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尚有一個沒報到 -陶傑

尚有一個沒報到

0

愈來愈多專家指出今日的世界像三十年代,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前夕,一切政治和經濟特徵俱備:華爾街大崩市、科技的飛躍發展、極端思想的盛行。就像地球氣候暖化厄爾尼諾現象,一場大災難即將到來。

但是今日的世界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最大的不同,就是那時已經有一個撒旦破土孵化而出,就是希特拉。

[sc name=”AdWordUp”]

青年希特拉是維也納美術院投考不第的一個三流畫家,但是他有美術家的浪漫和激情。如果希特拉的激情能轉化在藝術之上,或許野獸派會多了一位大師。但維也納美術學院沒有取錄這個學生──那個決定不取錄希特拉的美術教授無意中斷送了六千萬人的生命,而且一念之差,將世界送進了一座洪爐。

但是希特拉那時是許多知識分子的英雄。一九三九年,小說家湯瑪士曼寫了一篇散文,叫做《兄弟般的希特拉》,稱頌他是浪漫英雄。湯瑪士曼說:「即使我們不願意,也要承認希特拉擁有藝術家的氣質,是一個現象。」

小說家不知道的是,希特拉沒有梵高向日葵的才華,卻有梵高般自毀的瘋狂。這位撒旦年輕時就充滿對社會的憎恨。他在父親工作的地方,看見老工人在街上蹲踎,人浮於事,回家寫日記痛罵那時的德國是一個囚禁猴子的大牢籠。他喜歡華格納的交響曲,當鑼鼓喧天,蕭颯飛揚的樂章高潮,希特拉滿眶淚水,像在音樂的殿堂裏看見羅馬。

他在奧地利的一個古堡遇到一個僧侶,正在研究「改善人種」的生物科技計劃,其中包括多繁殖「優等的新人」,同時殲滅像動物一樣的低等人類。希特拉大為認同,眼睛充滿喜悅,就像列寧決定要殲滅所有的工業資本家,希特拉覺得從小要這樣立志。像毛澤東決定坐上皇帝寶座要殺光所有地主一樣,將來上位也要殺清猶太人。

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人物,幸好今日尚無。普京、杜特爾特、金正恩等,或許都有當年希特拉的若干分之一,但希特拉卻是集古今狂人之大成。

當然,不必有一個人,只要有一股思潮便可,例如伊斯蘭國。但幸好伊斯蘭國羣龍無首,拉登已死,但美國總統特朗普,當然不是白左所妖魔化的現代希特拉。

[sc name=”AdWordDown”]

有核彈而尚未有希特拉,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時間應該推遲。但希特拉之崛起,證明人的大腦、理性和意志非常脆弱。只要有一個不應上台的人上了台,不斷鞏固個人權力,清除異己,將身邊的敵人或戰友都幹掉,奴才包圍,權力高度亢奮,以為自己是上帝,第三次世界大戰必爆發。

0

因為希特拉是一名精神病人。但今日的社會卻對極端精神病人充滿人道和同情,當中的界線在哪裏?正如正邪之別,許多人覺得模糊,我也不太明白。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7年06月0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ka.mpweekly.com/blogger/%E9%99%B6%E5%82%91%EF%BC%8E%E6%91%A9%E6%98%9F%E5%B6%BA%E4%B8%8A/%E5%B0%9A%E6%9C%89%E4%B8%80%E5%80%8B%E6%B2%92%E5%A0%B1%E5%88%B0?cat=83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