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星期天休息- 中國式教育的「標準答案主義」 -陶傑

中國式教育的「標準答案主義」

0

中國的明朝為甚麼滅亡?最近有學者提出了新的理論,認為在明朝末年,太陽黑子增加了活動,以致溫度升高,農地多旱。中國到處鬧饑荒,因此才出現了張獻忠、李自成等流寇。太陽系的氣候決定了中國一個朝代的氣數,這是明朝滅亡的根本原因。 
 

特區政府倡導通識教育。通識教育是甚麼,如何考試,如何評分,又引起一場無休無止的爭論。其實通識教育之困難,在於沒有既定的範圍,沒有明確的課程,更重要的是根本沒有所謂標準答案( Model Answer)。 
 

Model Answer,已是特區教育制度的最大死穴。明朝滅亡的原因,在歷史課本中早有既定的答案;太監禍國、政府保守封閉、明初的文字獄戮害了思想學術的發展,教師改卷,一定遵從標準答案的幾個要點。如果有哪一位學生引述了外國雜誌的一篇報道,說明朝亡於太陽黑子的活動異常,教師不是躊躇不安,就是瞠目結舌,如果是會考的試卷,他會參照教育當局發出的標準答案,標準答案 沒有「太陽黑子」這四個字,教師一定給這張卷打一個零分。 
 

中國式的教育,實踐的正是「標準答案主義」。中國人社會培訓出來的學生,個個都有 M.A.的學歷,不過絕不是所謂碩士( Master of Arts),而是「標準答案主義者」( Model Answerist)。清代的科舉,首重八股文,八股文的規格,經史典籍的內容,都有明確的標準答案。特區教育 重實用的理工科,在自然科學的範疇 ,一切問題莫不有標準答案,物理中的絕對零度是攝氏負二百七十三度,不可能是其他的數字,光速每秒一定是三十萬公里,在生化學科中,血小板的作用必然是凝固血液,而輸送氧份的一定是紅血球。這些知識,全都有可靠的標準答案。 
 

但特區的人文學科,卻跟理科一樣,長期以 Model Answer為評分標準。歷史學科要求學生背誦大量的官制名詞、人名和日期,而不知道人文學科的許多問題,偏偏就是沒有 Model Answer。中國式教育制度的歷史試卷,問到元朝歷史,只要求學生記住成吉思汗的生卒年份、成吉思汗率領蒙古軍最遠打到歐洲甚麼地方。

針對同一事件,美國的歷史老師大概不會叫學生死記資料。他多半會問:如果成吉思汗早死十年,四個兒子互相廝殺,蒙古人的軍隊沒有越過中亞細亞,更沒有打到像史書說的遠至匈牙利,歐洲的歷史會如何改寫? 
 

這樣的問題有 Model Answer嗎?沒有。怎樣回答?要看學生其他的知識和想像力。學生可以答:據說鼠疫是蒙古人帶來歐洲的。如果蒙古軍隊沒有殺到東歐,歐洲就不會有鼠疫。沒有了鼠疫,神父和修女也就不會大批死亡,教廷不會處於恐懼和不安的陰影之中,歐洲的黑暗時代就會提早結束。教會開放寬容,哥白尼的學說可能有出頭之日,伽利略受到重用,不必等到牛頓,歐洲的科學 蒙可能早了兩百年。 
但學生乙也可以指出:蒙古人沒有殺到歐洲來,沒有了鼠疫,教廷的權力卻可能更鞏固。教廷的權力絕對,沒有人敢懷疑天主教的真理,後來就沒有了文藝復興。沒有了文藝復興,哥倫布的新大陸之旅就不會發生,西班牙王后伊莎貝拉沒有資助哥倫布渡海,西班牙自然也不會有甚麼無敵艦隊。結果是英國人提早海上稱霸,侵略歐洲,令歐洲成為英語天下。沒有了哥倫布,即使中國的鄭和最先到了美洲,蘇格蘭人和愛爾蘭人也不會橫渡大西洋,當然也沒有今天的美國。 
批改這份迥然不同的試卷,一個有見識的老師,會給兩個學生都滿分。 
熟記歷史的年份和人名,只會令中國人一代代傳承固有的資料,不會開 他們的想像力和心智。不幸特區正是一個「標準答案主義」( Model Answerism)的僵化社會,在人文精神的層次,在上更有一個標準答案由政府朝定夕易的中國。 

 

一九八九年六四,最初的 Model Answer是「反革命暴亂」,標準答案後來改為「政治風波」,將來會不會有新的標準答案,還很難說。身為中國人,總之不要質疑,官方的思想教科書,甚麼時候給你甚麼樣的 Model Answer,你照樣「心繫家國」地抄寫背誦就是。

曾幾何時,中國「 Model Answer之父」,是一個名叫華國鋒的領袖。他說:「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要遵守;凡是毛主席制訂的政策,我們都要此志不渝地追隨。」整個中國就籠罩在一個超級 Model Answer的大牢籠 。直到鄧小平復出,喊出一句話:「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再說一句:「摸 石頭過河」,全國瞠目結舌,鄧小平其實是最大的通識主義者,他是難得的一位 Anti-Model-Answerist。 
 

鄧小平死了,中國政府的思維,不幸仍然慣性地回歸「標準答案主義」:甚麼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學說,一套 Model Answer與另一套相 而對衝,結果反而標準混亂,方向迷茫。特區「中國化」,其教育制度改來改去,必然也逃脫不了中國式的「標準答案主義」,最終人人都可能成為 M.A.,但不是真正的碩士。所謂獨立思考、批判能力,如果有能力做到,鄧小平也絕對沒有機會成為甚麼偉人,今天的世界也決不會是英語的天下——已如蒙古人當年,如果缺乏軍事的意志和能力,沒有西征到匈牙利,或許歐洲根本不會有鼠疫。 

0

從今天起,只擁抱貌美標致、身材惹火的 Model,也追求海闊天空、自由開放的 Answer,就是不要 Model Answer。 
 

(圖)中共前領袖華國鋒是一位「標準答案主義者」。

 

陶傑《星期天休息2004年11月1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041114/4440117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