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桃花源- 嘲笑的勇氣和奢侈 -陶傑

嘲笑的勇氣和奢侈

0

英國廣播公司製作一條喜劇短片,諷刺投奔恐怖份子的英國婦女,是近來僅見的大膽作品。聯想到法國《查理周報》的慘案,創作人的勇氣令人敬佩,但英國人始終滑頭一點,這次打了一個擦邊球。即使如此,也不免遭人非議,認為以這些婦女的「不幸」為題材,是刻薄的惡搞。

但是喜劇精髓在於諷刺,英國歷來最好的喜劇作品,無不竭盡諷刺之能事:皇室、政客、官僚、傳媒、歐盟、娛樂明星、環保組織、刁蠻的主婦、無能的丈夫、嬌縱的孩童,笑盡人間一切可笑之事。但由於「政治正確」的文化革命,雷區遍佈,創作自由一再遭到閹割,近年英國喜劇作品已大有失色。

[AdSense-B]

諷刺和惡搞,不僅是為求一笑,也是普通人向權勢表達不滿的方式。」西方的君主有蓄養弄臣之風,弄臣常為侏儒,也穿金戴銀,跟君主一樣打扮,本身就是對君主的戲仿,像英國喜劇電影《凸務之王》裏的一個角色MiniMe。

諷刺和惡搞,有如偏要摸老虎的屁股,還要迫權威包容忍讓:「他們讓出一寸,我們就爭得一尺。」擁有權勢、名望、身家、地位的,才有遭惡搞的資格。當今全世界最流行的惡搞對象,非美國總統特朗普莫屬,其髮型、手勢、講話的腔調,為惡搞的人提供大量「創作」元素,有人在鼻子上畫上特朗普的模樣,每次皺起鼻子,「特朗普」之人像就為之一縮。但特朗普並沒有下令將所有惡搞的人抓起來。

英國的喜劇界以醜化權貴為能事,六十年代,首相麥美倫在位,聲望低落,造就政治諷刺劇大盛,演員模仿他講話的口音,連女皇也前往捧場,捧腹大樂。麥美倫親自買票入場,遭台上演員認出,成為當晚訕笑的對象,只得狼狽離席,這群喜劇演員紅了,劇場票房多了,但無一受到懲裁。

此所以人人以惡搞特朗普為樂,但特朗普在演說中模仿一個身有殘疾的記者,卻觸犯眾怒,他違反了根本原則:「惡搞」是平民向權勢開火的專權,是手無寸鐵的人洩憤的途徑,不是一條對等的雙行路。

因為權勢擁有足夠威力或者暴力,輕易就能擊垮任何人,甚至取人性命。BBC惡搞投奔恐怖份子的人,因為這些人有得到槍炮炸彈的途徑,可以發動恐怖襲擊。但BBC的編導和演員除了血肉之軀和幽默感,並無自保和還擊之力。法國《查理周報》用筆去嘲弄恐怖份子,結果犧牲了性命,但他們都知道,表達輕蔑是他們唯一的還擊方式。

[AdSense-B]

中國沒有諷刺權勢的傳統,喜劇創作的空間也很小。中國民間諷刺的對象往往向天秤的另一頭傾倒,專門取笑比自己更加弱勢的人:聾子、盲人,或者口吃,男人模仿女人扭扭捏捏之類,這些人通常無還手之力。在權勢面前,諷刺、嘲笑、惡搞,一律等同輕侮,絕對不允許。尤其是明清五百年統治,文字獄大興,甚麼話中有話,皮裏陽秋,都是掉腦袋的罪名,對於沒有惡意的「戲弄」,尚且無可容忍,哪裏有人敢「惡搞」?

0

諷刺和惡搞,不僅需要勇氣,也是一個真正自由的社會才能擁有的奢侈。但今天即使西方的諷刺作品,也懂得「柿子揀軟的捏」的道理,只有嘲笑特朗普最省時省力,也最安全,誰說這個時代更自由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1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57426&tm=76377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