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尚記得史諾登否 -陶傑

大憲章

0

史諾登在俄國,供出一百多萬條機密。據報俄中兩國,正在分析史諾登的情報。英國即刻撤退全球多個站哨的人員。史諾登對英美在全球的情報系統的破壞,隨時比六十年代的金費比(Kim Philby)叛國案更嚴重。
 

史諾登初來香港,以「自由英雄」自居。我那時在這個欄說:史諾登不是英雄,是一個壞人。你一定記得:香港的民主派、知識份子,還有許多社會左膠,對史諾登發起聲援,反對美國全球監聽,認為美國也侵犯私隱。這些人還跑到美國領事館門囗抗議。
 

現在,這些人通通失蹤了。他們躲了起來,不敢再聲張。他們在史諾登來香港那幾天,佔奪了左膠最喜歡佔便宜的道德高地,認為個人私隱通訊,美國也不可以截取。這種混人,其中有立法會議員,他們認定你已經失憶,但年輕的你,還沒有腦退化,趕快上網搜查他們的名字,二○一六年,用你的選票,叫這伙男女滾蛋。
 

香港人不懂政治,在學院讀政治的也不懂。政治是一門非常獨特的營生,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首先,當然要有理想和原則,但更重要的是,必要時敢用不道德的手段,達成崇高的理想和原則。英文所謂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在英語世界,中學生都知道,但是香港的泛民,搞了三十年,似乎不知道。
 

史諾登是中情局僱員,除非是美國有意放出,以上百萬條計誘敵對陣營,否則必是西方的重創。當然,假裝叛逃的例子古今中外都有過,所以世界上任何間諜投奔敵國,對方先當你來放假料,絕不先相信,因為史諾登若能叛變美國,如果中俄重用,更疑其有一天必叛中俄。
 

所以,史諾登事件,是大國博弈的高層次交鋒,香港的議員、學者、評論人,沒有資格在什麼「私隱不容侵犯」的低層次作幼兒式的喧噪。但香港的政黨包括民主派卻七嘴八舌地抨擊美國,當然,你有言論自由,但也暴露了你的智商。
 

四則運算尚未懂的小孩,爭論微積分的問題。香港之沉淪,無人可以挽救。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6月1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18/1918777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