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六七平反沒得雙梁 -陶傑

六七平反沒得雙梁

0

一九六七年的左派暴動,當時親中愛國這一邊叫「反英抗暴」,但到了今日,有關人等則「淡化」成「政治正確化」為所謂的「五月事件」。

既改稱「五月事件」,就沒有什麼大不了。什麼叫「事件」?街上的汽車撞死了一頭狗,狗主要跟車主理論,吵架了起來,吸引五十人圍觀,也可以叫做「事件」。若稱為「反英抗暴」,還有點氣壯山河,改稱為「事件」則顯得無甚相干,七百萬人的城市,天天都「周邊有事」。看在香港還記得一點歷史的人眼中,誰是誰非就已經十分清楚 。

[sc name=”AdWordUp”]

當年發生此一「事件」,實在沒有再爭論與正邪之必要。《明報》創辦人查良庸先生即是受害人之一。當年《明報》社論立論很中肯,只是呼籲香港英治政府有責任維持秩序,確保市民上班、做生意、生活的秩序正常。查先生反對大陸文化大革命的瘋狂,也沒有辱罵和批判一句香港的所謂左仔,立論理性,言調溫和,即被列為四大需要暗殺的「漢奸」之一。好在查先生好漢不吃眼前虧,即刻暫避南洋、並轉往瑞士短遊,以避風頭。

四大「漢奸」之中,好像只有查先生逃亡,因為查先生是文化人,懂得歷史,知道中國人一旦瘋狂起來,什麼手段都做得到。其他三人則是香港的銀行家和新界鄉議局主席,出於常識和保衞新界原居民利益,當然也支持所謂的港英鎮壓,但似乎鎮定。

今日看來,幸好此一「事件」由英女王的政府以常識和理性的角度,果斷解決了。如果當日真的按照這些人的願望而「成功爭取」得他們擁護的紅衞兵和解放軍收回香港,英國人當然能及早收拾包袱脫險歸國,餘下來的四大「漢奸」,必遭「民族紀律」亦即槍斃處決,然後一批批殺下來,殺地主、資本家之後,輪到殺高崗、彭德懷、劉少奇,不但霍英東和何東家族的後人會沒有命,恐怕最終連曾鈺成曾德成兄弟,也活不到今日。

當年的暴動是因為左派在澳門先以暴力奪權,深得勝利果實的滋味。早半年前,澳門的左派借口在氹仔修建小學遭到澳門葡國政府阻止,配合大陸的文革,即刻發動暴力奪權。葡萄牙人同樣不是省油的燈,使出了莫三鼻給和東帝汶維持秩序的手段,實行全島宵禁。有華人在騎樓探頭探腦,即遭街上的葡警開槍擊斃。

澳門地方小,共產黨動員能力高,葡國人又是沒落的昔日帝國,最好笑是左派發動愛國同胞,不使用葡幣,將現鈔掉進抽水馬桶捲走。我不知道當時有幾多人仿效,現鈔也從水廁沖走,可真是革命豪情萬丈。今日中國濫發鈔票,貪官的錢多得不得了,三數億現金隨時要收藏在地板底,成為頭痛的問頭。錢一多被中紀委捕捉又成為罪證,何不也仿效當年澳門的愛國同胞,也將令人發愁的太多的人民幣沖一點進廁所。

澳門總督嘉樂庇最終低頭,並在香港移師上演大幹一場。豈知英國人不吃這一套,戴麟趾很強硬,英國的工黨政府左傾,反而慌亂了一團,幸好戴麟趾不斷向國家陳以利害,殖民地大臣支持,才可以換來今日英國人留下的制度五十年不變。

政治的情緒有點不以理性決定。成王敗寇,今日換了五星旗,當年的左派受害人自然希望梁振英、梁愛詩等人予以平反,取消犯罪紀錄,但「雙梁」認為沒有商量,因為他們要聽命於北京。

[sc name=”AdWordDown”]

北京的習總書記很忙,對六七的歷史既不熟悉,也沒有興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梁愛詩和董建華都與當年「反英抗暴」的其中一個基地中華中學都有點淵源。校長黃祖芬是詩姑的舅父,也是董建華的母校。連董建華也不插手,可見政治之現實。相信六七要得到真正的「平反」,至少要等到六十周年則一甲子之後了。

0

中國政治畢竟是冷酷無情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7年05月2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ka.mpweekly.com/blogger/%E9%99%B6%E5%82%91%EF%BC%8E%E6%91%A9%E6%98%9F%E5%B6%BA%E4%B8%8A/%E5%85%AD%E4%B8%83%E5%B9%B3%E5%8F%8D%E6%B2%92%E5%BE%97%E9%9B%99%E6%A2%81?cat=83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