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新三國演義 -陶傑

三國演義

0

中印緊張,好像要打仗。第三次世界大戰是一定要發生的,只是幾時。
 

然而邱吉爾說,戰爭最可怕之處,是開戰的人,永遠無法控制戰爭的升級。就像一場桌球,第一Q打出去之後,或然率無窮無盡。但桌球不會升級為一場毆鬥。
 

中印一旦開戰,現在不是一九六二年,不一定是局部戰爭。一九六二年的中國貧困,但現在的中國有GDP。武器核彈和民族尊嚴,兩有增長。所以戰爭一旦開啟,印度可以封鎖印度洋。
[sc name=”AdWordUp”]

俄羅斯暗傾印度,美國更明支持。中國若自己有權鬥和經濟危機,想以一場戰爭轉嫁危機,無疑是不太聰明。
 

一旦升級,到了另一層面。美俄都扯進來,不要指望俄羅斯會是中國的盟友。美中如果因為東亞開戰,俄國只是第三勢力。要普京參與,普京會看西瓜哪一邊更值得偎靠。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雅爾塔會議,史太林向英美講條件:承認交割外蒙,佔領北方四島,我替你出兵滿洲,從後頭咬日本、為美國的太平洋戰爭解困,但是還要東歐。
 

東西歐就是這樣一個換一個地定下波蘭、捷克、希臘、保加利亞等的命運的。如果戰爭再發生,同一個俄羅斯,只是換成了一個普京,要參與一場戰爭,行為將會是一樣的。
 

普京會對美國說:我站在你這邊,但戰爭勝利之後,你把波羅的海三小國和烏克蘭割給我。聯手擊敗中國之後,我只要回滿州的北部,即黑龍江和一點點吉林。
 

普京會向西方表示:我不是史太林,我只想做沙皇,只是要回舊沙皇時代的領土,不要東歐。
 

但是普京與中國結盟,有什麼好處?俄羅斯即刻會受到美國和西方的重大打擊,包括核襲。中國還對西伯利亞的資源有窺視之心,更何況一帶一路,還將中亞細亞列入為勢力範圍。
[sc name=”AdWordDown”]

這樣左右一衡量,冷靜而理性的普京,坐山觀虎鬥,美中因為北韓也好、印度也好、台灣也好,爆發大戰,俄羅斯的機會來了。

0

三國演義之中,最關鍵的是第三國。所以現在狂人總統拚命要把普京拉過來,普京也心領神會。不要以為世界大戰很好玩,你機關算盡,敵不過上帝和命運。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7月31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731/20106404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漢唐不辱 -陶傑

漢唐不辱

0

政治勢力搞局,流行說「建立中國人身份」,形成「中國人霸權」。

香港是國際城市,有萬餘印巴裔人。「印巴裔香港人」與「華裔香港人」應該平等,卻無「印巴裔中國人」一詞。

全球一體化,手機網絡流行,理應增進人與人之間的了解,但十年八載下來,適得其反。網絡並沒有令人更加視野廣闊,相反只令人看得更加狹窄。網絡沒有促進幸福,卻帶來更大的仇恨和怨憤。

這個世界,當然不只近十年才開始有病,而是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病症愈來愈嚴重,而且愈來愈向不治之處發展。世人一向思想單純,容易受到蒙蔽,其中一句話就叫做「明天會更好」。一致迷信明天的日子會比今日更幸福。

[sc name=”AdWordUp”]

所謂「明天會更好」的神話從何而來?從小學教師而來。五六歲的時候,上一輩就現身說法:他們年少時沒有汽車要坐牛車;沒有電報要靠送信。幾十年前的人,平均存活年齡五六十歲,一旦診斷癌症 ,沒有伽瑪刀,沒有磁力共振,沒有科技昌明的醫術,許多人只有等死。由上海去舊金山,很難坐到飛機,遠洋輪船非一個月旅程不可。上一代人以此振振有詞:你看今天,隨時拉着行李就上飛機,由香港飛加州,十五小時之內抵達,而且航班頻密,今天的日子還不是比昨天更好?

如此類推,明天會有機械人和人工智能,不必做家務清潔打掃,一切有機械代勞。同理今日印刷傳媒衰落,圖書不必到圖書館翻閱,一機在手,維基百科,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什麼都找得到。不是今天明明好過昨天嗎?以這樣的軌跡推算,人類科技發展下去,明天當然比今日更好。

此一盲目樂觀的迷信,謬誤在於只知其一,不窺全豹。幾十年來,華人社會此一謬誤是盲信科技,認為只要科技一天比一天進步,人的日子一定愈來愈幸福。但科技需要人文來駕馭。

物理、醫學、電子工程雖然有數不盡的學術精英,但古往今來,只有一個蘇格拉底,一個達文西和一個莎士比亞。

所謂一個民族的偉大復興,魔鬼在細節裡,不是指軍事復興,而是文藝復興。文藝復興又以人性和人權的解放為先。一旦有了槍炮原子彈,但如果人性仍受壓抑,人還活在中世紀的宗教極權之下,即無真正的復興可言。西方世界最大的幸運,是當火炮發明之後,隨即文藝復興就發生了。中世紀結束,十六世紀因伊利莎伯一世擊敗西班牙無敵艦隊,聖公會的新教更由梵蒂岡的羅馬天主教分裂而出,打破了宗教極權的一大統。有了分裂,人就開始走向進步。

文藝復興令西方脫胎換骨,反之遠東的明朝帝國仍然由朱姓一家代代相傳,即使有一個太監帶艦隊去西洋,但鄭和航海,目的是什麼?史書無明確的記載。一說是為明成祖尋找他的侄兒明惠帝的下落,以便斬草除根。若這一點就是下西洋的目標,即使再下七十次也沒有用。

秦始皇開創了中國的極權,統一天下,以他的兒子為二世,孫子為三世,以至千百萬無窮世。如果這個魔星,就是所謂的「千古一帝」,則中國人又稱漢人、唐人,卻從未稱「秦人」,可見歷代視秦國為中華史上恥辱一章。

[sc name=”AdWordMid”]

所謂秦帝國到二世就完蛋。劉邦項羽的平民武力造反,結束了春秋戰國的貴族勢力,劉邦開創的漢朝,雖然也是帝王極權,卻總共有四百二十年。為何秦帝國站不住,而漢帝王能有長期的安定?因為漢朝的開國領袖,可以繞過秦始皇和商鞅的殘酷法家專權,遙接幾百年前的無為政治哲學。

漢朝的開頭,就像今日有人稱的林鄭開局好,開頭七十年,採用了老莊無為而治的哲學。到了東漢,更歡迎佛教傳入。因此,前後漢四百年,雖然最終以三國戰亂告終,但針對秦始皇的焚書坑儒,一帝獨大,漢朝又恢復到春秋戰國的文化多元,而且大膽讓道家和佛家成為主流,法家的殘酷極權受到壓抑。

這樣一來,雖然還是帝王的家族統治,中國人有機會喘一口氣。今日所說的漢人那個漢字,就是回歸西漢劉邦那個起點。在西漢之前,只有齊人、楚人,沒有中國人此一名詞。但自「漢人」之後,二千多年政治的規範,嚴明的皇帝採用無為而治,暴君如朱元璋明成祖,則沿襲商鞅留下的秦朝法家。無為而治可以一邊是帝王,但同時不必軍備,沒有治安警察,沒有特務,租稅甚輕。 所以說「漢唐盛世」是秦朝十五年一股邪惡的反動勢力第一次的敗退,令春秋戰國的諸子文化復興。如果春秋是希臘,漢朝即是羅馬,直到三國,中國人的政治智慧,幾乎攀到了頂峰。

老子是中國第一位社會主義者,也建立了理想國。他說:「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饑。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老子又說:「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今日的學生,喜歡去西方讀政治社會學理論,其實老莊的思想歷久常新,就是二十一世紀的理想政治學、綠色環保學,也就是中國的人文精神。

[sc name=”AdWordDown”]

今日看來不就很清楚?一部統治機器,上面的愈貪,下面貧富懸殊,相對貧窮愈烈。連小熊維尼的卡通影像也變成忌諱,則何來創意?西方的文藝復興,以達文西的創意大師先行,不但留下了許多飛行器的設計,蒙羅麗莎的微笑比達文西的機械工程圖樣偉大得多。人文領先於理工科學,這就是千古的例證。

0

香港年輕人不認做中國人,卻沒有不認為是漢人或唐人。第一個名詞,形象臭了,第二第三個名詞,幸好多少還留在漢唐的一抹月色裡,似沒有進入二十一世紀。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7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70730/53324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五胡亂華說 -陶傑

五胡亂華說

0

「建軍大業」因起用小鮮肉飾演「革命英烈」而遭到紅二三代聯署抗議。
 

大陸掀起新一波審查風:載有英語小品電視劇的「比利比利」查封、韓劇下架,連一名新進作家的新書,因有「五胡亂華」一歷史詞彙,亦遭責令須改稱「少數民族南下」。
[sc name=”AdWordUp”]

五胡亂華一詞,始於南宋。發生在魏晉時代,又稱「五胡十六國」。北方五大異族南侵,奪取西晉政權,燒殺搶掠,促使晉室南渡,形成粵語的第二次壯大──第一次是秦朝設五十郡縣,人口第一次南遷;第三次是南宋滅亡,三萬宋兵遺民跟隨陸秀夫到了廣東。第二次就是五胡亂華,形成人口大遷徙,所以今日的粵語,保留一千年以前的古音舊詞最多,其間五胡亂華,亦功不可沒。
 

中方聲稱,「五胡亂華」因對「少數民族」構成侮辱,須改為「少數民族南下」。但是一個「亂」字,有燒殺搶掠的暴行,「南下」則很和平。
 

所以,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人家日本有歷史教科書將所謂「日軍侵華」的那個「侵」字,改為「進入」。一九三七年,日本軍事界人士進入華北,隨而進入南京,一九四二年,更成功進入香港,首任領導人磯谷廉介。
 

至於明朝的所謂「倭寇侵略」,亦應正名為「東洋旅遊人士南來」,訪問浙閩沿海一帶,亦為文化交流佳話。
 

「五胡亂華」改稱「少數民族南下」,則缺乏西式邏輯。「少數民族」不止「五胡」,雲南的傣族、海南島的黎族、湖南的苗族,均少數民族,並無「南下」。五胡是特定的種族:匈奴、鮮卑、羯、羌、氐。
 

匈奴也很龐雜,因為蒙古人多部落。鮮卑在滿洲一帶,俄國東部的「西伯利亞」(Siberia)的「西伯」,即為「鮮卑」的轉音。鮮卑族比較有趣,有宇文、拓拔、慕容等姓,宇文早出沒北部的興安嶺,拓拔在南邊近內蒙一帶。蒙古人禿髮,結一條小辮子,「拓拔」一說是「禿髮」的借音。
[sc name=”AdWordDown”]

羯族後來被滅了族,即全部殺光。羌則南遷雲貴。氐也是小族,後來都沒有了。中國本來可以最早建立「文化多元」(Multicultural)國家,但包括漢人在內,殺來殺去,最後只有漢人殺不光,方有今日之大中華。

0

中國的五胡通識書,只金庸小說:射雕、神雕、天龍八部,都講這些消失了的少數民族。看看今日伊斯蘭化的歐洲,就知道是五胡亂華的翻版,劣幣驅逐良幣,宋朝就亡給了蒙古佬。人類二十一世紀,有機會倒退回黑暗時代,除非你像我一樣,嚴以拒絕,敢Say No。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7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730/20105563

陶傑文章

摩星嶺上- 讀書精英新秀印象記 -陶傑

讀書精英新秀印象記

0

今年書展冒起一顆知識界的新星。聖保羅男女中學畢業的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數學系高材生盧安迪,轉往史丹福大學深造經濟。在社交媒體,此君知識空域廣闊,關懷的事物由美國政治到經濟,由數學到香港的議會民主,都發表了很精闢的見解。

盧同學只有二十三歲,在這個年齡有廣博的全球化見識,不要說在香港,在西方也屬罕有。盧安迪令我想起英國的保守黨後起之秀積及李斯謨(Jacob Rees-Mogg)。李斯謨在七八歲時已經看金融時報,十五歲已經懂得股票投資,他的強調強烈親傳統保守黨,而且立場很鮮明,一點不畏懼他人的批評而勇於提出自己的看法。

[sc name=”AdWordUp”]

今日世界擁有知識的人不少,擁有學位的人更多。但在社會科學方面,敢表達清晰的觀點意見的,多因為恐懼「得罪人」,或所謂政治正確而漸成鳳毛麟角。盧安迪在普林斯頓和史丹福已經勇於參與大學政務,他目睹大學校園毫無理性的左翼分子氣焰高張,壓制言論自由,挺身予以抨擊。當左翼的學生想大罵他是法西斯時,卻因為他的亞裔身份而感到語塞。盧安迪雖然讀數學出身,曾獲大數學家納殊賞識,但他的觸覺和視野,卻超過了數學範圍,實屬難得。

盧安迪美國校園聯絡我,後來我才知道他很留意香港許多人的言論,或贊成,或反對,他多提出自己的觀點。擁有這樣的激情,是一項美德,因為這個世界欠缺的是敢講真話、勇於探索真相的人。

盧安迪在大學讀數學,對於大部分中產家長,讀數學如同讀哲學或藝術畢業,不會找到好工。但盧安迪以美國政治家麥迪遜為例:麥迪遜在普林斯頓數學畢業之後,改讀希伯萊文,畢業之後一度失業,這樣的「成就」以今日香港社會的功利標準是等於零。但後來麥迪遜卻做了美國總統,而且紐約一座大橋以他命名。

盧安迪說大學的教育,不能以畢業後第一份工的起薪高低而論英雄,要看以後這個人的成就和聲譽。但香港是一個很短視的城市,早年受到所謂九七大限影響,一切只衝死線,人人沒有明天。今日雖然闖過了九七長達二十年,但那種闖死線、無明天的惶恐,形成了香港人世代傳承的實用主義基因。

我不知道盧安迪在史丹福畢業後去向如何。希望他能留在美國至少工作幾年,因為社會和校園,又是兩個有點不同的世界。盡量不要接受香港的所謂投資銀行的高薪誘惑,我不想盧安迪一畢業就成為跨國西方投行以香港為橋頭堡、進攻大陸的一名買辦。在北京、上海或香港的中環,這種普通話人或操帶北京腔英語的人太多了。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一直到科舉廢除的二十世紀初,科學知識沒有地位。上三代的讀書人參加科舉考試,在聖賢的舊書堆從事訓詁,然後寫駢四儷六的古文。如此一千年故步自封的考試方式,終於在辛亥革命結束,然後中國人又從一個極端鐘擺到另一極:特別在一九四九年之後,迷信於理工科技,所謂「讀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從來沒有聽說過「讀好文史哲,賺錢搵筍工最敏捷」。

[sc name=”AdWordDown”]

其中數學是理工科技實用學問之母,但香港家長又對純數學懷有矛盾,他們會為子女取得奧數金牌自豪,或希望生一個六歲的神童,能夠計出四位數字乘三位數字的心計需時五秒鐘。然而如果小孩讀純數學,父母會恐懼子女將來只能教書。但真正的數學世界,與其說是邏輯的高峰,不如說更接近藝術,因為要想像和創意。

0

今年書展,盧迪安推出他的第一本書,講美國的教育制度和經濟社會。其中並無僵硬的拋書包,一切是一名年輕的學生讀書自然的心得。他是DSE第一屆畢業生,香港特區政府應該以他為DSE代言人,證明這個制度至少一件成功的試驗品。盧安迪的初步成功,到底是因為DSE打到的基礎,還是美國教育的加工所導致,這一點我不太肯定,只能留待將來的專家研究一番後再論斷。

[sc name=”AdRelate”]

陶傑《摩星嶺上2017年07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ka.mpweekly.com/blogger/%E9%99%B6%E5%82%91%EF%BC%8E%E6%91%A9%E6%98%9F%E5%B6%BA%E4%B8%8A/%E8%AE%80%E6%9B%B8%E7%B2%BE%E8%8B%B1%E6%96%B0%E7%A7%80%E5%8D%B0%E8%B1%A1%E8%A8%98?cat=83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台灣經濟蕭條? -陶傑

台灣經濟蕭條?

0

許多人去台灣旅遊回來,說那邊很好,很寧靜,民間生活悠閒,只是經濟蕭條。
 

我問:何謂「經濟蕭條」?對方答:台北高雄市面冷清,無甚行人,只有基隆淡水比較熱鬧。
 

我說:市面冷清,無甚消費,這不叫經濟蕭條。一九二九年,美國華爾街大崩市,銀行倒閉,企業破產,許多老闆由摩天大廈跳樓,這就叫做大蕭條。
[sc name=”AdWordUp”]

本來興旺蓬勃,忽然垮了下來,即是由十,忽然崩塌到零,擁有的股票和房產一無所有,然後維持這個樣子,這叫做經濟蕭條。
 

本來就沒有的,一直就那樣,或者本來只有一,現在變成零點五,這不叫經濟蕭條,否則冰島、加拿大的魁北克和渥太華、瑞典和挪威的每一座城市,長期都「蕭條」。
 

中國人總以為全世界的城市,非要像深圳東莞、香港的尖沙嘴中環一樣,商場林立、人頭湧湧、購物暢旺、食肆高朋滿座訂不到位、四周聲浪喧噪,才叫做「經濟繁榮」。離開他們的城市,譬如,到了日本伊豆半島的海濱,或札幌之外的北海道,處處都很「蕭條」。
 

更何況:你寧願住在台南和高雄,市面無人「消費」也不嘈雜的地方,但上網自由、網絡留字自由包括大罵蔡英文;還是寧願住在消費擠擁、到處是挖土機打樁機,但一上網這也封閉那也不許的地方?
[sc name=”AdWordDown”]

對方就沉默下來。很明顯,中國人以自己習慣了生活的城市,推及全世界。既然你住的城市經濟那麼發達,GDP增長不絕,毫不蕭條,為何賺夠一千萬,就想移民去溫哥華、多倫多、洛杉磯?這些城市,如果不比北京、上海、深圳、香港「蕭條」,為何又有一個名詞叫做「坐移民監」?移民加拿大等同坐牢,那麼不如留在自由的北京深圳更好?

0

中國人生存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究竟想怎麼樣,他們自己也不太清楚。台北、高雄、花蓮,經濟蕭條?但沒有人燒炭跳樓,二○○三年前後的香港,倒有大把。台灣人、加拿大人、澳洲人的日子過得比北京人、上海人慘?這就好了,全世界都樂於聽見此一福音,因為中國人不會向外流瀉了。所以我到處宣傳:台灣很蕭條的,台灣窮死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7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729/20104694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美中一體化 -陶傑

美中一體化

0

美國佛羅里達一個年輕黑人溺水致死,但受害者在水中掙扎的時候,岸上有幾個青少年圍觀嘻笑,加以嘲弄,只僱用手機拍片全程直播,始終沒有伸出援手,甚至沒有報警。事後這幾個青少年被警方帶走問話,但是美國尚無法律制裁見死不救的人。

美國有「好人法」,為見義勇為的人免除後顧之憂,以鼓勵公民發揮人性的勇氣和仁義,而不會出現類似中國的情況,即好人反遭倒打一耙,被罰承擔醫療賠款,而令中國人只能選擇冷漠無情。

[sc name=”AdWordMid”]

但美國的「好人法」並無立法以義務去約束其他不太義勇熱血的人,不知是否和美國基督徒立國的傳統有關,預先假設每個人都人格健全,都有「惻隱之心」,沒可能見死不救,有關立法只要相信人性的善就可。

但今天美國的價值觀再也不是幾十年前,以格利高力柏之君子形象為典範的那一套,相反還視之為過時。外來移民「文化」對清教徒傳統的稀釋,加上六十年代掀起的叛逆,青少年品味主宰的流行文化大行其道,鼓吹壞才是有型,做一個善良、正直的好人,尤其在年輕一代愈來愈沒有市場。

0

這幾個青少年的反應,並不令人意外,卻幾乎沒有引起美國左派傳媒的注意,因為這幾個見死不救的青少年和死者同一種族,無法提升到種族歧視的層次。眼見美國也發生類似中國的事情,雖然令人驚駭,但是美中一體化,難道不是好事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7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4393&tm=76021.8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講粗話 -陶傑

講粗話

0

香港高鐵「一地兩檢」問題,是中西思維的衝突。香港秉承英式的法治思維,追問細節:如果割出香港土地,或車廂內屬於中方行政管轄,一個孕婦生了孩子,小孩屬於大陸中國「公民」,還是香港特區護照持有人?
 

中國人不喜歡細節。一九七八年,鄧小平會見日本來賓,說研究「文革」,「宜粗不宜細」。起草基本法,鄧小平也向香港草委指示:「宜粗不宜細」。鄧小平以為,「宜粗不宜細」就可以避免爭論。
[sc name=”AdWordUp”]

然而鄧小平的主人毛澤東卻說:「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共產黨就最講認真。」認真,不就是要追索細節嗎?
 

中國人不重細節,還是鄧小平看得準。中國語文並不是為細節而設計的語言,譬如有一句話:「船到橋頭自然直」,會接受西方思維訓練的人追問下去:為什麼「船」到橋頭,「自然」會直?船是什麼船?舢舨還是萬噸郵輪?橋又是什麼橋?木橋、石橋,還是長江大橋還是香港青馬大橋三藩市的金門橋?一艘小舢舨,到了三藩市港灣,面臨太平洋,是不是駛到金門橋的一端,就不會打轉?你說的是潮漲還是潮退?
 

這些都是細節,西方的契約和協議,最重細節,不誇談口號、藍圖、理念,唯觸及此,追問下去,中國人即顧左右而言他,或者覺得你很厭煩,或者認為你很敵視中國文化。其「法律」條文都是用這種語文寫成,由大清律例到「基本法」都沒有變過,然而受西方思維訓練的香港英式大律師不接受這種粗糙,一旦跟那十四億人爭論起來,對方很容易挾龐大的GDP而大怒,即指追問的人為洋奴和漢奸。
 

但將這些激動的詞彙Put aside,問題還是沒有解決。譬如:梁特政府說,中國一帶一路,香港要「抓緊機遇」這句話,也是一句中國式的粗話,不是英式的細話。一帶一路,香港要抓緊機遇,機遇在何處?中國的國企有沒有在八家大學的生涯規劃(Career Planning)展銷會,設立單位,中海油、中國建設、中國高鐵,招錄一百多個見習生,面試滿意,即刻帶去印尼、汶萊、澳洲,予以聘用?薪金若干?要什麼學歷?
[sc name=”AdWordDown”]

董伯出售了他的東方航運,這是他的家族沒有抓住「一帶一路」機遇呢,還是由美國報紙放風,中國逼他賣掉?如果是逼賣,那麼連董伯的一帶一路機遇也慘遭剝奪,一般香港人,又如何抓機遇?

0

以上問題,並無冒犯、激怒、挑釁誰的意思,只是一個中學生,就他不明白的問題,往細節上舉手提問而已。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7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726/2010111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中國式刁民 -陶傑

中國式刁民

0

中國大連一個大媽在地鐵上搶座位不得,直接坐到年輕女子大腿上,遭一名男乘客斥責之後,並不敢直接挑釁男人,反向女子吐口水,又搶過其手機摔倒地下,並揚言警告「我孫子是法院的。」
 

雖然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對於抽樣分析中國人的心態,則堪稱一個完好樣本。為何柏楊有關「醜陋的中國人」的權威批判多年來顛之不破,在於每日都有這般活教材的示範。

[sc name=”AdWordMid”]

中國人心裏首先想的是搶佔資源。因為中國是一個幾千年來的特權社會,資源分配嚴重失衡,而令中國人對於資源的渴求幾近病態,「執輸行頭慘過敗家」並不一定是出於貪婪,而是因為有餓死的風險。尤其是公共資源一向緊絀,因此但凡看見地鐵空位,公園長櫈等「福利」,皆想盡辦法霸佔,不但無視其他人的需要,甚至視之為搶奪資源的敵人,因而產生「公路暴走」之極端潮流。

其次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大媽看準年輕女子面皮薄,絕不會放下身段當眾扭打,斷定自己在氣勢上先勝一籌,像中國作家王朔的名言「我是流氓我怕誰」。

0

最核心的當然是對於權力的迷戀。大媽這句「我孫子是法院的」,與多年前的「我爸是李剛」如出一轍。這些間接依附特權的族群,是導致中國狗仗人勢,小鬼難纏者眾多,令特權更為鞏固強大的因素之一。中國只能盛產刁民,因為只有人人都有權的才叫公民。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7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84181&tm=76218.55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你準備好了嗎? -陶傑

你準備好了嗎?

0

「鄧寇克大行動」全球公映,製作成本一億美金,兩個星期票房已經一億,在失去記憶、看戲只科幻無厘頭的「美國隊長」的戲院新生代,票房氣勢力挽狂瀾,比銀幕上的情節壯觀。
 

「鄧寇克」為何在此時出籠?因為第三次世界大戰陰影逼近,手機族、社會福利、財富優俗二十一世紀的西方,一代人已經喪失了戰爭的意志。
[sc name=”AdWordUp”]

「鄧寇克」提醒西方這一代:什麼叫做戰爭、戰爭來時你應該如何、戰爭的公義,以及最重要的一點:如何全民投入,為國家的存亡和文明的繼絕而戰。
 

英國的下一代不願意從軍。英國每年需要新徵入伍的陸軍為八萬二千人,最近的一年,達不到配額,只能招募七萬八千人。
 

為什麼?除了下一代厭戰,好逸惡勞,保守黨政府短視。前國防大臣夏蒙德,二○一二年開始裁減國防預算,準備在二○二○年之前,裁陸軍二萬人,還減少軍艦,但儲備軍卻由一萬九千,增加到三萬。
 

但短短三五年,發現形勢不對。俄國和中國,都沒有閒下來,俄國戰機飛到蘇格蘭海岸外,轉眼間中國的戰艦已經游弋到英吉利海峽,許多人才由夢中驚醒。
 

「鄧寇克大行動」在政治上,有如暮鼓晨鐘。肯特郡的漁港,漁民用漁船接受徵召運載盟軍;空軍的飛機不夠,因為邱吉爾要保留主力提防希特拉空襲本土。海陸的後勤薄弱,剩下四十萬大軍擱淺在鄧寇克,怎麼辦?
[sc name=”AdWordDown”]

起用基斯杜化諾蘭來執導,而不是列里史葛,因為諾蘭是年輕影迷的偶像,由「蝙蝠俠」開始,年輕人接受了諾蘭的電影語言。戰爭片拍到「雷霆救兵」,到了頂峰,還能變出什麼新花樣?原來諾蘭避重就輕,開闢了新的敍事途徑。

0

「鄧寇克大行動」的意義,是將看慣了3D特技、遁地飛天、山崩地裂的電子遊戲機觀眾帶回來,讓他們感受真實,將在影像中迷失了的失智觀眾,一代人的魂魄召喚回來,但是又不可以重複前人拍戰爭片的那套數路。在這方面,諾蘭不止有才華,而且很高智商。看「鄧寇克」,向上一代英雄致敬,而且自我警惕:當這個世界,又出現了另一個狂人和獨夫,國家需要時,你不一定入伍做個士兵,而是能不能做一個及格的漁夫。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7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725/20100099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林鄭的機遇來了 -陶傑

林鄭的機遇來了

0

印中邊境緊張,好像隨時戰爭的樣子,因為印度和附庸邦錫金的邊境,有一座高山,名叫乃推拉山。中國想開一條公路,成為「一帶一路」的戰略甬道,可以直摸印度洋。印度不許這隻手伸到這邊,增加駐軍,並反指此一領土屬於中國,這就出事。
 

本來「一帶一路」,眾所周知,北探中亞細亞,南則摸南海和印度洋,是為陸地和海洋「絲綢之路」的復辟。從來沒聽說過西南方的西藏、錫金、尼泊爾這一片,亦屬「一帶一路」戰略「通道」,但中國一名軍事專家,嚴正指出:「乃推拉山口『曾是』絲綢之路南路主要通道」,所以在西南方僭建出一條。
[sc name=”AdWordUp”]

印度的愛國民眾,自然十分憤慨,舉行示威集會,印度總統穆迪,為了捍衛印度的民族尊嚴,一樣認為,一寸國土也不會丟,不惜與中國一戰。
 

這樣一來,印中關係緊張,就對香港新任女特首林鄭有利了。
 

如果我是林鄭,如果有點「政治智慧」,就可以「抓緊機遇」,趁此千載難逢之機,召見前特首梁振英,向梁前特交付任務。
 

因為梁前特聲稱,離任之後不會「閒下來」,繼續為祖國「一帶一路」在香港站好樞紐、聯繫、運財這班崗。
 

香港有為數上萬的印度族裔,印中瀕臨戰爭,香港親中愛國人士,又隨時發動抵制香港藥房水貨和淘寶網購印度神油的愛國運動。中國人的情緒一煽動起來,香港的印度咖喱餐廳、即將上映的「印度劉德華」大紅人主演的「打死不離三父女」的戲院,乃至重慶大廈,隨時受到嚴重衝擊。
[sc name=”AdWordDown”]

梁前特此時的任務,就是由林鄭親自委託,緊急串連香港的印度社團,會見在香港出生、正在學中文的印裔學童,宣傳印中邊境的那座什麼山,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並運用其領袖魅力,責成香港的印度裔商人,向祖家的鄉親和印度政府,發起一人一電郵運動,作出「政治協商」。梁前特督導,做思想工作,遊說印度人民,不要阻撓一帶一路,否則印中開戰,你們死路一條。

0

這樣一來,梁前特就閒不下來了。國家領土完整,印中關係、香港三代的印度裔居民的愛國宣傳教育,梁前特都一肩挑了。這件任務,保障一帶一路暢通,兼防止香港尖沙咀海防道一帶騷亂,可謂任重道遠。董伯的智庫,也可以加入的。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7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724/2009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