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歐盟借刀殺人 -陶傑

歐盟借刀殺人

0

英國終於拍板決定明年三月開啟退出歐盟談判。許多左派選民仍然拒絕相信是事實。

確實,對於許多英國公民,公投退歐的結果,有如由醫生口中聽聞患了癌症。首先是「不相信發生在自己身上」(Disbelief),然後是詛咒命運、埋怨上天,然後是百般尋求仙丹企圖續命,最後才是接受命運。

我認識的許多英國本地人,已經到了「接受」的階段,但總有人還停留在「為什麼偏偏是我」的第一期。許多朋友說,公投退歐之後幾個月,看見歐洲國家的嘴臉,益發覺得投票退出的決定是對的。

[AdSense-B]

歐盟主席塔思克,是盧森堡的前政府官員,已經開口表示將會絕對為難。

本來出於共同利益,退出就退出,沒有鬥氣的必要,歐盟應該和英國商議如何互相藕斷絲連,去蕪存菁,謀取共同利益的最大公約數。譬如個別簽署貿易條約,先讓英國由移民的危機中脫身。但塔思克以反對的情緒鬥氣,態度敵對,堅決不允,聲稱「沒有軟退歐,只有硬退歐或留歐」,意思就是要一刀兩斷。

請問如何「硬退歐」的一刀兩斷法?每年德國輸出英國市場的汽車就有二十八萬輛。因為歐盟享有共同的貿易自由,一旦英國退出,如果歐盟趕盡殺絕,則英國必須採取對德國汽車的關稅報復。

德國女總理心知肚明,很了解鬥氣沒有用,應該以共同利益的態度逐條再談。況且這個所謂女強人也不想過分,當初欺人太甚,是自己整造出來的結果。

法國的紅酒也在英國有巨大的市場,因為倫敦是金融中心,銀行家和高薪的優皮匯集,年薪千萬,當然要佳餚美酒長期慶祝。麥克萊和奧朗德都知道,以國家元首和政府的身份,與英國談脫歐條件最為實際。但這兩大歐盟國的話語權,卻被來自盧森堡的一個主席架空。

換言之,德國和法國沒有權力就汽車和紅酒繼續輸出英國市場問題,與英國談論個別的貿易協議。歐盟的塔思克堵隔在當中,與其說是報復英國,更有可能是借刀殺人,作弄德國和法國。

此一死結,不正顯露了歐盟官僚結構之害,以及英國非退出歐盟不可的理由?為什麼歐盟一班上層官僚,不經選舉,會有如此權傾世界的權、帝王地位?只有英國清醒地看出了問題的癥結,多番抗議,想以常識為基礎,慢慢說理,但卡梅倫多次到訪歐洲,發現塔思克是一個偏執狂。現在卡梅倫不必再受與一個瘋子談判的惡果,輪到德法兩國面對了。

[AdSense-B]

塔思克是誰選出來的?是歐盟二十八國,共二十八票選出來的,並不是歐洲的公民票選。換言之,不民主的偽精英特權階級騎劫了真正的民主。即使歐洲許多國家領袖明知移民問題是一個大炸彈,也想改革,但歐盟早已被散權。塔思克成為歐洲的新王帝。

0

這是二百年前拿破崙發動戰爭夢想的結果。拿破崙槍炮得不到的,歐盟會員國卻自己造就了。真是一百年來聞所未聞的愚蠢笑話。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10月2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50852-%E6%AD%90%E7%9B%9F%E5%80%9F%E5%88%80%E6%AE%BA%E4%BA%BA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