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白送命 -陶傑

白送命

0

美國維珍尼亞大學男生溫貝爾與同學先去中國,再跨境遊北韓,不知何故被捕,十七個月後獲釋放回國,已經成為活死人,幾日之後,總算可以在文明的天堂,在父母懷中離世,算是不幸中的小幸。

溫貝爾與一干美國大學生在北韓旅遊的照片,最後時刻曝光。一伙美國校園青春男女,完全不知憂愁為何物,去到北韓這樣的國家,表情、心情、友情完全還當作在遊美國迪士尼樂園。

他們在北韓進餐時滿面笑容,嘻哈selfie,好像完全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國家,以及周圍的人有許多在捱餓。喪玩得如此高調,在一個仇恨歡笑、與快樂無緣的極權國家,男主角身形高大,招人眼紅妒忌,要抓一個來做樣本,除了溫貝爾非他莫屬。

[sc name=”AdWordUp”]

美國的年輕人自小看了童話「小飛俠」,以為一生都住在忘憂鄉,對西方文明世界以外的民族了解不足,永遠假設非白人民族的思維方式、品味愛好、人性善良,與美國人一樣。這就犯了二十世紀最偉大作家之一的卡夫卡名言之忌:人生的悲劇始於「善良不懂得邪惡,但邪惡對善良卻瞭如指掌」(The Evil knows of the Good,but the Good knows not of the Evil)。

美國教育不重世界知識,美國的電視新聞像台灣一樣,整天滾動,轉來轉去,就圍繞着美國政壇一兩個政客的sound bite或說錯了幾句話,好像全世界都圍着美國的肚臍眼不斷旋轉。這種二十四小時新聞,做來是浪費金錢,卻是一人一票民主之弊:人性本來淺陋,只識眼前方寸那小片天地,包括中國的愚昧農民,打開門耕田就是那一兩畝,祖宗十八代耕到今日。人類眼界本來就淺陋,不要誤會,將人類帶上月球,所謂「自己邁出一小步、人類一大步」之說,絕對不代表世界大多數的人。真正有理性思維、有看法、有品味的人,在愚眾之中永遠是少數。

那幫美國大學生,「危邦不入」,此一常識,竟然不知。這個世界好玩的地方很多。要冒險,大可爬喜瑪拉雅山,至少雪山的氣候和地勢,生死不由伊斯蘭國和共產黨來操控。攀喜瑪拉雅山的額菲爾士峰,跌死或遇着雪崩,由天注定,即使死了也可以含笑九泉,生命也有價值,但將生命毫無意義地拋擲在垃圾的國家,則是絕大的浪費。

西方年輕人其中一個弊端,就是看了太多的Discovery電視台。Discovery錯誤地向西方觀眾介紹了一個被知識分子的鏡頭選擇而美化、剪接而避重就輕的殘酷世界。偏偏有些荷李活電影如二十多年前的「午夜快車」,也記錄一個年輕人去了土耳其,不慎因運毒繫於黑獄,種種慘史又被指為「醜化第三世界」。從此美國的影視作品,對於第三世界的煉獄現實不敢太多着墨,怕被指為「種族歧視」。相反說到別國的陰暗面,例如警察公安打人,西方知識分子也會以「美國的警察也槍殺黑人」來為極權開脫。

久而久之,大學左膠氾濫,不知天下之險惡,人性之鄙陋與陰險,以為走出美國,即使身陷虎穴,只要「釋出善意」,就會得到良好的回報。

「午夜快車」這齣舊片,最震撼的一場,是男主角面對第三世界法庭,因被判長期監禁,他向法官大吼:「你們這幫人渣,我恨你們這個國家。」(I hate your country)。這句話當時我聽了冷笑,暗中佩服編劇說真話的坦率。但此一對白,當年引起爭議,說煽動所謂的種族仇恨——若一切電影凡有暴動都在煽動仇恨,那麼「教父」也在煽動觀眾對西西里居民的偏見,一齣電影也不必拍了,電影業不如結束——從此「午夜快車」的電影絕種,「冰河世紀 」、「加勒比海盜」一類幼兒大製作盛行。

[sc name=”AdWordMid”]

溫貝爾這一代就是看了「反斗奇兵」系列長大的一代,亦即所謂年輕人「童稚化」(Infantilized)的一代。就像一隻小山羊闖進森林,一心以為只會遇見小仙女,哪知道撲出來的是一頭豺狼。這樣的美國年輕一代,留在校園搞什麼種族平等人權運動,或集會大罵特朗普,「實力」游刃有餘,走到外邊即刻成為第三世界的點心。

美國發生了什麼問題?溫貝爾在北韓法庭痛哭流涕那個樣子甚有象徵意義。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長不大,西方手機文化風行,連香港的中產階級也在效法。大學的學生彼此叫做「同學仔」、中產階級互相詢問:「你有幾多個小朋友?」一個答:「兩個小朋友了。」另一個問:「大的幾多歲?」答:「大的那個小朋友也二十九歲了。」以上對白,我在香港親耳聽見,心中罵了一句粗口:二十九歲還你他媽的「小朋友」?如此幼稚的社會,前途有幾多,可思過半,所以我慶幸一早已經移民。

但西方「童稚化」也不遑多讓。「哈利波特」、「星球大戰」、「加勒比海盜」,除了是拍給兒童看,也給所謂「童心未泯」的家長看,也是給數以十億計,智商偏低的農民人口大國觀眾看。正如馮小剛說:「有什麼樣的垃圾觀眾,就有什麼樣的垃圾電影。」一部手機隨時selfie,走上酒家,端上一盤美食,一眾青年男女即刻嘩嘩連聲,用手機拍下佳餚,然後又圍坐合照。此等童稚化的行為,瀰漫成人社會。難怪法國日本,有些有性格的餐廳,主廚勒令:美食上桌不准拍照片。

香港特首選舉像玩泥沙,「候選人」辯論有如小學畢業和初中的學生辯論比賽。一幫幼兒在擁有七十年鬥爭和仇恨經驗的人面前,我心裡想,真像森林裡一群小兔子。猛獸如獅子老虎,在動物世界,不但視小兔子小山羊為必然的肉食點心,久而久之,對這等軟弱的動物產生鄙視之意,覺得這一等的生靈沒有資格在世界長期生存,淪為獅子老虎的食物,是為天意。

[sc name=”AdWordDown”]

這一點,Discovery許多野生動物紀錄片早已清楚記錄在案。在森林世界,Good和Evil之間,永遠不可能對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可能用微笑溝通,也不可以用一片燭光來融化對方。你用燭光,對方還以機關槍的火光。美國大學生溫貝爾見證了小飛俠的悲劇。

0

所謂童心未泯,用在史匹堡和畢加索的創作上毫無問題,只限於天才,一般庸眾,也如此行為,不要緊,山羊和小白兔,放心繁殖吧,獅子老虎豺狼,愁的只是一樣:山羊和白兔的數目不夠多,永遠不夠牠們吃飽。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7月02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70702/52348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