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理性與幽默 -陶傑

理性與幽默

0

中國文化本來尚擅含蓄之美:佛像的形態、山水的恬靜、詩詞的意境、水墨畫的演化,無一不在「含蓄」兩個字上面做工夫。
 

但是半世紀以來,「工農兵」以暴力上位,摧毀了知識份子士大夫創立傳承的含蓄之道,沒有文化修養的人,「當家作主」超過半世紀,一個國家閹割了靈魂,消滅了精神,就變了種,狂躁而粗糙,隔三就「不高興」,差五就「引起公憤」,好像世界都欠了他三代的血債一樣,你就知道,一場他為自己製造的災禍,隱隱就會發生。
 

二十世紀初期,留學過英美的一代中國知識份子,如胡適和林語堂──他們去英美,不是讀金融管理或電腦工程,而是讀文史哲學──回到中國,都看出這個民族有遺傳和精神智障。胡適主張「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為你自己爭自由,就是為國家爭自由」,就是預見一場愚昧的劫難在醞釀。
 

胡適講大道理,提倡理性;林語堂講小情趣,從英國人那裏代理「幽默」。林語堂發現英國七百年經歷改朝換代,沒有流血的暴民革命,而且有一個健康善良的中產階級,因為英國這副上等的機器,有一種可貴的潤滑油,叫做幽默。
 

林語堂說:「沒有幽默滋潤的國民,其文化必日趨虛偽,生活必日趨欺詐,思想必日趨迂腐,文學必日趨乾枯,而人的心靈必日趨頑固。」
百年回顧,你就知道,不但胡適的診斷很精確,林語堂的預言,也說中了。

 

一個民族擁有GDP的實力,一缺乏理性科學的心智,二沒有幽默感,不但不可能產生牛頓、邱吉爾、差利卓別靈這等創造歷史的大人物,而且必然盛產穿金戴銀的奴才、家丁、打手、奴婢,而且當他們的聲音越來越喧嘩,以這種質素壟斷了現代「中國人」的定義,就像美國荒謬劇作家尤奧尼斯古的「犀牛」:四周的人,一個挨一隻變成了犀牛,當由人變獸成為主流,你自己就成為了異類。
 

二十一世紀,做一個清醒的香港人,而不是皮厚的角獸,就要有做異類的心理準備。有所不變的時候,你要在心中暗自憐憫四周因其生物基因規律,蛻變了的蒼生。

0

所以,當你表達的是含蓄,甚至是幽默,越來越多人當你是中國式的「嬉笑怒罵」時,你越知道你屬於胡適林語堂那一類,而且要體諒:中國人沒有理性這一科,也沒有幽默這一行,他們很容易暴跳如雷,而且將你的含蓄當做所謂的「嬉笑怒罵」的「抽水」。對於茹毛飲血的部族,well,你不能告訴他們:世上有一種廣東老火湯。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5年06月0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50609/19176895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