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左翼霸權 -陶傑

左翼霸權

0

一九二五年,柏加在格拉斯哥開「民族性」講座,由人類學、氣候、風俗、地理,分析不同民族的文化特質。柏加不是第一個。一八九○年,英國教育家皮爾遜(C. H. Pearson)在倫敦大學英皇學院發表「民族生命與民族性格」一書,釋論英美兩國的國民有何異同,皮爾遜論斷:「一個有教養的美國人,比一個有教養的英國人快樂,我同意一個朋友觀察:因為美國人比英國人謙卑。」
 

皮爾遜這句話,你可以說:沒有統計數字,以偏概全,不夠嚴謹。但是,世上幾乎所有論斷,都不嚴謹:「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你可以找出大量三十歲還沒有獨立能力的人、四十歲還很儍瓜很易上當的人來否定孔子。
 

「男人以理性見長,女人富有感性」,更是「歧視女性」,因為西方的婦權份子指控,你暗示女人缺乏理性(她們不會說:這句話也同時在歧視男性,暗示男人冷淡無情)。幾十年來,西方的社會學術界,讓左翼搞得烏烟瘴氣,而且對於左翼,這也歧視、那也禁忌,言論自由在西方受威脅。
 

當然,你可以說:「民族性」即使是學術,缺乏數據,既不嚴謹,而且興盛於以人類學為經緯,對人種標籤而區分,形成後來的種族主義,而希特拉以這門知識,為屠殺猶太人的種族滅絕根據,所以過時而危險。
 

然而,我也可以說:左翼崇尚的馬克思主義,資本論也在一百多年前出籠。馬克思將資本家與無產階級二分而標籤,預測階級革命,卻忽視了技術中產階級的興起。馬克思理論也過時而不嚴謹。
 

馬克思衍生了列寧,列寧再傳門徒史達林和毛澤東,馬克思主義造成二十世紀的反人類大屠殺,波爾布特和喬森潘在巴黎大學談馬克思,回國後組成赤柬,屠殺了二百萬高棉人。

0

如果「民族性」的理論造成「種族仇恨」,馬克思理論也造成階級仇恨。但是西方的左膠不跟你講道理。做一個左翼,有哲古華拉的浪漫光環,你站在對立面,你就是麥卡錫。做左翼,It feels good, and looks nic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6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5/19196497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