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Tag

摩星嶺上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西宮娘娘風波 -陶傑

西宮娘娘風波

0

西九風波,吵鬧得很厲害,因為這件事已經升級為一項個人競選特首的政治工程。

首先故宮的文物,按照故宮的中國規矩,不准向「境外」移放數目超過一百二十件、時間長於一年。港澳一向是「境外區域」,習總多次說要「依法治國」、「守規矩」、「法治」的規矩的意思就是不可以「破例」或「下不為例」。

但是一旦滲入中國人政治,「這次故宮[……]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特區挑釁新加坡? -陶傑

特區挑釁新加坡?

0

香港特區悍然扣查九輛新加坡軍方「星光部隊」的裝甲車。新加坡國防部長在議會透露,總理李顯龍已經寫信給香港特區首長梁振英,嚴正要求特區政府立即歸還。

新加坡國防部長嚴正指出:裝甲車屬新加坡政府財物,即使由商用船運輸,受主權豁免權保護,不受其他國家限制扣留。

新加坡和台灣之間的軍事訓練交流,行之有三十年,一向與香港[……]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香港「第二次解放」? -陶傑

香港「第二次解放」?

0

特首梁振英突然宣布不再競逐連任,震動香港。僅在三四天之前,梁特首還在躊躇滿志,並由其梁粉支持者敲鑼打鼓喝令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不可以衝紅燈。言下之意,梁振英得到的,就是中央的綠燈了。

豈知不足九十六小時,中央人民政府卻向梁振英開了紅燈,世事轉變之奇,真令人難以預料。

梁振英棄選,許多梁粉覺得大損失,但香港一般[……]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左傾幼稚的陳映真 -陶傑

左傾幼稚的陳映真

0

台灣左翼小說家陳映真逝世。陳先生去得寧靜,原來已經臥牀長達十年。

文化界人士說,陳映真在北京比較寂寞,但身故之後卻榮獲中國政府禮遇,送入八寶山,陳大師應可告慰。

陳映真是七十年代一個火紅的名字。他的小說寫台灣基層百姓,本來沒有問題,但不幸在國民黨戒嚴時代寫這類題材,有同情「無產階層」之嫌。因此,陳映真被告發,[……]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飲恨餘生希拉里 -陶傑

飲恨餘生希拉里

0

希拉里大選遲了一天才發表認輸聲明,據說情緒失控,當夜嚎啕大哭,大罵老公克林頓,以及關鍵時落井下石的FBI局長。

但覆水難收,一切已經太遲。回想大半生,出身名校,校園反戰,嫁得如意郎君,天生美貌,事業青雲直上,四十出頭就住進白宮,悉心打理花園、換傢俬、設計家居,如此好命,希拉里有沒有想過女人是最嫉妒的動物,大量婦女看見枝頭一隻鳳[……]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華人偶像特朗普 -陶傑

華人偶像特朗普

0

美國總統大選,美國的華人有許多支持共和黨的特朗普。

據說許多中國留學生組織,都收到指示,表達對特朗普的支持。指示來自何方,心裏都明白。特朗普是一名商人,商人無祖國,商人也缺乏公義,特朗普做了總統,大概有人判斷,最終必「見錢眼開」,只要私下對他或他私下的企業開一個暗價,如果荷李活都可以買下,特朗普入主後的白宮,能出售一點股份,實[……]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人類學的禁忌 -陶傑

人類學的禁忌

0

非洲盧旺達是一個遙遠的地方。一九九四年發生過種族滅絕大屠殺,死亡八十萬人。那時的盧旺達發生了什麼事?答案是歷史遺留的問題。盧旺達人口兩千萬,本來三個種族:佔八成半的是胡圖族,一成半人口少數是圖西族。此外還有不到百分之一,身形比較矮小,叫做塔瓦(Twa)。

本來三族共和,太平無事。但十九世紀末,德國開始向非洲佔據殖民地,看見英法兩[……]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歐盟借刀殺人 -陶傑

歐盟借刀殺人

0

英國終於拍板決定明年三月開啟退出歐盟談判。許多左派選民仍然拒絕相信是事實。

確實,對於許多英國公民,公投退歐的結果,有如由醫生口中聽聞患了癌症。首先是「不相信發生在自己身上」(Disbelief),然後是詛咒命運、埋怨上天,然後是百般尋求仙丹企圖續命,最後才是接受命運。

我認識的許多英國本地人,已經到了「接受」的[……]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王萊和那時的慈母 -陶傑

王萊和那時的慈母

0

老牌國語片女演員王萊逝世,娛樂版的新聞篇幅很小。二三十歲的人只知黃曉明范冰冰,不再知道有王萊。

王萊是將國語說得最動聽、碩果僅存的上一代民國演藝女性之一(另一個只能是盧燕了),王萊不在了,最後一縷民國形象也氣若游絲。

當然,演員畢竟是演員,代表銀幕的角色,盲目歌頌懷念一個演員,帶有太多氾濫的情感。然而王萊女士[……]

想睇更多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西湖夢憶 -陶傑

西湖夢憶

0

中國政府在杭州召開G20,封鎖一座西湖。杭州市民通統趕出城,每人派三千元人民幣叫他們外遊。硬生生將一座西湖挖出來,讓外國賓客欣賞。

不如此,不讓西湖這個地理名詞,重新在中外傳媒出鋒頭。確實,過去二十年來,西湖已經在「經濟發展」中隱沒,如果不是淪陷。對上一次去西湖約在十年前,看見四周巍峨的大廈,一晚即倒胃口,還以為是北角的賽西湖。[……]

想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