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桃花源- 極右的污名 -陶傑

極右的污名

0

被標籤為「極右」的瑪麗勒龐競選法國總統落敗,許多人額手稱慶,證明「極右」始終成不了氣候。

但除了法國,歐洲多國的「極右」都開始抬頭,今屆歐洲議會中大多數成員國都有極右政黨代表當選,已經佔議員總數的四分之一。匈牙利和波蘭的極右政黨都分別上台執政,英國「極右」的獨立黨鼓吹脫歐也獲得成功。

[sc name=”AdWordUp”]

但勒龐得以參選,顯示「極右」的污名開始有所清洗。「極右」在西方的妖魔化,當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造的孽。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於重新塑造歐洲的文化至為關鍵,戰後西方的政治、歷史、哲學、心理學、社會學都以反省極右為主。「寧左勿右」在歐洲也適用,尤其是歐盟的核心法德兩國,而「極左」遺禍的地方,譬如史太林的肅反、中國的文革、柬埔寨的紅色高棉,都跟西方無關,一向不為人在意。

經過戰後七十多年的極力防範,極右依然破土而出,因為全球一體化,左派已經徹底變異,由代表基層勞工,改為維護全球化的跨國公司和官僚機構,變成精英政黨,喪失了草根的選票;反而由極右的政黨代表草根發聲,反建制,反多元文化和個人主義,才會有富豪特朗普代表草根當選總統的奇葩結果。

西方警惕極右,以第二次世界大戰法西斯因為經濟危機而上台的前車之鑑,害怕歷史重演,有一種杯弓蛇影的心理:納粹排外是種族主義,今天的極右是以「文化」排外。瑪麗勒龐就在二○一五年將自己的父親開除出黨,因為他開口種族歧視。所謂文化「排外」,換一個角度來看,也可以是文化「認同」:中國文化強盛時期,輻射所及人人「漢化」,日本的明治維新主張脫亞入歐,中國的新文化運動鼓吹「西化」,難道不是「文化認同」?今天西方極右也呼籲外來移民與主流文化「同化」,又錯在哪裏?如果美國的主流文化是古巴卡斯特羅的共產主義或者中國的儒家思想,還會不會吸引全世界這麼多移民?

[sc name=”AdWordDown”]

七十多年前,法西斯推崇軍事和暴力,在今天的歐洲也已經沒有市場,沒有一個極右政黨膽敢鼓吹武力,今天的極右不但無法向外擴張,反而只能向內收縮,處於防衞而無力進攻,歐洲的極右政黨重提「民族主義」,也是因為本國國民的利益在全球化中被淘汰,被侵奪。今天的極右反的是全球化,而不是特定的種族。全球化消除國家的分界,崇尚個人主義,摒棄家庭、婚姻甚至性別等傳統,價值觀的激變引起許多人的不適,極右政黨的冒起,就是這些不適的釋放,但是捍衞全球化得益者的左派,主流傳媒鋪天蓋地的批判,一味打壓異己聲音,動輒將之標籤為法西斯,才將愈來愈多原本沒有立場的選民,向「極右」那一頭驅趕。

0

左派知識份子常常為極端主義辯護,聲稱他們是西方干涉主義壓迫之下的產物,既然如此,為何又將西方的極右政黨和選民視為洪水猛獸,難道他們不是被逼出來的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6月0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73785&tm=76221.01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