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節目

光明頂精華片段 – 論基督教之意義 – 陶傑

光明頂精華片段-論基督教之意義-陶傑

陶傑講現代基督教的沒落原因與基督教之存在意義。值得好好重溫!

其中所介紹的「萬國公報」為林樂知所創。林樂知(Young John Allen, 1836-1907)有「教會報人」之稱,他所創辦的「萬國公報」在清季的教會報刊中,發行的時間最久,影響也最大。他共計在華四十七年,實兼傳教土、教育家、作家、報人與中西文化溝通者於一身。想知更多,請繼續看下文~

[fve]http://www.youtube.com/watch?v=Ih4u08xw-3U[/fve]

點擊[這裡],重溫翻經典嘅光明頂節目吧~

下面附上陶傑提及的「萬國公報」的相關資料

----------

林樂知與「萬國公報」

魏外揚


基督教傳教士與中國近代的報業發展有相當密切的關係。早在一八一五年至一八二一年,「倫敦佈道會」的米憐(William Milne)即在華僑眾多的馬六甲發行了第一份具有民報性質的報紙「察世俗每月統紀傳」。以後麥都思在巴達維亞(今雅加達)發行「特選撮要每月統紀傳」、郭士立在新加坡發行「東西洋考每月統紀傳」,都是在鴉片戰爭前就已流行在海外華僑社區間的報刊。

本文所介紹的林樂知(Young John Allen, 1836-1907)有「教會報人」之稱,他所創辦的「萬國公報」在清季的教會報刊中,發行的時間最久,影響也最大。他共計在華四十七年,實兼傳教土、教育家、作家、報人與中西文化溝通者於一身。(參見姚崧齡著:影響中國維新的幾個外國人,傳記文學出版社。)

一、全身沒有一根懶骨

150px-Young_John_Allen

林樂知生在美國喬治亞州的布爾克縣(Burke County, Georgia),出生前兩個月就失去了父親,出生後不到兩個星期,母親又因病去世,從此就由姨父姨母加以撫養。十八歲入本州牛津鎮之恩慕瑞學院(Emory College),四年後畢業,隨即與郝斯登小姐(Mary Houston)結婚,相偕加入美國南方監理會(American Southern Methodist Episcopal Mission),於一八五九年年底帶看新生的女嬰啟程來華,次年七月到達上海。

林氏夫婦抵華之際,正值中國多事之秋。在北方,英法聯軍攻入京城,咸豐皇帝西走熱河;在南方,太平軍席捲江南,無數百姓流離失所。林樂知原擬前往杭州,也因此被迫暫居上海,學習抵華後的第一門功課:「等候」與「忍耐」。

一八六一年,美國南北戰爭爆發,林氏家鄉喬治亞州也加入了南方的陣營,因此無力顧及海外宣教士的生活。林氏不得不在宣教事工之外,兼了一些差事來補貼家用。他曾在領事館中擔任翻譯、在「廣方言館」中教授英文、在英文報社中擔任編輯、在「江南製造局」中翻譯西書。據傳蘭雅(John Fryer)稱:「林氏當時工作極度緊張,晝夜不息,風雨無間。每日上午在廣方言館授課,午後赴製造局譯書,夜間編輯報紙,禮拜日則到處佈道及處理教會事務。同事十年,從末見他有片刻閒暇。雖曾勸之稍稍節勞以維健康,彼竟謂體內無一懶骨。」

二、創辦「萬國公報」

清季西洋教士在中國發行的中文報紙中,以「萬國公報」為時最久,影響也最大。如果連它的前身「教會新報」合併計算,一共刊行了三十四年,其間可分為三個階段:

(一)「教會新報」六年。一八六八年林樂知創辦「教會新報」,內容除了討論基督教教義、報導教會消息外,還介紹科學知識、外國史地與各國新聞。每週出刊一次,發行量約為七百份。

(二)前期「萬國公報」九年。一八七四年,「教會新報」更名為「萬國公報」,其目的在於跳出教會的圈子,擴大讀者的範圍,藉傳播科學知識為媒介,收佈道之效果。仍為週刊。

(三)後期「萬國公報」十九年。從一八八三到一八八八年,「萬國公報」一度停刊,而於一八八九年復刊。複刊後的「萬國公報」已非林樂知個人所有,而成為「廣學會」的機關報,不過仍由林氏主編,改為月刊,在甲午戰後每月銷售量約為四千份。一九○七年林氏病逝上海,「萬國公報」也隨之停刊。

「萬國公報」對當時的中國社會而言,實為西學之水庫、新知之總匯,深受知識份子的重視,以下是幾個具體的例子:

(一)康有為不但是「萬國公報」的讀者,還曾經參加了該報在一八九四年舉辦的徵文。

(二)梁啟超在其所撰的「西學書目表」中,選錄「廣學會」出版的書籍共二十二種,認為最佳者為李提摩太之「泰西新史攬要」與「萬國公報」。

(三)國父的上李鴻章書交由「萬國公報」公開發表,可見他對這份報刊的影響力深具信心。

(四)林語堂自稱透過「萬國公報」,林樂知成為他童年時私淑的對象,是「在我生命中,影響最大、決定命運的人物。」 (見林語堂:「無所不談」。開明書店。二七三頁)。

(五)于右任在「一個牧羊兒的自述」中稱:「適莫安仁、敦崇禮兩名牧在(陝西)三原傳教,先嚴向之借讀萬國公報、萬國通鑑等書,我亦藉知略知世界大勢。」

(六)日本天皇與其內閣官員亦為「萬國公報」之熱心讀者,由上海的日本領事館長期訂購轉寄。

三、創辦「中西書院」與「中西女塾」

一八八二年林樂知在上海創辦了「中西書院」,第一次招生就招到學生四百多人。這個數宇在同時的教會學校中,似無出其右者。據中國出席巴黎和會的代表施肇基的回憶,當他在上海另一所著名的教會學校聖約翰書院就讀時(一八八七年),那裏的學生只有七、八十人呢!

學生雖多,有志學貫中西者卻很少,多半只為學習英文而來,因此常抱著厚西學而薄中學的心理。林樂知於是再三向學生們強調「中學不能精熱,西學必不能通達」,勸勉他們勿圖近功、勿逐小利,不要以畢業後進入洋務機關(如海關、輪船招商局、電報局、礦務局等)為滿足,而要以將來能夠領導國家的現代化運動為抱負。「中西書院」後來在一九一一年併入蘇州的東吳大學,其原有校舍則改為東吳大學的第二附屬中學。

此外,林樂知對於提高中國婦女的地位與推動中國的女子教育也非常熱心。他在華人伍廷旭的協助下,完成了

「全球五大洲女俗通考」(Women in All Lands)一書,以婦女地位的高低為文明興衰的指針,作各國文化的比較研究。該書篇幅甚大,皇皇二十一冊,於一九○三年開始陸績出版,附有圖片一千餘幅,旨在增加讀者的興趣。「廣學會」成立四十周年時(一九二七年),統計其最暢銷的書籍九種中,此書高居第二位。一八九二年「中西女塾」開學,學生多來自上海的富有家庭,例如「一個女人的自傳」 (傳記文學出版社)的著者楊步偉女士(趙元任夫人)也曾在此就讀。

在一九○六年林樂知最後一次返美期間,曾獲准進謁老羅斯福總統,反覆陳明中國人民對列強加諸中國的不平等條約深惡痛絕,應儘快加以廢止。第二年在度來華,不久即病逝上海,各方悼念文字甚多,咸認林氏不但是能夠吃苦耐勞的宣教士,更是中國現代化的播種者。

出處:http://galilee.campus.org.tw/m07.html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