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冒險號]- 蒙娜麗莎有點淫 -陶傑

蒙娜麗莎有點淫

0

西方「文革」,開始失控。一個激進的女權團體,走進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指一張八十年前的油畫「德蕾莎夢寐」的少女,擺出「不雅姿態」,令人想入非非,喝令大都會美術館將畫移除。
 

大都會拒絕移除。本來,少數失意的「政治正確」文革份子發瘋,可一概當如犬吠,但這伙人將對這張畫的衝擊,與Me Too連線,呼籲「如果你曾簽署Me Too,也應該向大都會美術館簽署抗議」。
 

果然那麼快就由惡勢力騎劫,這就變成妖言惑眾,向文明基石發動進攻。這張畫的少女,獨自一人,豎起一條腿,自在入寐,裙底露出一截白色的內褲,有自然之美。多年前我在紐約記得見過,只知此畫有捕捉了青春唯美的瞬間天工之妙,完美不覺半絲性意味。
 

但是經這伙美左八婆單方面「詮釋」,而且一錘定論,他媽的,我再看,倒真覺得有幾分是男畫家的裙底意淫。
 

然而昔日的我,看此畫時本來很純潔,經這伙女左膠一講,我的意識受到這幫動機淫邪的壞女人玷污,這幫「大愛包容」,性侵犯了我的意識,並無包容,而是看見一隻包子,就想到乳房之「色淫」,認定只有她們的解釋才正確。
 

一旦正畫歪看,則張張都是淫畫。譬如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兩個衣冠楚楚的男人,夾着一個全裸的女人,坐在草地上。用二十一世紀珠三角的廠佬眼光,這個裸女像夜總會貴賓房裏的脫衣三陪。用西方女權的學術角度,這個莫名其妙一絲不掛的女角,是男畫家將女人的軀體「物化」,當做偷窺對象的消費品,踐踏婦女尊嚴,罪證確鑿。
 

「政治正確」的左匪,能下令移除這一幅,將來也會下令焚燒千百幅畫。最後連「蒙娜麗莎」,用這種人「大愛包容」的「平權目光」來審核,也犯了天條:蒙娜麗莎首先是達文西的模特兒,她面露的微笑,看來有幾分畫成如向達文西暗示:你想跟我上床嗎?如果想,我可以告訴你一夜要幾多錢。

0

蒙娜麗莎到底在微笑什麼,五百年來是一個謎。沒有左膠、極端女權和失意文人的博出位時,蒙娜麗莎的笑容聖潔、純真,可以是母性的漣漪展現,可以是女性的嬌甜欣喜,如天光雲彩,如嶺岫清溪,經過孤獨而充滿仇恨的極左勢力一「解讀」,只要左膠及其極少數喧嘩的啦啦隊覺得「受傷害」,「受冒犯」,蒙娜麗莎也可以是一個男畫家在描繪女性如何取悅、挑逗、媚乞「男性霸權」的潘金蓮,而達文西就變成了達文西門慶。真是笑死。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2月1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211/2024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