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不做他的情婦 -陶傑

不做他的情婦

0

九十年代香港的廠佬和貨櫃車司機進出大陸,按摩洗腳,遇到合眼緣加手勢嫻熟覺得舒服者,都會將就點包養起來成為二奶。
 

包養二奶最要緊看得開。租給她一個小單位,男人時時不在,難免不放心,劃地為牢,最怕她趁你不在時有了二心,跟一個上門修水喉的湖南男同鄉翻雲覆雨、這個那個起來。都是北上謀生的香港男人的心理障礙吧。 

如果我是即將離任的梁特,也會開始對聲稱「繼承梁振英施政理念」的林鄭開始有點不放心,因為林鄭對中國當局表達:「港獨」從來不成為什麼「思潮」,只是少數人不切實際的空想。
須知港獨已經成形、坐大,並對中國主權形成威脅,必須旗幟鮮明動用龐大財力大反特反,從來是「梁振英路線」的主題。本來講得好好的「人變,路線不變」,意思是:這個深圳的小單位,我留給你住,冷氣、窗帘、水喉,其中設施(Fixture),不許亂動亂改,尤其水喉管,沒有問題,花灑的水冷熱適中,我不在時,你勿叫人上來糊弄。

 

「人變、路線不變」就是這個意思。台灣浪漫詩人鄭愁予,五十年代有一首很大男人的著名情詩,在年輕人之間吟誦廣遠,叫做「情婦」:
「在一青石的小城,住着我的情婦。而我什麼也不留給她,除了一畦金線菊,和一扇高高的窗口。或許,透一點長空的寂寥進來。或許…而金線菊是善等待的。我想:寂寥和等待,對婦人是好的。」 

 

梁特留給你的,除了陳茂波這件傢俬,就是「反港獨」重大議題的這扇窗子。以後回來看望你時,這兩樣東西都不要變。尤其不可跟樓下「泛民」那個水喉佬提出冷熱水的問題,並就維修事項而問價。

男人的天性很壞,跟公狗一樣,多少對於撒過尿的地方有點「疆界意識」(Territorial Consciousness)。當接任特首的是男人,一個男特首還不至於敢頤指氣使,但如果接任的是女性,中國男權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經董伯伯一摟抱,難免會覺得女人身為受惠者,都須像「酒矸倘賣無」裏唱的:「沒有天哪有地,沒有地哪有家,沒有家哪有你,沒有你哪有我」的感恩。

0

但這種反動的中國封建思想,巴金、曹禺、紅色娘子軍的樣板戲,都開始批判,因為不符世界進步潮流。英國男首相金馬倫下台,從來沒有喝令女首相文翠珊如何處理脫鈎,這就是我們香港有識之士與年輕人,與林鄭一樣,都覺得英國人的教育和文化更為優秀、子女和老公應及早接受開化的理由。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1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15/20055862

Leave a comment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