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一國兩制和音譯 -陶傑

一國兩制和音譯

0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有人問:如何看香港的傳媒於外國的地名和外國和人名音譯,越來越與中國大陸看齊而統一的問題。
 

香港人年紀小,不知道中國的簡體漢語裏滲有許多政治的蒙汗藥。此一蒙汗藥,亦即列寧和西方左翼知識份子時時掛在口邊的學術名詞,什麼叫做「意識形態」(Ideology)。
 

什麼叫做意識?譬如在清道光年前後,中國人自視為天朝,西方的洋人都是畜生,所以剛與英國人接觸,音譯England這個名字,叫做「英狤猁」;而France,叫做「狒朗西」。
[sc name=”AdWordUp”]

後來被洋人的槍炮打得下跪了,於是前倨後恭,由對洋譯名的過度禽獸化,變成過份的詩意美學浪漫化:法國人不再是露屁股的狒狒了,而是香氣四溢的「法蘭西」;英國也不再端提着一對前爪,不「狤猁」了,升級為「英格蘭」。
 

以後還有許多崇洋漢奸文人如徐志摩者,去到歐洲,膝蓋繼續軟化,左一個「翡冷翠」、右一個「楓丹白露」,歌頌起來。
 

所以,你如果是一個當時的文人,跟大清國的官方外國譯名「統一」,你就有兩三分岳飛文天祥的愛國正氣。如果當時你與徐志摩民國北洋時代的譯名「統一」,就有點洋奴的氣質。
 

一九八〇年,美國的列根上台,由於列根競選時反中,所以其國務卿海格(Alexander Haig),中國譯為「黑格」,海外華文傳媒通譯「海格」。「黑」就是黑道、黑金、黑鬼那個黑,叫着叫着,你就覺得列根政府真的像一個黑社會集團。
 

還有韓戰時代,麥克亞瑟將軍與杜魯門意見不合,被召回國。杜魯門改派另一位五星上將,叫做Matthew Ridgway。這位將軍,台灣的中華民國譯為「李奇威」,中共大陸偏偏譯為「李奇微」。身為香港報紙,你跟台灣的譯名統一,就覺得美軍是正義之師。與大陸統一,就覺得美軍是不堪一擊的紙老虎。
 

香港的「一國兩制」,彭定康預言,他不擔心北京來搶奪,只是一眼看穿:香港人會一點一滴把「一國兩制」自己的那一套主動送出去,包括傳媒。
[sc name=”AdWordDown”]

所以這些主動一件件默默脫衣服把自己送出去的人,包括傳媒,其中又時時大聲疾呼要中國保證「落實一國兩制」、「捍衛高度自治」。我看見了,時時心中暗笑。

0

當然,這些人會說,譯名統一,一切只求方便,別無其他。我也一樣認為:一地兩檢,不也是很方便?你吵什麼?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1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14/2005467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