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坐看雲起時] – 人間勝境

人間勝境

10653856_341782335983678_8473965051488521765_n
/壹週刊 坐看雲起時 2014-08-28/

暑假短遊瑞士,湖光山色,人間天堂,許多人都知道。今日遊瑞士,發現什麼勞力士、天梭錶或蘇黎世的銀行存款,全是皮相。瑞士最寶貴的,對於中國人只有兩樣:空氣和水。你問我瑞士什麼最好?我會說:瑞士一公升的水比十隻勞力士鑽石錶更可貴。瑞士的水流自阿爾卑斯山邊,川流不息,用之不竭。在阿爾卑斯山一帶開車,十分鐘的車程,左右會看見六、七條飛瀑,沖天銀蛇,飛撲而下,看見都令人心曠神怡。

瑞士是內陸國家,城鎮的水池,人可以與在陽光裡沐浴的野鴿共用水源。沒有禽流感的。野鴿喝過的水,你伸手掬一瓢,就地取飲。瑞士沖廁的水都是山水。所以,可以這樣說——又要傷害某些人的感情——在瑞士住進任何三星酒店,走進廁所,打開水箱喝一杯沖廁的水,感覺清涼,比在第三世界如印度買一瓶蒸餾水喝下,我會相信瑞士的廁所水乾淨一些。

瑞士人生活節奏緩慢,不慍不火,有法國意大利人的悠閒,又有德意志人的嚴謹,集兩家感性與理性之長。身為瑞士人,真是前三世做了許多好事,修來的福。

在日內瓦湖邊的洛桑,遙看湖對面法國的艾維安(Evian)。瑞士一百年來從沒想過建一條天橋搭到對面,促進瑞法兩國經濟和旅遊往來。日內瓦這邊的瑞士人,想到對岸,只能開車或乘腳踏車沿湖邊繞到對面,要走一、兩小時。湖面連船也沒有,因為瑞士不想「發展」,不想與法國打成一片。瑞士獨立而遺世,不要告訴瑞士人,跟鄰近地區連成一片,你會多賺許多錢。瑞士本身錢夠多了,他不想再要。

瑞士無所謂經濟,因為「經濟」就在藍天翠嶺之間。七百萬人口,有千秋萬世享用不盡的自然資源本錢。最低工資不便宜,酒店侍應時薪港幣兩百多元,但瑞士人嚴禁輸入外來勞工,寧願成本增加也要保持種族高度純潔與文明。

不錯,瑞士也是「文化多元」國家:德裔人口土地最多,集中在北部和中部,南部則由法、意,加一種叫羅曼人的少數民族和平共處。瑞士的德語區不會恃強凌弱,要法語和意語區的人講德文。羅曼語區在東南部,佔據了瑞士的國家公園,人口只有七萬,他們的語言保留拉丁神髓最大,再加上德語。但瑞士羅曼語少數族裔區,從來沒有被吞併,也沒有被德裔瑞士人在那裡強開工廠,發展地產,掠奪資源,導致少數民族叛亂。

歐洲的瑞士,恰與今日的伊拉克成強烈對照。伊拉克不也是三種人口嗎?多數的遜尼派,少數的什葉派,還有山區的庫爾德族。瑞士做得到的,伊拉克做不到。侯賽因的遜尼霸權當政的時候,殘酷壓迫什葉派。經海灣兩次戰爭,美國扶植普選,伊拉克出現什葉政府,又輪到遜尼醞釀出伊斯蘭國的恐怖組織,清剿什葉教盟,還追殺庫爾德族。

這個世界,你看,民族文化不有優秀和野蠻落後的分別?遜尼、什葉、庫爾德不都尊崇同一個宗教嗎?瑞士的德、法、意等也在天主教的大傘之下共存,為什麼瑞士成為地球的典範,五百年來,四族和平共處,不但外人不敢侵略,五百年來也沒有內戰?打開地圖,看看瑞士,你自己去一趟,再看看伊拉克,你敢去嗎?

我在意語的洛卡奴住了一天。洛卡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戰勝國與戰敗的德國簽署條約的地方。洛卡奴的意大利人不願意工作,懶洋洋曬太陽。到日內瓦和洛桑,色彩一樣豐富,多了些藝術氣氛。法語區的城鎮多博物館和畫廊,差利、柯德利夏萍等文化藝術家都喜歡住在法語區的洛桑。兩年前逝世的混血作家韓素音也在洛桑住——她選擇終老的地方,不是她幾十年宣傳的毛澤東江青的遠東天堂。洛桑有許多文化人,但一個女騙子如韓素音在此終老,我認為是澄明不染的瑞士唯一的小污點。

沿邊境繞一圈北上,經遊伯恩,另有洞天。伯恩的古典美,比得上布拉格和貝達佩斯,週末有夜市在古舊的街上,音樂家、美食家、藝術家,愉快共聚。到了蘇黎世,由於是金融中心,色彩盡斂,復歸德國人的紀律和嚴謹。蘇黎世反而是最不吸引人的城市,瑞士人的高貴,卻能包容大江湖世界的金融,此一矛盾,卻是和諧。

香港成為「特區」之後,曾一度誇口要變成亞洲的瑞士。但自董班子以來,特府懂得瑞士到底是什麼嗎?最近也有政客,說要將台灣變為亞洲瑞士了。這種牛皮,請民主的台灣領袖明察:你們不要吹,連李光耀也不敢這樣說,假大空的話,留給台灣以外的地方,好嗎?

陶傑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