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文章

細數廣東最出名的10大講古佬

細數廣東最出名的10大講古佬

 

粵語說書俗稱「講古」。粵語說書是藝人用廣州方言對小說或民間故事進行再創作和講演的一種語言藝術形式。民間說書,古已有之,清代以前,廣州地區的說書多是民間工餘飯後群眾性的自娛自樂活動。明朝末年,江蘇泰州說書大師柳敬亭(1587~167​​9)出任抗清將領左良玉的幕客,在隨軍南征時把說書藝術傳來廣東,此後,廣州出現職業說書藝人,並尊柳敬亭為祖師。

說書是個體講演,藝人只憑一把折扇和一塊醒木做道具。廣州說書的藝術特點是以表(第三者旁述)為主,講究語言的韻律性和節奏感,大量運用本地的民間成語、諺語、讖語、俗語和大眾化的生活語言,以及借鑒戲曲中的一些表演技巧,對書目進行加工潤飾。早期的說書藝人,多在寺廟門口對香客講演「勸世文」,後來藝人自搭簡陋的「講古寮」或在街頭「開街檔」,有些則在中下等茶樓設點。建國後,廣州文化公園及一些文化宮、俱樂部多有開設固定說書台。廣州的電台歷來設有說書欄目。除邀請說書藝人開講外,也邀請著名話劇演員和新文藝工作者播講古典和現代題材書目。

以下為網友推舉的廣東10大講古佬。

161732sv1l212ufupz1zu4

1、張悅楷(已故)—不容置疑,無論水平、藝德、作品種類涉獵之廣,均列第一,《三國演義》、《水滸傳》影響了廣州幾代人。

楷叔代表作還有<7俠5義>,顏志圖代表作有<少林英雄傳>(主要人物有白眉道人,至善禪師,馮道德等),中生代講古佬 就梁錦輝和李偉英稍好點,但與張,林兩位前輩比起來真是雲泥之別,主要是他們本身的修養,學識,歷煉,甚至到最基本的廣州土話的掌握都遠未達到水平。各位只要對比一下楷叔和梁錦輝講的<鹿鼎記>就了解了。至於文工團粵語配音出身的吳克幾乎忘記了廣州話是怎麼說的了,聽他講古就好像是聽一個配音員將從煲冬瓜硬翻成廣州話的台詞讀出來一樣,毫無粵語生鬼,抵死的特色,老實說,我寧願沒古仔聽都不願聽他的古。冼碧瑩講的梁鳳儀的財經系列小說和<馬思聰蒙難記>也可以。

161728z19lyavd0jhjdln9

2、李我講古「包衰收尾」八旬老翁李我現居香港,廣州人可能遺忘了或者根本不知道這位鄉親,但地道「老廣州」大抵會說如此一句歇後語:「李我講古———包衰收尾!」李我,上世紀40年代後葉廣州首屈一指的電台說書人,他所講說的故事,全部以悲劇告終,用粵方言概括,就是「包衰收尾」。為他所自創的故事情節,大多取材於他的親身經歷,他的青少年時代,委實苦過黃連。

李我既屬於廣州,也屬於香港。1949年底,27歲的李我受「麗的呼聲」電台誠聘,偕同也是著名語音演員的新婚妻子蕭湘赴香港發展,這對神仙伴侶遠未終結的「收尾」極其靚麗,本文限於篇幅,恕不敘說。但有一樁關乎未見成書的《中國廣播藝術史》的裡程碑式大事,無論如何應作討論———

李我在廣州首創了「天空小說」,一人分講數角。受此啟發,「麗的呼聲」電台於1950年嘗試由多人各講不同角色,且配上音樂,稱為「戲劇化小說」,甫出籠便大受聽眾追捧;歷半個世紀薪火相傳,迄今,郭富城、張學友、陳慧琳、張柏芝等眾多天皇巨星仍在滿腔熱忱地為它貢獻才藝。難以考證始自何時何地,這一傳統說書的優勢變種獲得了全國通用的正式「學名」:廣播劇!

161934b7krwo4fv1l7a9ok

3、林兆明—楷叔的好拍檔,代表作有《西游記》、《東周列國志》。

4、冼碧瑩—擅長播講兒童古仔,代表作《木偶奇遇記》是兒童古仔的範本。

5、梁錦輝—播講金庸武俠小說成名,作品還有著名作家二月河的滿清皇帝三部曲。

161934r8b9o2z8t8ozfk08
6、顏志圖—傳統講古佬,廣東民間故事講得最好,《倫文敘》講得好生鬼。

7、陳波 聲音超正,講過《笑傲江湖》及衛斯理科幻等古仔。

161932co25t4lozrd4z75t
8、霍沛流,他的專長也是明,清時代的武俠小說還有廣州本地的典故。

9、鄭達,應該也算,他主要播講戊戟先生的<傳奇>系列作品。

10、李偉英 都唔錯噃,尤其楚留香、陸小鳳,是講古中生代代表,可惜水平只及楷明二叔50%左右。

=====================================

粵語講古:劇本難尋、報酬微薄、後繼無人

粵語說書俗稱「講古」。粵語說書是藝人用廣州方言對小說或民間故事進行再創作和講演的一種語言藝術形式。

民間說書,古已有之,清代以前,廣州地區的說書多是民間工余飯後群眾性的自娛自樂活動。明朝末年,江蘇泰州說書大師柳敬亭(1587~1679)出任抗清將領左良玉的幕客,在隨軍南征時把說書藝術傳來廣東,此後,廣州出現職業說書藝人,並尊柳敬亭為祖師。 說書是個體講演,藝人只憑一把折扇和一塊醒木做道具。廣州說書的藝術特點是以表(第三者旁述)為主,講究語言的韻律性和節奏感,大量運用本地的民間成語、諺語、讖語、俗語和大眾化的生活語言,以及借鑒戲曲中的一些表演技巧,對書目進行加工潤飾。早期的說書藝人,多在寺廟門口對香客講演「勸世文」,後來藝人自搭簡陋的「講古寮」或在街頭「開街檔」,有些則在中下等茶樓設點。

建國後,廣州文化公園及一些文化宮、俱樂部多有開設固定說書台。廣州的電台歷來設有說書欄目。除邀請說書藝人開講外,也邀請著名話劇演員和新文藝工作者播講古典和現代題材書目。

上一排,嶺南地區10多位「講古」大師首次齊聚南海,為如何振興嶺南「講古」藝術把脈。不僅廣東著名的「講古」大師林兆明、繆燕飛、顏志圖等到場,80多歲高齡的「講古」前輩李我先生也專程從香港趕來。他們一致認為:好劇本難尋、報酬低、後繼無人等是嶺南「講古」藝術面臨的困擾。老一輩「講古」大師表示要發揮余熱,做好傳、幫、帶,積極培養扶植新人,同時也希望作家們多創作適合「講古」的長篇小說,讓嶺南「講古」藝術發揚光大。

劇本難尋成困擾

粵語說書俗稱「講古」,是藝人用廣州方言對小說或民間故事進行再創作和講演的一種語言藝術形式。嶺南地區的「講古」在上世紀30年代就已經搬上電台,成為深受聽眾歡迎的節目。改革開放初期,著名話劇演員張悅楷、林兆明播講的《三國演義》、《楊家將》、《西游記》等將電台「講古」推向了頂峰,出現了萬人空巷「聽古仔」的盛況。但隨著「講古」大師們的去世和隱退,一些「講古仔」的藝人轉向其他方面發展,「講古」藝術面臨後繼無人局面。

劇本難尋是困擾「講古」人的一個大問題。著名「講古」藝人霍沛流說,為了得到一部好作品,往往要花很多時間去書店甚至街邊的書攤上找。劇本的好壞關系到「講古」的成功與否。好的劇本不但要有好的故事,更要讓聽眾從中懂得關於正義、關於做人的道理。

「講古」報酬太微薄

林兆明表示,「講古」是一門非常不討好的職業,很累,報酬卻非常低廉。講古很累主要是因為要把一部長篇小說改成粵語口語,案頭工作很多,這種語言之間的轉換很費勁。

霍沛流也認為「講古」的報酬非常微薄,以致年輕一輩的說書人都想方設法賺大錢去了——誰願意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苦活?著名說書藝人顏志圖對此表示體諒:「學『講古』需要很大的熱情和毅力,收獲的是掌聲而不是鈔票,因此怨不得他們,他們也要謀生。」

新人一個也沒有

談到「講古」的將來,顏志圖很擔心,隨著自己的老去,這門具有濃郁嶺南風味的藝術將會失傳,最後「講古」和「聽古」將成為人們記憶中一段模糊的「古」。

顏志圖曾登廣告招了10名學徒,不收任何費用。當他滿腔熱情地編寫講義,手把手地想把「絕活」傳給他們時,徒弟們卻安不下心來,在一年之內紛紛離他而去。「這20年來,『講古』藝人越來越少,新人一個也沒有。」顏志圖很是傷感。

 

===========================

原文出處:

大洋社區:http://club.dayoo.com/view-1738134201-1-1.html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