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7

陶傑文章

桃花源- 「鐵漢柔情」談人性常識 -陶傑

「鐵漢柔情」談人性常識

0

一名地盤工人在商場彈鋼琴,獲網民激讚為「鐵漢柔情」。

建築工向來被視為最Man的工作之一,不僅是由於這個行業對體力的挑戰,還有一點歷史文化背景。早從十九世紀末美國大城市興起開始,摩天大樓象徵財富和力量,以及洛克菲勒等一代富豪的開創精神。

那是西方文明強勢的年代,建築行業之男性壟斷,要求嚴格,形象強悍,工作危險艱難,勇於在江湖打拼的精神,也甚合時代潮流。地盤工人在紐約帝國大廈高空工作的照片,是攝影界津津樂道的經典之作,就是所謂的Man了。

在那個年代,「勞工」以清一色養家活兒的「大男人」為主,是地地道道的左翼,但是地盤工不會因為「全男班」而被指責為「性別歧視」,還可以大方開玩笑說,一個女人是否美麗動人,標準是看她走過地盤時會不會引起口哨聲;類似情節在荷里活電影裏常見,無非是為了表現男性的粗獷豪爽,亦即香港網民所稱賞的「鐵漢」。「鐵漢」雖然外表硬朗,甚至言行粗魯,但是不等於無情,也能洞察美好,這種反差,最為觀眾喜聞樂見。

本來這種玩笑也無傷大雅,並非所有吹口哨的男人就等於色魔,也只是出於對美女的欣賞,好像電影《月黑高飛》裏一群囚犯看電影一見女明星出場,也個個拍手吹口哨,純粹是人性的表達而已,只要稍有常識,並不難理解。但這一切,今天都因為政治正確變成了罪過,在昧於人性的左膠眼中,「鐵漢」已經是明顯的性別主義,是一面倒鼓吹男性陽剛的歪風,限制了男性性格多元的發展,還有機會導致他們情感壓抑,不解溫柔,甚至造就家庭裏的暴君,可以無限上綱上線。問題是,鐵漢是不是等於大男人,而大男人又是不是等於父權的「專制和暴政」?

幸而香港人普遍還沒有染上政治正確的瘟疫,「鐵漢柔情」之說,尚未惹來七嘴八舌的非議。香港人盛讚這名工人,首先是羨慕其突破世俗的偏見印象,所謂「地盤佬」也有陶冶性情的志趣,僅這一點,已經勝過許多身心困乏,精神空虛的人。

0

還可以深入一層推論,但凡精神上有所追求,懂得欣賞的人,即是有判別力和鑑賞力,即網民所稱的「有心」,亦即人格的保證,這種人做其他事情也會盡心盡力,不會拆爛污,如果這等有心的人為數普遍,則不會存在黑心食品、大頭奶粉,甚至豆腐渣工程,因為這種人知道除了生理需求,還有所謂生活和人性。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8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90927&tm=78931.5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太多「傷口」,太少鹽 -陶傑

太多「傷口」,太少鹽

0

網絡通行,在那些資訊和言論自由半開化的地區,暴民橫行,罵來罵去,不是左膠投訴法西斯,就是太多的弱者聲稱遭到侮辱,「傷口撒鹽」,或開不得玩笑,或缺乏常識,一點雞毛蒜皮的事就人來瘋集體嚎叫。
 

英國喜劇家、演Mr. Bean的路雲艾堅遜,為第三世界和許多中國觀眾追捧。二〇一二年,這位牛津畢業的豆先生在報紙刊文,認為自由世界,最應該包容的,是「互相侮辱的權利」(We must be allowed to insult each other)。
 

艾堅遜此說,是針對英國的「公安法」之第五條,此法禁止對宗教、文化、族裔一切被視為「侮辱」的言行,但何謂「侮辱」,艾堅遜說,定義越來越空泛,警方據「投訴」而辦事,也越來越頻繁。這樣下去,英國不再有喜劇,因為連差利的流浪漢形象,走路八字腳,形相詼諧,以今天板起面孔的文革左膠標準,一樣可以是對貧民階層的嘲笑,往他們的困境傷口上撒鹽,所以是「侮辱」。
 

艾堅遜嚴正指出:「批評、嘲笑、諷刺,或只提供與主流正統不同的見解,可以被視為侮辱。」( Criticism, ridicule, sarcasm, merely stating an alternative point of view to the orthodoxy, can be interpreted as insult.)
 

有時警察不知是你侮辱了我,還是我侮辱了你。譬如曾經有一個同性戀組織,抗議阿拉伯裔的伊斯蘭團體壓迫同志、婦女、猶太人,英國警方拘捕了同性戀組織的抗議者。
 

越弱小的民族,覺得受「侮辱」的死穴越多、神經越脆弱。越強大而高貴的民族,越不怕嘲諷、笑罵,甚或歇斯底里的詛咒。李小龍的電影「精武門」,充滿對日本侵略者的民族仇恨,其中的日本軍閥形象猥瑣可笑,但日本沒有禁映,還很賣座。
 

一九六七年香港共產文革暴動,針對英國管治者及政務官和警察,愛國的中國人大罵「紅燒白皮豬,生劏黃皮狗」,極盡種族仇恨。英國人和「港英餘孽」不答理半句,因為一答理,你的身份便下降到跟這種人一樣層次。
 

五十年後,白皮豬走了,特首換來換去,中國最終覺得,還是白皮豬教養出來的黃皮狗比較可靠。一場颱風,更證明白皮豬領導的黃皮狗們留下的基建工程更堅固。倚賴這群豬狗留下的城市建設,打十號風球時,風景這邊獨好,反而一個當家作主吐氣揚眉的中國人也沒有死掉。

0

自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文藝復興、工業革命、登陸月球到科技網絡革命,哪一方是勝利者,看看全球移民潮的方向,就很清楚。網絡世界越來越喧嘩,因為世上平庸和失敗的人總是多數,而我同意他們的主人,他們沒有資格享有西方人的投票權。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31/20137427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崇優有罪 -陶傑

崇優有罪

0

西方左匪發動的政治正確,以摒棄西方傳統主流文化為目標,鼓吹所有文化平等。問題是,今天許多人所享受的現代文明,譬如女權、勞工福利,甚至電子科技,沒有可能由其他文化孕育。西方左匪的叫囂,是因為他們對其他文化的無知,他們一廂情願相信,西方白人創造的現代文明,源於對其他種族的壓榨和剝削,是帝國主義,必須全盤否定。

但這些長期生活無憂的左匪的小腦瓜,對於沒有人權,沒有司法公正和言論自由的社會,由於他們所受的教育局限,缺乏足夠的想像力,他們以為現代文明是歷史的必然結果,卻不知道在這世上,有幸蛻變為現代國家者少之又少。

既然人有賢與不肖,文化為甚麼不可以分優劣?譬如十九世紀中日兩國同時受到西方文化入侵,但結果迥異,第一證明不是所有國家能蛻變成功;第二證明文化確有優劣之分,否則何來明治維新?為何主張「西化」,而不是保持「漢化」,或者「俄化」?按照左匪的邏輯,日本當年「脫亞入歐」的國策,即是擺明歧視亞洲各國,崇尚西方白人文化,明治天皇認為本國民族體格孱弱,提倡跟歐洲人一樣飲食,更是赤裸裸的種族主義。

0

既然所有「文化」平等,不分優劣,全世界各國護照的免簽證待遇,應該一視同仁。某些粗製濫造,偷呃拐騙,人權惡劣,環境髒亂的國家,也沒有改善的必要,因為這個世上,沒有誰比誰更高貴。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90720&tm=77563.4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印度人為何戀殖 -陶傑

印度人為何戀殖

0

一場颱風,引起英治時代基建良固的戀殖風。
 

英國管治印度,正式共一百九十一年,兩個世紀不到,在印度建了十三萬六千座橋,沒有一座是豆腐渣。印度獨立七十年,有許多撞火車的意外,不是英國人留下的鐵路網有問題,而是一九四八年獨立時,印度人口三億,今日十二億,鐵路不勝負荷。
 

十九世紀初,東印度公司壟斷了印度的出口,包括茶葉和鴉片,由於東印度公司管理完善,於產品質檢嚴格,在印度種植的鴉片,東印度公司主持提煉,比中國人在雲南種植,或由阿拉伯以海上絲綢之路輸入的鴉片土炮為佳,市場口碑好,補足了英國長期向大清國買入的瓷器茶葉的順差,才爆發貿易戰爭。
 

英國在印度投下基建之前,展開了一個很偉大的全國繪製地圖的工程,連綿長達六十年,史稱Trigonometrical Survey of India,無數地理學家、地質學家、植物學家和工程師,將全國山嶺、洞穴、森林、河谷的繁複地貌紀錄下來,了解三百多種方言,最終僅以六千政務官,到獨立時,將一個五千年歷史國家交給了甘地。
 

殖民地政府廢除了許多印度部族殘酷的所謂「文化」,包括丈夫先死,遺體在柴堆上焚化、遺孀須亦自焚以殉夫。英國人一來,即刻立法禁止。還有各地翦徑的盜匪,印度人叫做Thuggee(而Thug這個字,指最下流的惡棍),也被殖民地政府鏟除。
 

英國人眼見印巴兩大主要民族,因宗教不同,互相仇視,末代總督蒙巴頓,奉工黨首相艾德禮之政,主持印巴分治。英國撤出印度,是繼地圖測劃之後第二卷史詩。印巴自己互為踐踏,分治遷徙,竟然死了一百萬人。左翼知識份子將這筆帳算在英國人頭上,轉移仇恨,對於有識之士,只淡然一笑。
 

因為尼赫魯上台,當家作主,以為印度可以做得比宗主出色,又受到馬克思主義毒素誘惑,借鏡中蘇兩大共產國家,推動社會主義,結果錯過戰後全球復興的時機,越窮越見鬼。

0

但英國殖民時代培訓的大學精英教育,因語文之便,為印度製造了全球數一數二的工程師和醫生。時至今日,美國IT界在矽谷,印度的電子科學家雄霸一方,皆英國殖民地政府隔代造成。
可是今天,甘地被政治正確份子定性為種族主義份子呢。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30/20136368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輪到了文藝革命 -陶傑

輪到了文藝革命

0

美國南方田納西州孟菲斯城一家大戲院,取消放映電影《亂世佳人》。

本來這家戲院已經連續三十四年放映《亂世佳人》,當作年度盛事及戲院的傳統。但事到如今,即使是公認的經典,也不能不向政治正確投降。

審查言論,封禁文藝作品,聽來十分熟悉,甚有幾分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氣息。政治正確已經損害了言論自由,文藝創作自然不能倖免,日後開拍影視作品,也要像美國大學一樣設定種族和性別比例。

則美國荷里活會變成甚麼樣?首先肯定不能拍歷史政治劇,根據古代社會實情,絕大多數的女人沒有地位,也沒有機會受教育,有色人種的社會地位又低,但凡涉及政治大事,都是白種男人在制訂決策,置其他人等於何地?答案是只能拍魔幻古裝劇。

像《巴比龍》和《月黑高飛》之類的監獄題材也不能拍,因為缺少女性角色,而月黑高飛也其身不正,電影裏唯一一個女性角色就是律師偷情的老婆,難道不有辱女性形象?經典的法庭戲如《十二怒漢》自然也要查禁,雖然原本是一齣反麥卡錫主義的左翼電影,但陪審員清一色是白種男人,在今天的觀眾看來也十分刺痛。以及絕大多數,尤其是奇連伊士活主演的西部片,徹底違背當今美國左派的價值觀,應予「文藝毒草」發落。

0

在左派看來,《亂世佳人》罪無可恕,包括美化南方莊園主和奴隸的關係,歌頌尊卑有別的舊時代,其中一個小黑妹的角色也是對黑人的醜化。但是,電影也有一場女主角掌摑這個小黑妹的戲,換一個角度,為甚麼不可以看作是批判白人奴隸主的兇殘呢?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8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90537&tm=77982.6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一鼓戀殖歪風 -陶傑

一鼓戀殖歪風

0

一場颱風,各方總結經驗,前天文台長林超英先生大讚「港英」時代基建做得好,填海懂得填高一兩吋,地庫也須有蓄水池。
 

英國人擴展版圖,一直到印度,本來都不知道颱風是什麼。後來佔領了新加坡馬來香港,才到了南中國海,見識到什麼是颱風。
 

一百年來一直有颱風,都沒有事,直到五十年代大量難民由大陸湧入,人口猛增,在沿海和山坡蓋了大量的寮屋和木屋,「港英」才顧不過來。一九六二年「溫黛」浩劫,才第一次發現人口增長與本來百年的基建不相稱。那一年死了一百多人,確實是「人禍」。如果大陸沒有大躍進之類的苛政,五十年代因何那麼多難民住木屋?
 

英國人管理殖民地,師承羅馬。羅馬人在公元前二百年已經建設了排水系統,最初在地面挖渠,繼而深入地下。地下引水道不斷改良,羅馬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懂得用混凝土來造喉管的文明,直到東羅馬在君士坦丁堡,今日仍存一個地下排水道城,成為旅遊點,不止科學,還是藝術。
 

管理一個城市,英國人重「裏」而輕「表」。外面很簡樸,裏面很精緻。唐寧街十號只是一座小房子,曾經是領導地球四分一土地的大腦中樞。這就是落花生的精神,實而不華,不追求十幾家豪華賭場酒店照耀半邊天的GDP。畢竟層次和見識不一樣。
 

中國的地方「領導」,着重地面建幾多房地產商場,也很難怪。中國領導人巡視各地,幾時見過進地下看看下水道,看看排污系統?很臭的對不對?皇帝即使想看看,周圍的臣侍都叫不可,催促上車。

0

林超英大讚「港英」,甘冒「戀殖」的民族罪行,非常的大膽。因為在一個非常激進躁動的時世,誇讚香港基建如何良好,尤其「港英」怎樣高明,如同向鄰埠「傷口撒鹽」,會令許多人哇哇叫。雖然十個颱風的危害,不如一鼓戀殖歪風,我希望林超英先生不會遭到太多中國人的臭罵,因為我認為林先生是有愛國基因的──林爸爸有子,當年取名「超英」,而不是「振英」,就是一心想我們超過英國,雖然一場風暴,證明不但「超英」無望,連「平英」也無。不過不要緊啦,要給予時間,再過十年八載一定超英的。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29/2013532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只暗中舒了口氣 -陶傑

只暗中舒了口氣

0

中央台夜夜七點鐘的全國新聞聯播,大陸人民從小到老看慣了:中央領導人在講話,下面幾十名地方領導人全神貫注在抄筆記,或者用心閱讀領導人講話的文稿,在要點下面用紅筆劃線,以示要記牢。
 

胡錦濤做總書記十年,提出治國治黨主體思想,叫做「科學發展觀」,這個學術詞彙十分的博大精深,講足十年,濃縮地說,簡要地講,「科學發展觀」即是:「堅持以人為本,全面、協調及可持續發展」。
 

胡總書記的「科學發展觀」,全國傳達,香港和澳門兩地的三名退任特首,除了一位,都是政協副主席之「國家領導人」。胡總書記講話時,這些「國家領導人」都有列席勤奮抄錄或劃紅線的份。
 

香港的鄰埠,近二十年,雖以賭業為主,據說「發展勢頭」很好,抓住機遇,建設速度超過香港,而且沒有反對派事事拉布阻撓,發展速度快,一下碼頭,夜間海邊金碧輝煌,全部是六七十層高的豪華酒店賭場,高樓大廈,炫耀之燦,明如白畫,眼都睜不開。
 

但是一場颱風,斷水停電,大廈玻璃震碎,地庫往深處挖,許多停車場,排水系統落後,水浸幾及額頭和耳朵,垃圾飄浮,還死了至少十人。
 

很明顯,一場颱風考驗,原來總書記的「科學發展觀」講了十年,在珠江口岸外這一塊,變成白講。賭場高消費市場經濟,只以海岸線上貴賓廳的豪客和掃名牌的闊太為本,沒有以內埠的平民為本。水電玻璃和排水道,沒有「協調」。搞得要解放軍出動來收拾爛攤,當然,最後以軍民魚水情的民族感情戲收場,也很賺人熱淚,亦終必大團圓收場,但終究令看過中央台新聞的局外人想起,聽領導人講話,抄筆記,一臉嚴肅的樣子,是一種中國文化。而台上講話的那個,難怪下台後被指,政令不出京門,你講你的,沒有真正權力。
 

這樣一來,攝影機天天掃過來、掃過去,人人右上角一杯茶,右面一條白色濕毛巾,怪不得「老百姓」漸漸只看沖茶的女侍應幾時換成了小鮮肉。
 

兩地的特首都是上京述職有份抄筆記的,退了任的,都要學習最新中央精神。「科學發展觀」今日去了何處?難怪繼任的強人,忍無可忍,終於雷霆管治,時時發威抓人,最近在重慶出事這位,頭一條罪名就是「陽奉陰違」。

0

香港人一直以為鄰埠,是一個典範。阿哥成績那麼好,年年考第一,總不爭氣做弟弟的難免長期自卑。現在拆穿了,哦,原來不是這樣啊,不,絕不是幸災樂禍,我們也很悲傷的,只是暗中舒了一口氣。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28/2013438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談公說乸論變性 -陶傑

談公說乸論變性

0

川普禁止變性人(即旅行團去泰國慣叫的「人妖」)參軍,又引起軒然大波,被指「性別歧視」。
 

然而,有如禁煙一樣,據說如果不硬繃繃的說「禁止吸煙」(No Smoking),而改稱委婉的「謝謝你不吸煙」(Thank you for not smoking),少一點對抗,多一分溫馨,「受眾」就會心裏舒服,覺得受尊重,而不是受斥責,甚而侮辱。
 

所以不應該明言「禁止變性人參軍」,因為他們,不,她們,不,它們(不要忘記連牛津也快將廢除He和She,不分男女,皆以It來統一)不適合從軍,而且共寢一鋪或同處一廁時會引起同袍不安,影響士氣,導致在戰場大敗。
 

不,應該Positive一點,聲稱:變性人數量少,彌足珍貴,此一獨特的血𦚯,理應受保護。不讓它們參軍,是防止在男女等非變性人口不幸在戰場死光之後,變性人士還可以繼承美國憲法精神和美國人的血脈,請它們不要參軍,絕對不是歧視,而是禮遇。
 

川普如果溫言細語,這樣說,凡事講點公關,他的Message,就可以滲着大愛包容,很準確地傳達給他的受眾,而不是兇巴巴的,端起一副法西斯官員的臉孔,不許你這樣,不准他那般,這樣必引起反彈。
 

「不接受變性人參軍」,正如禁止吸煙、不准吐痰、不准醉駕開快車,就是公關災難了。
 

政治正確時代,許多歷史要改寫,許多石像銅像要推倒,許多詞彙要改革,正如香港,沒有「親中派」和「民主派」,傳媒乖乖的,已經改稱「建制派」和「非建制派」,因為「民主」的光環不可以由所謂民主派壟斷。以後美國人口三億,只分兩大類:變性人(Transgender),以及非變性人(Non-transgender),而你和我,以及周圍大多數,是非變性人。

0

非變性人再分兩類:據說不可以稱帝國主義貴族色彩的Ladies和Gentlemen,而Man和Woman也各有歧視的意思,一律平等中性,應稱Male和Female,亦即粵語的「公」和「乸」──「公」不應該對「母」,「父」才對「母」,因此,台灣有了一個乸總統(Female President),香港也有了一個「特乸」。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27/2013351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如果總統是生意人 -陶傑

如果總統是生意人

0

一碟好菜,講色香味俱全,也就是說,進食不只要講口感和營養,一碟菜的賣相更要好。
 

川普執政,意識形態正確,勇於撥亂反左,重新肯定美國的白人傳統價值觀,強調常識邏輯,拒絕學院派故作虛幻高深的假道學和偽理論,這個方向,十分好。
[sc name=”AdWordUp”]

第二就是政策。這方面有點混亂。川普是個生意人,一切以成本利潤為先,所以競選時誓言不做世界警察,將伊斯蘭民族的自相殘殺,不論婦孺,不再出兵拯救,留給他們自己解決。
 

這一點無可厚非。即使一九八九年六月北京的長安街,中國解放軍出坦克平暴,街道的美國麥當勞家鄉雞,只需遵守戒嚴令而關門,不必由經理下令員工跑到街上攔截坦克、為傷者包紮。
 

但身為美國總統,畢竟不是一家大企業的CEO,雖以捍衛人類文明為己任。因為現代文明是英語世界三百年來為人類鑄就而定義的,美國必須干涉,名正言順做世界警察。正如香港的油尖旺,若是沒有了旺角警署,會成何世界?
 

何況太平洋戰爭和越南戰爭,死了多少美軍?這就叫做成本。諾滿第戰役解放歐洲,中途島、硫磺島、沖繩光復東亞(嚴格來說太平洋戰爭本來可以避免,本來只是東西方一場文明衝突,只因為其中一方發瘋失常),以後應該由美國收割紅利,然後與歐洲分享五百年。但現在七十年左右,美國就要退卻,這是一盤什麼生意經?川普這個大亨太小家子氣。
 

因為「六四」時鄧小平說過:共產黨政權是用無數「革命家」的人命建成的,若想推翻,用二十萬條人命來交換好了。若有其他國家想取代美國的霸權,一樣的道理,用兩億條人命交換好了。有點殘酷,卻與股場的收購完全一樣。
 

然後就是管治的方法,亦即一碟菜的賣相。總統手上有權,不必與一些低級的人,整天嘮嘮叨叨用推特來鬥嘴。
[sc name=”AdWordDown”]

總統的情緒過High,時時忍不住回嘴。因為太有錢而成功,不屑聽意見。這種作風與非洲的阿敏差不多,叫做Unpresidential,與美國總統傳統體面形象不符,這是自凱撒大帝以來見慣君王的西方人不可以接受的。

0

現在只憑制度來制衡,最終,或許二百年前的國父華盛頓就想到了人性的弱點,另外還加上上帝。局面很困難,願天佑世界。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8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825/20131439

陶傑文章

桃花源- 與李將軍重名 -陶傑

與李將軍重名

0

美國大牌體育電視台ESPN有一名華裔主播,正好和南軍領袖李將軍重名,眼見維珍尼亞州事件之風頭火勢,電視台將其調離原本職位,避免出鏡。

與李將軍重名者,除了這位華裔主播,必然大有人在,甚至護照上印有相同名字的香港人,日後在美國過關,是不是也要先向尊貴的海關職員澄清:本人在香港受教育,對美國歷史一無所知,才能獲准入境?

[sc name=”AdWordUp”]

「李」(Lee)這個姓氏,為安格魯撒克遜人所固有,像英國著名演員基斯杜化李,但正好嵌合中國人李姓的讀音,因而為許多華人在拼寫姓名時選用,譬如新加坡國父李光耀,以及香港人引以為傲的武術大師李小龍。華裔移民使用英文既有的Lee,而非中國漢語拼音的Li,是一種歷史特色,也是主動融入英美主流社會的一種方式:好在移民局或醫院等處登記的時候,便於有關職員的拼寫。

與人方便,難道一定是出於崇洋媚外之心,而不可以是出於一點善意?正如香港的寫字樓白領,多年來普遍喜歡取洋名,也只是便於在職場上溝通,省卻外籍同事不諳中文之不便,未必盡是黃皮白心之流露。彼此只是在職場上交手,強硬要求對方學習中文的單字單音節,以及方塊字的博大精深,何嘗不是強人所難?

同樣道理,過去西洋傳教士或英國殖民者來到中國,也為當地不通西文的華人設想,紛紛另改中文名字,方便彼此,直至前任英國駐港領事吳若蘭依然保持此一傳統,即使香港年輕一代普遍通英文,如果不是出於對香港華文傳統的尊重,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sc name=”AdWordDown”]

但是在政治正確統治的今天,僅僅是為對方設想,與人方便,也可以上升到出賣民族文化尊嚴的地步。今天西方外來移民堅持原籍姓名者甚眾,已經極少採用基督教傳統的洋名,因為西方的左派一味疾呼他們要堅持各自傳統文化,卻忽視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種族之間也有日常交往的需要,認得對方名字,簡化使用中的困難,方便大家,難道不是更有利於甚麼種族融合?連名字也叫不上來,還談甚麼溝通?在倫敦,紐約等移民大都會裏,哪裏有甚麼文化融合?無非是各族移民割據,老死不相往來而已。

0

當今西方左膠泛濫,已經由觀點立場之爭,上升到意識形態鬥爭,但在長期把持文化話語權的大勢之下,他們也和所有極權一樣,動輒上綱上線,不許任何反對聲音存在,令人驚奇發現,這宗由名字惹出是非的案例,並非中國皇權極盛的明清兩朝,或者偉大領袖的文革時代所專有。雖然這位主播未遭炒魷,但因電視台自我審查,工作無端受阻,如若風勢升級,要求他改名才能復工,也不是沒有可能。左膠的文化大革命開始進入高潮階段,杜克大學的李將軍雕像已遭破壞及拆除,幾時會輪到華盛頓的國會山莊,以及林肯紀念堂,是這場革命能否取勝的關鍵。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8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89644&tm=7306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