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巨頭大書 -陶傑

巨頭大書

0

香港人普遍崇拜前港督彭定康,但對「肥彭」的了解,似乎僅限於他的「親民騷」,對他的政治智慧能了解到什麼程度?答案未許樂觀。

讀到他在「金融時報」對費格遜新作「基辛格傳」的書評,或許能令人對彭定康的真實想法略知一鱗半爪。

英國著名學者尼爾費格遜(Niall Ferguson)是十年來英語世界的史學巨星。他為帝國主義正名,寫西方金融金錢經濟和自由市場的關係,旁徵博引,淵博精深。

費氏的這部傳記長達近千頁,直至結尾才寫到一九六八年基辛格出任總統尼克遜的國家安全顧問。此一手法,在這位老練政治家眼中絕不陌生,彭定康引前輩歷史學家Rohan Butler寫法國政治家Choiseul的傳記為例,Butler在寫完一千多頁之後才有這樣一句:「舒瓦瑟爾公爵的外交與政治生涯剛剛開始。」還忍不住調侃笑稱:「可惜,Butler還沒來得及繼續書寫這部傳記就去世了。我們一定期待同樣的命運不要降臨到費格遜身上。」

[AdSense-B]

基辛格無疑是二十世紀最富爭議的政治人物之一,彭定康視其為「美國全球霸主時代的偉大人物之一。」

但基辛格的知名度和受關注的程度都遠超普通政客,在他一九七七年卸任後仍然不減,彭定康認為這部分是由於他任職時的作為使他成為陰謀論者的隱秘寵兒;想必費格遜這本傳記的下一卷會談及此類爭議。

基辛格經常參與公共辯論、干預權威,也利於保持自己長期處於公眾關注的焦點。他不僅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外交官,還是一名優秀的歷史學家,彭定康推測也許正是後者的身份吸引了費格遜。

費格遜的這本傳記對基辛格早期學術著作,進行了廣泛的分析並且大量引用,鋪陳至為詳細漫長,成功剝解基辛格成名後的公眾形象,令讀者看到一個時代遙遠但是距離更接近的猶太年輕人。

當基辛格離開反猶的德國到達紐約,他也跟萬千歐洲移民一樣掙扎求存,試圖適應新世界,曾經說過:「除了過量的財富、極端的貧困。然後就是個人主義!你完全只能靠自己,沒人在乎你,你不得不自己往上爬。」

[AdSense-A]

與此同時,他並沒有失去對德國是歐洲文明中心的堅定信念,尤其反感蘇聯在歐洲施加權力和影響力的計劃——如建議德國在中立的基礎上實現重新統一。

基辛格對德國政治以及德國對歐洲大陸其他地區的戰略重要性有深刻的認識,在飛往歐洲時總是傾向於先到波恩和柏林,甚至巴黎,之後才到倫敦。

費格遜一反主流——當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基辛格是一個終極的投機現實主義者,費格遜卻稱其為理想主義者。彭定康對此甚為認同:「根據情況,在某一刻務實、在下一刻又成為一個理想主義者,也是可能的,也是明智的。正如貝理雅決定干預那些踐踏本國公民人權的國家,他的理由也一樣。」

基辛格關於如何處理戰後德國、如何遏制蘇聯的野心,以及如何表述美國的外交和安全政策的觀點,都既有實用主義的精神,也有道德和理想主義的核心價值。

[AdSense-B]

但基辛格不是沒有盲區,尤其是他對美國民主政治的局限認識,他最多只去過十個州,喜歡有貴族風格的小洛克菲勒,跟精明狡猾的尼克遜相比,基辛格似乎從來對國內生產總值(GDP)推算、出口數據和人口結構這些東西不太在行。但是,這兩人都看到:全球化將創造一個不同的、不再兩極化的世界,將中國吸引到不斷變化的全球秩序中是當務之急。

0

彭定康的書評結語令人無法不聯想到他有意自況:「過於簡單地要求對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政治家的從政生涯做出評判,他就像我們這些人一樣(但在全球層面上)試圖設法解決作為人類所面臨的困境。」這本傳記的下卷將更有激情,彭定康預言,討厭基辛格的人都在磨拳擦掌。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6年01月1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60110/329006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