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桃花源- 新一代英國醉鬼 -陶傑

新一代英國醉鬼

0

除了足球流氓,英國的酒鬼也聞名於世。但新一代英國醉鬼,不是甚麼中老年流浪漢,濃妝艷抹的年輕女人更常見,在節日裏成群結隊出動,喝得酩酊大醉,倒地不起,在新年的天氣裏竟然沒有感染風寒,堪稱奇蹟。

尋歡作樂,只要不影響其他人,本來無可厚非,但是醉鬼問題日趨嚴重,影響救護服務,喝醉求救急症成醫院頭號任務,酗酒致死的個案十年來翻了一倍,每年高達二千八百三十八人。醉鬼當中,又以二十到三十四歲的女人增幅最大,居然有百分之一百三十。英國國民保健署的總監說,國民保健服務不妨改名「國民宿醉服務」,因為「保健」的英文Health,和宿醉的英文Hangover,都是H字頭。

自從貝理雅政府開放酒吧二十四小時營業以來,爛醉變得很「潮」,像六十年代吸大麻的風潮,但是搖滾至少還有一點叛逆的理由,有所謂反建制的榮譽,還有馬克思主義、哲古華拉之類的包裝,令人產生精神境界高尚的錯覺。搖滾之後又有了龐克,也是年輕世代反叛的掙扎,開始趨向黑暗虛無,充斥性暴力和無政府主義,但龐克這種潮,由於劍走偏鋒,剃光頭、穿鼻環、穿緊身皮衣的造型,並非人人受落。至於爛醉有型何在?除非醉倒街頭裙甩褲扯,也算一種行為藝術。

從六十年代開始,西方年輕人追求反叛、個人解放、鼓吹自我已有四十多年的往績,西方文化潮流在個人主義的大道上一路狂奔,但到了今天這一代,成長過程中享受過全球化經濟的繁榮泡沫,加上受福利主義的保護,還有多少壓抑、苦難和怒火要宣洩,是一個疑問。

問題是半個多世紀以來西方文化的個人主義,缺乏精神自由的內涵,徒剩軀殼,淪為徹底的自我放縱,這些爛醉的年輕女人都成長於「後女性主義」時代,只知男女平等的口號,對女性本身的內涵不感興趣,甚至認為是性別主義的罪惡。

這種「新女性」和她們一百年前怒爭投票權的前輩不同,她們相信「男人能做到的,女人能做得更好」:包括喝醉酒、講粗話、出乖露醜等劣跡,和男人比比誰更粗魯。

這種醉酒的潮流,呼應西方文明的頹勢。正如歷史學家費格遜所稱,西方文明在物質享樂主義的侵蝕下,精神變得委靡不振,在全球化的移民潮中缺乏感召力,新移民無法融入西方主流社會,除了左派鼓吹的無限包容,也與西方社會本身精神和道德的軟弱有關。在許多移民看來,西方個人主義的自私、放縱,忽視家庭和婚姻,都是墮落的表現,根本不值得學。

0

自由從來不等於自我放縱,要求一個人約束自己的言行,塑造人格,不等於中世紀的宗教裁判所制度藉機死灰復燃,人格力量來自於修煉,修煉從約束自我開始。

陶傑《桃花源2017年01月0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54109&tm=79867.28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