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西方的致命錯誤 -陶傑

西方的致命錯誤

0

西方的重大錯誤,是由一九九八年開始的。
 

這一年,英國工黨首相貝理雅聯同美國總統克林頓,轟炸巴爾幹半島的前南斯拉夫軍事強人米洛舍維奇的軍隊,因為米氏在巴爾幹對穆斯林少數族裔大清洗。
 

本來這場戰爭,是西方左翼政府針對斯拉夫的天主教極右種族主義勢力的義戰。但英美在巴爾幹贏得太容易,沒有犧牲過一兵卒。
 

從此貝理雅滿懷信心,覺得可以由新一代自由主義的西方領袖重寫文明史。克林頓本來是最佳配搭,但好景不常,兩年之後飲恨下台。
 

小布殊上任,宣布北韓為邪惡軸心。本來克林頓對北韓懷柔政策,拖延北韓發展核武。然而小布殊一強硬,金正日覺得非要玩核彈不可。
 

哪知道小布殊只是嘴砲。因為很快紐約就遭到911恐襲。拉登是列根時代援助伊斯蘭聖戰組織抗戰蘇聯侵略阿富汗、蘇聯垮台之後留下的手尾。聖戰組織拿了美國的武器,沒有了蘇聯,將美國列為敵對目標。
 

這時小布殊只有騰出手來對付伊斯蘭世界。但焦點卻錯調,對準了與拉登並無關係、也沒有計劃恐襲西方的侯賽因。
 

侯賽因只想維持殘酷的獨裁,在國內殘殺什葉派。本來這種殺戮,是伊斯蘭世界千年不斷的現象,與西方無關。但小布殊卻出兵推翻侯賽因,以為可以扶植伊拉克推行議會民主,成為中東的民主櫥窗。
 

當侯賽因的銅像在巴格達被美軍推倒之日,四方輿論不分左右,將此一場景等同推倒柏林圍牆,從此以為伊拉克模式,可以在中東推廣。
 

其後貝理雅和小布殊雙雙下台,繼任的首相白高敦比較聰明,當務覺得卡達菲已經向西方輸誠,雖然仍在國內屠殺異己,但這個狂人留下來,對西方有利。但是奧巴馬卻理想主義沖昏頭,認為卡達菲、穆巴拉克,都是侯賽因一樣的暴君,都應該倒台,讓「阿拉伯之春」在中東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世界。
 

但伊斯蘭民族不可能實踐西方的普選。在這個問題上,持有一點人類學、甚或種族主義的觀點,就可以避免一場重大的錯誤。中東需要對西方無惡意、但關起門來繼續屠殺的強人,將一塊塊青石板,壓着底下的毒蛇、蜈蚣、蜘蛛一類的恐怖主義。讓恐怖主義在年輕一代容易滋生。
 

大石頭一塊塊搬掉,得到的是今日難民四散、恐怖襲擊跟着蔓延的惡果。

0

國際政治,不可以講理想。現在,西方對中國不講理想、開始講利益了,但如果二十年前,懂得將此一原則針對整個中東,即可免去一場浩劫。現在才知道,太遲了。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10月2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1020/20188111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