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漢唐不辱 -陶傑

漢唐不辱

0

政治勢力搞局,流行說「建立中國人身份」,形成「中國人霸權」。

香港是國際城市,有萬餘印巴裔人。「印巴裔香港人」與「華裔香港人」應該平等,卻無「印巴裔中國人」一詞。

全球一體化,手機網絡流行,理應增進人與人之間的了解,但十年八載下來,適得其反。網絡並沒有令人更加視野廣闊,相反只令人看得更加狹窄。網絡沒有促進幸福,卻帶來更大的仇恨和怨憤。

這個世界,當然不只近十年才開始有病,而是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病症愈來愈嚴重,而且愈來愈向不治之處發展。世人一向思想單純,容易受到蒙蔽,其中一句話就叫做「明天會更好」。一致迷信明天的日子會比今日更幸福。

[sc name=”AdWordUp”]

所謂「明天會更好」的神話從何而來?從小學教師而來。五六歲的時候,上一輩就現身說法:他們年少時沒有汽車要坐牛車;沒有電報要靠送信。幾十年前的人,平均存活年齡五六十歲,一旦診斷癌症 ,沒有伽瑪刀,沒有磁力共振,沒有科技昌明的醫術,許多人只有等死。由上海去舊金山,很難坐到飛機,遠洋輪船非一個月旅程不可。上一代人以此振振有詞:你看今天,隨時拉着行李就上飛機,由香港飛加州,十五小時之內抵達,而且航班頻密,今天的日子還不是比昨天更好?

如此類推,明天會有機械人和人工智能,不必做家務清潔打掃,一切有機械代勞。同理今日印刷傳媒衰落,圖書不必到圖書館翻閱,一機在手,維基百科,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什麼都找得到。不是今天明明好過昨天嗎?以這樣的軌跡推算,人類科技發展下去,明天當然比今日更好。

此一盲目樂觀的迷信,謬誤在於只知其一,不窺全豹。幾十年來,華人社會此一謬誤是盲信科技,認為只要科技一天比一天進步,人的日子一定愈來愈幸福。但科技需要人文來駕馭。

物理、醫學、電子工程雖然有數不盡的學術精英,但古往今來,只有一個蘇格拉底,一個達文西和一個莎士比亞。

所謂一個民族的偉大復興,魔鬼在細節裡,不是指軍事復興,而是文藝復興。文藝復興又以人性和人權的解放為先。一旦有了槍炮原子彈,但如果人性仍受壓抑,人還活在中世紀的宗教極權之下,即無真正的復興可言。西方世界最大的幸運,是當火炮發明之後,隨即文藝復興就發生了。中世紀結束,十六世紀因伊利莎伯一世擊敗西班牙無敵艦隊,聖公會的新教更由梵蒂岡的羅馬天主教分裂而出,打破了宗教極權的一大統。有了分裂,人就開始走向進步。

文藝復興令西方脫胎換骨,反之遠東的明朝帝國仍然由朱姓一家代代相傳,即使有一個太監帶艦隊去西洋,但鄭和航海,目的是什麼?史書無明確的記載。一說是為明成祖尋找他的侄兒明惠帝的下落,以便斬草除根。若這一點就是下西洋的目標,即使再下七十次也沒有用。

秦始皇開創了中國的極權,統一天下,以他的兒子為二世,孫子為三世,以至千百萬無窮世。如果這個魔星,就是所謂的「千古一帝」,則中國人又稱漢人、唐人,卻從未稱「秦人」,可見歷代視秦國為中華史上恥辱一章。

[sc name=”AdWordMid”]

所謂秦帝國到二世就完蛋。劉邦項羽的平民武力造反,結束了春秋戰國的貴族勢力,劉邦開創的漢朝,雖然也是帝王極權,卻總共有四百二十年。為何秦帝國站不住,而漢帝王能有長期的安定?因為漢朝的開國領袖,可以繞過秦始皇和商鞅的殘酷法家專權,遙接幾百年前的無為政治哲學。

漢朝的開頭,就像今日有人稱的林鄭開局好,開頭七十年,採用了老莊無為而治的哲學。到了東漢,更歡迎佛教傳入。因此,前後漢四百年,雖然最終以三國戰亂告終,但針對秦始皇的焚書坑儒,一帝獨大,漢朝又恢復到春秋戰國的文化多元,而且大膽讓道家和佛家成為主流,法家的殘酷極權受到壓抑。

這樣一來,雖然還是帝王的家族統治,中國人有機會喘一口氣。今日所說的漢人那個漢字,就是回歸西漢劉邦那個起點。在西漢之前,只有齊人、楚人,沒有中國人此一名詞。但自「漢人」之後,二千多年政治的規範,嚴明的皇帝採用無為而治,暴君如朱元璋明成祖,則沿襲商鞅留下的秦朝法家。無為而治可以一邊是帝王,但同時不必軍備,沒有治安警察,沒有特務,租稅甚輕。 所以說「漢唐盛世」是秦朝十五年一股邪惡的反動勢力第一次的敗退,令春秋戰國的諸子文化復興。如果春秋是希臘,漢朝即是羅馬,直到三國,中國人的政治智慧,幾乎攀到了頂峰。

老子是中國第一位社會主義者,也建立了理想國。他說:「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饑。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老子又說:「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今日的學生,喜歡去西方讀政治社會學理論,其實老莊的思想歷久常新,就是二十一世紀的理想政治學、綠色環保學,也就是中國的人文精神。

[sc name=”AdWordDown”]

今日看來不就很清楚?一部統治機器,上面的愈貪,下面貧富懸殊,相對貧窮愈烈。連小熊維尼的卡通影像也變成忌諱,則何來創意?西方的文藝復興,以達文西的創意大師先行,不但留下了許多飛行器的設計,蒙羅麗莎的微笑比達文西的機械工程圖樣偉大得多。人文領先於理工科學,這就是千古的例證。

0

香港年輕人不認做中國人,卻沒有不認為是漢人或唐人。第一個名詞,形象臭了,第二第三個名詞,幸好多少還留在漢唐的一抹月色裡,似沒有進入二十一世紀。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7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70730/533242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