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剎車種族仇恨-陶傑

剎車種族仇恨

0

七警被判入獄案,掀起一股香港特區種族主義仇恨風暴,中港愛國人民紛紛恐嚇、辱罵白人法官杜大衞,並質疑「洋法官」為何有權審訊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眼看又一場拳匪之亂,爆發在即,曾聲稱「法官也要愛國」的梁愛詩在北京或接獲中央主人指令降溫,改口稱「不應以種族理由」攻擊法官判決。
[sc name=”AdWordUp”]

梁愛詩此一轉身,無疑是告訴聲討「白人無權審港判中」的愛國極右種族主義同胞,「中央」無意做慈禧太后,下令你們追打洋鬼子法官和二毛子,相反,種族主義仇恨必須收斂,「一國兩制」不走樣、不變形,也包含法官繼續有洋人,不改變膚色。
 

梁愛詩傳達此一指示,希望能有效。香港中國人搞排白的極右種族主義,是很搞笑的事,因為香港一百五六十年之成為「東方之珠」奇蹟,完全是英國殖民主義的貢獻。不幸英國殖民主義就是建築在達爾文的物種理論基礎之上:以白人為主導,擇黃種人之中品格馴良而又肯接受教化者施以教導,使之成為盡量不貪污受賄、奉公守法的高等變種華人,建立英式公務員和法官隊伍,交還中國。
 

當然,「橘越淮而枳」,也是生物定律。交回之後,你自己打回原形,白人不管。但是香港賴以斗膽自稱「國際城市」之種種,皆是白人留下:廉署、港大、普通法;正如中國人一百年來,用的電燈、抽水馬桶、傳真機、手機、冷氣、汽車、飛機、西醫、郵輪,甚至其崇拜的馬克思主義,樣樣皆是西方白人的惠澤。白人歧視中國人的理由,遠遠大於中國種族主義者竟敢排斥白人的理據。
 

譬如近日耳語流傳:審判前特首曾蔭權的一眾華裔陪審員。審訊結束,有幾位陪審員回家之後與一眾親友說:在法庭上,主控雙方都僱用英國白人大律師,兩名洋律師的英文,由於過份清晰高雅,中國人陪審員聽不太懂。
 

親友吃了一驚,問他們:那麼你們如何客觀公正定罪?答案是:他們有賴於長期閱讀香港一兩份最暢銷的華文報紙對「貪曾」罪行和案情的貼身報道,才明白洋律師控辯雙方說什麼。
[sc name=”AdWordDown”]

也就是說:如果所謂貪曾案,不用中國人「陪審」,純粹用白人大法官,與兩名英國洋大狀對話,曾蔭權先生可能得到更公正的決斷。

0

由此可見,如果照照自己近代史的鏡子,特別是香港照照香港史的鏡子,馬列和英國殖民主,花開兩朵,中國人有沒有資格向白人包括港大校長和法官掀起種族主義仇恨,十分有趣,值得香港年輕一代討論。但梁愛詩到了北京,終於短暫地醒過來,勸喻她的同胞不要盲目反洋,是值得高度肯定的轉變。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3月1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310/19952805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