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任你重複一百次 -陶傑

任你重複一百次

0

特府尋求覆判「三子」,上訴庭定性三人為「一股歪風」之主犯,由社會服務令加判入獄。
 

英國上議院議員、美加、澳洲的法律專家,皆將此案定性為政治檢控。既有「政治檢控」啟動、上訴庭法官配合,當然就是「政治判決」。政治判決的結果,就是「三子」成為香港的政治犯。
 

以英國為首的西方普通法專家,國際定性,當然有最高的釋法權威。
 

第一,英國上議院,本身就是英國法律的最高法院。第二,此一定性陣容,全部是普通法的洋人專家,而不幸並不是前殖民地學了一點英文的「當家作主」的土著擁有最終的文化論斷權威。中國人的法治智商,在包青天、秋菊打官司、農民公審地主反革命的程度。香港的普通法,是英國人替香港訂做的,英國人的是一手,前殖民地永遠是第二手,香港特區現在一宗案件,不可以審兩次,是英式普通法很普通的常識。
 

講出此一基本事實,並非對香港特區存有蔑視或不敬,因為這只是文化多元(Multiculturalism)之行的差異:譬如,要鑑別達文西的「蒙娜麗莎」肖像畫之真偽,你只會相信意大利羅馬大學美術史的一位教授,會同英國劍橋的一位西洋藝術系的院士的判斷,而不會相信北京大學一名西洋文化學者會同深圳大汾村一個資深畫師的結論。
 

如果想學真正地道口音的英文,在英國明星哥連菲夫和劉家傑先生之間,你如果夠錢,會重金禮聘哪一位?
 

同樣的道理,學中國水墨畫,我不會向牛津大學的一名英國白人漢學家,一定直接拜師嶺南派的歐豪年。而研究鼻咽癌如何可以用中草藥來治療,你會先找廣州中醫學院,而暫不必理會海德堡大學的醫學研究中心──雖然中國人說「禮失求諸野」,陽澄湖的大閘蟹有幾多三聚氰胺,老實說,你和我都更會相信德國和日本的食物衛生專家。
 

所以我說過,特區政府可以不斷重複沒有政治檢控,也不是政治判決,但以西方為主軸的國際文明社會相信與否,是另一回事。

0

信任,是雙方面的。當香港特區這一方失去了一個Trust字,西方對你以後就有了不同的看法。當然,你可以不斷重複,也可以像告訴香港的年輕人,如果不喜歡,可以離開;特區政府不喜歡的話,以後可以選擇與古巴、北韓、柬埔寨這類國家發展你的國際關係,但西方只承認你是中國的一部份,絕對不會承認你是國際社會的一員。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99%B6%E5%82%91/daily/article/20171024/20192112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