果獲得普京總統邀請,飛往莫斯科與普京一齊喝下午茶,理性對話。

換了在香港,如果精英中學生能去北京,會見習近平,一定必恭必敬,好似臣民參見皇上。不要說去北京,如果榮獲特首梁振英在特首府接見,也會正襟危坐,聽取訓示,以示長幼尊卑。[……]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報紙頭版的戰爭 -陶傑

報紙頭版的戰爭

0

《成報》忽然用頭版連續多日指名道姓,抨擊特首和中聯辦主任。一份中資報紙藉此政治敏感時刻,與香港兩份傳統中國喉舌線爆發內戰,全港嘩然。

另外兩份老牌「文大」左報,在回轟一兩天之後,卻又暫黯然收兵。相反《成報》卻得勢不饒人,大有「不獲全勝,決不收兵」氣概。這一點更不尋常。論牌面,「文大」立足香港宣傳愛國超過六十年,《成報》落入中資[……]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年輕人不玩,就穩定了 -陶傑

年輕人不玩,就穩定了

0

香港立法會選舉,應該到了改變版圖的時候。年輕人口主導世界潮流,不論你喜歡與否,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英國退出歐盟之爭、希拉里和特朗普的左右對決,在IT世代席捲消費市場之下,無人否認,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政治的分裂和鬥爭,都是年輕人和老人之戰。

本來這樣的年齡劃分,不是太公平。年輕人也不一定都「激情」,而老人也不一定都保[……]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治亂世,抗布堅尼 -陶傑

治亂世,抗布堅尼

0

法國警方開始在尼斯海灘掃蕩穿罩袍、戴圍巾的伊斯蘭婦女。雖然法國法庭聲稱此一禁牴觸人權,宣布無效,但警方不理,繼續重防,只是不即刻罰款或拘捕,而是請在海灘上裹衣出現的伊斯蘭婦女立刻離開,以免引起恐慌。

此事在法國引起爭論。人權左派分子認為:婦女有權選擇自己的衣裝。但常識人士反駁:伊斯蘭世界的人無資格說這句話,因為他們自己在阿拉[……]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差在那一點點吃相 -陶傑

差在那一點點吃相

0

資深民運反共人士吳弘達在南美洲海灘遇溺,離奇死亡。美國圖書館開了一個追悼會,有國會議員悼祭。

然而紐約時報刊出內幕:吳弘達生前涉嫌侵吞雅虎提供、因曝光大陸異見者累得人家坐牢的上億港元賠償。

本來這筆錢歸納在吳先生名下,但泰半被這位「反共鬥士」私下獨吞,只剩三兩百萬接濟大陸的異見人士,數目寒酸。這筆帳也因七十八[……]

想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