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童屍的常識 -陶傑

童屍的常識

0

三歲男童的幼小屍體,引起西方文明國家民間哀哭。報紙的國際新聞,標題都是「歐盟難卸責」,卻令人發笑。
 

左翼份子看見這類慘聞,感情豐富,淚腺受刺激,即刻要增收難民。
 

看見地中海難民湧來,先考慮「收容」,而不會想到「出兵」。反對收容,或指出增加收容,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左膠就說,這是「沒有人性」。
[AdSense-A]

左膠的智商,低在這個地方。中東的伊斯蘭衝突,自從公元六三二年先知穆罕默德逝世的一年開始,其女婿和門徒,因繼承權而分裂,變成「遜尼派」和「什葉派」,從此自相仇殺,長達一千四百年,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長久的仇恨。
 

此一世仇,與歐洲無關,與全世界都無關,包括美國。英美為了石油利益,略施小計,確曾在其中挑唆,正如中國今日在離間分化香港的泛民。你被強權挑唆離間成功,是你自己不夠智慧,與人無尤。三國演義、鬼谷子、孫子兵法,都讚頌有謀略的人,教你有智慧,不要做蠢人。
 

世上的左翼,尤其知識份子如三十年代的上海文藝界,必屬蠢人。他們的道德世界很簡單,只黑白兩色。譬如,地中海難民危機,西方不可以出兵,只可以收容。然而,既然中東衝突是阿拉伯的民族遺傳問題,收容難民,貧窮的歐洲沒有責任,沙地阿拉伯和伊朗這兩大伊斯蘭強權,皆石油出口國,有錢得不得了,負有第一責任。
 

伊斯蘭國恐怖組織清剿的是什葉派,伊朗是什葉國。伊朗不負責任,為什麼歐洲要管?伊朗不收容,沙地是遜尼派,同是伊斯蘭強權,為什麼沙地阿拉伯不學習「包容」,為敍利亞難民設立一個隔離區?

0

俄中既然否決聯合國軍事介入敍利亞,俄國、中國、沙地阿拉伯、伊朗,才是解決地中海難民問題的「持份者」,特別是伊朗和沙地。英國不再是帝國,法國經濟萎縮,歐盟只是一批小國。既然西方不能出兵,白人不是救世主,也不應做救世主。再沖上沙灘一百具童屍,大道理,人人會講。思考獨立之人,內心必鄙視左翼,是因為他們虛假、濫情、喧噪、扮演好人,而又缺乏常識。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9月0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907/19285003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