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純理性汽車批判

香港才子陶傑:純理性汽車批判

0

高曾 經 聽 過 一 名 老 波 牛 講 , 在 球 場 上 , 踢 波 叻 的 人 都 只 穿 白 飯 魚 。 那 些 到 周 身 名 牌 波 衫 、 加 對 超 勁 波 boot 的 人 , 都 是 不 學 無 術 、 虛 張 聲 勢 , 用 架 生 來 掩 飾 自 己 冇 信 心 的 人 。 
 

眼 前 的 陶 傑 , 一 身 素 衣 , 爛 鬼 polo 恤 加 典 型 中 坑 黑 色 西 褲 , 手 戴 八 達 通 表 , 說 話 中 不 時 夾 雜 髒 話 , 不 知 者 還 以 為 他 是 維 園 阿 伯 … … 但 他 今 天 給 予 我 的 , 是 我 從 來 沒 有 聽 過 如 此 具 前 瞻 性 和 哲 學 性 , 同 時 間 亦 生 鬼 有 趣 的 車 經 。 原 來 老 波 牛 所 言 非 虛 。

香 港 滿 是 名 車 , 平 治 多 過 的 士 , 在 這 個 context 之 下 , 你 點 睇 汽 車 呢 樣 ? 

「 香 港 人 對 汽 車 觀 念 幾 扭 曲 , 很 多 名 車 其 實 不 應 該 在 香 港 開 , 如 林 寶 堅 尼 、 保 時 捷 、 甚 至 平 治 跑 車 , 把 這 種 車 放 在 這 個 小 小 的 地 方 , 就 有 如 把 一 頭 純 種 大 狗 huski 放 在 一 個 百 多 呎 的 寵 物 店 中 , 很 不 人 道 。 
 

0

「 這 類 車 其 實 應 該 放 進 廣 闊 的 大 型 公 路 之 中 , 比 方 說 由 瑞 典 開 到 上 去 芬 蘭 , 車 程 幾 個 鐘 頭 的 高 速 公 路 。 在 香 港 , 人 們 都 不 認 識 不 同 品 牌 背 後 的 意 義 , 在 德 國 , 平 治 、 寶 馬 和 福 士 各 有 不 同 象 徵 , 平 治 代 表 華 貴 ; 寶 馬 是 中 產 casual 型 ; 福 士 就 是 草 根 得 來 有 品 味 , 買 車 時 必 須 注 意 自 己 的 學 養 和 身 份 , 唔 係 凈 係 有 錢 就 得 。 
 

「 得 罪 講 句 , 一 個 長 沙 灣 屠 房 豬 肉 佬 , 中 了 六 合 彩 , 挑 ! 唔 通 佢 走 去 買 部 勞 斯 萊 斯 ? 有 錢 都 唔 好 制 啦 ! 汽 車 跟 人 的 衣 、 五 觀 分 布 、 氣 質 等 等 , 都 要 夾 先 得 。 等 於 你 拖 條 女 出 街 , 嘩 大 佬 , 條 女 都 高 過 你 , 平 底 鞋 都 高 過 你 3 吋 , 陳 寶 蓮 , 咁 你 自 己 又 矮 冬 瓜 咁 樣 … … , 你 係 有 消 費 力 , 你 係 有 包 條 女 能 力 , 但 係 行 落 街 就 被 人 笑 !

「 就 算 發 了 達 , 我 都 唔 會(揸)『 Ben 屎 』 , Volvo 最 愛 , 夠 低 調 , 靠 得 住 , 是 窮 人 『 Ben 屎 』 。(揸) 架 咁 靚 車 做 乜 叉 ? 俾 人 睇 ? 我 唔 需 要 人 睇 我 架 車 。 以 前 都 是 開 舊 車 , 冇 一 架 貴 過 3 皮 , 到 爛 先 換 , 這 架 是 我 咁 大 個 人 第 一 次 買 新 車 , 因 為 舊 年 沙 士 經 濟 差 , 16 萬 有 部 新 車 , 夠 抵 。 我 認 為 香 港 超 過 廿 萬 的 車 都 唔 值 , 我 寧 願 買 匯 豐 股 票 。 最 恰 當 的 就 是 買 架 新 Volvo 或 Toyota , anything above this , 就 係 戇 居 ! 金 庸 是 全 中 國 作 家 中 的 勞 斯 萊 斯 , 但 係 佢 唔 會 坐 勞 斯 萊 斯 , 用 的 只 是 一 架 舊 Benz , 呢 就 係 class 、 是 修 養 。 吳 宇 森 拍 戲 咁 勁 , 但 佢 唔 識(揸)車 , 佢 唔 話 仆 你 個 街 驚 俾 你 班 友 睇 衰 , 即 刻 學 車 整 番 部 林 寶 堅 尼 , 呢 咪 好 ! 」

0

別 扮 , 用 草 根 語 調 用 詞 , 講 最 critical 的 東 西 , 就 是 陶 傑 的 風 格 。 在 訪 問 中 , 才 子 每 每 炒 蝦 拆 蟹 , 加 上 妙 語 連 珠 , 作 為 現 場 聽 眾 的 我 和 攝 影 師 , 經 常 忍 不 住 大 笑 。 

「 挑 ! 我 最 Q 憎 人 坐 『 Ben 屎 』 ! 人 坐 你 又 坐 , 有 新 型 號 你 又 盲 目 跟 風 , 『 Ben 屎 』 根 本 就 係 掩 住 個 嘴 掠 你 水 , 一 般 人 根 本 唔 知 『 Ben 屎 』 這 個 符 號 代 表 甚 麼 , 『 Ben 屎 』 本 來 有 性 格 , 都 俾 你 班 仆 街 到 冇 性 格 , 因 為 人 人 都 是 那 部 車 、 那 種 款 ! 消 費 者 根 本 唔 會 去 study 『 Ben 屎 』 本 身 個 形 狀 、 隻 顏 色 、 個 style , 胡 亂 去 買 , 人 有 佢 又 有 。 
 

「 另 外 , 香 港 人 開 車 真 的 很 不 環 保 , 架 車 還 未 爛 , 就 走 去 買 部 新 車 , 就 似 換 手 機 一 樣 , 為 了 顯 示 自 己 轉 了 新 工 作 、 加 人 工 , 就 成 日 換 車 。 前 殖 民 地 政 府 就 叻 , 知 道 你 班 友 鍾 意 玩 呢 類 玩 具 、 玩 靚 車 , 所 以 就 將 import tax 設 定 於 100% ! 我 在 英 國 住 了 那 麼 久 , 在 那 邊 , 一 部 『 Ben 屎 』 貴 極 都 不 過 廿 幾 卅 萬 , 邊 有 話 過 百 萬 , 你 愈(揸)愈 貶 值 , 戇 居 ! 
 

「 人 德 國 是 全 民 皆 中 產 , 人 民 的 購 買 力 和 消 費 力 已 經 上 了 軌 道 , 最 重 要 是 , 德 國 是 一 個 好 proud 的 國 家 , 自 己 的 國 家 本 身 已 經 是 名 牌 , 有 音 樂 家 華 格 納 、 哲 學 家 康 德 、 希 特 拉 … … 出 過 很 多 猛 , 所 以 佢 開 這 些 名 牌 車 就 冇 問 題 。 換 言 之 , 汽 車 就 是 一 種 優 生 學 , 要 夾 人 的 質 素 , 甚 至 是 膚 色 , 不 配 就 是 不 配 , 你 睇 下 勞 斯 萊 斯 賣 廣 告 , 會 唔 會 搵 個 黑 人 賣 ? 永 遠 冇 得 傾 , 呢 樣 就 係 咁 現 實 ! 這 種 叫 『 齊 大 非 偶 』 , 意 即 從 前 的 人 嫁 娶 , 娶 一 個 齊 大 王 個 女 , 你 娶 得 起 咩 ? 齊 國 這 樣 大 、 這 麼 富 裕 , 你 那 些 細 國 家 如 趙 國 、 燕 國 , 你 咁 自 己 娶 你 自 己 第 三 世 界 女 ! 冇 所 謂 ! 做 人 做 事 , 最 緊 要 就 是 跟 身 份 相 符 。 
 

「 我 住 過 New York 同 倫 敦 , 有 錢 佬 好 多 , 邊 有 人 (揸)『 Ben 屎 』 ? 亦 非 個 個 開 勞 斯 萊 斯 , 很 多 人 有 錢 都 不 會 買 。 第 一 , 勞 斯 萊 斯 不 是 用 來 自 己 開 , 要 請 司 機 開 。 第 二 , 招 聘 司 機 都 好 有 學 問 , 你 估 在 地 盤 見 到 個 擔 泥 有 力 , 湖 南 走 落 新 移 民 , 然 後 用 三 千 蚊 請 佢 俾 套 靚 制 服 佢 就 得 咩 ? 個 司 機 都 要 有 6 呎 身 材 、 四 十 零 歲 , 把 口 又 要 密 , 開 口 講 英 文 隻 accent 要 正 , 就 算 你 真 係 請 到 呢 件 , 豈 不 是 個 司 機 的 質 素 還 高 過 自 己 ? 買 部 勞 斯 萊 斯 做 乜 ? 哈 哈 … … 」 

陶 傑 部 車 隨 時 都 有 幾 本 雜 誌 同 報 紙 standby , 等 人 的 時 候 就 會 睇 , 費 事 浪 費 時 間 。 

 

要 去 到 幾 時 , 香 港 汽 車 消 費 巿 場 才 可 以 像 歐 洲 般 真 正 成 熟 ? 
「 有 排 都 未 得 ! 一 個 成 熟 巿 場 要 多 元 化 。 在 歐 洲 有 一 種 汽 車 消 費 , 叫 做 舊 車 買 賣 , Collection Car , 有 很 大 market , 香 港 就 冇 這 個 巿 場 , 他 們 嫌 這 些 車 老 套 , 又 冇 得 維 修 , 在 英 國 你 就 可 以 隨 時 架 很 老 的 Bentley , 我 自 己 在 英 國 過 東 歐 車 , 很 老 套 , 但 很 便 宜 , 四 百 幾 鎊 ( 約 港 幣 六 千 ) 一 架 易 手 價 。 在 那 裡 , 車 是 出 個 性 格 出 來 , 我 唔 怕 被 人 知 道 我 窮 , 我 唔 怕 被 人 知 道 呢 架 是 窮 人 車 , 因 為 窮 人 車 都 有 品 味 。 香 港 又 有 多 元 化 , 架 mini 仔 都 俾 人 笑 , 俾 人 笑 笑 下 就 會 冇 自 信 , 冇 辦 法 確 立 自 己 的 Identity , 所 以 咪 一 窩 蜂 『 Ben 屎 』 , 完 全 不 是 成 熟 表 現 。 許 冠 傑 都 有 唱 : 「 你 要 『 Ben 屎 』 靠 自 己 個 腦 。 」 我 有 腦 自 己 就 唔 『 Ben 屎 』 。 哈 哈 … … 成 百 萬 咁 Q 貴 , 三 個 月 就 貶 值 , 我 不 如 成 百 粒 去 東 莞 買 兩 層 樓 , 包 條 奶 啦 , 哈 哈 , 自 己 又 得 益 , 係 唔 係 呀 ? 同 架 車 做 呀 ? 戇 居 ! 出 架 車 溝 女 ? 條 女 如 果 係 鍾 意 架 車 多 過 鍾 意 你 , 咁 你 不 如 去 叫 雞 , 慳 番 百 幾 皮 ! 去 深 水 就 夠 玩 幾 年 啦 , 人 條 數 都 唔 知 點 計 ! 哈 , 哈 。 」

早 在 上 年 的 《 Cup 》 雜 誌 , 你 已 經 講 過 「 中 國 發 展 汽 車 的 問 題 」 , 可 否 補 充 多 些 ? 
 

「 中 個 現 時 有 13 億 人 , 假 設 10 年 後 , 有 1 億 人 開 車 , 就 即 刻 死 ! 第 一 , 石 油 不 夠 。 現 時 每 年 石 油 的 需 求 量 為 230,000,000 噸 , 如 果 中 國 這 麼 多 人 開 車 , 就 起 碼 要 花 7-8 千 萬 噸 , 佔 了 全 世 界 三 分 之 一 。 未 來 , 北 京 、 青 島 、 上 海 和 大 連 , 這 些 所 謂 中 產 階 級 城 巿 , 又 要 學 西 方 國 家 人 人 車 , 浪 費 幾 多 汽 油 ? 另 外 , 城 巿 基 建 配 套 又 點 ? 你 有 冇 咁 多 車 位 ? 之 後 可 能 要 大 興 土 木 興 建 多 層 停 車 場 , 要 破 壞 幾 多 古 蹟 ? 拆 幾 多 舊 屋 ? 拆 幾 多 有 特 色 和 具 歷 史 性 的 building ? 街 邊 又 要 泊 表 位 呢 。 
 

「 還 有 , 驗 車 呢 ? 現 時 大 陸 的 汽 車 架 架 都 光 頭 胎 , 日 後 個 個 都 有 私 家 車 , 一 定 要 有 嚴 格 的 驗 車 標 準 。 中 國 咁 多 貪 污 , 到 時 求 其 塞 二 百 蚊 俾 佢 , 又 可 以 過 關 , 點 算 ? 還 有 考 牌 呢 ? 考 牌 最 容 易 『 濕 水 』 , 香 港 60 年 代 都 曾 經 出 現 這 些 情 況 , 學 神 一 上 車 就 俾 利 是 個 官 , 就 唔 會 『 肥 』 , 將 來 大 陸 一 定 會 重 蹈 覆 轍 , 到 時 個 個 未 考 到 牌 就 飛 車 , 請 不 要 忘 記 , 自 七 十 年 代 開 始 , 中 國 個 個 家 庭 都 實 行 『 一 胎 化 』 , 個 個 細 路 仔 都 在 寵 愛 中 長 大 , 因 為 受 到 溺 愛 , 他 們 的 性 格 多 是 天 不 怕 地 不 怕 , 一 有 錢 , 就 一 定 買 架 車 亂 咁 掟 , 到 時 意 外 率 數 字 一 定 好 高 。 
 

0

「 西 方 國 家 其 實 已 經 行 過 這 條 路 , 證 明 這 樣 對 環 境 對 生 態 都 冇 好 處 , 點 解 還 要 行 舊 路 ? 自 己 又 話 有 三 千 年 歷 史 文 化 、 又 話 有 儒 家 道 家 、 又 話 喜 歡 山 水 , 現 在 就 跟 美 國 佬 行 舊 路 , 就 算 幾 有 錢 都 被 別 人 看 扁 。 中 國 文 化 已 經 無 法 發 揮 出 一 個 與 眾 不 同 的 典 範 , 最 好 就 係 : 我 唔 需 要 開 你 那 些 名 牌 車 , 都 可 以 過 精 神 富 足 的 生 活 。 美 國 佬 只 得 三 億 人 , 但 佔 用 了 全 世 界 七 成 天 然 資 源 , 他 們 可 以 這 樣 , 你 唔 好 以 為 我 們 都 可 以 ! 因 為 他 們 付 出 極 大 代 價 , 人 家 好 多 發 明 、 好 多 人 材 , 他 們 在 二 戰 時 用 兩 粒 原 子 彈 為 日 本 佬 清 場 ; 越 戰 死 咁 多 人 、 韓 戰 死 咁 多 人 , 他 們 維 持 世 界 和 平 秩 序 , 所 以 他 們 有 資 格 享 用 資 源 , 中 國 就 唔 得 ! 所 以 唔 好 學 人 家 的 生 活 形 態 ! 」

 

你 曾 經 講 過 中 國 汽 車 發 展 冇 出 路 , 並 提 出 儒 、 道 、 佛 思 想 救 中 國 , 叫 人 重 新 過 簡 樸 生 活 , 似 是 流 於 吹 水 的 想 法 , 可 有 實 際 實 行 可 能 性 ? 

 

「 係 , 我 係 吹 水 , 不 過 , 假 如 中 國 有 一 個 好 有 智 慧 和 魅 力 的 領 袖 , 可 以 感 化 全 國 人 民 , 像 從 前 的 印 度 甘 地 , 他 教 印 度 人 用 手 織 布 , 棄 用 英 國 佬 發 明 的 機 器 , 不 要 經 過 英 國 加 工 的 貴 價 棉 花 , 有 個 這 樣 的 人 便 成 功 。 你 現 在 去 印 度 看 看 , 其 影 響 力 到 今 時 今 日 仍 在 , 他 們 所 消 耗 的 能 源 少 於 中 國 , 因 為 他 們 過 自 己 傳 統 ( 簡 樸 ) 生 活 , 印 度 好 多 有 錢 佬 , 但 唔 係 個 個 阿 差 開 車 。 總 之 , 國 家 要 建 立 自 己 的 philosophy , 一 種 對 生 活 的 態 度 , 唔 好 一 味 追 求 物 質 , 現 在 的 人 要 威 , 要 有 『 水 』 , 開 車 唔 係 為 自 己 comfort , 是 為 了 威 , 威 俾 以 前 老 細 睇 , 威 俾 仇 家 睇 , 威 俾 老 竇 老 母 睇 , 威 俾 舊 同 學 睇 , × ! 我 以 前 會 考 肥 佬 , 宜 家 開 靚 車 , 靚 過 哂 你 , 你 有 冇 ? 都 唔 知 做 乜 叉 ! 」

 

香 港 交 通 出 名 混 亂 , 在 香 港 開 車 開 了 這 麼 多 年 , 陶 傑 可 有 投 拆 ? 

 

「 × ! 有 ! 成 Q 日 整 路 , 睇 住 佢 衰 , 英 國 做 得 到 , 香 港 人 做 唔 到 , 就 是 在 整 路 方 面 。 冇 理 性 , 一 整 路 就 唔 理 ( 長 時 間 不 斷 整 ) 。 你 睇 雪 糕 筒 , 97 前 , 雪 糕 筒 擺 得 好 直 , 距 離 兩 百 米 前 你 已 經 知 道 前 面 停 車 , 俾 你 有 足 夠 時 間 轉 線 。 現 在 就 不 同 , 雪 糕 筒 都 慳 番 , 整 架 大 車 度 有 個 大 箭 嘴 就 算 , 你 一 睇 到 就 已 經 冇 位 走 , 試 過 幾 次 車 禍 就 是 因 為 這 樣 。
 

0

(窮人的ben屎)

英 國 佬 好 錫 身 , 唔 想 交 通 意 外 有 死 人 , 交 通 system 做 得 好 穩 陣 , 每 樣 設 計 得 好 完 善 。 香 港 人 車 品 好 差 , 唔 打 燈 、 唔 遞 手 , 冇 禮 貌 。 英 國 人 有 理 性 , 唔 會 胡 亂 響 按 , 中 國 人 就 好 躁 。 冇 架 車 時 都 似 番 個 人 樣 , 上 私 家 車 就 變 了 一 頭 畜 牲 , 哈 哈 … … 德 國 道 路 冇 車 速 上 限 , 人 人 靠 自 我 約 束 自 律 , 作 為 汽 車 工 業 大 國 有 它 的 原 因 。 慶 幸 地 , 香 港 現 在 仍 然 食 英 國 制 度 留 低 的 老 本 , 唔 係 太 夠 膽 衝 紅 燈 , 這 是 法 治 的 最 基 本 精 神 , 大 陸 就 唔 係 , 紅 燈 當 綠 燈 , 隨 時 u-turn … … 如 果 有 一 日 見 到 交 通 好 似 大 陸 咁 , 時 你 就 要 移 民 ! 

 

英 國 汽 車 工 業 曾 經 風 光 一 時 , 現 時 則 完 完 全 全 被 德 國 蓋 過 , 很 多 英 國 品 牌 已 被 外 人 收 購 ( 如 Jaguar 和 Land Rover 已 被 Ford 收 購 ) , 正 式 名 存 實 亡 , 為 甚 麼 ? 
 

「 六 十 年 代 , 全 香 港 滿 是 英 國 車 , Vauxhall 、 Morris … … 後 來 , 英 國 汽 車 工 業 都 轉 向 國 有 化 , 所 以 run 得 好 差 , 完 全 唔 注 重 design , 不 及 日 本 佬 進 取 , 整 下 整 下 就 在 國 際 巿 場 衰 落 。 英 國 車 有 個 好 處 就 是 很 穩 陣 、 好 實 凈 , 壞 處 就 是 外 形 好 叉 老 套 , 唔 能 夠 貼 住 巿 場 。 另 外 , 六 七 十 年 代 英 國 經 濟 唔 好 , 冇 一 班 年 輕 的 行 政 人 員 買 車 , 顧 客 愈 來 愈 老 化 , 加 上 經 營 不 善 蝕 大 本 , 好 像 積 架 這 些 老 牌 , 最 終 都 要 落 入 人 家 手 中 。 」

男 人 的 疤 痕

陶 傑 現 在 開 的 , 是 一 部 03 年 的 黑 色 富 豪 S40 。 只 得 一 年 的 新 車 , 卻 是 滿 身 傷 痕 , 不 但 泵 把 有 花 有 凹 , 而 且 車 側 沙 板 更 有 如 花 面 貓 , 滿 是 一 條 條 痕 。 原 來 , 陶 傑 對 用 車 有 又 有 一 套 獨 特 見 解 。 「 車 上 的 花 痕 , 就 有 如 男 人 面 上 的 疤 痕 , 條 條 都 充 滿 故 事 , 背 後 都 有 一 段 歷 史 , 女 人 就 是 喜 歡 問 這 些 , 太 perfect , 就 即 是 油 頭 粉 面 , 冇 意 思 , 車 是 買 來 用 的 ! 」

————
後記

其實,陶傑是我偶像,他身為城中才子,口舌出名辛辣,知識有如圖書館般豐富。做完訪問,陶傑問我:“你有沒有買車?”我答:“我有一點左派思想,有時想過簡樸生活,而且我上班也不遠,養車的費用比打車貴多了。所以我暫時不會買車。”陶傑說:“你這樣想就聰明了!年輕人做事要踏實!要炫耀,以後大把機會。如果你是勤奮上進,不斷學習,以後自然有炫耀的機會,不需要賺到些小錢就買台靚車,哈哈!”意外得到陶傑的指點迷津,弄得自己沾沾自喜了好幾天……

 

陶傑

来源:

http://forum.caranddriver.com.hk/archiver/?tid-15096.html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