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川普、甘迺迪、奧斯華 -陶傑

川普、甘迺迪、奧斯華

0

川普這個狂人聲稱解佈甘迺迪刺案機密,卻又因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干預而扣下一批。嘴炮強悍如川普,不得不從命。這一次,美國知識份子到底是支持他們痛恨的川普「獨裁」到底,不理會中情局,獨用總統權力,全部解禁,全解禁則人人知真相,則川普捍衛你的知情權;還是認為川普這狂人應該受制約,則你的知情權也一樣受局限?
 

這就是政治的弔詭(Paradox)之處。而Paradox,是哲學中很有趣味的一支,不為頭腦簡單的愚人而設。不幸美國的政治,自從一邊出現了希拉莉大罵對方陣營的支持者為A basket of deplorables;另一方則以推特式的嘴炮還擊,網絡短訊流行,淘汰了思考,人類一切以簡短、快捷、即食的文字來「溝通」,結果當然左右兩邊,都泛起「民粹」(民粹絕對不是右翼的專利,左翼的民粹:我認為厭惡的指數更高)。
 

偏偏甘迺迪刺案,千頭萬緒,檔案資料之盛,線索漏洞之多,牽涉時代背景之來龍去脈,幾千萬字也說不清楚。在一個事事只講PowerPoint的IT快餐世代,我不明白川普宣佈解密做什麼,五十四年前的事,不是很「老餅」嗎?這一代年輕人,又何必理會?
 

但是川普是總統。一件老餅塵封的舊事,美國總統可以重新定義何謂潮流,這就叫做權力。
 

正如法國大革命是每一個政治家的聖經,不懂法國大革命,無資格從政與論政;甘迺迪刺案是研究冷戰的國際關係的聖經,於此事無涉獵者,也不足以論美國。
 

但刺甘案一旦涉足,有一種強大魔力,有如莎士比亞全集和紅樓夢,令人深陷無法自拔,有如在一個黑洞裏摸索,趣味無窮,卻漸生莫名的恐懼,因為隨着蛛網的分叉越發現越細,人性的陰暗亦如地獄,層層摸索,了無止境。此一孤獨的恐懼,唯歷史學家方知滋味:甘迺迪刺案、史太林大清洗之謎、毛澤東的一生,皆屬於這一類。美國華裔女學者張純如因研究一九三七年的南京虐殺,發現日軍殺人的個案,不堪抑鬱而自殺。定力不夠,畢竟太年輕。所以,我很敬佩高陽。
 

刺甘案研究最誤人者,是會導人不斷往微細處想,而忘記了基本。刺客奧斯華,是替身,還是獨狼,他的背景、蘇聯、黑手黨、中情局、古巴……與其越走越遠,不如回到起點,不必爭論那顆「魔術子彈」的物理,而向常理處尋:為何射向甘迺迪有另一槍,來自前遠方,令甘迺迪身軀後仰;為何前東北角的草地,有人目擊有槍手逃遁。

0

川普解密,也有中情局報告:為何事發前二十五分鐘,劍橋一家小報的記者,收到神秘電話,通知美國將有大事發生,叫他知會美國使館?這就是簡單的常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9/2019745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