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媳婦命 -陶傑

媳婦命

0

如果林鄭的智商正常或高於一般,如果我沒有猜錯,在這一分鐘,她應該有點後悔競選特首。

她應該發覺,七月一號之後,她沒有什麼真正「施政」的空間。特首這個職位,其傀儡的指數比二十年來高出了許多。當然不是說前三任特首不是傀儡,但前三任的傀儡指數,由於政治和經濟形勢,維持在相當「合理」的水平。但林鄭上位之後,此一指數像癌細胞末期,增生膨脹,作井噴式的增長。

為什麼?第一是中國資金無限量高速湧至,搶購香港的土地和貴價物業。由於中國的外匯儲備有三萬億美元,也由於大陸反貪和房地產泡沫的過熱,比起一九九七年,中國大陸的資本外逃,原因增加了一千個。身為特首,坐在上亞厘畢道,面對如洪水決堤一樣湧來的紅色資本,來自全國省市四方八面,國企、貪官、民間土豪,任何人做特首,如果覺得這些資本熱錢,對香港民生有害而企圖加以阻止,就像一九八九年六月,在長安街站在一列坦克前舉手喝停坦克的那個白襯衣男子。

[sc name=”AdWordUp”]

但林鄭比這個白衫勇士更無助的地方,是當日我們看新聞片,那個白襯衫男子舉手之下,坦克畢竟停下來片刻,想轉左,那個英雄向左移兩步;坦克轉右,英雄也向右挪移兩步。至少有幾秒鐘坦克是停下來了,雖然此一「反革命分子」下落不明,應該早已處死。

但林鄭即使敢叫停紅色資本的一列望不見尾的長長坦克陣,第一她不敢舉手叫停,第二她即使敢,坦克會在她身上輾過去。因為即使連習近平和王岐山也無法叫停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國土各部門、山頭、企業單位,以及各階層的民企資本的挾資大逃亡。

過去一年,中國的美元外匯儲備,由三萬八千億跌到三萬億美元。三萬億美元合共約二十多萬億元人民幣,但中國印鈔流通全球的人民幣現金卻高達一百三、四十萬億元。這是什麼意思?就是只要有背景、有辦法如郭文貴者,如果手上有八千億元人民幣,打幾個電話接通金融銀行高層,就可以優先將八千億元人民幣兌換成美金,通過香港或其他渠道,轉移往安全的地方。而平民沒有門路者,想將八千元人民幣兌換成美金也難。

愈多像郭文貴肖建華這類人,香港的房地產價格愈火箭般上升。而如果林鄭有能力、有膽量與中國高層關起門來誠懇面談,要求、請求或懇求她的兩位最高主人習王,天可憐見,可否控制一下流往香港的紅色資本,她就有能力一早處理在四季酒店躲了幾年的肖建華。因為肖建華住在中環的「望北樓」,身邊有十個八個保鏢,這正是香港房地產價格進一步狂升的真正權力司令部,而不是香港特區政府的財政司司長。

多幾個肖建華和郭文貴,香港的樓價每平方呎就會不斷上升,年輕人更攀購不起房子,香港中小企經營更困難,香港一般市民更難呼吸。但肖建華這種地下紅色財金司令,就像香港的大腸裡布滿瘜肉,瘜肉隨時轉化為腫瘤,變成腸癌,奪去了香港經濟的命。林鄭有權切除這些瘜肉嗎?一點也沒有。林鄭厭惡地產霸權,曾因嫌唐英年為香港財團代表而恥與之為伍,改而夥拍聲稱要打「地產大老虎」的梁振英(How naive),現在面對更猛十倍的紅色地產財團,她敢恨嗎?敢嗎?

不過,即使肖建華人間蒸發了,還有許多陳建華、張建華、李什麼華呢?肖建華代表的是貪官資本,但民企各階層也會外逃,申請移民加拿大、歐洲和英國。這些資本,習王的中國政府無法有效管理,只能夠通過不准兌換外匯的手段來堵截。這樣一來,人民幣的幣值升降又影響到中國的金融安全,於是中方要香港做「人民幣結算中心」,因為要在幕後操縱人民幣在大陸境外的流通量,以香港這個「結算中心」為操縱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槓桿。

[sc name=”AdWordMid”]

所以香港特區二十年,其殘酷可悲的處境已經一清二楚,香港名為「國際金融自由港」,實際牆壁處處,關卡重重,香港小市民已經被四周落下來的無形閘門困得死死,呼天不應,叫地不聞。形成今日的結局,其「前傳」正是於二○○三年沙士之後,中國向香港宣布「自由行」,先讓民間的旅行團大量湧來零售消費開始。

「自由行」只是第一擊,只將廣東道和羅素街兩條街的鋪位炒貴。但正如邱吉爾說:戰爭一旦開始,任何英明領袖加上帝,也無法控制戰局的發展。「自由行」的閘口一打開,全國的貪官和紅色資本就利用同樣的通道,將比買一張LV手袋購物單更高一千倍的現錢輸送香港,而化身成為香港地產的新大地主。

這就是李嘉誠也要說「麵粉貴過麵包」的理由 ,因為事已至此,連香港第一富豪也無法與國家財金機器對抗。香港的地產財團,做了幾十年的港區人大政協,也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地盤被祖國紅色資本,以本傷人,一片一片地侵蝕,他們敢以人大政協的身份,每年三月在人民大會堂對此與他們利益生計攸關的現象提出「意見」嗎?不要開玩笑。

因此林鄭不可能「扶貧」,也不可能真正的「紓困」。任誰做了財政司司長,不是死捂住荷包,防備下一波金融海嘯,就是開倉派點錢,這樣的財政司司長,老實說一聲,請一個菲傭來做也可以。

[sc name=”AdWordDown”]

林鄭處境更兇險的地方,是頭上有老董與梁振英兩座山。「一帶一路大戰略」涵蓋香港,意思就是,當大陸資金進一步以「一帶一路」的堂皇名義湧進來的時候,香港不能不接貨,也不能Say No。中國的政治名詞是一套,人的行為現實是另一套。有梁振英領導「一帶一路」,令香港做樞紐在上,林鄭更有什麼能耐,對大陸湧來的紅色資本叫停?然後這位後座特首向中國進一步表達其「發揮作用」,要求香港成立一兩個「一帶一路」大戰略智庫。如果要林鄭撥出公帑成立「一帶一路戰略智庫辦公室」,一開口就要五億(不用重金怎樣吸引香港的精英出謀獻策服務呢?),她敢不付錢嗎?如果我是梁振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林鄭正是我特首十年夢半途落馬的受益人,我姓梁的同你有親乎?後面的老董當然也會支持我。

0

但這樣一來,這個小媳婦,其「高度自治」的施政範圍只限於在深水埗大角咀撥款批准多設幾個公廁,或其他柴米油鹽雞毛蒜皮的「民生政策」,僅此而已,別無其他。加上財政司司長不是自己人,這樣的特首做來作甚?但很難說,香港許多人出身寒微,自小看見在半山的那座港督府,覺得如果自己長大能以主人身份住進去,在港督的床上打滾幾晚,亦感光宗耀祖。此亦人各有志也。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0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70604/515727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