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 春天過後 -陶傑

春天過後

0

五年前,突尼斯的一場騷亂引發阿拉伯之春,導致突尼斯、埃及、利比亞、敍利亞好幾個國家變天。但民情鼓舞之餘,戰火不息至今,還冒出一個極端組織叫伊斯蘭國。

阿拉伯之春的導火線,是一個管理小販的女督察,名叫費達。費達最近懺悔,怪責自己引來這一切災難。五年前她充公了一個小販的菜檔,結果這個小販自焚抗議,引發連鎖反應,擴散到整個中東地區,變成一場運動。

[AdSense-A]

但「春天」過後,新世界不是一片美好,內戰不斷,難民逃亡,恐怖組織冒起,到處毀壞,屠戮無辜。費達從此寢食難安,想不到自己當初例行公務的一個決定,鑄成這般歷史大錯。

費達說,真希望自己當初沒有那麼做。或許,如果費達當時手下留情,這一切不會發生,但誰知道有會不會有第二個盡忠職守的公務員,也像費達一樣,對另一個小販,或其他基層工人,也處以同樣嚴厲的責罰?這場革命照樣會發生,只不過創造歷史的人,不是費達而已。

就好像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當天,塞爾維亞的愛國憤青普林西普,向斐迪南大公夫婦開槍,也不會想得到自己這幾槍,竟導致接下來四年內,全歐洲幾十萬人戰死沙場,整個時代翻天覆地。

到底是個人創造歷史,還是歷史是一個事先寫好的劇本,按時就會上演?

0

費達跟一百年前的普林西普,都只是剛好闖進了一個已經塞滿的火藥庫,空氣中瀰漫着易燃的塵埃,在黑漆漆的晚上,這兩個不小心的冒失鬼,竟然在這種地方,劃着了一根火柴。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5年12月2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785113&catID=&keyword=&searchtype=

No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