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乘郵輪 -陶傑

乘郵輪

 

0

懂得吃,至少要富貴三代,學會坐郵輪,不止要剛「脫貧」──脫了貧而短期內暴富,就要嚷着坐郵輪,是郵輪的災難。
 

二十一世紀,豪華郵輪面對兩大威脅:第一是海上遇到伊斯蘭國恐襲劫船,第二是遇到強富暴發客坐船。
[AdSense-B]

郵輪是航海美學的極致。有得坐郵輪,首先要感謝帝國主義:沒有東印度公司縱橫四海,哪來的鐵達尼號、維多利亞皇后號、瑪麗皇后號。因為帝國的寬容和慈悲,像法國中產階級得享皇室的紅酒,郵輪也漸下放中產,而後普及西方民間。
 

西方的藍領也登上了郵輪,但他們有階級觀念,懂得對皇室上流社會的敬畏。曾經在郵輪上遇到英國的巴士司機,他平時勤奮工作,敬業樂業,儲夠一點錢,也帶着太太坐郵輪。夫婦在舞池學拉丁舞,一板一眼凝注精神。
 

跟他在酒吧喝一杯啤酒,我祝他快樂,並為他慶幸:一百五十多年前有一個叫馬克思的很低級的德國哲學家,曾經在英國煽動階級仇恨,可幸一個有智慧的民族有足夠的抗體,所以這位英國工人大哥有這樣的享樂,一百年之間,並無愚蠢的「工農革命」,不必用千萬條人命來「探索道路」。由發明蒸汽機的瓦特,到製造輪船的大富商祈恩納(Cunard),今日,連亞洲的雲頂購入了水晶號,另加三家歐洲造船廠,但郵輪仍由美國公司專業管理。帝國主義殺了些人,與亞非土著之間曾有一點不太愉快,但今日在甲板上持一杯紅酒,遙看雲天,飲半杯,剩下半杯,灑酹大海,向義律、戈登、濮鼎查、萊佛士,千千萬萬的海洋英雄致敬。
[AdSense-B]

近年郵輪業一大進步,是終於東西漸現分流。中國客登上有得打麻將、唱K、掛大紅燈籠的那幾條線,氣氛熱烈,呼爹叫孩,別有一番喜氣洋洋;而西方白人連同日本人,仍舊坐另一種。你有你的一帶,我有我的一路,兩不相干。坐郵輪時忽然有點懷念前南非的Apartheid(種族隔離制度),只要是市場自然的分流,據說那時的台灣人份屬「榮譽白人」呢,大家各自高興,有什麼問題?

0

乘郵輪最好是寧靜,一百五十年無聊的喧嘩,化作一縷海風。當你站在甲板上看日落,清風撲面,一條絲巾隨風飛了,伸手也抓不住,要記住「丹麥女孩」終場的一句對白:Let it fly。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6年04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60401/19552405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