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文章

香港年輕人是否有中國認同感 | 知乎

香港年輕人是否有中國認同感 | 知乎

作者:林建建


 

別人我不知道,我只說我自己的看法。

香港有些年輕人之所以失去對中國的認同感,是因為這些年輕人並沒有意識到他們與今天的中國其實是真正的共同體。對於他們來說,保持和中國的距離,(感覺上)對他們最安全。

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並沒有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感到困惑。換一個說法,就是我並沒有思考「我是不是中國人」這條問題,因為我從一開始就相信自己是中國人。

高中預科時,高級程度會考(Advanced Level Examination)其中一科必修科是「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課堂的內容主要討論中國文化,由社會風俗習慣到傳統儒家思想均有所涉獵,基本上在這段時間,我並沒有懷疑自己究竟是誰。真正令我對自己身份感到困惑的,是我入讀大學後。

大一大二時,香港學界陷入國民教育爭議之中。國民教育的爭議,已經討論得很多,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百度以後電翻牆,正反觀點都充分理解以後,再作評價。這部份我先略略說幾句港英時期英政府在香港的教育政策及其結果。忘記了是那一位學者最先提出,港英政府的教育政策方向是「去國族化」,大體上就是在教育課程中,避免建立學生對國族的身份認同,這裡指的「國族」包括以北京政府為首-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主體;及以台北政府為首-中華民國為主體的兩個政權。

港英時期並沒有國民教育,取而代之的是經過刻意去政治化的「公民教育」,香港時事評論家陶飛在一篇討論港英時期的文章中提及:

當時的課程,公民科(civics)談的是香港的社會、政治和經濟,沒有談到英國。地理學習的是各大洲的情況,談澳洲、非洲談得很深入,談英國、中國倒是輕描淡寫。世界歷史更是從遠古文明談起,文藝復興、世界大戰,一直談至1960年代,其中英國的分量很輕,談英國都是在歐洲歷史的脈胳下討論。世界歷史至中五年級,還談到東亞十九至二十世紀的歷史,其中鴉片戰爭還是用了實實在在的Opium War字眼,而不是內地有時使用的「第一次中英戰爭」。[1]


(一)早年香港的國族認同

香港在很長的一段時間,指定的教育課程中並沒有明確的政治立場,盡可能避而不談,是港英政府的基本方針。然而,在港英時期,香港人大致上不會否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但這裡所指的「中國人」,與目前我們理解的中國人有所不同。

港英時期,特別在內戰前,政府對教育的投資極少,一方面香港沒有足夠資源,另一方面英國尚不清楚香港的前途。在這個情況下,香港出現的民辦中小學便承擔了教育這個責任。當時民辦的中小學,有不少都有政治背景,例如導群中學,及私立協和女子中學等。在這時,香港人所認同的中國,是中華民國。隨著內戰結束,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香港人所認同的中國便由中華民國慢慢轉為成中華人民共和國
 

國民黨背景人士利用國民政府資金,於1920年代後期在九龍廣華街成立,後來在何文田豔馬道自
建校舍。學校一直維持升旗、讀《國父遺訓》、慶祝雙十的做法。[2]

私立協和女子中學畢業證書:[2]


這段時期在香港生活的人,不論是學生還是其他階層,普遍都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雖然在政權上並不全然認同(即共產黨/國民黨),但他們不會否認自己是中國人。

(即使在七零年代,香港仍然有人會慶祝雙十節。而我?那天有假放我慶祝那個!所以最好由十一放到雙十!

(二)香港的本土意識

與第一、第二代香港人相比,第三、第四代香港人對香港產生了本土意識。

六七暴動之後,港英政府增加了在香港的教育開支。港督戴麟趾於1971年首先推行「六年免費教育」,即是6-12歲之學齡兒童,均必須接受義務基本小學教育。其後港督麥理浩於1978年實施「九年免費教育」,將義務教育的範圍擴展到初中。[3]在這個情況下,港英政治開始主導香港的教育課程,各種去國族教育正式展開。

港英政府之所以推動去國族化,原因是為了香港政治上的穩定。六七暴動期間,有不少左派在香港進行各種煽動。更有人說,當日香港街頭的炸彈不比今天伊拉克少。

特別留意這一張:

(抱歉我轉載了-.-")

不得不說,年輕人特別容易被煽動起來。因為近代中國不斷被入侵,結果,只有有人打出「愛國」的口號,年輕人就會變得憤慨。亦因為這個原因,港英政府積極推動去國族化。

當然,單方面的去國族化很難成功。與之同時發生的,是香港經濟的起飛。港英政府在香港不同的媒介宣傳獅子山精神,以經濟發展安慰香港一整代人,結果,香港的華人發揮了中國人最強的天份:賺錢,香港經濟騰飛。
 

獅子山下

作詞:黃霑
作曲:顧家輝

人生中有歡喜
難免亦常有淚

我地大家
在獅子山下相遇上
總算是歡笑多於唏噓

人生不免崎嶇
難以絕無掛慮
既是同舟
在獅子山下且共濟

拋棄區分求共對
放開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一起去追
同舟人誓相隨
無畏更無懼

同處海角天邊
攜手踏平崎嶇
我地大家
用艱辛努力寫下那
不朽香江名句


(演員包括大家都很熟悉的:吳孟達(左)周潤發(右))

《獅子山下》是香港電台最重要的作品,作為一個公營電台,香港電台當時發揮了很大的穩定作用,《獅》的出現很明確地告訴香港人:肯做,你就會掂!

獅子山精神,是香港經濟發展最關鍵的概念。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獅子山精神令香港的本土意識萌芽。

(三)新世代的本土想像

「我是香港人」這句說話,是新世代的產物。

內地改革開放時期,有不少人北闖,「香港人」三個字,有一段時間是「富有」的同義詞,但在這段時期,「香港人」並沒有明確的身份意識,這三個字充其量只有地域意思。直到回歸後,香港人三個字,慢慢被社會賦予了新的含意。

「香港人」,首先代表的是一種對香港的自豪感。當然,在內地很多朋友會把這種想法稱為「優越感」。實際上,這是對自豪感的曲解。一個人感到自豪,不代表他認為自己比別人優越

文字的意思由社會大眾賦予。「香港人」一開始和「中國人」並沒有衝突,但好事之徒對香港人三個字的曲解,令社會大眾在輿論上反感這三個字。結果,當一個香港人稱自己為「香港人」時,就會有人跑出來說:「什麼香港人?是中國香港人!」更有人會直接說:「港獨份子」。總之,只要看到或聽到「我是香港人」這些字之後,他們就會不高興。(這些情況我實在經歷過太多了。)

說「我是香港人」的人會因此而說自己是中國香港人嗎?不會。結果就是:「香港人」與「中國人」成為了對立的詞語。說自己是「香港人」等同於反對自己是「中國人」。想想也可笑,當初香港人並沒有與中國人對立的意思,結果一群為了政治正確的人,賦予了香港人三個字「政治不正確」的意思,結果令香港人與中國人成為對立的存在。後果就是今天香港人身份上的困惑。

社會中很多價值觀都是社會互動的結果。記得回歸初期,香港人並不排斥普通話,亦頗接受簡體字,但近年,各種反普通話、反簡體字的行動在香港概為常見。中港兩地並沒有因為香港回歸而融合,反而因為這些矛盾而令關係惡化。

這時,不願說普通話,不願寫簡體字的香港人,就會被視為沒有國家歸屬感。

以上的結果是,帶有本土意識、與「中國」存在對立意義的「香港人」誕生了。

(四)誰是香港人?

回歸之前,香港的青少年對自己的國家是沒有認同感的,香港青年協會於1994年的研究中發現有三成半受訪青少年自認是沒有民族自豪感的;“如果 0 分代表完全不愛國,100 分代表極其愛國,香港青少年平均只給自己 57 分;與國內兩地青少年的評分比較,相差甚遠:廣州青少年平均給自己90.4 分,北京則 92.4 分”(香港青年協會,1994,頁 8)。同時,在 1995 年的跨地域公民教育研究計劃中,“香港學生被問及喜歡持哪一種護照時,48%的學生說喜歡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13% 的學生喜歡持其他國家的護照,只有約 30% 和 9% 的學生分別答喜歡持中國或香港特區護照”(Lee,1999,頁 336) [4]


以上文字出自胡少偉的學術文章:香港國民身份教育的回顧與前瞻。

事實上,香港人的本土意識比理論上更複雜,原因是香港的年輕人不止有華人,還有很多外藉人士。

是香港人但不是中國人的例子有:

巴基斯坦裔女記者

(會考中文A級)

印度裔香港人喬寶寶

他曾經出任香港懲教署二級懲教助理。在2012年2月,其太太申請香港護照被拒絕,喬保羅因此為了兩名在蘇格蘭升學及接受治療的兒子而被迫舉家移民蘇格蘭,為此退出娛樂圈。

近年爆紅的陳明恩:


曾經是TVB指定的香港督察河國榮:

有些香港人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原因是,他們根本不是中國人!然而,吊詭的是他們卻是實實在在的香港人!有這個情況下,香港人不一定百份百是中國人。這些例子衍生了另一條問題:誰是香港人?

這個孩子名為:肖友懷。

肖友懷事件指

一名年近70歲的周姓婦人聲稱其12歲的外孫肖友懷(暱稱「懷仔」)自三歲以「雙程證」來港後照顧,由於涉及違法逾期居留,所以期間未能替其辦理身份證明及居留權,亦未安排男童接受教育。婦人又聲稱近日因受到15歲無證少女跳樓身亡事件影響,擔心悲劇重演下與非法居港長達九年的無證男童,在律師及議員陪同下自首,警方遂以三項罪名將她拘捕,周婦希望當局能酌情向肖友懷批出居港權,而男童則成功獲當局發出臨時身份證明書(俗稱「行街紙」),短期內可在港逗留及接受教育。事件引起極大迴響及爭議,有輿論擔心若先例一開,不但破壞法治,更會令同類事件湧現,使香港的入境管制等制度崩潰。但亦有聲音認為今次屬個別事件,應以人道立場讓男童居港。


問題來了,香港政府應否安排他入學讀書,並酌情處理,讓他成為香港人?酌情處理對其他等待中的人合理嗎?同時,對其他因為身份不是華人,但合法在港定居的人(例如喬寶寶的印度籍太太合法居港22年,三年前申請香港特區護照,卻未獲批,而且入境處亦未有提供否決之理據)公平?

在香港,如果香港人是否中國人能夠成為一條問題的話,誰是香港人便是另一條不能忽略的問題。

(五)本土意識的膨漲

香港曾經是英國殖民地,這是香港政府或中央政府不能忽視的歷史。但港府去殖民化政策,激起近年本土意識得到發展。

第一役:皇后碼頭


皇后碼頭(Queen's Pier),一個屬於維多利亞女王的碼頭,香港最具殖民代表性的建築物之一。由於它厚厚的殖民地色彩。

目前該區除了休憩用地之外,還有一塊軍事用地。

皇后碼頭->解放軍碼頭

皇后碼頭一役之後,先後有反高鐵、保衛菜園村、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撥款到「真普選」佔領運動等。


參與社運的人數亦由最初社運界的幾千人,躍升至近年動不動便十萬人。這個改變實際上極為明顯。若然回歸前後「香港人」不是一個清晰的概念,發展至今,這個詞語已經另有所指,並受新世代所認同。

(六)香港人的命運共同體

現在的香港年輕人,是「命運共同體」。在他們之間,你的命運就是我的命運,你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用實際的例子比喻,就是今天你買不起樓,明天我都買不起樓;今天你買不到奶粉,明天我都買不到奶粉。這個比喻並不誇張,事實上亦是一眾年輕人所持的看法。

在香港,你問十個年輕人是否認同「香港人優先」,我相信至少有八個會認同。但你在內地任何一個城市問當地人同樣的問題,我相信認同「本地人優先」的可能只佔半數。這是由於內地城市之間,融合的程度遠高於香港。雖然內地有戶籍制度,但來自西安的小夥子要北漂,買一張火車票就好了。結果,內地的年輕人「東家唔打打西家」,地域流動性很高。香港呢?香港的年輕人大多只能夠在香港打工,一方面香港平均升學率低,要到內地打工不是容易的事;另一方面香港工資高於大陸,他們不願意離開香港。在這個情況之下,他們只有香港一項選擇。結果,他們會認同「香港人優先」。

香港部份年輕人之所以沒有中國認同感,是因為他們失去了和「中國人」命運共同的連繫。港英時期,逃亡香港的大陸人知道,即使來了香港成為了香港人,中國人的命運依然是自己的命運,但現在的香港年輕人並沒有這種感覺:毒奶粉?香港沒有。不能用facebook?香港可以。要翻牆?香港不用。要簽證?特區護照不需要。

對他們來說,唯一與內地比較有關連的,是他們對政權的感覺。香港的年輕人知道,中央政府絕對有能力奪去自己目前擁有的自由如同中央政府能按其意願限節網絡的自由一樣

或者,因為這個原因,香港的年輕人極為關心內地的人權及政治發展,同時,亦很關心那些因維權而被捕的律師或社運人士,以致有人認為,香港就是外國反中亂黨的大本營。


當然,內地有很多朋友認為這些人是不愛國的人,或受外國勢力資助、反中亂國的壞人,或指出剝奪這些人的權利是應該的,不然中國會亂等等。我不打算評價這些看法,我只會指出,價值觀上的差異是香港很多年輕人無法認同中國的原因。但,中國首先是大陸人的中國,中國應該如何走,走什麼的路,我想,還是留待大家用實際行動決定。

(七)未來如何,只能隨緣。做人呢,最緊要就係開心!

謹此。

 

[1] Info Aggregator: 陶飛:還殖民地教育一個公道

[2] 香港口述歷史檔案

[3] zh.wikipedia.org/wiki/%

[4] edb.org.hk/HKTC/downloa

 

原文地址: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686489/answer/49170021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