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梁家騮醫生的一票 -陶傑

梁家騮醫生的一票

0

政改表決鬧劇,親中愛國陣營臨陣幾乎跑光,泛民二十七票反對,還加上功能組別的醫學界代表梁家騮。
電台主持人電訪梁醫生,連連追問:怕不怕得罪中央?梁振英事後宴請四十二位「建制派」議員,卻沒有請你,會不會覺得不舒服?

 

主持人這種問題,不斷在引導被訪者產生「得罪中央」、「得罪特首」的恐懼,主持人將自己固定在中國的帝皇主奴意識──這就叫做中國式思維的「框架」──然後引導被訪問者在中國人的枷鎖框架裏回答,如果我是梁醫生,我會覺得這種詞彙方式,有點侮辱。
 

但是你不應該跟這種人一樣見識。如果我是梁家騮議員,我會這樣回答:
「小姐,我是醫學界功能組別的議員,醫學界指西醫。我們這個行業,受科學邏輯的訓練。譬如,當我替你做檢驗,有許多證據,發現你的肺有個腫瘤,我就會告訴你患了癌症。當我這樣通知你的時候,是基於我的理性判斷,我不會考慮,告訴你這個消息之後,會不會得罪你的主人習近平或梁振英,或者傷害了你的感情,因為這是我的判斷。

 

「在立法會裏,我擁有合法的票。對於任何議案,我可以合法地投票贊成,也可以合法地投票否決。我不認為,對於某些議案,我投了反對票,就等同觸犯了中華帝國的天條,要遭到類似北韓──which is a close ally of China──的高射炮死刑處決。『基本法』似乎沒有這樣的規定,請你去核實一下。
 

「香港醫學界功能組別的選民,是一羣註冊西醫,全部持有香港大學或英國澳洲等西方文明國家醫學院,而不是甘肅銀川大學醫學院發出的真實專業證書。我這票經過這個行業的選民廣泛討論過,而他們都是受過西方教育的人:rational, scientific, and professional,我這一票,is based on the best of my judgement──對不起這兩句話我必須用英文來表達,因為在中國語文裏我找不到相匹的詞彙。
 

「所以,主持人小姐,如果我沒有理解錯,你是指我的選民有外國勢力在擺弄,或醫生都是港獨反共人士?那麼下次如果愛國的或你的愛國父親發現有肺癌,請你北上大陸,不,內地的銀川醫院去醫。不要找我們,我們會先問問美國勢力或港獨份子,好不好在施手術時把你搞死。if I were you, I'd be worried。」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6月2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21/19191914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