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誰記得這本周刊? -陶傑

記得這本周刊?

0

《新報》不幸結業,令香港老牌報紙又消失一間。《華僑》、《成報》、《新報》,像從前的金陵酒家、鑽石酒家、大三元。

世界傳媒進入電子時代,也沒有辦法。剩下的酒家,苦苦挺撐,美國的麥當勞,就像今日的蘋果iPhone手機,這就是帝國主義霸權。

羅斌當年創立《新報》,生意頭腦靈活,許多人忽視了七十年代是羅斌首創《新知》周刊,改變了娛樂周刊的生態。

《新知》雖然也標榜影視娛樂,但同時卻重頭揭露香港黑社會江湖集團內幕。一九七四年,香港百業復興,百花齊放。因為運輸物流、工廠實業生意鼎盛,外圍馬、跑狗、麻將館,配套的江湖黑社會集團也欣欣向榮。

工廠訂單多,出口旺盛,自然很多人容易賺快錢。賺了快錢沒處花,只有在夜總會的銷金窩紙醉金迷。有了夜生活消費,當然就有一個江湖來維持地下秩序。香港的江湖,其實多元並存,並沒有一個秦始皇來統一六國。江湖的政黨多了自然多事,因為黑社會不會像英國人一樣,乖乖了成立一個下議院,坐下來辯論。當然他們也「辯論」,不過叫做「講數」。香港的油尖旺,彌敦道由深水埗到尖沙咀喜來登,就是江湖社團的下議院。羅斌創辦《新知》,就是帶頭採訪這條線上的「政治」新聞。《新知》出版,石破天驚,期期封面都做社團之間爭地盤、斬人、龍頭坐館接班交棒的震撼消息。

除了黑社會動態,羅斌也懂得玩色情。七十年代中期,狄娜、孟莉、范麗、于倩那一代「肉彈」開始沒落,狄娜更洗盡鉛華,以高級知識分子姿態出現,主持電視節目《蒙太奇》。但香港電影對於性感脫星,還有強大的需求。我們的邵音音大姐,那時憑一齣《官人我要》走紅港台星馬,然後還有一組艷星:陳維瑛、劉雅英、何蓮蒂、丹娜,一個個搔首弄姿。羅斌的《新知》彩色大頁,登出這個系列的脫星艷照,也令人噴血。

那時的《明周》,可幸沒有隨波俗流,因為有雷坡坐鎮,堅持正氣健康,走中產路線。如果那時《明周》也跟隨潮流,像今天中文報刊通統的「蘋果化」,《明周》早就沒有了,因為《新知》雖然也紅火一時,撐不了多久,後來也沒有了。

《新知》每期的專戶封底廣告,是男性專用健康藥品「紫金丹」,還找來武打巨星徐少強做代言人。可見那時《新知》的讀者,是生龍活虎、激昂的基層男性。《新知》精神,倒也發揚光大,台灣的江湖聞人沈野,靈機一觸,也在台灣辦起《頭條新聞》,報道竹聯幫、四海幫的江湖恩怨。沈野成為那邊的文壇大哥,多年後,殺個回馬槍,在香港入主亞視,這是後話。

沒有羅斌,也就沒有沈野,香港新聞出版自由,七八十年代開創中華三千年的艷色紀錄。羅斌的「新系雜誌」,還有《藍皮書》、《新文摘》,還有一本色情雜誌《迷你》,報道歐美最近性風氣。《迷你》遠至美國丹麥,搜尋避孕丸、性商店,當做獵奇,報道出來,讓民智未開的香港大開眼界。

羅斌還開創《武俠世界》,承接香港粵語片武俠電影風潮,有見及此,《明報》老闆金庸也辦了一本《武俠與歷史》。論雜誌名稱,《武俠與歷史》當然知識分子味多了一層,以示區別。同是上海人,金庸和羅斌IQ都高,避免直接衝突,即使做同類出版物,也分開檔次。

0

今日的印刷傳媒,其來有自,早源於十多年前,一起「蘋果化」,已經種下惡因。羅斌時代的報業,涇渭分明,上中下層各有市場,井水不犯河水,那時的報紙老闆多麼有智慧。香港的九十後,錯過了那個輝煌的時代,一生下來,沒得上位,只有在街頭佔中,這就是豈是偶然?

 

陶傑《摩星嶺上2015年08月0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www.mingpaoweekly.com/16008-%E8%AA%B0%E8%A8%98%E5%BE%97%E9%80%99%E6%9C%AC%E5%91%A8%E5%88%8A%EF%BC%9F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