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香港「第二次解放」? -陶傑

香港「第二次解放」?

0

特首梁振英突然宣布不再競逐連任,震動香港。僅在三四天之前,梁特首還在躊躇滿志,並由其梁粉支持者敲鑼打鼓喝令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不可以衝紅燈。言下之意,梁振英得到的,就是中央的綠燈了。

豈知不足九十六小時,中央人民政府卻向梁振英開了紅燈,世事轉變之奇,真令人難以預料。

梁振英棄選,許多梁粉覺得大損失,但香港一般人認為,卻有如第二次解放。消息宣布之日之周五,很多朋友紛紛訂餐廳慶祝。香檳有沒有賣清,不知道,但做紅酒生意的朋友確實反映這兩天酒類比平常多賣了許多。在記憶所及,這種民間興高采烈,只有在一九七六年十月,中共主席華國鋒活捉了江青等「四人幫」,北京市民才有過類似的薄海歡騰。當時中國人個個都說捉江青,四人幫下台,是他們得到的「第二次解放」。

梁振英下台不再連任,對於香港人是不是「第二次解放」則未能樂觀。因為當年大陸捉了江青,鄧小平復出,是全面否定了毛澤東江青的極左路線,並將中國帶入改革開放的新時代。江青一日不活捉,七億中國人都是靠糧票布票活在貧窮線上的餓鬼。捉了江青不一樣了,全民發財賺錢的能量大釋放,於是今日才有了馬雲和王健林。

梁振英下台,香港的社會狀況和制度不會改變,所以也不能說是第二次解放。而且平心而論,當年梁振英確是以後起之勢奪得更高的香港民望,令中國政府有更大的理由踢走唐唐,欽點梁振英上台。當年唐梁之爭,香港的女人都討厭唐唐,認為他有婚外情,對老婆花心,雖然唐太太早已表明,這是兩夫妻之間的事,做老婆的早已原諒老公。但中國人的八卦圍觀心理,人家夫婦的私事,總要七嘴八舌評論一番。幾十年前的粵語長片,就是滿足這類八婆觀眾開的題材:黃曼梨、白燕、李香琴,一個家庭都是一些三姑六婆的權力政治。

當年唐唐輸得有點無辜,因為其私事被公眾無限放大。許多華文傳媒的女記者,也傾心於梁振英,可能覺得他生得高大威猛,而且好眉好貌。女記者情迷梁振英也很自然,因為梁振英講話總像六十年代文藝片小生呂奇,一字一頓,表情嚴肅,完全是三好學生乖乖仔的一副品學兼優的姿態,令思想未成熟的女記者,誤以為是遇着了港版阿倫狄龍。

加上太多婦女對唐英年爭相打小人,而且梁振英畢竟是所謂的平民出身,父親曾經駐守港督府,而唐英年則是含着銀匙出世,香港人有點喜歡打抱不平,梁振英又夠膽衝紅燈,置訓斥他不要多事的前港澳辦主任廖暉的警告於不顧,香港人覺得他很有種。

可惜四年不到,現實卻不是那麼回事。這四年香港簡直驚濤駭浪,高度政治化,梁振英任內一手催生,並壯大了港獨思想,看在北京中央的眼裏,自是心中有數。

可憐許多香港人不懂政治,還在爭相賭一餐飯,聲稱梁振英打擊港獨有力,為習近平立功,一定得到核心賞識,豈知事與願違。但對中共的政治熟悉的明眼人,一早就斬釘截鐵,說梁振英不可能連任。我就是其中的一位。雖然厭惡中國政治,但基於職業,時時被問及「梁振英會否連任」的問題,我說不會,但對方總是纏擾不休:「不會吧?一股港獨勢力都被他硬生生打了下去,梁振英怎有可能不連任呢?」

0

我說:「不論梁振英再做什麼,中國都不會再讓他連任。」原因很複雜,但我已經懶得再說。自從香港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以來,三十年了,香港的精英學術界政治的觸覺和認識沒有多少長進。有許多話事到如今也不必細表。梁振英不連任,我不特別雀躍,只感到有點慌張,我怕體重增肥,因為實在贏了太多「餐飯」了。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12月1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55604-%E9%A6%99%E6%B8%AF%E3%80%8C%E7%AC%AC%E4%BA%8C%E6%AC%A1%E8%A7%A3%E6%94%BE%E3%80%8D%EF%BC%9F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