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南天奇釀 -陶傑

南天奇釀

0

美世界不是環境污染,就是內戰饑荒,連「三千年文明古國」也開始刨空水土,人民有辦法的,四出潰逃,子女財產,競相出走。


十九世紀清末明臣曾國藩平時家中一大嗜好,就是帶着兩個孫兒,一起在書齋裡看西洋人送給他的地球儀。地球儀的南半球橫亘着一塊綠色的陸地方舟,就是澳洲了。不知曾國藩看到澳洲時,腦海裡想什麼?

今日許多人看見澳洲,皆知這是地球上唯一的一塊淨土。澳洲近年自我定位,有微妙的改變:九十年代當亞太地區經濟發達,Made In China崛起,「亞洲價值觀」之說,隨着GDP增長,連西方知識分子也猶豫相看時,澳洲一度聲稱自己是「亞洲國家」。當時我聽到,有點不自在:澳洲的文化明明是英國的自由、民主、寬容的精神,更是歐洲和美國的,人種也以白人為主流,信基督教、喜歡大自然、愛玩滑水,與森林和海洋和平共處,優雅而文明,有哪一處「亞洲」的味道?

[AdSense-B]

近年令人告慰者,是澳洲不大提什麼「亞洲的一部分」了。因為瞎子都看得出,亞洲出現了大問題,所以,做人要現實一點:今日的澳洲已經是美國、歐洲、日本之外的西方文明區域的南天一柱,兼負責太平洋的安全。最近澳洲增加海軍開支,因為南中國海愈來愈亂。

但在國內,澳洲逐漸調整定位。澳洲年年有重大的美食節慶。今年,基地在丹麥的全球美食王國諾瑪(Noma)在雪梨舉行國際盛會。全球各國專家雲集,我與來自巴西的一位美女食家同桌。巴西美食以葡國濃烈風格為主,她從智利取道飛來,經過十七八小時,坐下來,一場天然食物盛宴的緣分。還有澳洲另一位名廚陸克,他是東道主之一,為我們解說菜式兼講澳洲社會狀況。雪梨港的落日,將一抹藍色的海洋烘成暗紫,天際一爐金黃,晚風徐徐而來,真是人間聖境。

在雪梨嘗試Noma菜,是很奇怪的經驗。Noma以菜式自然、廚技創意為先,來到澳洲,將此一精神與本地水土結合。吃Noma菜須懂得澳洲的植物學,先上桌是一小碗尚未全熟的夏威夷豆(Unripe Macadamia and Spanner Crab),佐以一圈精燴的蟹肉。暗綠色和紅白相佐,先提醒一下胃口。

[AdSense-A]

然後是澳洲季節的幾顆漿果(Wild Seasonal Berries)與欖仁(Gubinge)一齊佐飾。這兩道植物頭盤,只能在澳洲品嘗,都在餐廳鄰近的園子裡種植。像兩年前塔斯曼尼亞的一場海島國際宴一樣,強調「本土」材料、「本土」釀製(對了,就是「本土」,吹咩),但廚師卻是世界公民的國際團隊。這樣的飲食地位,將澳洲以植物的清鮮,融入世界,即自成一格。

這樣一來,澳洲真正的國民身份凸顯出來了。全晚最令人讚賞者,是第四道的「西澳雪蟹」,用鮮蛋黃交釀,不必形容,也可以想到西澳洲的海水,遙延南極,蟹肉是何等冰鮮,而農場的走地雞、蛋黃,也像南太平洋的落日一樣鮮豐欲滴。

跟着上桌的是帶子和馬纓丹花(Lantana ​Flowers)。馬纓丹花是一種細小的野花,花瓣精緻,連花莖一齊上,廚師說要將花瓣和帶子一起入口。色彩精美得令人不敢損壞,但沒有辦法,中國人最懂得「煮鶴焚琴」是何意思,辣手食花,讓花香在腸胃裡投胎,也有一種悲劇味。

然後是海膽、紅番茄、椒豆。鮮甜之中帶着西澳海岸遙遠的鹽滲之氣。吃到第十一二樣,完全記不得原來尚未有肉,這就是Noma之夜之優勝處:一群國際名廚,將植物調配成一支翠綠深秀的交響曲,令人胃開而神馳,味蕾的細胞隨着交響曲的音符飄到好遠完全記不得不必食肉。

[AdSense-B]

「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自然的蔬菜本來是上天原始的恩典,連蘇東坡都悟到的道理,今日在南天海角又有心得。「一夜美食」另有八種美酒相佐,也是澳洲的紅白精釀。

0
從前沒有所謂「澳洲菜」這回事。現在有了。那麼澳洲算不算「搞獨立」?本來就是獨立國家,而且是英聯邦的一員,澳洲用美食為英女皇的皇冠加上一層複合的香氣。藍天遙望,令人喜不自勝。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6年03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60327/374964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