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特區的戀英和仇英 -陶傑

特區的戀英和仇英

0

香港特區二十年,年輕人民意一調查,發現自認為「中國人」者,竟然只有可憐的百分之三。
 

所謂「港英」領導香港的一百五十年,可以保證,不論任何時候,問一張問卷,上自混血的何東爵士,下至三角碼頭的轎夫;左從香港大學的火紅年代和新法書院的飛仔學生,右至調景嶺的中華民國忠貞人士,不論聽粵曲,還是愛哼英國樂隊「披頭士」,每一個中國血統的香港人,你問問他到底感覺像哪一國人,即使把他帶到流浮山去看五花大綁由西江沖下來的紅衛兵武鬥死掉的浮屍,他也說:我是中國人。
[sc name=”AdWordUp”]

但是二十年了,為什麼香港人既「人心思英」(此「英」指英女皇),同時又「人心仇英」(此「英」指梁振英)的戀英仇英情結呢?用毛澤東主席的唯物辯證、用鄧小平的「黑貓白貓」、用胡耀邦同志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驗證,儍子都知道答案。
 

首先,中國人身份,在曾蔭權當特首時,也沒有動搖,不遲不早,在梁特率先喊出「港人港地」、「限奶令」(即不准中國內地同胞來香港掃買奶粉)這兩條之後,香港人如夢初醒,才被這一屆特區政府提醒:原來香港的土地,是屬於香港人的;奶粉,也不能由中國內地的人來買,不然大陸的嬰兒白胖胖,香港的嬰兒,就會奶水不足餓得皮包骨。
 

這樣一來,就形成所謂的「撕裂」和「仇恨」。加上中國五毛憤青,後面一股挖坑的洪荒力度,使出激將法,蓄意向香港人咆哮,就將年輕人的「中國心」,由英治時代百分之百,減縮為百分之三。
[sc name=”AdWordDown”]

加上二十年來,能走得出去的中國暴發大叔和紅歌大媽,沒有幾個是劉曉波這樣充滿基督大愛氣質的,沒有幾個如莫言一樣有書生風尚的(雖然莫大叔後來也給定性為漢奸),能拖個行李箱出國的中國人,十之有九,是何德性,你看看中國國務院也忍無可忍發出「中國人出國旅遊文明行為守則」,也會知道。

0

梁振英和董建華這對「中國人身份代言人」,在香港拚命喊話,效果也喊成了霸王洗頭水。於是,正如毛主席說:外因要配合內因起作用,香港人心「去殖」不成,「去中」遙遙領先,就這樣,教一百五十年來反帝反殖的愛國先烈,在天之靈,也同聲一哭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30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30/20073109

陶傑文章

桃花源- 防人之心是自保還是偏見 -陶傑

防人之心是自保還是偏見

0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六國旅行禁令,大部份內容都獲美國最高法院以九比零的投票一致通過,修改其中部份條款,與美國「已有關聯者」,如就讀、受僱,或有親屬在美居住等人,可獲豁免。

特朗普的勝利,毫無疑問,也是美國「左派」再度哀號的慘痛時刻,民主黨國家委員會立即批評特朗普此令違憲,是違背美國宗教自由的基礎;又指美國的優勝處在於「多元」,絕不允許偏見阻礙多元的進步,民主黨將盡全力與這股仇恨抗爭云云。

[sc name=”AdWordUp”]

此言半通不通,明顯是為反而反。美國立國的基本原則,就是保障國民的生命、自由、幸福,而不論其信仰為何。美國國父不但沒有主張宗教自由,還反對宗教主義,傑佛遜說過,宗教總是和專制連在一起,總是和自由為敵。

美國是基督徒立國,而不是基督教立國,其中的分別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華盛頓等人皆是虔誠基督徒,畢生遵循的是基督的信念,而反對宗教壓迫,在他們眼裏,宗教和自由是對立的。美國沒有國教,但國民奉行基督徒的原則,美國的主流價值觀就是基督徒的價值觀,而不必由宗教形式限定,凡是相信做人要正直善良、所有人生來平等,擺脫人性罪惡嚮往自由,便符合基督徒的價值觀。

兩百多年來,美國也沒有鼓吹「多元」,而是全世界有此信念的人會主動受到吸引,自覺投靠,多元的只是不同種族膚色、不同口音的人,男尊女卑、女人裹小腳及不上學,「榮譽謀殺」,小偷要剁手,通姦處石刑,或美洲原住民將死者頭皮剝下製成縮小的頭顱等所謂的「文化」,或許都是由不同宗教信仰所衍生,但美國是不包容的。

由這個角度來看,特朗普的禁令,不但不違憲,還立於立國原則的道德高地,即政府的首要責任在於保護國民的生命、自由和幸福。無論禁令的實效到底如何,是不是依然有漏網之魚,都是後話,特朗普身為總統,以保障國民為己任,至少在帳面上,實踐了競選承諾,這在政客當中是很少見的。

特朗普禁令針對六國,到底算不算仇恨和偏見?星級餐廳規定衣着不體面者或小童不許入內,是不是出於對衣着暴露人士以及兒童的仇恨?民主黨高層口口聲聲斥責特朗普政府偏見,但他們自己會不會悄不作聲獨自到這六個國家「自由行」,會不會送兒女到當地參加暑期班交流營?則是一個更為有趣的問題。

[sc name=”AdWordDown”]

許多左派呼籲打開國門,無任歡迎,更將背景審查當成種族仇恨和文化偏見,但他們自己的家不會不裝鎖,不設防。如果防人之心叫做偏見,則沒有必要自保。

0

中國杭州保母縱火案發生之後,民意洶湧,紛紛指責僱傭公司沒有對保母背景審查,僱主始終蒙在鼓裏,不知兇徒有嗜賭惡習,有如引狼入室。最終妻兒慘死,家破人亡,四條人命能起死回生嗎?

[sc name=”AdRelate”]

陶傑《桃花源2017年06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Y1AI0MTWC3241175&id=879182&tm=78947.34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小鮮肉,大明星 -陶傑

小鮮肉,大明星

0

今日的中國電影市場,只有小鮮肉,然後才是大明星,最不重要的,就是演員。
 

小鮮肉只是花美繽紛的嬌嫩少男,這股形象風氣始於日韓,中國抄襲,因為市場大,加上古代有秦鍾、柳湘蓮這類變態的小相公陰柔書僮型的孌童對象,這下子天雷勾動了地火,一拍即合,變成了自己的一股香粉撲鼻的雛雞型男色之風。
[sc name=”AdWordUp”]

小鮮肉漸連電影也不好好演,只銀幕露露相,引起少女和一眾姨嬸喧噪,即刻下海接拍廣告,這就變成另一種畫皮類型的消費品。一下子連大明星如周迅、趙薇、章子怡、鞏俐,也給擠擁的金錢市場像上公車一樣擠到一邊。電影電視搞到這一步,像一盤糜爛的胭脂,如妲妃褒姒般聲色徵逐,實屬亡國之象。
 

一張臉孔,尚且需要氣質和演技,如牛劍出身的艾迪雷米、湯瑪士希度頓、曉格蘭,即使伊雲麥葵格、班尼迪康柏治,沒有那麼精英,也是性格角色兩相熔鑄的精品。
 

一比就有高下。看電影電視,在這個層次,不親英戀殖,還是個正常人嗎?英國影劇絕無小鮮肉這個畸形的品種,人家有莎劇的訓練,越老越焙烘出一股不朽的芳醇。
 

看「謎情日記」,海報上一對男女是老人,明星以夏綠蒂藍萍掛頭牌──她年逾七十,平時住法國,用法文寫自傳,一九六六年已經出名,中年尚有脫戲出籠。
 

她才是魅力壓場的真明星,電影過了一半才出場。前面的年輕人全為她一個開路,夏綠蒂藍萍的對白不多,而且化妝還刻意老幾年,眼皮都搭了下來,但天涯凝眺,半生的憂傷都昇華成化境。八十元一張戲票,就看她出場,就是等看她一個眼神。
 

她在歐洲長大,在直布羅陀和西班牙讀小學,中學回到英國讀寄宿學校。有一個妹妹曾一起登台,後來自殺。她的其中一任丈夫是法國音樂家尚米謝查爾。
[sc name=”AdWordDown”]

平生獲獎無數,皆因見盡風雲千帆。由明星到演員,她的電影要內心很英國、血液也有點歐洲才能欣賞。在香港我即刻想到的是鄧達智,因為他時時說「回英國」,我想像的夏綠蒂藍萍必也在倫敦諾定咸的酒吧,點燃一根香煙,呷一口白酒,告訴朋友:下月我回法國。

0

不論英國還是法國,若這一個「回」字,能講得自然而瀟洒的,這一生都已經很Blessed,不必太有錢,已經是有福之人。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9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9/20071774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善不能感化惡 -陶傑

善不能感化惡

0

中國杭州一個保母縱火燒死女主人及其三名稚子,舉國為之驚駭,因為一來無冤無仇,並無「長期受虐,慘遭壓迫」的情節,也沒有像香港外傭般棲身廁所或廚房吊櫃而造成所謂的「心理陰影」;二來兇手平時深受主人夫婦恩惠及善待,完全是恩將仇報。

慘案激起輿論對人性善惡的激辯,或令人對人格變態和精神分析之認識有所增進,雖然以中國歷史而言,人性惡的標本太多,幾十年前中國遍地都是這等案例,但今天不再是「階級鬥爭」的時勢,又無意識形態上不共戴天的仇恨,保母何以恩將仇報,令人費解。

[sc name=”AdWordMid”]

莎士比亞戲劇「奧塞羅」裏的伊阿古是文學史上最出名的一個歹角,此人與奧塞羅無冤無仇,刻意挑撥離間,並非為了損人利己,或許是純粹旁觀他人的痛苦,就有心理快感。保母行兇可能永遠也找不到確切動機,但其生性中各種醜惡及陰暗心理,妒忌、欺騙、愚蠢、狂躁、仇恨等,從來沒有受到過約束,如野草一樣亂生,則可肯定。

邪惡是人性與生俱來的一部份,教育、禮儀,社會制度、文化修養等,都只是盡力對邪惡加以抑制,或者對醜陋有所包裝而已。

0

善意永遠也感化不了邪惡,農夫救了凍僵的蛇而被咬死,青蛙馱着蠍子過河照樣被螫,說的都是同一個道理。用批判的眼光看人,內心永遠保存一絲冷酷,這不是甚麼「犬儒主義」,而是善意和仁慈是最可貴的品質,要珍惜使用。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6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8971&tm=76153.62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崇洋戀殖的解剖 -陶傑

崇洋戀殖的解剖

0

中香港人崇洋戀殖,特區政府也一樣。
 

譬如,西九文娛藝術區,必須由西方文明國家請一個白人坐行政總裁這個高位。為什麼?因為西方文明質素有保障,遠的不算,五百年文藝復興以來,由米開朗基羅到畢加索,由巴哈到莫利剛尼,西方白人文化那個基因明擺在那裏,跟你崇拜的那夥陳勝吳廣、朱元璋洪秀全下來的後代有本質之區別。

[sc name=”AdWordUp”]

除了大法官須洋人不斷向你示範何謂邏輯思維,證監會也要洋人處理法律條文、嚴謹執法。三流的洋人不要緊,來到任何中國人社會,比起董伯梁特這一級,已經是第一流。問題是你要將你的民族自豪感,受到你的民族自卑感有效的約束,則香港就不會出大問題。
 

但是中國人今天到了「自豪感」與GDP一齊史無前例地爆迸的時刻,並記起所謂的「百年屈辱」時在外灘替洋人拉黃包車的地位,因此也急不及待想用高價僱幾個白人給自己抬轎以達光宗耀祖。
 

洋人也有貪財的,偶爾受僱於特區警方,做一名前線小頭目,接受中國人做的警務處處長指令,向一夥黃面孔的香港青年佔中份子扔催淚彈,沒有問題,更樂於送你一程。
 

然而,大法官、西九文娛藝術區總裁、香港大學校長,卻不是給中國人抬轎的腳夫下人,而是須使用西方理性思維來決策的總裁級人物。這樣就為中國人帶來困擾:他們不明白為何白人如前清禮聘的愛爾蘭海關關長赫德,到這個骨節眼上,白人不但不可能基因轉型為中國太監,而且必須號令和決策。
 

於是中國人忽然覺得不對勁:原來這層洋人一旦擁有決策權,行事竟然即刻受到大多數中國蟻民百姓的擁護和歡呼。中國人不會研究其中的人性因由,只即刻警覺:為何「人心還未回歸」、「主權」還未能「完整行使」,並即刻迸發出對他們所認知的所謂帝國主義的仇恨。

[sc name=”AdWordDown”]

特區二十年一切爭議,都只是中國人沒完沒了的民族自豪和自卑兩種情緒的內戰,一切與世界其他人無尤,純是中國人自己的心理問題。這種喧吵,不會因特區成立幾多周年而有個了結,至少還會再折騰三百年。

0

這種喧吵,不少中國人在其間有銀子進袋,所以喜歡。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8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8/20070581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不一樣的標準 -陶傑

不一樣的標準

0

中國浙江高鐵頭等車廂發生一起傷人案,一個男人出言勸告家長管教其吵鬧的小孩,不幸被扇耳光,導致眼睛流血。現場目擊者稱,小孩的家長不但打人,還說「不關你的事,我們自己會管。」

中國人社會的公私界線模糊,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受傷男人勸告該年輕母親管教小孩,不要令其當眾喧嘩吵鬧,是因為他的清靜受到侵擾,家長有必要管教好小孩,因為在公眾場合,小孩打鬧尖叫,事關所有其他乘客的利益,絕非「不關你的事」。

[sc name=”AdWordMid”]

高鐵是所謂的「進步」,除了更為迅速,還有「更好的車廂環境」,不僅是花了許多錢裝修,還包括安靜整潔,而令乘火車不止是交通,更是一種旅行享受,日本的新幹線馳名全球,原因在於此。受害的男人花錢買頭等車票,顯然期望的不止是前往目的地,還包括旅程中得到合理良好的對待,譬如耳根清靜。花了額外的錢,卻沒有得到符合預期的服務,即使沒有被打傷,也有資格要求賠償;但中國人是只看到價格,而不懂價值的民族,對於看不見的東西,譬如個人私隱、心情平和,優美環境所帶來的享受,都不當一回事。

0

當然,同類事件在中國十分普遍,算不上新聞,稍微特別的是受害男人原來持外籍護照,雖然也長着一張中國人的臉,對於頭等車廂的環境、個人利益以及人權,卻有不一樣的標準。大多數中國人習以為常,安之若素的吵鬧,只有他不甘忍受,算不算「民族叛徒」,還是否值得同情?

[sc name=”AdRelate”]

陶傑《油尖多士2017年06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blogcity.me/blog/reply_blog_express.asp?f=OM2GW00IOC221299&id=878774&tm=72440.47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絕望說戀殖 -陶傑

絕望說戀殖

0

特區二十年,雖然中國維持了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沒有將地主資本家槍斃,也沒有如一九五○年一樣「鎮反」,處決「港英餘孽」官員,很令人遺憾地,香港人戀殖,還成為主流。
 

處理戀殖問題,確實令愛國人士感到懊惱,而且「去殖」也不知從何入手。因為根據「基本法」,香港人「原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原有生活方式」,即是英國殖民主義所賦予的一切:大由司法用洋人與西洋訓練的高等華人法官維持公正而不是農民鬥爭地主的公審大會、馬會運作之用董事局和電腦相互監督執行而不是接一個皇帝的電話說要內定哪一匹馬贏、官員不准貪污而個個有幾百億家財;小至不准吃狗肉因為以英殖標準這是未開化的野蠻部落習俗、廢除死刑因為斬首、槍斃或凌遲並非英國人認同的刑律懲罰方式。
[sc name=”AdWordUp”]

凡所有擁護「基本法」的中國人,因此也必然擁護「香港實行不同於中國內地制度」、歡呼支持「香港原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在簡單的邏輯學上,這些中國人的每一個,不論嘴巴上如何宣示昨效忠於江澤民而今日改而效忠習近平,都是一名戀殖份子。
 

何況帶頭戀殖的是中方:非官殖出身的董建華和梁振英幹不到任滿,都被中國政府親手驅趕下台。反而只最「殖」的曾蔭權爵士,做到任滿。在梁特不獲續任之後,中國選擇了另一港英女餘孽繼位,而不是「內提質素、外強形象」的愛國民建聯。證明二十年實驗,根本沒有辦法,雖然由彭定康遺棄的港英餘孽階級,已經在拼命努力學做中國人,但很矛盾地,比來比去,越有價「殖」殘餘,質素和形象,還是越高。
 

香港每一個中國人都是程度不同的「戀殖」動物。當林鄭月娥「官到無求」時,表達對梁振英這個中國男子之厭煩,曾明確表示「會返英國與家人團聚」。「返英國」即「歸英」之意,如在中國陜北山區的白人英語女教師,對依依不捨的中國孩子說:兩年後我要回紐約了,不可以再教你們英語了,雖然我很想都將你們領養回美國,But sorry, I can't,我要回去了。
[sc name=”AdWordDown”]

這是林鄭任內民望一定高於梁特的一個重大理由,且不說「林鄭」和「劍橋」(不是香港那家中國人開的護老院),如同Bruce Lee和Kung Fu一樣,已經成為網絡自然的連接詞組。

0

這樣一來,戀殖即成絕症,由這類港英餘孽來教香港下一代反殖,只會越反越戀。有何良方,我也不知道,只知中國人的心理殘疾症候太多,戀殖的香港人、以及欲或被殖而不得故轉為口頭反殖的大陸中國人之間的仇恨罵戰,只是其中一種,我恐怕會一直持續永遠。

[sc name=”AdRelate”]

陶傑《黃金冒險號2017年06月27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7/20069356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昨天哭,今天卻笑了 -陶傑

昨天哭,今天卻笑了

0

中國導演馮小剛的:「有垃圾的觀眾,才有垃圾的電影。」在網絡引起愛國同胞指摘侮辱民族。
 

電影和觀眾如果將「垃圾」這類比較感性的詞彙拋開,確實只是赤裸裸的市場關係。就像一對夫妻的勾搭、倚賴、供求,好像前世註定,都像陰陽相配般的自然。所以老夫老妻連樣子都長得一樣,叫夫妻相。
[sc name=”AdWordUp”]

中國話劇「雷雨」被譽為百年中國戲劇最完美的悲劇之作。「雷雨」之後並無劇本的悲劇精神可以超越。在「雷雨」面世後的幾十年,包括直到八十年代,中國人觀眾看「雷雨」帶着悲哀的心情。當劇中的周樸園與從前有一腿的魯媽相認,當觀眾知道魯媽的女兒四鳳與周樸園的兒子周萍是同母異父的兄妹,而兄妹又偏偏戀愛上了,要舉行婚禮。亂倫真相揭露,有如晴天霹靂,這是「雷雨」希臘悲劇精神爆發的一刻,歷代觀眾至此,無不垂淚。
 

但是當香港話劇「雷雨對日出」在香港演出時,台上演出這段折子選段,台下的觀眾並非年輕人,皆是五六十歲的成熟年紀,看到這一段卻發出笑聲。
 

「雷雨對日出」講曹禺台上台下的一生,暗諷中國「文革」之摧毀創作心靈。一齣戲連結曹禺兩大作品,本來是一部雙重的悲劇,結構很聰明。這齣戲,如果讓曹禺、巴金、傅雷、陳夢家、陳歌辛、上官雲珠、周瘦鵑,無數亡靈,回到新光戲院看了這台戲,他們會痛哭失聲。
 

但正如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說:「我在台上演的是悲劇,但得到的是台下的笑聲。」三島由紀夫痛感於戰後日本一代,忘記了過去,國魂淪落,憤而切腹殉國。戲和觀眾永遠有互動的關係。五十年後下一代的電影觀眾,可能已經是蘋果手機第二十代的消費者,那些他們回過頭看迪卡比奧的「鐵達尼號」,看到海上生離死別的一幕,那時的觀眾看到這類,也會響起笑聲。
[sc name=”AdWordDown”]

為何發笑?由社會、文化、人性心理的綜合角度,這就說來話長。對於不同悲劇,不同世代的人,在不同的物質生活裏,有不同的感受。有的是因為「哀莫大於心死」,有的是出於麻木和冷漠,而更少數是出於昇華和超越,以前看了會哭的,今日不再流淚,反而到了明天,回頭再看,會笑出聲來。然而不管由哭變笑,背後是甚麼動機,寫戲的人必須留意:世界變了,人性也變了。

0

譬如拍一齣以「中國懲越戰」為背景的戲,一方是人民解放軍,另一方是越南「匪軍」。當年很著名的情節:一名解放軍受傷,女解放軍解衣給這個「男戰士」餵奶。一九七九年中國開動政治機器,如此場面也引起一片愛國的中國人感動而流淚。今日你再將這種場面搬上舞台或銀幕試試看?不要說越南觀眾和外國人嘲笑,連中國的小鮮肉觀眾也會響起一陣笑聲。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6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6/20068281

陶傑文章

[黃金冒險號]- 班子說新舊 -陶傑

班子說新舊

0

林鄭班子公佈,中環精英紛紛搖頭。「三司」全部舊人,但林鄭卻強調一個「新」字:「新風格、新思維、新哲學」、「新角度、新方式、新手法」,這等三字四字類的修辭,雖然企圖模仿主帝習近平的新風,苦心一片。但新呀新的,像五十年代敲鑼打鼓的歡呼「新社會」,意即還有一個「萬惡的舊社會」──「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潛藏的意思,當有香港過去五年、被梁特搞成了一片鬼域,現在新人奶媽上場,你們翻身得解放了。
 

「新」和「舊」這兩個中文字,一百五十年來,都代表了你死我活的鬥爭。百日維新,是光緒皇帝認為慈禧太后的舊勢力腐朽。新文學運動,意思是兩千年的文言文代表了帝制的反動。還有蔣中正先生發起的新生活運動──鑑於中國農民人口骯髒、貪食、紛亂、不懂處置垃圾、打尖喧鬧,那副德性,跟畜生無大分別,才要厲行整治。
[sc name=”AdWordUp”]

還有「破四舊、立四新」,更是中國人民文化大革命的一闋相當輝煌的戰曲。香港出了一個女同志當了特首,本身就是毛主席在一九七五年左右高度肯定的「新生事物」,跟赤腳醫生、白卷英雄一樣,要高度肯定,重點保護,並要提防舊勢力不甘心退下歷史舞台,咬牙切齒地反撲。
 

但林鄭有敢教日月換新天之志,不幸卻掙脫不了爬在她身上的幾個舊男人。像北方人嘲諷兩名再婚的男女洞房:「一對新夫婦,兩個舊東西」,毛主席當年登上天安門,宣佈「新中國成立了」,如果身邊站着的國務院班子,仍是一干舊政權的李宗仁、孫科、白崇禧,財政部長還是宋子文,那麼新中國還新個屁呀?
[sc name=”AdWordDown”]

新舊勢力,就是進步和反動的對決。當然,林鄭耗盡真氣,香汗淋漓,一蹬粉腿,總算將惡狠狠向她下令「人變,路線不變」的頭號梁參張志剛踢了下去(據說知識界和專業界對此均額手稱慶),但中國人畢竟是反動的男權、夫權、父權勢力盤根錯節五千年的民族,林鄭拚一口氣,使勁蹬掉一兩個,成績還是可以了,雖然中國老男人,還是像螞蟻一樣的一大片,婦女翻身作主人、不愛紅妝愛武裝,還有一段距離。

0

以上文字,含有大量中國文化詞彙典故,最宜中學生邊看邊點擊Google,不斷延伸閱讀,對於學做中國人,有很大的建設性。專欄文字不是學術論文,不該有大量註釋的,也就不嚕囌了。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4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624/20066444

陶傑文章

[星期日文章]- 故事的開始 -陶傑

故事的開始

0

中國「一帶一路」大張旗鼓開局。西方元首雖然不來出席論壇,但暗中注視,看看這頭所謂崛起的獅子,一對爪或明或暗伸到多遠。

「一帶一路」開張,巴基斯坦一對中國男女被伊斯蘭國恐怖分子斬殺,就不是一個好兆頭。最初以為這對年輕男女是響應「走出去」找尋新生活的冒險家。原來真相查明,這對男女去了巴基斯坦以教中文為名,其實是參加了韓國人的教會組織,向當地的巴基斯坦人宣達基督教。

[sc name=”AdWordUp”]

如果我是中情局,會對這對男女的背景很有興趣:原來全球化這個大遊戲人人有份,一對中國年輕男女去了巴基斯坦,與其是響應習近平的「中國夢」,不如說是參與了韓國代理的西方文明思想宣播行動。這兩位青年男女繼承了十九世紀西方傳教士深入蠻荒,宣播文明的遺志,並為此壯烈捐軀,香港的年輕人應該向他們學習表示敬意。

「一帶一路」的偉大構想在歐洲失利。中國總理李克強要求德法意等承認中國「入世」之後滿十五年,英語被確認的所謂自由市場「經濟」地位橫遭拒絕。為什麼?很簡單,看看安邦保險、阿里巴巴、海南航空等龐大的紅色資本集團在各國的收購行為就知道。不要告訴默克萊夫人,這幾家紅色資本都是「自由市場」的結果。不,他們是一對紅色無形之手,在國企操控的中國資本市場,用中國國家機器的試管培養出來的怪獸。

幾十年來是中國親密盟友的巴基斯坦,似乎也對「一帶一路」不太感冒。巴基斯坦政府對中國鞍鋼徵收四成關稅,其他幾家鋼鐵國企向巴基斯坦傾銷廉價鋼材,莫不遭到巴基斯坦增加關稅以抵抗。中國的如意算盤:一旦將巴基斯坦拉攏成功,建設所謂「中巴經濟走廊」,大規模撒金錢,協助巴基斯坦建設水壩、機場、高速公路和發電廠,見巴基斯坦政府陪着一張笑臉,照單全收,即刻「夾帶」、「產能過剩」向外傾銷的私貨。豈知被巴基斯坦政府識破,大幅增加中國鋼鐵的反傾銷稅。

南亞的巴基斯坦如此,歐盟又如何會例外?美國總統帶頭制裁中國鋼鐵行業,但美國不是中國鋼鐵的主要市場,主要市場是像巴基斯坦這類的第三世界,繼而是歐洲。歐盟絕對不是省油的燈,聲稱因為中國的反傾銷,令歐洲鋼鐵業失去了一萬個就業機會。紅燈在歐亞亮起,隨後巴西、印度、土耳其、澳洲等國家,紛紛針對中國鋼鐵展開反傾銷調查或增加關稅的制裁措施。

這些消息滿嘴巴「香港為一帶一路發揮作用」的梁振英,自然不敢告訴你,也不會提。中國的「一帶一路」即使行得通,敲鑼打鼓張揚,壞在打草驚蛇,世界各國被中國誤以為一群山羊和兔子,都是食草的動物,只要狼和老虎戴着一張面具悄悄逼近,饗以利益,小動物就會乖乖上鈎。殊不知南亞次大陸的印巴兩大民族,其「古老文明」遠於中國的夏商周,論奸詐與計算,「阿差」的心計遠在中國人之上。印度還是中國的盟友,其他可想而知。

[sc name=”AdWordMid”]

「一帶一路」變成全球大撒幣的慈善活動,但慈善幕後有操控的一雙有形之手。不用美國到處「挑撥離間,連巴基斯坦也看在眼裡。誠然,投下巴拿馬外交,中國也靠一本支票簿。巴拿馬運河的大橋和鐵路由中國出資埋單,輕而易舉將台灣趕走。這樣的「溝女」手法,像香港八十年代末的士高 :一個窮男與一名少女在跳舞,富家公子走過來,身光頸靚,露一露腕上的金錶,一身Versace名牌的行頭,女伴即刻將你撇下,因為打烊之後,有一輛法拉利接載她去吐露港兜風,而你閣下只會乘通宵巴士回屯門。

歡場無真愛,國際外交更無仁義,用錢買來的外交更如浮沙。中國外匯儲備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若靠房地產和擴大內需維持增長,則外匯儲備增加的遠景不及九十年代。支票一張張開出,以官僚集團的機器,下面的人只講「完成任務」,一方面在宣傳孔子學院、中華文化如何燦爛的同時,連孔子學院那個中國教師,私下也在謀求留在美國領綠咭的門路。

[sc name=”AdWordDown”]

中國的民族弊端,是有太多的Private Agenda。千里求官只為財,早有明訓,你看二十年來香港特區的許多問責官員,有幾多個是「真心服務社會」?自梁班子之後,謀求一司半局職,當然是為了取得內幕消息、自己發達為目標,二十年來漸漸也學會了人民大會堂會議那種假大空的演講文告。香港的所謂中環精英,骨子裡始終是中國人的基因。二十年來維港與黃河合流,在所難免。如此大勢,「一帶一路」當然沙石俱下,不要擔心,會造就一批人發橫財。正如英國在南洋的帝國主義文明殖民,則造就了郭鶴年、陳六如、陳嘉庚等富商。在人類交通史上,如郭台銘一樣的代理中介富豪,在中國人世代都會盛產,不必擔心,但這一波對自然環境造成的危害,犀牛和野生象的絕種,以及巴西熱帶雨林的砍伐,將會是美國全球擴張之後空前的一次。

0

連昔日的好朋友巴基斯坦尚且反目,又怎怪得了北韓?中國人二百年來都在埋怨為何受到世界的誤解和孤立,我認為到了二十一世紀末,原因是什麼,恐怕也不會明白。

[sc name=”AdRelate”]

陶傑《星期日文章2017年06月25日》

 

點擊->[這裡]<-,重溫更多陶傑經典文章! 

 

來源: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columns/%E5%9D%90%E7%9C%8B%E9%9B%B2%E8%B5%B7%E6%99%82/20170625/521404