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中華民族遠航夢 -陶傑

中華民族遠航夢

0

馬來西亞雲頂一口氣購入德國三座船廠,聘用德國的工程師,繼續使用德國工業技術製造郵輪,並剛有一艘「雲頂夢號」下水,專走中國航線。

郵輪要面對中國市場,只是時間問題,其中有文化隔閡需要磨合。據說要中國人民學會正確的禮儀,又從頭開始,需要時間──這種說法,由一九七九年開始就不斷聽到了,但人生的時間實在有限,你可以蹉跎,世界不會、也不應該等你。

所以最佳辦法,還是不要理會什麼文化隔閡,專造一艘為中國人而設計的遠洋郵輪,只需船上的設施改裝一下,適應中國市場便可。

[AdSense-B]

西洋郵輪有一套百年的禮儀文化。上船後第一夜,出席船長具名親自邀請的晚宴,顧客必須穿着禮服捧場。單這一點,中國人就難以適應:西洋郵輪一張桌子,往往能安排三個客房各一對夫婦一起坐進餐,而且座位編排,一訂下就是一個星期。一桌上的夫妻共三對,素不相識,但可以在餐桌上交談,尋求共同話題,相見如故,留下通訊地址,以後成為好朋友。但這一點,中國人社會並無這樣的社交文化,只喜歡找親友同道坐一場,熱鬧談八卦散心。

以中國人為主要市場的郵輪,單晚餐餐桌的安排,就要另費心機。好在中國人不太興夫婦一對對上郵輪,嫌太寂寞。即使上船也喜歡呼朋結類,至少六七人也玩得開心。至於所謂餐廳的Seating一定要相熟也喜歡坐在一起。外國人則不同:出於社交禮儀,素未謀面,也要找一些小心的話題,打開話匣子,否則天天見面不發一言,會很尷尬。

這是西方社會經歷十九世紀、崛起了一個知識中產階級之後形成的現象。中國人社會沒有中產階級,坐郵輪的文化也不跟隨西方階層森嚴的禮儀習俗。雲頂夢號設有麻將房、桑拿足浴室、卡拉OK房,這是西洋郵輪沒有的。至於演藝節目,我認為可以聘請台灣著名青年魔術師劉謙和其他俄羅斯幻術表演,一定看得中國遊客眉開眼笑。

西洋郵輪必有圖書館,裏面的書籍選材很謹慎。有偵探小說、航海史、探險、人物傳記,以配合海上旅行的心情。如果要設中文圖書館,則書籍的選擇不宜有《紅樓夢》或《唐詩三百首》,卻必須有金庸古龍的武俠小說,以及湯水美容和炒股心經。

西洋人有五百年的航海歷史,對船的喜愛有深厚的感情。英文中將船用女性代名詞來稱呼一艘郵輪,擬人化處理,就有了人情味和無限的浪漫故事。中國人對上一次大規模出海是明初的鄭和,此後實施海禁,非常可惜,七百年來中國人對海洋的認識限於捕魚的實用經濟生活。要對船隻產生浪漫的感情,才會欣賞郵輪。在這方面,郵輪和中國人遊客之間的互動,確實需要時間建立。

香港人說:行船爭解纜。如果凡事爭先恐後匆忙,坐郵輪就沒有樂趣。西方人乘坐郵輪首重悠閒,喜歡辦事慢吞吞。在郵輪上Check-in和向櫃枱查詢,需要很多時間,希望中國遊客不要將在陸地社會的急躁帶到海上來,尤其是香港人,必須明白坐郵輪有不同的心情和節奏,不是用手機發一個短訊,瞬間就達到目的。

郵輪為人生重新找到做人的速度意義,令我們重溫哥倫布時代的人生品味和情趣。船由修咸頓出發,如何南下非洲西岸,繞過好望角,在無數的落日和羣鷗之間,航向神秘無際的印度洋,又停泊孟買和斯里蘭卡。乘郵輪是最大場面的懷古之旅:人類一千年的交通史,都在海上,前一千年則在絲綢中東的陸地。乘一次郵輪環遊世界,其實是乘船駛盡一千年東西方人類交流的歷史,神奇奧妙而且會上癮。

[AdSense-B]

關於郵輪的種種傳說,有的是真,有的是假,如老太太喜歡服務周到的男侍應,把全副財產在遺囑中慨然相贈。雲頂的遠東郵輪,聘用東歐的金髮俊男做英國古堡的管家(Butler)。他們來自波羅的海小國、羅馬尼亞、斯洛伐克,全部是歐盟會員國公民,彬彬有禮,對於太太,一定賞心悅目。

0

還有一道水上樂園的滑水梯,其中一截延伸到船身之外。下水前夕,遠道請來葉麗儀為中外賓客高唱名曲。葉麗儀年近七旬,風采依然,台型和歌喉都屬於煙水茫茫的太平洋級。浪奔浪流之際,如滄海一聲笑,將黃霑不羈的幽靈,隔了大半個地球召了回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6年10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49057-%E4%B8%AD%E8%8F%AF%E6%B0%91%E6%97%8F%E9%81%A0%E8%88%AA%E5%A4%A2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