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電影觀眾年紀太小了 -陶傑

電影觀眾年紀太小了

0

中國大陸進戲院看電影的觀眾,年齡進一步向低開。電影都好像拍給心智未成熟、十七八歲還整容、與一個小男生買一大包爆米花,依偎在雙人梳化座位上,半歎冷氣、四分三談情、四分一才注意劇情人物發展的邊緣商品。

電影隨時勢而遷就市場,拍到這個樣子,當然沒得拍了。不錯,人口是有十四億,數字永遠吸引,但近十年來,華語電影已經沒有一部再能打進奧斯卡提名,比起李安的《臥虎藏龍》(雖然這部戲嚴格來說是荷李活風格的華語電影),並無「明天會更好」的電影中國夢。

[sc name=”AdWordUp”]

戲院觀眾不斷年齡開低,對於這個行業,當然是壞事。歐美電影的大明星俱年過半百,例如法國的依莎貝雨蓓,美國的梅麗史翠普,連姬蒂白朗芝也都不整容而早現魚尾紋。如果歐美電影觀眾平均年齡是二十一歲半,則Lady Gaga早在十年前已經躍登大銀幕,而不是由麥當娜去主演貝隆夫人。

理由很簡單:整個社會,包括中年和老年,加起來的人數一定比兒童和年輕人多。電影拍出來要「老少咸宜」,正如電視叫做Broadcast廣播而不是Narrowcast窄播。中國人社會的投資者慣於短視,而且迷信「年輕人的消費力最高」。或者在中國,戲院真是被廉價工廠的血汗勞工進去歎兩小時冷氣、睡大梳化的最佳時鐘賓館。但這樣一來,不如在銀幕上放廣告或陳年的電影,票價減收一半,好過每一部大片都投巨資。

可以武斷地說一句:凡好的電影,太年輕的觀眾都不會明白。《北非諜影》裏的一對男女,經歷了從前巴黎的一段情。和平時代美好的回憶,令一對舊情人在北非卡薩布朗卡的酒吧重聚,一句At Least We Had Paris,一半世紀成為銀幕不朽的第一金句。

《北非諜影》是給「曾經滄海」的成熟觀眾看的,正如柏楊的名言:「沒有長夜痛哭過,不懂得人生的真諦」。電影拍給爆玉米花和汽水、嘻嘻哈哈、手機短訊的觀眾,移磡就船,成績當然逐級退步。

[sc name=”AdWordMid”]

荷李活電影也有大量拍給大腦發育未成熟的美國青少年和第三世界觀眾看。《英倫浩劫》、《白宮淪陷》,乃至《生死時速》以及一大堆都不記得譯名的科幻怪獸天外來客侵略的億萬金元大片,都是拍給這等人看。劇情不必連貫,人物平面,觀眾只進場接受小腦條件反射的洗禮。

但是很奇怪,美國一切市場主導,但奧斯卡每年的最佳電影和導演,資本製作愈大,入圍甚而得獎的機會愈低。或大製作的戲如《雷霆救兵》,一定要有現在青少年覺得打呵欠沉悶的「冷場」。例如幾個大兵進攻城鎮之前,在橋頭休息時講的笑話。又例如片中美國軍方將殉職士兵的噩耗通知他的母親。這些靜止的片段,不適合嫌「節奏慢」的玉米花型小鮮肉觀眾。銀幕上的湯漢斯和畢彼特用高清銀幕也早已看出老斑和皺紋。中國電影觀眾的「視覺盛宴」是小鮮肉化和南韓整容的活體廣告,包裝着「正能量」和「中國夢」。

因為中國電影另有政治動機,要令青少年不要管社會現實的不公和醜惡。因此小鮮肉和俊男美女成為國家間接「維穩」的工具。當然如果我是他們也絕不介意,因為只要出場唱一首歌收兩百萬元人民幣即可。但中國電影業要收購荷李活,用這樣的「軟實力」誘以十四億人的市場,企圖吞下由差利默片以來一百年的西方電影文明則是癡心妄想。

[sc name=”AdWordDown”]

影響所及,香港的專業中產階級如會計師、律師、中學教師,包括林鄭月娥,可以保證,多年來已經不看港產片和華語片,可能仍未死心的曾俊華除外。

0

電影市場愈做愈窄,投資者忘記他們認為小鮮肉們的青少年擁躉,對大銀幕最沒有忠誠,他們的首選是低頭玩手機,只不過玩手機的環境,通常是地鐵和街道,並無冷氣開放,僅此而已。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7年05月13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ka.mpweekly.com/blogger/%E9%99%B6%E5%82%91%EF%BC%8E%E6%91%A9%E6%98%9F%E5%B6%BA%E4%B8%8A/%E9%9B%BB%E5%BD%B1%E8%A7%80%E7%9C%BE%E5%B9%B4%E7%B4%80%E5%A4%AA%E5%B0%8F%E4%BA%86?cat=83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