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桃花源- 童話世界的自由獨立 -陶傑

童話世界的自由獨立

0

英國兒童文學家羅依達爾(RoaldDahl)今年誕辰一百周年,香港的圓方商場居然有一個紀念展覽,展出根據達爾童話改編的電影《狐狸先生無得頂》(FantasticMr.Fox)的美術設計。

童話《狐狸先生無得頂》其實不適合教育小孩,狐狸先生是一個天才小偷,不但背着妻子興風作浪,還帶壞兒子一起鋌而走險。但是這部童話作品不但大受歡迎,電影改編得十分精采,畫面可以當藝術品來看。

達爾的童話並不純情,除了黑色幽默,還有一點小奸小壞的「惡意」,在作者眼裏,人性本無善惡,兒童看似天真,其實本性也很殘酷,在他的作品《朱古力獎門人》當中,落選的其他幾個小孩下場都十分淒涼,但作者很「涼薄」,並沒有因為他們是小孩子就給予同情和安慰,恰恰相反,包庇溺愛小孩的父母一律遭到殘酷的懲罰。

[AdSense-B]

《狐狸先生無得頂》也一樣:主角偏要膽大妄為,拒絕老老實實過日子,最後不但想辦法逃之夭夭,還得到妻子諒解,皆大歡喜收場。讓小孩讀這樣的童話,可以早一點培養獨立思考。安德森改編的《狐狸先生》,是一齣富有詩意的電影,詩意是現實生活最為稀缺的內涵,缺乏詩意和精神世界的生活,是一種墮落。簡單來說,就是中產階級的生活。

「中產階級」絕非甚麼美稱,在哲學家眼中,中產階級代表精神的萎頓和創造力的消退。早在法國大革命時代,盧梭就把「布爾喬亞」批得體無完膚:因為這種人的宗教是現世的,道德則由金錢決定,信仰個人主義,最為偽善。中產階級因為精神境界的局限,生活內容必然貧乏,缺乏審美,追逐潮流,精神沙漠,野性已馴。

這已經是一個不可避免的社會主流,全球化也是一場「中產化」:第三世界國家崛起,在物質生活上全面向美國看齊,嚮往同樣的獨立屋、七人車、養寵物之外,飲食消費,購物喪買的習慣,已經全球大同。

[AdSense-B]

但追求自由,不等於要放棄現代文明,回歸原始,而是保持精神的獨立,正如安德森的電影獨一無二一樣。看過安德森電影的影迷,都必然驚歎於每一格畫面的精緻,色彩的華麗,和專注於細節的癖好。《狐狸先生》沒有採用荷里活流行的電腦3D技術,而是傳統的定格卡通,不要完美無暇的流暢畫面,讓觀眾看出畫面銜接的痕跡,沒有獨立精神,不可能有如此自信。

0

雖然是一則童話,但童話往往是對現實最有力的批判,電影讚美的是冒險和反抗,敢作敢為和調皮搗蛋,連配樂也有西部片的風格,對白充滿嘲諷和黑色幽默,這個夢幻世界單純又很世故,美麗而不安全,冷酷但又富於情懷。安德森的作品一向被視為「小眾」,但並不是因為他好走偏鋒,像所謂Cult片的暴力血腥或者色情變態,而是因為純淨得一丁點也沒有。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6年11月0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44956&tm=77734.2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